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003,50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
· 倾听一个人走向死亡的记录
·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看
 · 历史学教授姚大力为何被人抨击痛骂
 · 《纽约时报》已是《人民日报》美国
 ·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
 ·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
 · 中国人到底懂不懂科学?
 · 政治两极化,美国怎么可能长治久安
 ·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 中国私有经济,再次面临大劫?
【史】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
 ·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
 ·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 一战与中国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
 ·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
 · 三千抗战英烈死后的遭遇更惨烈
 · 首届高考故事(2):遍地金黄进考场
【事】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 倾听一个人走向死亡的记录
 · 战争将人推回到兽——尤其是“抗美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车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什
 ·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 苏联俄国的政治笑话:中国的他山之
 · 中国“老大哥”就是通过微信在看着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滋
 · 人的历史真将终结?福山谈基因编辑
 · 为何对缠足痛加抨击,对隆乳听之任
 · 义和团思维害了中国一次,还嫌不够
 · 如今闹事大爷大妈们的文革青春生涯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远
 ·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
 · 农民对人民公社忍无可忍才导致改革
存档目录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日本已完成现代化,走出了历史阴影,因此日本人是把明治维新作为单纯的历史来审视。中国不同,至今仍在为实现现代化而奋斗。只要没完成这一历史任务,我们就走不出历史延长线,追问“日本做对了什么”就有价值


  老高按:2018年逢五逢十的纪念日太多,从戊戌变法120年到改革开放40年,从一战结束100年到知青上山下乡运动50年,从大跃进导致大饥荒60年到中美建交40年,此外稍小一点的更无其数:布拉格之春50年,《河殇》30年,刘少奇冥诞120年和忌辰50年……对了,还有汶川大地震与北京奥运10年。从这一大堆“逢五逢十”之中,许多人未必能想得起来,还有个日本明治维新150周年。
  9月下旬接待一批国内来客,其中有一对从事社会学教学科研的夫妇,因丈夫受委派去日本一所大学工作,妻子后来也前往,在日本住的日子不短,没多久前才双双回到北京。可惜这拨朋友行程甚紧,十多天跟他们一起奔波,没有请他俩细讲日本印象,反倒是他们从美国回国之后,通过微信,听他们讲述了不少对日本的印象和思考。
  我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因工作关系,与日本一些团体打过一些交道,1985年还去日本短期访问,留下了深刻印象,回国后“无知者无畏”“半瓶子晃荡”,竟连续写了好几万字的文章:关于日本人竞争意识和危机意识的《阿信:正面·背面·侧面》,关于日本朝野封建遗毒的《皇居:圣光与投影》,关于日本通俗艺术和流行文化的《穿和服的缪斯》,关于日本对外开放由来和特点的《哥拉巴院、蝴蝶夫人及其它》,关于中国文化在日本的孑遗和变异的《唐风与和魂》……甚至还以与日本创价学会、公明党接待人员(他们自称佛教日莲正宗,对我强调:“不是日莲宗,是日莲正宗”)的长谈等资料,不自量力地触及日本人大杂烩的宗教信仰——八十年代初期到中期,整个中国洋溢着解放思想的朝气和锐气,也开始弥漫起“山间竹笋”“墙上芦苇”的骄气和躁气。现在回望三十年前,当时一些比我著名得多的年轻朋友,大概也都有类似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行吧?
  这对曾经在日本住了数年的夫妇,比较宽厚,没有正面批评我对日本“瞎子摸象”,只是讲述了自己认识的日本、日本人和日本文化,让我很受教益!他们对我下面这段话,表示基本认可:
  我见识的日本,是国力和心态都“嗨”到最高点的日本;你们见识的日本,是所谓“失去二十年”的日本;我见识的日本,是与中国共度蜜月期的日本;你们见识的日本,是与中国争吵差点兵戎相见的日本。国人难免“势利眼”,即便是民主自由派人士,这么多年来也都纷纷盯住了以美国为标杆,对日本有点看不上眼。我虽对日本仍有观察的兴趣,却没有机会深入。实际上,这三十年来,日本并未沉沦,而是扎实精进,这个国家和民族更值得中国人研究,大大小小许多方面都值得中国人深自反省、见贤思齐……
  昨晚读到FT中文网发表了马国川的文章《温故明治维新:近代日本做对了什么?》,很受启发。在这里推荐,与大家分享。从这篇文章我才知道,其实中国隐然形成一股“明治维新热”,不少中国人正在以日本为镜,审视我们自己走过的道路,让我们知道百年中国的进与退、得与失。这让我感到鼓舞!


  温故明治维新:近代日本做对了什么?

