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9,557,17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秘密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 一位经济专家探讨多变环境中的不
·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
· 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有多远?
· 极权国家七种有效洗脑驭民术
· 王希哲批评阎淮《进出中组部》分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极权国家七种有效洗脑驭民术
 · 一位口述史专家细谈甘苦
 · 奇文共欣赏:“梁家河大学问”课题
 · 中国式社会焦虑如此严重,如何化解
 · “爱国”与“卖国”的恶性循环
 · 言论自由所面临的异化危险
 ·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 从汉语中的外来词,看中外文化交流
 · 五四在台湾没声音,在大陆则要辨真
【史】
 · 秘密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
 · 从与上一代的代沟,转到与下一代的
 · 史学界关于毛泽东研究的“潘杨之争
 · 于光远前妻被红军烈士军长的女儿迫
 · 余英时教授论戊戌政变失败的真正原
 · 20世纪东亚演义,在21世纪如何续写
 · 当年的功劳簿,历史的黑名单
 · 敢有歌吟动地哀,于无声处听惊雷
 · 悼念一位刚刚去世的彪炳青史的英雄
 · 西方博物馆中的中国瑰宝都是赃物吗
【事】
 · 在红色国家做到“不要告密”有多难
 · 改变这个世界的往往是边缘人
 · 达赖喇嘛点评几代中共领袖
 · 一个幸运者来美国看病得救的经历
 · 他的目标:让人们能识别出胡说八道
 · “钱能通藤”“有钱能登象牙塔”?
 · 升级版文革已经开场,还有谁怀疑吗
 · 川普要见金正恩,抢了习近平的风头
 · 习近平修宪,为何人大代表“掌声雷
 · 秦晖教授少年时“盲流奇遇”让我忆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一位经济专家探讨多变环境中的不变
 · 从贸易战到真正的战争有多远?
 · 王希哲批评阎淮《进出中组部》分量
 · 中国式合纵连横的传统战略思维此路
 · 杨奎松:《毛泽东传》作者自辩很不
 · 《毛泽东传》作者潘佐夫反驳杨奎松
 · 杨奎松点出潘佐夫《毛泽东传》若干
 · 时代不一样,人完蛋的风险系数也不
 · 为什么这么多穆斯林如此憎恨西方?
 · 毛泽东并未授意炮制“第一张大字报
存档目录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世上事情分三类:黑的,白的,灰的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在很多时候,是非是有两个标准的。世人对历史事件的是非判断准则,往往是混乱的,所以写史最好多谈事实,少论是非,因为事实是客观的,好把握,然而是非往往是主观的,不好把握,同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结论不一样


  老高按:学者冯学荣是个有争议的人,往往文章一出来就引起非议一片。在大陆,不知有多少人恨他恨得牙痒痒,但对他又无计可施——他说出来的话都有史料支撑,虽然文章中并未标明出处,但一旦发生纠纷,他随时可以提供无可辩驳的出处。我相信必有人正在动脑筋,要用全国人大今年刚刚通过的《英雄烈士保护法》来好好整治他呢——这只是早晚的问题。
  最近读到他一篇很短的文章《历史事实与是非对错》,开门见山的这一段我就非常同意,此前我说过很多次类似的话:
  我的文字主要是集中在还原历史事实,很少谈论是非,许多人对我文字的误解,皆由此生。少谈是非,并非因为我这个人没有是非心,而是因为是非在许多情况下,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受立场和感情所左右,世人对历史事件的是非判断准则,往往是混乱的、双重标准的……
  他文中所举的某些实例,我以前也在博客文章中专门讨论过,例如,我曾经强烈否定“人民战争”的蛊惑,原因之一就是一旦“军民混淆”,就必然在双重标准中陷于思维危机而无所适从,怎么都是错——化装成老百姓去袭击敌人,又抗议敌人屠杀平民,无法自圆其说。
  冯学荣说,一个成熟的人应当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分三类:黑色的,白色的,灰色的。他说的没错,我进一步补充一下:纯白的和纯黑的事,不太多,大多数的事情,是灰色的。
  好玩的是,冯学荣多次特意标出“简体中文的语境”“简体中文读者”,点出他的这些观点针对的是什么样的对象。他说的对不对?我们这里“简体中文读者”占了绝大多数,自己来核对吧。冯学荣下面这段话,其实是常识,但我们这里众多的“简体中文读者”似乎并不理解,这里我愿帮他强调一下:
  历史研究还是首先回归最基本的职能为好,第一步是要把历史事实给弄清楚,正反两方的事实,都给它弄清楚。


