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文集  
我的名片
谢盛友文集
来自: 海南岛文昌县
注册日期: 2011-02-04
访问总量: 1,137,64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维基百科:谢盛友
最新发布
· 厉害了,计划生育
· 希特勒的女人Eva
· 许章润的智慧在哪里?
· 许章润错在哪里?
· 三分之一德国人"有性无爱"
· 基督教与中国大学
· 德国疫苗系统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友述评】
 · 厉害了,计划生育
 · 许章润的智慧在哪里?
 · 许章润错在哪里?
 · 三分之一德国人"有性无爱"
 · 德国疫苗系统
 · 我们时代的十大悖论
 · 崔永元有没有道德底线? 
 · 厉害了,中德教师待遇的差距
 · 外籍华人很“爱国” 
 · “中国软实力”需要信仰支撑
【人间小说】
 · 诱因(微型小说)
 · 赫尔穆特 (微型小说 )
 · 微型小说: 父与子
 · 谢盛友:马丁广场(微型小说)
 · 谢盛友:盲(微型小说)
 · 我做贼的经历
 · 谢盛友:医生(微型小说)
 · 谢盛友:贼(微型小说)
 · 谢盛友:榕树下(微型小说)
 ·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散文随笔】
 · 卡夫卡沒能進入城堡 (中德雙語)
 · 我回来了(中德雙語)
 ·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 加了中国调味汁的马克思广场
 · 德国前总理科尔逝世
 · 告别根舍
 · 欧洲知识分子的代表埃可
 · 直奔杖乡亦惠然
 · 平安夜话题:生与死
 · 谢盛友:钝感钝感力
【人在欧洲】
 · 厉害了,国内来的游客
 · 十首歌吟多少情
 · 谢盛友入选“成功移民者”
 · 德国鼓励生育
 · 厉害了,我的老婆!
 · “美”到桥头
 · 德国前副总理罗斯勒跳槽到西门子
 · 海南鸡饭起源于文昌
 · 出国定居或加入外国国籍需注销户口
 · 参加冬季8公里跑步比赛
【欧华文友】
 · 文學搭橋,寫作還鄉──歐華作協20
 · 诗歌是不能翻译的?
 · 康德的先验哲学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
 · 欧华作协年会在华沙举行
 · 五湖四海我飄遊
 · 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届代表大会
 · 呂大明賀謝盛友
 · 生命的衣裳
 · 写作是「天职」,就当忠心以对
 · 谢盛友:儋州才子黄鹤昇
【华友之声】
 · 儿子, 我们为你骄傲
 · 心系文昌
 · 厉害了,我的快餐店
 · 厉害了,我的儿子!
 · 重建谢氏大宗祠堂碑记
 · 儿子的博士论文
 · 謝盛友:憶梅新
 · 渔家傲:
 · 一斛珠:
 · 謁金門-秋日
【遥远清明】
 ·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逝世
 · 心系文昌
 · 我差一点成了宋玉兰
 · 椰子,撑起海南的唯美
 · 蝉:故乡行
 · 祖屋乃故乡
 · 谢盛友:你真的要走么 ?
 · 谢盛友:我哭了
 · 拜年: 寻找失落的岭南文化
 · 苏青的背影
【本月刊载】
 · 援助中国抗战的“驼峰天使”黄欢笑
 · 谢盛友:当婚姻受到怀疑
 · 德国人对中国和中文的兴趣
 · 谢盛友:德国四大老报纸
 · 谢盛友:我们融而不入当地社会
 · 谢盛友:三次“认识”冯至
【两岸关系】
 · 德国为什么统一强大?
 · 蔡英文称钓鱼台属于台湾
 · 楊偉中: 國民黨改革,不要再空口說
 · 谢盛友:蔡英文与默克尔的简单比较
 · 蔡英文没有台湾独立的资本
 · 奥地利人的身分认同与台湾人的“天
 · 大陆朋友难理解台湾人
 · 晚节不保李登辉
 · 宋楚瑜永久地蒙骗一部分人
 · 谢盛友:马英九这一任
【法治思考】
 · 党主制国家只有一条命
 · 中国人为何不守约
 · 细看同性婚姻合法化
 · 王岐山乔石的简单比较
 · 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
 · 德国国会如何影响联邦政府
 · 司法独立冲撞新闻自由?
 · 德国讨论安乐死立法问题
 · 细看同性恋问题
 · 谢盛友:宪政面前那条壕沟
【读史札记】
 · 希特勒的女人Eva
 · 基督教与中国大学
 · 最“爱国”的人是卖国者?
 · 独裁统治建立在马克思学说之上?
 · 谢盛友:马克思一钱不值
 · 共产党是一个幽灵
 · 马克思的《资本论》错误在哪里?
 · 68左翼运动50年
 · 莱布尼茨显然看不透中国
 · 东晋简史
【往事回忆】
 · 谢盛友:蒋经国去世30周年
 · 说不尽的海口第一楼
 · 非常特别的1977年
 · 梦回老家老祖屋
 ·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 谢飞文革时为何不肯诬陷刘少奇
 · 海口骑楼
 · 谢盛友:我亲身经历氰化钠剧毒
 · 谢盛友:我们成长的年代
【八九那年】
 · 血染的風采 - 梅艷芳 (1989)
 · 六四:杀手其实是懦夫
 · 刘晓波因肝癌去世
 · 写于六四二十八周年
 · 献给天安门母亲
 · 母亲节: 感念天安门母亲
 · 谢盛友:寄希望于柴玲
 · 老鬼口述:乔石给绿灯的“海归”前
 · 六四: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
 · 谢盛友:借鉴台湾二二八补偿六四受
存档目录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六四:杀手其实是懦夫
   