  马国川,FT中文网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近作《国家的启蒙:日本帝国崛起之源》由中信出版社出版。

  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中国有许多人谈论明治维新,隐然形成一股“明治维新热”,而且其热度似乎超过日本国内的热度。因为在19世纪中叶以前,日本和清王朝一样,长期闭关锁国,直到受到外力的冲击,才打开国门。可是,此后两国的命运却截然不同。日本奋起直追,经过明治维新,实现了富国强兵的目标,跻身世界强国之列。清王朝却国力日渐削弱,沦为被列强宰割的对象,最终政权崩溃。所以,近代以来的中国人都在追问,清王朝为什么失败?直到今天,这仍然是人们讨论的焦点问题。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或许我们应该调整角度,追问一下“日本做对了什么”。因为知道了日本为什么成功,也就知道了清王朝为什么会失败。
  在我看来,日本至少做对了四件事。

  第一,主动打开国门。当美国的“黑船”舰队叩响国门时,日本没有以战争方式进行驱逐,而是在衡量国力之后,决定与美国签订协议。因为它清楚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对手,而且知道清王朝早就在鸦片战争中一败涂地,所以就采取了现实主义的态度。这种识时务的做法,作为日本近代史的起点,对于日本后来的走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为日本主动打开国门,所以就能够告别旧思想、旧体制,接受外来的思想,学习先进的思想学说和国家制度,而不是别别扭扭地半推半就,更不是蛮不讲理地一概拒绝。
  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道格拉斯•诺斯曾提出“路径依赖”理论,指出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物理学的惯性,即一旦进入某一路径(无论是“好”还是“坏”)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惯性的力量会使这一选择不断自我强化,轻易走不出去。如果说,近代日本的路径是好的,那么清王朝选择的路径显然是不好的。
  因为是鸦片战争失败之后才被迫打开国门,清王朝一直耿耿于怀,认为这些邪恶的外国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假如他们不跑进来,我们照样是太平盛世。清王朝一直没有清醒地认识自己,拒绝改革。直到甲午战争惨败,危机意识陡增,才有了1894年的戊戌变法(年代有误,应为1898年。——老高注),这比明治维新晚了二十多年,损失了一代人的时间。即使戊戌变法成功,恐怕也难以赶上日本。因为19世纪后半叶,世界形势发展很快,当日本启动明治维新的时候,第二次工业革命刚开始,日本搭上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便车”,因此迅速发展起来。晚清则错过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一个人要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一个国家同样如此。

  第二,明治维新是有顶层设计的。经过尊王攘夷运动,维新派推翻了幕府将军,建立了维新政府。年仅16岁的明治天皇率领公卿、诸侯、文武百官进举行誓祭典礼,宣读《五条誓文》:“一、广兴会议,万机决于公论;二、上下一心,大展经纶;三、官武一途,以至庶民,各遂其志,务使人心不倦;四、破旧来之陋习,基天地之公道;五、求知识于世界,大振皇基。”这五条誓文体现了新政府改革封建旧制度、积极向西方学习的决心,明确了日本走现代化道路的方向。它是改革宣言,也是改革的指导思想。
  政局刚刚平稳不久,日本就派出庞大的“岩仓使团”,考察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寻找学习对象。这个考察团规格很高,几乎囊括维新政府的执政团队,“明治维新三杰”中就有两人参加使团。他们经过近两年的认真考察,总结出了日本走向现代的路径。他们回国后,制定了“文明开化”、“殖业兴产”和“富国强兵”三大改革国策。三大国策和《五条誓文》的精神是一致的,或者说,三大国策就是《五条誓文》改革精神的具体化。
  改革,到底是有顶层设计好,还是摸着石头过河好?恐怕不能一概而论。对日本来说,明治维新作为一场有顶层设计的改革,其实践结果是成功的。看似泾渭分明的历史,其实是沟壑纵横,歧路多多。明治维新过程中也有许多曲折,但是因为有了顶层设计,就明确了方向,就知道路向哪里走。即使改革过程中有调整,也错不到哪里去。例如“殖业兴产”就从早期的官办企业为主转向“民进国退”,让私营企业发挥作用,但是发展经济、推进工业化的目标一直是清晰的。因为政府将国企卖掉,民间企业家由此崛起,日本在工业化道路上疾驰,很好地完成了“殖业兴产”的任务,增强了日本的国力。后来,日本之所以能够取得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秘密也在于此。

  第三,改革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结合。明治维新是有顶层设计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它就是一场由高层推动的、完全自上而下的改革,而是民间和官方互动的结果。包括大久保利通在内的寡头们认为,日本的民众素质太低,什么都不懂。我们游历欧美,怎么改革最清楚,我们带领国家向前走就行了,你们别多说话。可是,在明治维新开始不久,一些失意的武士和前政府高官就发动了自由民权运动。
  自由民权运动认为,维新运动不能够局限于政治精英阶层,而要全民参与,否则容易形成垄断寡头集团,它们主导的改革将损害普通民众的利益。事实也是如此。例如,为了发展经济,日本政府对于工厂造成的环境污染采取了放任态度,使得民众牺牲在工业进步的祭坛上。“足尾铜矿事件”就是环境公害的典型,其中一些自由民权运动家为普通民众的生存权奔走呼吁,展现出大无畏的精神。
  自由民权运动主要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扩大民众的政治权利,焦点之一是要求制定宪法。当时的统治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其中的伊藤博文等人也认识到制定宪法的必要性。这样政府和民间就形成了合力,推动日本在维新21年之后,也就是1889年就制定了宪法。这是东亚第一部宪法。当然,从后世的角度看,这部宪法有很多问题和漏洞,但是其意义不容低估。它不但是日本建立全新政治体制的努力成果,也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晚清制定的《钦定宪法大纲》,主要学习的对象就是这部日本宪法。

