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199,44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识】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的
 · 别拿正常人标准要求非正常环境中的
 · 关于猪的热回忆与冷知识
 · 真名人加真名言,变成了假名人名言
 · 陈小雅给习总的公开信,要求太卑微
 · 1957年右派与文革造反派的共同点
 · 加拿大毒贩被中国判死刑引发了激烈
 · 司法官员犯大错,纳税百姓买大单
 ·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
 ·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
【史】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越
 ·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 不少右派想借文革造反大潮改变命运
 ·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事】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事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
 · 委内瑞拉:路标指向天堂,路径通往
 · 感谢当局皇恩浩荡,对她只是限制出
 ·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 一位卖血而没感染艾滋病的幸运者之
 · 2018年末,我听到一声惊雷
 ·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
 · 美国查华为,对自己国内企业下手更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备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
 ·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
 · 中国两年努力,将自己弄成美国头号
 · 委内瑞拉之谜:怎样迅速坠入十八层
 · 在中国讲授宪法学,原来有这么多名
 · 杨继绳“文革通史”如何论述造反派
 · 白桦用电影《苦恋》提的问号怎么回
 ·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存档目录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2018年末,我听到一声惊雷
   

  如果说法院的档案“正卷”记载了堂而皇之的“依法治国”,那么档案“副卷”记载的就是不可告人的“不依法治国”“依权治国”——正反两面,同时进行。最高法院某案案卷丢失,是一次性的“违法”;“副卷”的存在,是制度性、长期性的“违法”!


  老高按:2018和2019年的交接正在倒计时,元旦钟声即将敲响。前往纽约时代广场亲眼观看大苹果落地的人潮汹涌,网络上和社群媒体上迎新贺年的图片视频铺天盖地。
  在此我给各位博友、各位读者拜年!我们即将一起迎来2019年——迎来五四运动100周年,中共建政70周年,西藏事件达赖喇嘛出走60周年(3月10日),中美建交40周年(元月1日),《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元月1日)……当然,还有“六四”30周年。我们即将迎来新一波反思、讨论,并期望能够前进,哪怕迈出一步呢!
  (刚才我在推特上写下这一祝愿,有位幽默推友立即回了一句:“维稳业将迎来一个更加火热的夏天。LOL”。哈哈,这是可以想象的!)
  今天的博文,是我2018年最后一篇;下一篇,就将是2019年的第一篇了。这一年的“收官之作”,我选择推荐何小芬在微信上写的《大骂最高法,小崔,你是疯了吗》。文中所谈的崔永元踢爆最高法院案卷丢失事件,称得上是2018年年末的一声惊雷!这几天在“老高的博客”上,正有人谈到最高法院——说曹操,曹操到!最高法院先是强硬驳斥,后是承认小崔的披露属实的戏剧性情节,给2019年开年做了一个极好的铺垫。
  对小崔,我的感觉很复杂。正如本文作者说的,“我以前不是崔粉,甚至气他的胡乱开炮”,“他可能存在一些让我这个写字人不喜欢的地方,但是敢这样硬杠最高法院的人,于我们的国家、社会来说,还真的是不可或缺的”!
  这件事非常令人深思的一个细节(可惜在何小芬的文章中没有提到)是:这次事件中遗失的卷宗包括“副卷”。据中国律师王振宇对BBC中文网说,案件“副卷”是不对外公开的,律师看不到。它记载了合议庭评议记录、领导对案件批示、有关部门的意见等。“‘副卷’记载了一个隐秘的世界,原来,有那么多法外因素在决定案件判决。‘副卷’或许也记载了一个肮脏的世界,充满了权钱交易、法外之法。”
  也就是说,如果说档案的“正卷”记载的是堂而皇之的“依法治国”,那么档案的“副卷”记载的就是不可告人的“不依法治国”或曰“依权治国”。正反两面,同时进行!如果说,最高法院的案件卷宗丢失,是一次性的“违法”(至少我们现在知道的只是这一件);而“副卷”的存在,就是制度性、长期性的“违法”!
  亿万P民其实早就心中有数,不是不知道冠以“人民”二字的法院“上面有人”,就算位列副国级领导人的最高法院院长也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但都是影影绰绰,说不清道不明;踢爆这一“合法的违法”,在我看来,其意义甚至超过揭露“陕西千亿矿权案”的黑幕。该给崔永元记一大功!


