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我的名片
法国刘学伟博士
 
注册日期: 2011-07-20
访问总量: 693,60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政治学研究】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萧功秦谈新权威主义2.0版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时事评论】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吗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还有几分成算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游记】
 · 刘学伟钟琪:夏威夷火山探秘之旅
【教育、文化、生活】
 · 法国教育制度中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 在法国接受精英教育,绝不比在中国
 · 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古典爱国诗篇
 · 法国的退休老人怎样生活?
【历史】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天下”者,谁的天下?
 ·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 浅论中国的2.5次革命与2.5次共和
【中东】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东亚、东亚国际关系】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中国应对日本,战术背后当有战略
 · 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中国之远谋,应
 · 东亚与中国:一个文明的重新崛起
【海外华人、亚裔】
 · 亚洲人就是新犹太人…… 刘学伟译
【中国】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一个物质比精神富裕得快许多的国度
 · 刘学伟:马克龙访华底气尚存之因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政治改革1.2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之教育改革0.8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之经济改革2.0
 · 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意识形态】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三
 · 刘学伟推荐邵晟东:共产主义之我见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平等相对论发凡
 · 论领袖的魅力-charisma
 · 人民主权理论的破绽与人心理论的初
【西方衰落】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东方崛起】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美国时事评论】
 ·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的交易艺术
 · 美国中期选举各类奇葩结果试解读
 ·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西北阵线”的白人种族主义太黯然
【法国/欧洲时事评论】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公益劳动法能否是法国的救命药?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 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法广采访刘学伟:法国并未出现“海
【移民和恐袭】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
 ·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
 · 刘学伟:恐怖主义导致民意过度右倾
 ·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 刘学伟:西方人搬起了恐怖主义的石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刘学伟:人工智能畅想曲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阿尔法狗战胜给人类的启示
 · 人工智能畅想曲
 · 传统Taxi与Uber大战之我见
 ·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国民综合素质】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十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九
【过往目录1】
 · 驳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之几个理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如果不限长度,这个标题可以扩展成:特朗普能成为制造乱世,然后从中获利的枭雄吗?

在中国的语境里,乱世枭雄的头号典范当属三国时的曹操无疑。但东汉末年那个乱世可不是曹操制造出来的。他出世的历史使命,是平定那个在他之前已经成型的乱世。

特朗普面临的直接的和表面的局势与曹操可不同。2016年,西方已经从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中基本脱困,各项经济指标都开始明确向好,美联储已经数度升息,欧洲央行也把升息提上议事日程。简单地说,美国和西方似乎只需再接再厉,沿着既定方向前进即可。

然而西方和美国面临的深层的大局面则远远没有这么好。美国和整个西方在整个世界上的分量,从亨廷顿1990年代提出文明冲突说以来,就一直在收缩。

众所周知,由于生育力萎缩,西方的人口总量占比不断下降;由于非殖民化,西方人直接控制的地域也丢失大半。

至关重要的经济分量,西方也从1960年代的将近80%一路下滑到2010年代的50%左右。这方面的论述和数据实在太多,这里无需详述。仅引美国一个权威机构的一份权威报告中的一个插图为据。

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Global Trends 2030: Alternative Worlds》NIC 2012-001, December 2012,

由于左派进步主义的过度泛滥,西方人口、文化素质也在不断下降。不婚不育单亲克丁,不能生育的各种特殊性向(LGBTI)不再仅仅是应当宽容的对象而是成为光荣的时尚,非法的吸毒泛滥还不够,他们还在努力将大麻等轻型毒品合法化。政治言论上一直引以为傲的宽容自由日益变得政治正确泛滥,意识形态垄断,只剩下说他们认可的言论的自由。

于此同时,东方以日本打头,四小龙接后,中国成为崛起主波,东南亚四小虎还在继续。整个东亚的经济实力已经明显超过欧美一方,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一定会超过欧美的总和。

大家也都知道,自茉莉花革命以来,西方在中东一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那里的局面比起之前更加地脱离了西方的掌控。最后,西方对非洲影响力都在下降,中国一国与非洲的贸易额已经超过西方最强之美、德、法三国对非贸易之和。