  历史事实与是非对错

  冯学荣,冯学荣读史

  我的文字主要是集中在还原历史事实,很少谈论是非,许多人对我文字的误解,皆由此生。少谈是非,并非因为我这个人没有是非心,而是因为是非在许多情况下,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受立场和感情所左右,世人对历史事件的是非判断准则,往往是混乱的、双重标准的,所以写史最好多谈事实,少论是非,因为事实是客观的,好把握,然而是非往往是主观的,不好把握,同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去看,结论不一样。
  我举个例子:秦始皇灭六国。在简体中文的语境里,我们只能谈“秦王灭六国”这个事实,是非则是谈不了的,为什么谈不了呢?因为简体中文读者的是非观有双重标准,你说秦始皇灭了人家六个国家,他是什么人呢?侵略者。然而简体中文读者同时又歌颂秦始皇,说多亏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否则就没有我们今天中国这么大的地盘。
  仅仅一个秦始皇,既是侵略者,又是民族功臣,这里是非就混乱了,没有统一标准,全凭需要,需要批判秦始皇时,他是侵略者,需要歌颂秦始皇时,他是民族英雄。
  再说元朝和清朝,明明是蒙古人和女真人征服了汉人,汉人亡国了,当了亡国奴,然而简体中文读者却歌颂成吉思汗了,说蒙元帝国也是中国人的朝代,叫做“元朝”;说大清帝国也是中国人的朝代,只不过那叫“清朝”。英法联军一把火烧了满清侵略者的后花园(圆明园),大把的汉人捶胸顿足、呼天抢地,事实上人们也完全可以说,圆明园跟汉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侵略者烧侵略者的园林,关尔等汉人贱民什么事呢。
  再例如说鸦片战争,甲午战争,说什么“我们挨打了”,我说你才挨打了,我没有挨打,那是满清侵略者被别的侵略者打了,狗咬狗,跟汉人百姓有关系吗?也并没有什么关系。还有人说日本人甲午战争打得还不彻底,应该干脆打到北京,推翻清政府。
  你别笑,甲午战争的时候,孙中山在香港,他求见日本驻香港领事,就是这样对日本人说的:你们日本人应该一鼓作气,打到北京去,推翻满清鞑子,到时候我们汉人一定要和你们日本人提携亲善、共同振兴东亚。孙中山就是这样说的,不但这样,孙中山还对日本领事说,要求日本人出钱出枪,孙中山要在广东拉一支队伍,从南方向清军发起进攻,和日本人南北夹攻,共同推翻清政府,这就是孙中山在甲午战争期间的真实言行。不信?翻史料。日本外务省关于孙中山的档案资料。白纸黑字记录在案。
  在孙中山的眼中,满清不是中国,满清是侵略者,所以像《甲午风云》、《1894甲午大海战》这种电影,孙中山是不会看的,因为在孙中山的眼中,日本人打清朝不但没有错,而且是打得好,孙中山认为日本是打得还不够狠,应该更狠些才好。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在很多时候,是非是有两个标准的。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里面,讲了他年少时候的一件往事。彭德怀年少的时候,他的湘潭老家闹饥荒,村民吃不上饭,饿的慌,怎么办?彭德怀带领一帮饥民,到地主家去“闹粜”,大家知道什么叫“闹粜”不?所谓“闹粜”,就是要求地主打开粮仓,放粮,让饥民吃饭。
  地主不服,他说,那是我的粮食,凭什么免费给你吃?地主不干啊,于是彭德怀第一个爬上了地主的房顶,干嘛?揭瓦。你不让人吃饭,我就揭你的瓦,底下的饥民一片欢呼,事后,对于彭德怀的行为,村里面的乡亲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评价。
  第一种评价是支持,说穷人富人都是天下苍生,人人平等,闹了饥荒,富人就应该救济饥民,不能见死不救;第二种评价是反对,他们说富人的钱是他自己挣来的,不是抢来的,你闹饥荒是你的事,你要怪老天,不是地主的错,所以你“闹粜”是不对的。
  彭德怀在年老时,在《彭德怀自述》里面,他仍然没能想明白:这两套截然不同的道理,到底谁有理?千万不要以为你现在能有答案,我告诉大家:这个问题,全世界的知识分子已经争论了至少一百年,直到现在,人类社会仍然没能达成彻底的共识。
  我们仅仅拿彭德怀的这件小事来评论历史是非,就足够人们争论好些年了,所以你说写史如果要纠结于争论是非的话,结局往往是没完没了,其实历史研究还是首先回归最基本的职能为好,第一步是要把历史事实给弄清楚,正反两方的事实,都给它弄清楚,而至于是非之争,也许要留给读者,我们这一代没有结论的,留给下一代慢慢思考,一个成熟的人应当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分三类:黑色的,白色的,灰色的。
  再说和越南打仗,杀进了越南才知道,人家在田里劳动的老太太、小孩子、妇女、憨厚老实的农民,往往都是伪装,他们其实是战斗人员,你不杀他们,他们就在背后向你打枪,杀你,久而久之,你就面临良心的挣扎,老幼妇孺,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日本帝国当年深陷在民国战场(尤其是华北)的部队,其实正是陷入了这样的困境当中,杀吧,都是平民,人家说你残酷;不杀吧,那些平民往往就是伪装的游击队,你心一软,他就杀你。这种处境使你终日坐卧不宁。《冈村宁次回忆录》记录了这么一件事,华北一伙抬轿子接新娘的,日本兵没有起疑心,打开岗哨,让他们过,可是过了之后,接新娘的队伍就开枪了,打死一群日本兵,这些接新娘的原来都是游击队。
  再说吴三桂,这个人引清兵入关,因而被历史定义为“汉奸”,然而其实你要换了吴三桂的处境,你会发现,他其实很难办:李自成进京之后,捆绑了吴三桂的父亲吴襄,拷打羞辱,并且霸占吴三桂的小妾陈圆圆,吴三桂应该怎么抉择呢?
  如果归降李自成,那么吴三桂既对不起大明的栽培,也对不起父亲的养育,可谓不忠不孝;可是如果归降大清,吴三桂同样也是既对不起大明的栽培,也对不起父亲的教诲,还是不忠不孝。
  如果既不归降大清,也不归降李自成,那么他势单力薄,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是“犬死”,一文不值,为什么说是“犬死”呢?因为主子(崇祯)已经不在人世,你为谁而死呢?你的死又有什么价值呢?换了你我是吴三桂,这道选择题同样很难作答。


  近期文章: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事  
  
专家解剖党代会:权力的剧场  
  
介绍一套面对年轻人的通俗民国史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