  大骂最高法,小崔,你是疯了吗

  何小芬,微信公众号:公民

  1


  这两天,崔永元又来趟法律圈的浑水了,而且一怼直接就是最高法。
  因为陕西千亿矿权案,12月26日晚上的时候,崔永元发微博怒怼最高法院,怼的是最高法院曾经丢失过这个案件的卷宗这件事,小崔甚至用了“操你妈的”这样直抒胸臆的词汇,对于事实的描述,小崔用了这样一句话,从省长到院长勾结在一起耍尽花招……

C01.jpg


  记着上一次要操中国司法和中国法律十八辈祖宗的人是杨金柱前律师,现在他的律师证书已经被吊销了,杨金柱当时口出狂言,说他要“以身试操,操到被吊销律师证后还要操!操到丧失自由去操的功能为止!”,杨前律的豪言壮语非常慷慨激昂,可惜的是现在证已经被吊销了,而发出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大约是已经快要丧失那种能力了。
  没想到的是,刚倒下了一个勇士,小崔这就又要跟着上,对着中国最高法骂娘,你到底还想不想混了嘛,这次真是为他捏了一把汗,并且希望他能有一点实锤,希望他能胜利。
  陕西千亿矿权案,一个民企勘探出来巨大矿产资源后,被有权有势者侵吞,一审在陕西省高院胜诉后,案件上诉到了最高法院,后来又发回重审,勘探出来的丰富资源,本来时民营企业家的一场造化,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一场劫难,甚至曾因为维权被刑事逮捕,一直到十几年后才终于胜诉,却又因为案卷丢失至今没有执行……
  这里有没有重要领导的干预,我们不便胡乱猜测,但是崔永元却帮我们说出了可能是错误但人们大多数都会选择相信的答案,省长和院长勾结,小崔真敢怼……

  2

  崔永元怼了以后,最高法院很快出来澄清了。
  最高法院表示:该案二审卷宗一次性丢失和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均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
  人民法院报微信公众号发文,直接杠上了小崔,文章的题目言简意赅但是非常有力度:别瞎传,没丢!
  很多人都知道,我以前不是崔粉,甚至气他的胡乱开炮,所以看到最高法院辟谣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想写文怼一下崔永元,不是为了替法院说话,就是想挟私报复,怼怼小崔这个大喷子,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怼。
  第一,我觉着陕西千亿矿权案这个案子不简单,背后应该是有神仙打架,非常想等事情闹大了以后看看其中真相;第二,我觉着崔永元虽然是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是个傻子,他也不至于听两句谣言就胡乱怼;第三,最高院虽然说卷宗现在好好的在最高法放着,但是这个拖了这么长时间的案件,中间有没有为了拖延时间拿卷宗丢失当借口的情况呢?最高法院其实也没有明确说明,我最初的时候比较倾向于这种可能性。
  所以,不管崔永元骂的对不对,在很多体制奴冷嘲热讽的怼他时,我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怼他的欲望。
  而现在看来,稍晚一点发声真的是一件十分明智的事情,因为这整个事件,很可能又要反转了。

  3

  人民法院报昨天推送的文章是《别瞎传,没丢》,摆出了一副和崔永元正面硬杠的姿态,但是在文章发出去没多久,竟然主动删除了该文章。
  杠的那么硬,竟然主动删文,不怕人们多想吗?也许是不怕,也许是没有办法,至于其中真相,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是我知道的是,被最高法院回怼以后,崔永元的气势一点也没有弱,相反是越来怼的越凶了,并且接连祭出来的大招,这其中甚至有疑似最高法院内部人士的证言。

C02.jpg

  我敢怼你们我会没有证据吗?我冒多大的风险我自己不知道么?没有证据我会瞎说吗?张嘴就说是谣言,你们敢对质吗?
  小崔还圈了自己的证人,“你支持我把证据视频放到网上吗?”
  竟然还有视频?
  视频小崔倒是没有放出来,但是给他提供证据的线人的原始信息倒是都给发出来了,从信息的内容基本可以推断出来,这其中赫然竟有最高法院内部的人员出来爆料!!!