因此,西方/美国近几年的经济向好趋势顶多只能算是一个战役性的恢复性的复苏,还远远不足以挽回整个西方在走衰的大势。

再用中国的历史做比喻,特朗普代表着美国是在六出祁山,以攻为守。并不是在七擒孟获,攻心为上。他已经无力攻心了。

这个大局面在欧洲已经出现很多政治性的后果,极右派在许多国家的势力都在扩张。德国有选择党强势进入议会、法国有极右国民阵线2016年获取三分之一总统选票、英国有退欧、奥地利有右派和极右派结盟掌权、意大利、匈牙利、波兰等国的政府、议会和民意都在稳步向右转。……

对特朗普在美国的横空出世,必须在上述一系列大背景的基础上,才能得到完整的理解。

一言以蔽之,他和与他类似的人物在西方的多处甚至到处出现,不是偶然。他们是想竭力挽回西方的全面颓势的潮流的一群代表人物。这个潮流,这些代表人物的出现是必然的。

不过具体到美国,由特朗普这个浑身都是毛病的人物来代表这个潮流,那似乎又是美国的悲哀了。

早在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本人写过系列文章,这里摘其标题(含超级链接)如下:

美国总统初选:现民主被“玩坏”迹象 2016-02-11;“超级星期二”以后又如何? 2016-03-03 ;又一个超级星期二,特朗普已经势不可挡? 2016-03-17;特朗普已经被“做掉”了吗?2016-04-11;横扫六州 特朗普现象何以炼成? 2016-04-29 ;克利夫兰党代会后,特朗普的政纲胜算几何?2016-07-25; 希拉里“提名”演讲“纲领”之我见 2016-08-02;特朗普路线的核心究竟是什么? 2016-10-12;特朗普胜选意味着什么? 2016-11-10。

这些文章的中心意思是:特朗普的理念并非完全胡说八道,他代表着美国/西方力图挽回战略颓势的愿望。他有可能当选而不是不可能当选美国总统。

结果特朗普出乎绝大多数观察家的预料成功当选,至今两年。世界主流舆论继续批判他是一个昏君当道,似乎他的一切政策,毫无正当性和合理性可言。本人则大体这样判断:他的基本理念,并不是毫无正当性合理性可言。但是他用来试图实现他的本来尚俱一定合理性的理念的具体做法,则极多非常粗暴、霸道。他的政策在世界上遭到广泛抵制抗议,是理所当然。但是经过种种曲折之后,他的这些理念,还是很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实现。

现在我们来看他的哪些理念,还具有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和正当性。

众所周知,他最著名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重新伟大”。这个口号的言外之意自然是:美国曾经很伟大,但现在不再伟大。笔者把他的这个基本理念扩展一下,就是他承认,首先是美国,然后是整个西方,正在走入一个颓势,他要力图挽回这个颓势。我们必须承认,他的这个基本认识,比起西方大批的左派,只知道一天到晚叨念他们的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民主的伟大光荣正确,一门子心思要在世界各地推行这些理念,要清醒太多。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对美国/西方的各方面包括意识形态/政治正确都有论述。但作为政治家,他还是会去抓有可行性的重点。他认为美国的两大问题,一是制造产业大量外迁问题,二是非法移民大量进入问题。对于前一个问题,他的解决办法,就在全世界各个方向发动贸易战,力图修改国际经济秩序,让制造业回迁。关于第二个问题,他的主要做法就是要在美墨边境修墙,要在国内重新制定更严格的移民法,驱逐非法移民等等。

关于经济问题,他多个方向同时开火,最主要的方向当然是中国、欧洲、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这五者之中,GDP居老二(欧盟各国分开算)的中国自然是重中之重。他说:“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早就被之前几位总统打输了。”他要赢回来。上述这些基本理念,站在美国的立场,笔者认为,并非毫无正当性与合理性。

而且由于中国的经济体量已经达到美国的60%,他想遏制中国快速追上美国的步伐,作为一个美国总统,你实在无法说他的动机毫无道理。8月23号,特朗普说:“我当选时,我们正走在中国会在很短时间内就超越我们的道路上。(从现在起,)这不会再发生了。”这个话的口气,显然也是太过笃定。但那个大名鼎鼎的修昔底德陷阱,真的也是不要妄想可能完全绕过去。这个逻辑太过明显。比如假设中国50年后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而印度正以比当时的中国更高的速度发展,有追上中国的趋势。笔者想象,那时的中国也不可能乐观其成,大力协助印度对自己的赶超。