  第四,进行社会启蒙。“文明开化”是三大改革国策之一,其目的就是要破除旧思想、旧观念,学习和吸纳新文明。明治维新的第三年,日本人就开始进行“头发革命”,将传统的发型剪掉。日本男人传统的发型叫做“丁髷”,就是将头顶部的头发剃光,其余的头发结成发髷向前面弯曲伏在头顶。外国人把这种发型叫做“猪尾巴”(pigtail)。所以,最早“猪尾巴”不是用来骂中国人的,是用来骂日本人的。但到1871年他们就把头发剪了,而且是天皇带头做的。“头发革命”看似小事,其实是打破保守势力、推动社会改革的一步妙棋。如果连一条辫子都不想动,思想、制度更是根本不会触动。中国一直到清朝亡了之后才剪辫子,足足比日本晚了三十多年。
  需要强调的是,社会启蒙的主要工作不是政府做的,而是民间做的。特别是思想家福泽谕吉,居功甚伟,堪称“一个国家的启蒙老师”。他一生不入官场,坚持在民间办教育,著书立说。在推翻幕府之初,维新政府曾发征召令,福泽谕吉托病不肯出仕。后来政府又要他负责政府的学校部门,也被婉言拒绝。他说:“自己走自己的路,绝不依靠政府,也不拜托官员。”福泽谕吉的著作《西洋事务》、《劝学篇》、《文明概论》等,都拥有无数读者,影响了整整一代青年人。福泽谕吉给日本带来了全新的观念,比如他提出的“天不生人上之人,也不生人下之人”,在等级鲜明的日本社会就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此外,还有教育家中村正直,他翻译的《自助论》在当时洛阳纸贵,涤荡国民心智。还有启蒙团体“明六社”, 以“开启民智”为己任,翻译引进欧美学说,向国民传播新知识、新思想,为日本开启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口。这些来自民间、立足民间的思想家和思想团体,为日本社会的思想启蒙发挥了重要作用,思想启蒙也推动了明治维新的深入发展。没有思想解放,一场改革就不可能走多远。反观清王朝,真正的启蒙思想家少之又少,而且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影响力。一直到19世纪末,中国的思想界几乎是死水一潭。知识分子们仍然埋首于四书五经,不想、不愿也不敢接受新思想。

  值得一提的是,唐朝时日本学习中国,却没有引进科举制度。稍微了解一些历史的都知道,科举制度在维护历代王朝统治中都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科举制度的最大作用是,保持了一定的社会流动性,给下层社会以希望(或者说是幻想),所谓“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是也。在很长历史时段里,科举的制度优越性都很突出。可是到了十九世纪中期以后,面对“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种制度的落后性越来越凸显出来。虽然这个国家面临着重大的历史转折,但是当时读书人仍然酣睡在“读书-做官-发财-光宗耀祖”的旧梦中,不肯醒来。尽管这些社会精英有可能成为改革(而不是革命)的主要力量,可是他们不但没有改革旧制度的愿望,反而继续维护旧制度,梦想成为旧制度的受益者。可以说,直到清王朝灭亡,中国的精英阶层绝大部分还是维护当时的体制的,没有改革动力。
  可是日本完全不一样。开放国门之前,日本社会是“士农工商”等级森严的社会,而且身份世袭,几乎没有什么流动性。武士虽然是统治阶级,但是也分为许多层级,难以逾越。这种制度劣性很明显。如果这种制度延续,那些中下层武士几乎没有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可是“黑船来航”,日本开国,整个国家处于大变革时代中,让这些中下层武士看到了机会,他们改变旧制度的愿望特别强烈。所以从尊王攘夷到明治维新,日本变革的主力军就是中下层武士。比如说“明治维新三杰”、伊藤博文等人都出身于下层武士家庭,他们具有冲决网罗、开拓新路的勇气,也确实为引领日本走向现代化发挥了重要作用。
  今年是明治维新150周年,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年份里,日本关注明治维新的人并不多,反而在中国有许多人在回顾、讨论明治维新。这是为什么?因为日本已经完成了现代化,走出了明治维新的历史阴影。因此日本人回顾明治维新,是把它作为单纯的历史来审视,很难激起情感上的波澜。中国不同,我们至今仍然生活在1840年以来的历史延长线上,我们还在为实现现代化而奋斗。明治维新是中国的镜子,当我们回顾明治维新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审视我们自己走过的道路,让我们知道百年中国的进与退、得与失。只要没有完成现代化的历史任务,我们就走不出历史的延长线,追问“日本做对了什么”就有价值。


  近期图文: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起步  
  
人类的历史真将终结?福山谈基因编辑  
  
对缠足痛加抨击,对隆乳听之任之?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题  
  
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多久?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史?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束语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