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199,43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识】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的
 · 别拿正常人标准要求非正常环境中的
 · 关于猪的热回忆与冷知识
 · 真名人加真名言,变成了假名人名言
 · 陈小雅给习总的公开信,要求太卑微
 · 1957年右派与文革造反派的共同点
 · 加拿大毒贩被中国判死刑引发了激烈
 · 司法官员犯大错,纳税百姓买大单
 ·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
 ·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
【史】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越
 ·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 不少右派想借文革造反大潮改变命运
 ·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事】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事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
 · 委内瑞拉:路标指向天堂,路径通往
 · 感谢当局皇恩浩荡,对她只是限制出
 ·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 一位卖血而没感染艾滋病的幸运者之
 · 2018年末,我听到一声惊雷
 ·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
 · 美国查华为,对自己国内企业下手更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备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
 ·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
 · 中国两年努力,将自己弄成美国头号
 · 委内瑞拉之谜:怎样迅速坠入十八层
 · 在中国讲授宪法学,原来有这么多名
 · 杨继绳“文革通史”如何论述造反派
 · 白桦用电影《苦恋》提的问号怎么回
 ·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存档目录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吁
   

  “起初他们抓走共产党人,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共产党人;他们抓走犹太人,我没说话,我又不是犹太人;他们抓走工会人员,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工会人员;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没人能抗议了……”当中共抓走左翼青年岳昕之际,我想起了这首诗


  ◆高伐林

  不知道各位看不看BBC?——我说的是BBC中文网站,我习惯性地每天要看一看。说不清是从何时开始的,也说不清主办者是出于何种考虑,总之,BBC中文网越来越加强文化性、知识性甚至趣味性,越来越与过去我们所理解的以报导新闻为主的电视广播台不一样了,越来越多旅游、理财、医药、社交等等软专题特写,例如这一类题目:《马萨诸塞州“钟表之城”的兴衰沉浮》《50年前的首次载人绕月:科学之旅还是冷战较量》《环保犬是怎样成为濒危动物保护神的》……即便仍然关注、反映时事,也不是仅仅报导事件动态,而是尽可能扩展时空、挖掘和展现相关方方面面信息,包括类比事实和对比事实,找到有新意有深度的切入角度。例如最近这几天的报导:《权健帝国与疫苗之王:“新闻游侠”能否成为中国媒体管制下的曙光》《猪瘟在台湾:从口蹄疫阴影到“两岸一家亲”障碍》……篇幅都不短,每篇至少在三四千字以上,配上许多独家的图片。
  我每天随意浏览BBC中文网,总能发现一篇或几篇感兴趣的文章,哪怕是自己觉得已经比较了解的话题,也总能从其报导中得到某些新知。
  例如一篇《中国左翼青年的崛起和官方的打压》。
  今天我就想推荐这一篇——我感觉,这是我们这里许多朋友过去了解较少的一个领域。
  关于这个话题,我想多说几句,自认为不算废话。
  12月28日,我在推特上发了一则推文:
  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是今年中国网络上最著名的左翼青年、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今年夏天她放弃去美国读研的机会,投入深圳佳士工人维权活动。2018年8月24日,中国警方在广东惠州带走包括她在内的数十名左翼维权者,公众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四个月。
  这则推文被一些推友转发,并有了80个跟帖。浏览跟帖我不无吃惊,绝大部分是谩骂她和挖苦她的。这里摘录一些——

  最好死在中共黑监狱中,未来自由中国又少了一个祸害

  当年的北大就出过很多马克思的徒子徒孙共产党和亲共分子,今天的北大又来了。虽然年代辈分不同,但是马克思主义者们祸国殃民的本质永远是一样滴

  这种女生长得丑在学校里混不开,只能靠寻衅滋事博眼球,活该

  丑人多作怪

  这种左棍傻逼死不足惜!

  sb呀

  这种傻逼早死早超生

  建议不支持任何马克思主义者

  信马毛者活该!