战略谈完,现在我们来谈战术。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特朗普做生意的一个典型的耍流氓案例,就是他想买下一个豪华的山庄,人家开出的1600万美元价格他嫌太高。他的对付办法是,先用325万把所有周边的200英亩田野都买下来,只按法律的规定,留下一条路让该山庄的人进出,然后在路旁栽满牌子,说“私人土地,严禁入内”。这些标牌的法律意义是不许旁人进入他买下的田地。但人们自然明白里面的山庄已被特朗普的土地围困。庄主再也找不到肯出好价钱的顾客,最后只好把山庄以360万低价卖给了特朗普。

他的生意思路就是在合法的范围内,把一切压力都施到极致,迫使对手最终做出本来是不可思议的让步。这种做法统称“先极限施压,后做最少让步”。特朗普当选总统以后,把这一套与道德底线擦边而走的生意经广泛运用到国际事务中。最典型的案例已有大体上已经有相当可能解决的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似乎已经成功的有美墨贸易谈判。他成功地迫使墨西哥接受外贸企业最低小时工资16美元。这个数目就跟美国的法定工资实质一样了。如果真正兑现,当然可以有效地遏止美国或其它国家的企业迁入墨西哥,然后再把制成品买到美国。与加拿大的流氓式谈判还在进行时,估计加拿大也会被迫妥协。日本与他的血缘或地缘关系都更远,显然会得到更严厉的待遇,最后嘛,还是会在更苛刻的条件下妥协。欧盟嘛,在特朗普的极限施压之下,容克已经迫不及待地去谈成了一个缓兵之计,用加购美国农业和能源产品,承诺谈判“三零关税同盟”,换取美国暂不加关税。

这种极限施压还在前期未结出果实的还有两个主战场,一个是伊朗无核化问题,二个就是和中国的贸易赤字问题。

其实不要以为特朗普就是一个到处恣意妄为的莽夫。在极为棘手的中东范围内,在解决IS势力问题上,然后在处理叙利亚结束战争的问题上,其实特朗普还是表现了惊人的克制力。因为,首先美国没有大量武力直接介入,用代理人为主的方法,现在已经把IS消灭得所剩无几。而对叙利亚的全局,必须承认美国和西方已经原则上放弃了这块地盘,让俄国在地中海东岸站稳了脚跟。什么化武纠纷、导弹报复,那都不过是耍点小花招,要回一点面子而已。





2018年叙利亚形势图vs2014年


特朗普的行事风格的确有些像一个流氓,但流氓也有聪明和愚蠢之分。大凡成功的有势力的大流氓,都不可能是愚蠢的流氓。古话说“盗亦有道”。流氓也需要审时度势,知道做事要有利有节,有理就不一定了。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不会常做。油水榨不出来了,也会适可而止。明白把对手抽干,自己以后再也没有长流水可吸取。当对手势力已成,也会知道划界分治,不会轻易破釜沉舟,孤注一掷。(比如中国旧上海的杜月笙和黄金荣之间。)还有“寻找(必要时不惜制造)敌人,以便警钟长鸣”的美国的传统智慧,他不会不知道。就算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会想要“独孤求败”。而愚蠢的流氓当然都不会有这些智慧,所以也从来成不了大气候。衡诸特朗普过往的经历和他现在的身份,把他估摸成一个愚蠢的流氓恐怕会大大误事。

特朗普同时多面作战,但还并没有把大局面真搞砸。他似乎还是知道哪些事情做不得。

第一个他知道不能做的就是在军事上和俄国打起来。在叙利亚他都知道收手,在波罗的海就更不用说。关于那个北溪二号天然气管道,终究也还是会修起来,他不敢把俄国逼入绝境。

第二个我想他知道不能做的事情就是让中国无路可走。(后面会稍细谈。)

大家都知道,特朗普是一个“退群专家”。自他上台以来,退出的重要国际组织已有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理事会五处。最新的威胁是说要退出世贸组织。笔者估计至少两个“群”他是不能或者说不敢退的。第一个是联合国,第二个是北约。因为退出第一个美国就不再是全球的领袖,退出第二个美国就不再是西方的大哥。而世贸组织他也轻易退不了,因为那还是牵扯太大。这应当还是他在用极限施压的手段,以迫使世贸组织按美国的需要做重大调整。为了留住美国,世贸的其它成员国大概也会被迫做出重大让步。