六四:杀手其实是懦夫

 

六四: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

每年六四这一天,我都会想一个至今没有答案的问题:

六四: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

下令开枪者是罪犯吗?

谁来审判罪犯?

大学者阿克顿说“历史的教训就是,人们往往没有从教训中吸取教训。”

看来,我们中国人既不总结历史,也不从中吸取教训,所以,犯的都是同样的错误。

三•一八惨案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

三•一八惨案,发生在1926年,是北洋政府以武力镇压群众运动的一场惨案,此后北京陷入白色恐怖之中。这是国共两党最早联合进行的一次反帝反军阀斗争。

三•一八惨案究竟是谁下令开的抢,至今仍眾說紛紜,一般認為是段祺瑞,但無實據。傅斯年说是鹿钟麟,傅斯年在昆明對鹿鐘麟說:「從前我們是朋友,可是現在我們是仇敵。學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殺害了他們,我還能沉默嗎?」還有人指出是总理贾德耀。北京的防卫是由冯玉祥手下五虎将之一的鹿钟麟的军队主要负责。

有学者认为,此事件“帮了苏俄的大忙,归还中国领土的《中俄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流了产”。

1926年3月,政府镇压北京学生运动后,同年4月被冯玉祥驱逐下台,退居天津日租界当寓公,潜心佛学,自号“正道居士”。

李葆华(李大钊儿子)回忆说,中共北方区委的领导李大钊、赵世炎、陈乔年参加了大会,大会主席、中俄大学校长徐谦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大会决议:“通电全国一致反对八国通牒,驱逐八国公使,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撤退外国军舰,电告国民军为反对帝国主义侵略而战。”最后大会一共通过了八条决议。组织者又一次要求与会者去国务院示威。群众不愿意去,害怕被镇压。李大钊登台高呼:“大家不要害怕,他们不敢把我们怎么样!” 但与会者中仅有数百众跟随前往。

作为参与者的李葆华说:“由于前一天曾发生过流血事件,我们特意做了准备。每人做游行示威的小旗时,都挑选了较粗的棍子当‘旗杆’,用以自卫。”

大会结束后,游行队伍由李大钊率领,按预定路线,从天安门出发,经东长安街、东单牌楼、米市大街、东四牌楼,最后进入铁狮子胡同(今张自忠路)东口,在段祺瑞执政府(今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门前广场请愿。示威群众公推代表去向卫士长交涉,要求开门放队伍进去,并请段祺瑞和国务总理贾德耀出来见面。在执政府内开会的总理贾德耀等人知难而退,从侧门离开。而事件发生时段祺瑞并不在执政府。墙里头最先打响了三枪。有记者披露,示威者有人执带铁钉的棍子并抢士兵的枪,《临时执政令》则称游行者“闯袭国务院,拨灌大油,抛掷炸弹,手枪木棍,丛击军警。各军警因正当防卫,以致互有死伤。”当场死亡47 人、伤200多人,包括两名便衣警察、一名卫兵在内。死者中为人们所熟知的有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学生刘和珍,李大钊和陈乔年也负伤。后来军警在清理现场时,竟然将死者财物尽行掠去,甚至连衣服也全部剥光。

段祺瑞在知道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之后,随即赶到现场,面对死者长跪不起,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1]。3月18日当日,段祺瑞及北京國務院通電謂本日慘案乃徐謙等鼓動所致,令通緝徐謙、李大釗、李石曾、易培基、顧孟餘五人。朱家骅、蒋梦麟、鲁迅等几十人也上了黑名单。李大钊、徐谦、鲁迅等人被迫转移,国共两党的领导机关则迁入苏联使馆。

3月19日各地舆论纷纷谴责国务院门口屠杀。3月20日,賈德耀內閣對三一八慘案引咎辭職,段祺瑞亦下令撫卹。3月20日同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段祺瑞屠杀人民告全国民众书》,号召“全国商人、学生、工人、农民、兵士,应急起联合起来,不分党派,一致奋斗,发动一个比‘五卅’运动更伟大的运动,以雪最后通牒之耻”。3月23日,北京各界人士、各社会团体、各学校齐聚北京大学大操场,为亡灵们举行“三•一八死难烈士追悼大会”。鲁迅题写挽联:“死了倒也罢了,活着又怎么做。”后又就此惨案连续写了七篇檄文。由刘半农作词、赵元任谱曲的哀歌唱遍京城。