  左翼分子如果不能改造,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们见皮诺切特。

  幸好她放弃了来美国,否则,她会是大家的麻烦,还是留在中国好,来美国她要精神分裂了。

  谢天谢地她没来美国!否则美国的白左黄左队伍里,又增添了一员祸国殃民的干将

  老子一毛钱的同情都不会给岳昕,就凭她是马克思主义者,左翼又怎样?得势之后还是害人!呸!

  让人想起当年去延安的女青年,没想到现在还有。我该说活该吗?

  从此女硕士做流水线工人,我就知道,这不过又是马克思主义者的阴谋。此女与共产党的冲突不过是托洛斯基与斯大林之别,不过是路线斗争的现代版。还有傻逼信?哈哈

  高老师,抓了不是挺好么,难道让他们搞毛那套?这种所谓的左愤名牌大学生,如果他们成气候,那又要回到文革了,所以灭了他们是最好的选择。

  从另一个角度说,她也是一种祸害

  估计她蹦出来时,一个翻身错过了文化大革命精彩年头.

  认祖归宗时产生的家族纠纷外人很难搀和的,否则一个干涉家庭内部事务的罪扣过来,俺怕怕。

  也许再出来时就是一个国安了,像杨烂一样,或者像邓文迪一样

  被“抓”回去培训去了,估计会再出江湖,看又是哪个国家收这个官派政治难民

  马学会,毛学组、乌有之乡都是同一组织!都是党的人!而且很可能有红色基因的!配合狗共在演戏而已!

  说穿了,这种人不过是智商欠费,又蕴藏着巨大的野心。若真的成功了,哪个工人不成为她的奴隶?拜托这些马克思主义者,回你们祖宗马克思那裡搞马克思主义,仁义礼智信的中华不需要。

  这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一旦掌权,一旦得事得势,那肯定是女版布尔布特,女版斯大林

  她支持工人是好样的。不过她去美国干嘛啊,真正的留学圣地不应该是平壤吗??

  这只能说是愚蠢,而且是特别蠢。

  让这个马列原教旨邪教徒知道共产党的厉害


  当然跟帖中也有不同的声音,不过比较少:

  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左派。

  看到底下几乎一水骂岳昕的人,真是失望,就事论事,“在当今政府治下帮弱势工人维权”这事难道不应该赞扬?上来就分左右然后批判一番,是非不分?人最基本的良心呢??

  仿佛看到了当年兰州大学星火那批学生的影子。

  人生的早期相信一点马列也许是可以原谅的。不是有三十岁之前一说吗? 换句话说这可能也是这个世界总会不断产生左翼青年,左派思想也能吸引青年的原因,这是人类的一个很大的不可避免的悲剧性。

  肯放弃个人前途,追求自己的正义是很了不起,很伟大的。看评论你就知道这些人多冷血

  我可能不支持他的马克思观念,毕竟这个想法证明是错的。但是关注维权运动而行动,这点我很佩服,行动影响现实。


  看到谩骂和挖苦的大量跟帖,我很有感触,于是又写了一则推文:

  一首小诗广为人知:“起初他们抓走共产党人,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共产党人;他们抓走犹太人,我没说话,我又不是犹太人;他们抓走工会人员,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工会人员;他们来抓我的时候,已没人能抗议了……”今天当中共抓走左翼青年岳昕之际,我想起了这首诗。

