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386,1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世界三大移民群不同命运的奥秘何
· 自由主义从“套餐”变为“自助餐
· “六四”——非暴力·暴力·抗击
· 文人跟监狱的距离想必要比其他人
· 北洋时期展示了中国另一条道路
·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识】
 · 世界三大移民群不同命运的奥秘何在
 ·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哈
 · 光脚与穿鞋:两个阶段应有两种文化
 · 一个幽灵,民粹主义的幽灵,在世界
 · 不信任华为的背后,是不信任中共
 · 我得赶快去补上逻辑这一课
 · 看似写的斯大林,其实针对如今中国
 · 当代中国如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 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敌人
 · 离1984越远,离《1984》越近!
【史】
 · 北洋时期展示了中国另一条道路
 · 五四当事人的说法也未必都靠谱
 · 真实的五四,习近平的五四和学者的
 · 30年前后“426”《人民日报》让我震
 · 毛泽东在林彪事件之后向全党的自我
 · 总书记审歌记:胡耀邦忌辰再忆一件
 · 改造知识分子之始,即知识分子沉沦
 · 新四军秘书长李一氓回忆亲历皖南事
 · 中国开始学习西方的时机非常不幸
 ·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
【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 如何正确地用钱当敲门砖推开哈佛大
 · 一个人能多少次扭头装没看到?答案
 · 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情结,剪不断理还
 · 一个“艾滋病团伙犯罪”引发的调查
 · 21世纪在线“天天读”是什么滋味?
 · 信息员制度:他们还要怎样坑害下一
 · 《走向未来》丛书的往事和中国的未
 · 宋子文为何对给蒋介石写道歉信耿耿
 · 对比孟晚舟与康明凯让谁更难堪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自由主义从“套餐”变为“自助餐”
 · “六四”——非暴力·暴力·抗击暴
 · 文人跟监狱的距离想必要比其他人近
 · 还五四真相,也应还北洋外交真相
 · 听一听当年“国贼”怎么忆述五四?
 · 您可知道谁是五四学生运动的领袖?
 · 在加勒比海谈古巴的文化、革命和改
 · 一本从群众运动角度研究文革的专著
 · “民粹是民主政治最大敌人”引起激
 · 关于中国和世界的十个困惑
存档目录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东
   

  过去有过这样的说法:“一个孩子提出的问题,十个大人也回答不了。”后来又有了其变种:“一个傻子提出的问题,一百个智者也回答不了。”今天则可以说:这样一位所谓“理科生”交出的文史答题,一千个文科生批改、纠错也忙不过来!


  临近年关,读到大量的好文章,一时眼花缭乱,不知该推荐哪篇。又一想,前天网友在我的博客文章后面的争论挺有意义,值得介绍一下。
  前天是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5周年,我发了一篇文章《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引起了热烈的争论。有位网名叫“google007”的网友,连发多帖。“google007”这个网名,透露了这位网友一是相信和依靠互联网上的搜寻检索软件google,二是要效法英国电影中的著名间谍“007”,他用这个网名宣示了自己的雄心:用现代网络来追查真相。
  我为google007这个网名所体现的意图喝彩!
  google007的主要意思是说,其实毛泽东时代的罪恶,都是刘邓等人(尤其是邓)违背毛的本意搞的鬼,“历次整人整老百姓的运动无不出于刘邓之手”;邓在毛后的行径也劣迹斑斑。
  他的说法,我认为不无道理:毛泽东时代的罪恶,刘邓周乃至林彪、彭德怀、罗瑞卿、陶铸,乃至习仲勋、胡耀邦……中共高官谁能辞其咎?他们各有各的账,大小不等,有些人有功有罪。例如文革开始的“五十多天里”迫害大中小学师生,肯定是刘邓的手笔。更不要说土改、整高岗、反右、大跃进、四清、反修……但要以此为由,开脱毛泽东的罪责,在所有这些罪恶中把毛泽东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那完全是“不可能的任务”。今年我担任责任编辑的一本书《机密档案中新发现的毛泽东讲话》,就能证明毛泽东不可能厕身世外——他就是元凶!
  google007在帖子中猛烈抨击“文科生”。他抬举“理科生”如何重事实,把一系列事实串接起来,进行逻辑推理和系统分析,才最后得出结论;而“文科生”呢,头脑里充满个人喜好的想象,然后,去寻找“乡村野史”“贾雨村言”来充填自己的想象,用局部发生的现象代替全体,“是‘大骗子’手法”。
  这种说法是否有道理姑且不谈,看他的帖子,却满不是那么回事。google007发了多帖,节录如下:
  Google 49年后的中国历史,52年毛退居二线,中国历次整人整老百姓的运动无不出于刘邓之手。52年搞“二次土改”迫害地富及其子女,53年整死高岗,55搞肃反扩大化,56年带头反对毛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57年鼓动反右,……
  而毛呢,52年毛退居二线,“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57年明确指示“右派”是极少数,64年安排彭德怀任三线总指挥(相当第一副总理),64年纠正“四清”扩大化,66年北京针插不进,跑上海发表文章……
  毛时代判死刑要经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批准,邓猫子搞严打“自由化”,有地方单位上报,地方法院执行死刑……