现在回到本文开头的比喻。特朗普的确是在世界很多的地方都制造了乱局。其中心目的都是让美国一个国家的利益最大化。他的目的能达到吗?当然不可能全部达到,但是部分达到则完全是可能的。因为毕竟直到今天,美国还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没有几个国家在特朗普的极限施压下,敢于毫不让步,中国也不会例外。他非常娴熟于先漫天要价,再就地还钱。“头戴三尺帽,准备砍一刀”,或“砍价太狠做不成交易,出门慢慢走,等着你再把他叫回来,或者必要时他也可以自己回来重新谈过,面子问题不重要。”那一套。

现在大家谈得很多的自由贸易之事,笔者的大体看法是这样:西方人已经扛了500年之久的自由贸易这面大旗,现在由美国率先,准备放下来,本身就是一个极为明确的信号不如说标志,就是西方的全面优势已经真的在消逝。这项大政策从来都是强势一方在世界上争夺利益的钢刀。比如当年鸦片战争时,英国用武力争夺的,不正是向中国贩卖鸦片这种特殊商品不如说毒品的自由吗?他们现在要求中国减少关税,开放市场,自己却要增加关税,限制市场,这当然明确地表明,他们觉得贸易方面的强势,已经不在自己手中。用特朗普的原话,就是“(继续自由贸易,)美国亏太多了。”所以他们要改施贸易保护主义这种通常都是弱国才需要的政策了。不过他把它改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公平贸易”。不怕特朗普调门那么高,各种攻势似乎非常凌厉,这个基本事实大家应当看清,就是现在已经时移世易,他只是在以攻为守

在吸引企业回流方面,特朗普也不是一无所获。最为众所周知的有如下几件:苹果公司已经把它滞留在外多年的数千万利润交付减免后的低税负后汇回美国。台商郭台铭的鸿海公司在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开设了一家巨大的液晶面板工厂。该厂计划雇佣13 000个美国工人。曹德旺的福耀玻璃美国公司2016年底开业。在特朗普治下,曹德旺的公司也开始盈利。还有就是福特公司取消墨西哥建厂计划。至于那些要外流的工厂比如哈雷摩托,笔者想,贸易战一旦结束,它也就不用走路吧?而贸易战只是一个战役行动,不至于长期打下去吧?

两年以前特朗普刚上台时,美国的经济形势就不错。那时很多人说,这都是奥巴马的功劳,特朗普只是捡了一个现成。现在两年过去,美国经济继续向好发展到一个令人咂舌的地步,已经没有人说特朗普的政策尤其是减税政策对之毫无贡献了。不过高处不胜寒,下一个经济下行周期也许不太久就会来临。而且大规模减税必然造成的财政赤字加大的副作用早晚也会显现。如若不然,哪个政府会不减税刺激经济呢?特朗普只怕也真得抓紧时间,见好就收呢。

建议大家不要小看特朗普,仅仅把他视作一个神经病,甚至认为是上天送给中国的机遇,那是要犯大错的。个人以为特朗普的很多战略意图都是有相当道理的。他差劲的主要在实现这些本来有道理的意图的方法太简单粗暴上。他的各种动作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内在的逻辑还是清晰,就是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他兑现竞选承诺实可谓不屈不挠。比如修改移民法,讨要建墙资金,他会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直到成功为止。

关于边界阻止非法移民入境,让我们看看民主党在做什么。他们看见的就是一个小女孩在哭。至于非法移民大量入境的害处他们根本就是不闻不问的。

其实一位美国民主党的拥趸给我揭秘漏底,为什么他们不反对非法移民。他说:因为移民没有身份,怕被驱逐,不敢作奸犯科,不敢讨要合法工资,只好忍受各种差劲的工作条件,做着有合法身份的非裔和拉丁裔都不肯做的各种艰苦工作。因此留下非法移民,对美国经济有利。他们根本不去想,大量非法移民涌入,会对美国的长远利益造成的无法挽回的伤害。你看看他们的道德底蕴又是如何的高大,目光又是何等地长远?