C03.jpg

 

C04.jpg


C05.jpg



  4

  终于,昨天最高法纪委发出情况通报,小崔这次又胜利了。

C07.jpg



  这事儿,还真有点意思了。不处理几个人这事儿肯定过不去。
  以前的事儿一直没有写文章挺小崔,这次真的是心甘情愿的想用力的多顶几下他,虽然他可能存在一些让我这个写字人不喜欢的地方,但是敢这样硬杠最高法院的人,于我们的国家、社会来说,还真的是不可或缺的。
  咱们国家的马屁精太多,敢说真话的人太少,如果想明白了这个,小崔真的是难能可贵了,就让他怼吧,怼错了他自己负责,怼对了大家受益,难道不是吗?
  2018年是小崔年。
  先是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娱乐圈,已经够遭恨了。小崔不管不顾,居然又写了《一声长叹一声雷》,把矛头直指更大的利益集团。
  小崔你太任性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后担心你,为你的生死捏一把汗?
  你兀自挥动如椽大笔,一篇篇犀利、大胆的文章面世,彻底引爆舆论。
  因为话题太火,你的很多文章连一个热搜都没上;
  因为关注度太高,微博文章甚至不显示那惊人的阅读量。
  小崔,怼娱乐圈,怼公安局,怼最高法,你是疯了吗?!你动的蛋糕太大了!
  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青史留名的悲剧英雄。你的初心,不过是想为这个社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只是没想到,这点事如此之艰难,竟然要以身家性命为代价。

  最近这几年,开始有人用这句话形容你:
  当一束光照进房间,把房间里的罪恶肮脏照了出来,这束光便有了罪。
  但崔永元啊,你哪里是一束光?
  你简直是一把史无前例的思想火炬,妄想照亮960万平方公里的房间。
  你说,你是不是罪大恶极?
  在今天这个太平盛世,我们都学会了在自己精致的小世界里活着。就像今天的北京,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我们在逛街、约会、遛狗,享受着生活的美好。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
  只有你知道,繁荣的表象下,还有无数地方藏污纳垢。你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危险。敌人躲在暗处,看似无迹可寻,却又无处不在。
  可你也并不是他们想象中无坚不摧的人。你不是神,也有脆弱的一面。目睹社会种种病态,你独木难支,终于罹患重度抑郁症。
  此后,你再也无法在夜晚安睡,有太多事情悬而未决。
  在时代的长夜里,你成了唯一醒着的人。
  你的心理医生劝你:崔永元要是没什么责任感,他的病就好了!
  你偏偏要说:我要是把那良心丢了,病好了也没用!
  唉,小崔,在我们世俗人看来,你实在是蠢!
  早在多年前的某个下午,你走进柴静的办公室,严肃地谈起了一个话题:
  社会良知正在失去。
  缺少希望,缺少坚守的人,让人想要放弃。
  如此直面性命的事情,你谈得失望,谈得痛苦,愁容满面。心里有一块石头,死死地压着你,逼着你。
  柴静只能对崔永元说:
  小崔,不要放弃。我们需要你,中国需要你。
  嘿,他们都叫你小崔,以为你还是30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年轻记者呢。
  其实63年出生的你,今年已经55岁,早就成老崔了。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本该在家安享天伦之乐的年纪,你的良心却始终意难平。
  那一年中央台年会,你请来了罗大佑,带着400条汉子齐声唱起了《光阴的故事》,响声震天。
  岁月带走了你的青春。
  你情难自禁,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抹泪。
  全组的人,无不动容。在他们眼里,你是媒体“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化身。可是那两块铁肩,也快要担不住道义了。
  前些天,你在写给自己的文章里说,梦到了远在天堂的父亲。你依恋的父亲崔汝贤,曾经的军队老首长,抗战老英雄,已经离开你快一年了。
  那个梦里,嫉恶如仇的老父亲,只对你说了三个字:
  不能退!
  你何尝想过后退。在这条布满豺狼虎豹的路上行走一天,已属不易。而你从一个少年到一个老者,已经踽踽独行了30年。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那声落寞的叹息,是你留给时代的背影。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你尽了一个中国公民该尽的所有责任。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崔永元啊,你不蠢。
  蚍蜉撼树,凭的是一腔孤勇;
  螳臂当车,端的是一副肉躯!
  但你的孤勇和血躯背后,有十亿国人的支持。
  没错,我们习惯了闭着眼,选择了无视和沉睡。因为我们早已习惯随波逐流的生活。
  但朗朗乾坤下,还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
  那就是正义。
  此刻,中国人终于不再是百年前鲁迅笔下的看客,麻木的,呆呆的,只知道张着大嘴傻看,对着尸体指点和哄笑。
  我们在转发一篇篇文章,身体力行地支持崔永元,竭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呐喊。
  这是来自民间的呼声!这是中国公民的觉醒!
  没错,
  这声音还很微小,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呐喊尚属羸弱,但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为众人抱薪者, 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自由开路者, 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近期图文:

  极权国家要改革,必须以分权为要务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车上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起步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人  
  
如何抗击明年必定冲过来的三头灰犀牛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题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