  我终于忍不住,要反诘他,避免他的说法惑乱读者:

  谢谢您的指教!作为“文科生”,我确实感到自己的知识结构有缺陷,深自反省,以期有所补救。
  “文科生”与“理科生”的分野,在英国斯诺(C.P.Snow)1959年提出“两种文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大陆产生影响(中译本2003年出版),也引起我的关注和反省。但我也注意到中文网络上的这么一种现象:很少见到(几乎绝无)“文科生”批评“理科生”的思维弱项;见到的,全都是“理科生”在恣意嘲讽“文科生”的知识短板。
  那么文科生是自惭形秽,知道自己在崇尚技术、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现代社会中穷途末路、因而甘拜下风?还是宽宏雅量,不屑与知识结构单一、人文修养浅薄的所谓“理科生”一般见识?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您的批评虽然值得我悚惕反省,但您,恐怕只是一位打引号的“理科生”。
  一位真正的理科生,怎么可能在短短百来个字的论述中留下如此累累硬伤?年份错,史实错……
  举例说明:
  52年毛退居二线
  子虚乌有的奇闻!
  52年搞“二次土改”迫害地富及其子女
  您凭空杜撰了一个刘邓主导的“二次土改”,于史无征。退一万步讲,此前毛主导的土改,难道没有“迫害地富及其子女”?山西老农民回忆1947年的土改对地主成批用石头砸死,轮奸其妻女……都不算“迫害”?
  52年提出“双百”方针
  1956年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艺术问题“百花齐放”,学术问题“百家争鸣”。
  53年整死高岗
  查高岗1954年2月6日在中共七届四中全会开始挨批;2月17日高岗用手枪自杀未遂;1954年8月初,试图触电自杀未遂;8月17日,服大量安眠药自杀身亡。
  64年彭德怀任三线总指挥,相当第一副总理
  查彭1965年被任命为西南“三线”建委第三副主任,并继续受审查
  66年北京针插不进,跑上海发表文章
  查姚文元评《海瑞罢官》文章,是1965年11月发表。
  最搞笑也最容易被一眼看穿的荒诞不经说法是,竟然有这样的勇气胡说:“毛时代判死刑要经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如果这是真的,您怎么解释上面我转发的山西老农民们所回忆的对地主(及其家属)执行的死刑?都是“文科生”的杜撰?