还有一件事,大家现在都奇怪地不再谈论,就是特朗普上台伊始就推行的禁穆令。当时舆情汹汹,给人的感觉是,特朗普差不多该被送到国际刑事法庭受审了。但是,在美国最高法院宣布特朗普的政令并不违宪以后,美国人依照三权分立、最高法院有最终裁决权的惯例,不再谈论此事,特朗普的政令已经实施。当然美国的穆斯林很少,这个问题只与恐怖主义有关,与经济无关。但欧洲就不是这样了。

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事情是,特朗普的确已经基本上放弃意识形态武器,他跟所有人讲的都几乎是赤裸裸的利益和力量。比如“和伊朗做生意就不要和美国做生意”,他已经顾不上风度和体面。他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一方面极度粗鲁野蛮,一方面也是多处留有余地。比如他不知多少次在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习近平是一个杰出的领袖,他期待与中国早日(当然是按照他划的道道)解决贸易争端。

双向的340亿+160亿的关税战已经是进行时,2000亿vs600亿的关税战也已经迫在眉睫。个人估计,这个第三轮关税战很可能就会是最后一轮硬杠。然后双方就可以开始互相估摸损失,寻找妥协之道了。

特朗普能不能最终成为一个超越曹操的,“先制造乱世,然后从中成功取利的枭雄”,其实现在还在未定之天。不像现在的主流舆论,笔者觉得他还真不是必败无疑。如果他能在还未对美国和世界经济造成重大伤害之前,(比如在今年11月与中国的主席习近平会面之时,当然也可能更迟。)把与中国的贸易战以一种尽可能有利于美国,而中国又可以接受的方式结束,那么东北亚半岛的无核化问题,也就有大得多的机会成功解决,他心心念念的和金正恩(很可能还有文在寅)的诺贝尔和平奖,就还是大有机会在明年获取。至于伊朗问题,笔者感觉,最终也真的还是存在重新谈判,最后达成一个对美国更有利的新协议的可能性。

关于特朗普的通俄官司,粉色花边,和媒体的“假新闻”纠纷,各种撕逼,都是无聊小事,本人无暇关注。只是判定一点,特朗普绝不会被弹劾下台。两年后如果竞选成功,他还会当四年总统。如果美国经济能维持繁荣,如果贸易战各个战场(尤其是中国战场)最后都能达成于美国有利的妥协,他完全是大有机会赢得连任的。马上就要进行的中期选举,笔者觉得,在特朗普的加持下,共和党的赢面也大过输面。

关于他对美国左派过份的政治正确的连串攻击,本人当然欣赏。但这些也都没有上面谈过的那些有关政治、经济、国际关系的事情重要,本文也不算短了,就暂时免谈。

本文已经可以在这里打住,但不稍谈中美关系,似乎也并不合适,就先简单说几句。

很多迹象表明,特朗普并没有准备好,或真的准备与中国拼个鱼死网破,一定要在他的本届或者可能的下届任期之内,把中国搞得像广场协议后的日本那样甘心服软,再无与美国争雄的可能和勇气,尤其是真想让中国放弃那个工业2025十项高科技追赶计划。这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可能算清了他并做不到这一点。他能把中国崛起的速度给予一个可以明显看到的阻击,他可能就满意了。

他会饶过中兴公司是一件很有象征意味的事情。杀死中兴他都下不了手,如何想象他敢妄想整垮中国呢?如果把中国现在每年出国的1.3亿游客换成几千万难民,那是什么局面?他们敢想象吗?1989年以后中国都没有垮,今天又怎么可能垮。建议双方的政府和领导人都想方给对方一个台阶下。因为终究还是必须妥协,妥协得越晚,双方付出的代价就会越高。

他究竟是一个聪明的流氓还是愚蠢的流氓,最关键的考验就在于他在与中国的争斗中懂不懂得适可而止,见好就收,而不是打到严重地两败俱伤,同时连累到天下大乱。

跟特朗普打的这场贸易战,对中国有利益吗?当然有。笔者当过知青,种过庄稼。农民有个操作,叫蹲苗,就是当庄稼(尤其比如水稻)长得太快时,必须减少水肥供应,让它长得慢一些,矮一些,但结实一些。因为如果不这样,长得太快太高但不结实的庄稼,一经风雨,就会倒伏大减产。特朗普发动的这场贸易战,对中国而言,其正面作用就相当于蹲苗。

《西游记》中,孙悟空学成72般变化后,到处炫耀。他的祖师告诫他:“此乃非常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丹成之后,鬼神难容。”会有三灾降临。“熬得过,方得长生。熬不过,就会魂飞魄散。” 美国繁盛已逾二百年,底牌之多,不容小觑。中国这番崛起,就如同悟空习得72般变化,岂能容易过那三灾。这回与美国的争斗,才只是第一灾呢。中国真得打起精神,好好应对才是。

关于中美贸易战,笔者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详述自己的完整看法。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