强大的民意压力迫使段祺瑞政府召集非常会议,通过了屠杀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京师地方检察厅对惨案进行了调查取证并正式认定:“此次集会请愿宗旨尚属正当,又无不正侵害之行为,而卫队官兵遽行枪毙死伤多人,实有触犯刑律第311条之重大嫌疑。”

1926年4月,段祺瑞执政府倒台。张作霖进京后查封《京报》馆和一批进步报刊,邵飘萍于4月26日清晨被秘密处决。张学良逮捕了共产党员郭隆真,然后派奉军闯进北大、女师大、中俄大学等,大肆查禁进步书刊,搜捕进步人士。

了解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真相权利和维护受害者尊严

2010年12月,联合国大会宣布,每年的3月24日是“了解严重侵犯人权行为真相权利和维护受害者尊严国际日”,缅怀那些为揭穿真相、捍卫人权而牺牲生命的人。

联合国秘书长指出,了解真相有助于受害者及其家人来了结心事,恢复尊严,并为他们的损失取得一些补偿。揭发真相也有助于社会追究侵权行为实施者的责任。因此,捍卫了解真相的权利是人权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Navanethem Pillay)也指出,时至今日,酷刑、强奸、性奴役、强迫失踪、法外处决等严重侵犯人权的罪行在许多国家仍一再出现,通过公开、独立和中立的调查来揭穿有关这些罪行的真相有助于实现正义,打击有罪不罚现象,以及防止今后继续出现类似的罪行。因此,她呼吁各国政府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了解真相的权利,以及那些致力于揭穿真相的人。

参考资料:

[1]段祺瑞面对死者长跪不起 终身素食纪念刘和珍

http://news.163.com/06/0316/16/2CBNJJPF00011RLA.html

   杀手其实是懦夫

 那年夏天在布鲁塞尔,我们在欧盟总部大楼的斜对面,选择一个露天咖啡店坐下来后,吕代豪拿出他的自传《收刀入鞘》,留言签字后递给我:“谢兄,雅正!”

   “国际杀手,我小时心目中的伟大英雄!”做梦没想到英雄今天不在好莱坞,就在我跟前。

   “国际杀手不是英雄!杀手其实是懦夫。我正在清洗掉手上的鲜血,这需要我一生的时间。”吕代豪牧师这样说道。

   杀手其实是懦夫,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人与人之间生存,都有一定的游戏规则,你把他先杀了,说明你胆怯,你心虚,觉得按照游戏规则,你玩不过他,所以单方面终止游戏规则:“我不跟你玩了,我先把你干掉!”

   承认杀人需要勇气,认错认罪则需要更大的勇气,真正忏悔改正错误,做到今后不杀人,是永久的最大勇气。杀一万或一千,和杀一个人,其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杀人犯。

   我第一次理解“懦夫”的意思,是读了法国作家施密特(Éric-Emmanuel Schmitt,1960年出生于里昂)的书《奥斯卡和玫瑰女士》(原文:Oscar et la dame rose, 2002,中文也有翻译成:《最后十二天的生命之旅》)之后。该书描写一个得了血癌的十岁小孩奥斯卡,在医院度过最后的时光。当医生对奥斯卡的父母说明,他已无法挽救奥斯卡生命时,奥斯卡醒着,偷听他们的对话。

   医生问:“想拥抱他一下吗?”

   脸色灰白的父母相看后回答:“我们,没有勇气去抱他。不能让他看见我们现在的样子。”

   被病痛折磨的奥斯卡心想:我终于明白,我的父母是懦夫,最糟的是,他们还把我当懦夫!

    从那以后,“懦夫”两字,强烈而鲜明地扑进并留存在我的脑海里。

 懦夫遇到一些“道德良心上该做的事”时,他却完全没有任何勇气去做,或因此慌了手脚,而错过某些黄金时间,也许导致终生遗憾。懦夫遇到一些“道德良心上不应该做的事”时(比如杀人),他却“理直气壮”地去做,而导致终生罪恶。

一九八九年全德国的媒体头版头条报道,德国把潜逃在南美几十年的纳粹一级战犯引渡回德国,判处死刑。我当时阅读德文报纸感到震撼,第二天上课时,感到大震撼,因为战犯就是我的教授的岳父。

   上传播学概论课,一位自称不是“懦夫”的同学问:“您岳父就是一级战犯,您如何评价昨天的媒体?”

   教授:“我是传播学者,不是历史学家,对纳粹战犯的定义和评价是司法部门和历史学家的工作。”教授还是那样从容镇静,使我感到更大的震撼。

   我有写日记的习惯,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我是懦夫,连写日记的勇气都没有。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