  最后这个问题,要多说两句。有位“新天狱博”反驳我说:
  应该说至少文革以前的死刑核准还是要经过正式程序的。195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中。第11条第5款规定,死刑案件的判决和裁定,一般由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后执行,但在当事人对高级人民法院死刑案件终审裁定不服,申请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的,最高人民法院应当复核……
  我不知道“新天狱博”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但他用这段话反驳我,不知道逻辑何在?
  我批驳的是google007“毛时代判死刑要经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的说法,并没有否定“文革以前的死刑核准还是要经过正式程序的”呀?
  (哪怕就是土改中对地主富农或者所谓“有民愤的恶霸”乱打滥杀,也是要经过“贫协”“工作队”乃至乡党委批准的。这样的“经过正式程序”,与毫无法治的私刑,有何区别?)
  而且google007说的是“毛时代”的死刑都要“经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我们知道,“毛时代”在全国范围内,指的是1949年到1976年。这27年中的最初5年,没有这样的核准规定;1954年规定了要由“高级人民法院”(即省市自治区一级法院)核准,只是有争议时才报请最高法院(新天狱博上面这段话已经否定了google007的说法)。
  好在1957年第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决定,死刑案由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或核准(冀祥德《直面死刑复核程序》,中国法学网)。但这一规定不到十年,1967年初公检法被毛泽东下令砸烂,“公安六条”颁布,就更是形同废纸。1967年到1976年,不也是毛泽东时代吗?我说google007是“荒诞不经”的“胡说”,说错了吗?
  按照时下毛粉的说法,毛泽东时代的最辉煌岁月,是文革。我要问:文革之初的1966年、1967年、1968年,北京、湖南、广西等地对成千上万“黑五类”“黑八类”及其子女的杀害,经过司法程序了吗?
  1970年“一打三反”杀戮思想犯、言论犯的运动,确实也“经过程序”,有层层申报批准,但那是司法程序吗?那是在中共中央直接领导下,动用公检法机关的处置政治犯的运动。据已故的文革学者王年一先生在《大动乱的年代》中提供的史料,中共中央把死刑审核权下放到省一级,省一级只要把杀人人数报到中央备案即可。但有些省份又将此进一步下放,一直放到县一级都有权力宣布执行死刑,被判处死刑的一律立即执行,全国被杀的“数以千计”。而海外学者王友琴女士对此表示不同意,写道:“从各地都大批枪毙人的密度来看,全国被枪毙的人的数字不可能只是数千。”丁抒在《1970年一打三反运动记实》一文中认为,就全国而言,在“一打三反”运动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应在十万以上。
  王年一、王友琴可以归为“文科生”范畴,但丁抒可是清华大学理科高材生。(顺便说一句,在揭露毛泽东和中共罪行的人士中,有无数“理科生”——方励之、严家祺、万润南、陈一谘……太多了!我这里不涉及其具体功过和个人品德,只说其学历背景。)
  中共官方出版的《周恩来年谱》1970年1月30日记载:“1月30日将中共中央《关于打击反革命破坏活动的指示》的讨论修改稿报送毛泽东、林彪,并提出‘我们几经讨论,认为现在需要发这样一个指示,给在备战动员中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以打击。’毛泽东批‘照办’。31日,《指示》发出。”
  在当时的形势下,没有毛泽东批示“照办”,这场数百万人蒙冤、数万人被处决的运动,可能推行吗?毛泽东难道是无辜被栽赃被泼了脏水?

  我尊重理科生。但对打引号的“理科生”如google007等人,我只能一笑置之,还能怎么办?但我还是写下这篇博文,目的不是为了批驳google007等人——许多博友劝我不要理他,有博友说:“我N年前已经这样开导过这位007N次了,他还是以N次方的频率顽强表述自己的粒科裸鸡(理科逻辑)以及对毛泽东生平的独特烟酒(研究)”。但我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还是认真回答他的胡搅蛮缠,以免其谬说流传。或许这是最后一次吧!毕竟,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耗在澄清各种上不了档次的谎言上。马克·吐温说过:“当真理还在穿鞋时,谎言已跑遍半个世界。”过去有这样的说法:“一个孩子提出的问题,十个大人也回答不了。”后来又有变种:“一个傻子提出的问题,一百个智者也回答不了。”今天则可以说:这样一位所谓“理科生”交出的文史答题,一千个文科生批改纠错也忙不过来!


  近期图文:

  极权国家要改革,必须以分权为要务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节  
  
如何抗击明年必定冲过来的三头灰犀牛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时代”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车上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