  推特发帖字数有限,没法交代更多背景。上述小诗《最初他们抓走共产党人》的作者,德国牧师马丁·尼莫勒(Martin Niemöller),是纳粹时期反抗运动的代表人物之一,曾作为“希特勒钦点的囚犯”被关押8年。在美国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有一块石碑上镌刻了这首小诗,不过,版本改成:共产党人、犹太人、工会和天主教徒。
  尼莫勒晚年接受一次采访时解释说:“这其实不是一首诗。”而是1976年他在凯瑟斯劳滕市附近的一间教会讲道时回答提问。“他们开始把共产党人关起来的时候,我们当时可能很快就知道了,我记不清了,但我们没有反抗,因为我们是为教会、在教会生活,共产党人又不是教会的朋友,正相反,是反对教会的,所以,当时我们沉默了;然后是工会,工会也不是教会的朋友,我们跟他们关系很少,或者根本没联系,我们就说,让他们自己为自己的事情斗争吧。我当时说的话没有留下文字,所以可能我的表述不完全是这样。”
  马丁·尼莫勒基金会的网站刊登了上述解释,并补充说,尼莫勒没有提到犹太人,因为对犹太人大规模的迫害是在他1937年被关进集中营后发生的。
  尼莫勒1963年接受采访时也反省了他年轻时曾对犹太人并无好感。他解释说,在他的家乡泰克伦堡(Tecklenburg),很多农民欠犹太债主或牲口商贩的钱。尼莫勒说,当时,该地区的整体气氛虽然不能说是系统性的反犹,但感觉上有这样的传统。到他被关进集中营后,他才反思进而认识到:即便对一个人没有好感,这个人仍是他的“兄弟”。
  我不会同意左翼青年岳昕所信奉的马克思主义,如果在海外言论自由环境中,我可能会与她讨论、争执;但是在国内的专制环境下,她和她代表的人,是受迫害者。这里重要的不是左右之别,而是专制者和反抗专制者的对立。我想起自由民主派人士屡屡援引的传为伏尔泰所说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附:中国左翼青年的崛起和官方的打压

  苒苒(BBC中文记者),BBC中文网 2018年12月28日

001.jpg

  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是今年中国网络上最著名的左翼青年之一,但她已从公共视野中消失了四个月。作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今年夏天她放弃了去美国读研的机会,投入到深圳佳士工人维权活动。2018年8月24日,中国警方在广东惠州带走包括她在内的数十名左翼维权者后,公众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过去几十年,国家主导的市场经济令一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而曾经被中国共产党宣称为社会主义国家领导阶级的工人,在国企转制、下岗、出口型经济转型和城市化建设中,日益被边缘化,权利无保障,有的工人群体甚至被列入“低端人口”。
  在中国社会空间不断紧缩之下,一批关注社会底层、信仰马克思主义的左翼年轻人在网络和街头集结,对他们所不满的劳工权利无保障、贫富差距加大等社会现实问题发起挑战,形成一股不可小觑的政治行动力量。他们家庭背景各不相同,但大多就读于中国一流大学、喜欢读马克思著作、拥护社会主义,在学校就积极参加社团、为校内工人的权益奔走。在深圳佳士工人维权行动中,他们身穿写有“团结就是力量”的白色T恤、举手握拳冲在最前线,成为最引人注目的抗议者,也因此遭到中国当局的严厉打压。

  岳昕和佳士工人维权事件

  在这场传播甚广的左翼运动中,北大学生岳昕无疑是标志性人物。
  今年本科毕业前,岳昕先是放弃了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硕士录取,应聘去独立媒体NGOCN做记者。还未正式入职,7月又隐瞒身份,去了广东一家工厂做流水线工人。对于这些看似矛盾的职业选择,她的两个朋友现在回忆起燥热夏天里的岳昕,有一点是明确的,“要与工人站在一起”。

002.jpg

  佳士工人声援团成员

  到工厂没多久,岳昕就得知了另一家广东公司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的遭遇。深圳佳士是一家主营焊割产品的制造企业,其公司员工近来屡次投诉被侵犯合法权益。工人们说,佳士有很多违法行为,包括强迫工人超时加班、非法调休、严苛罚款、欠缴公积金等,他们希望通过组建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但佳士否认工人们的指控,称工厂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
  数名佳士工人今年5月开始筹备组建工会,但积极组建工会的工人代表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殴打,也有涉事工人被开除。参与建会的工人拒绝被开除,多次前往工厂要求复工。7月27日,大约有30名佳士工人和其声援者在工厂要求复工时被捕,引发外界关注。
  工人和到现场支援的青年自发组成了现场声援团,呼吁释放被捕工人。 此时岳昕也坐不住了。“我觉得任何一个人看到这样的事情真的会看不下去,”之前她接受BBC中文记者采访时说。8月5日,她赶到深圳加入佳士工人声援团。

003.jpg

  北大毕业生岳昕。图片版权 Jasic Workers' Solidarity Group

  陆陆续续,几十名抱着与岳昕相同想法的左翼青年来到了深圳加入声援团,他们大多二十岁左右,受过良好的教育,来自北京大学、北京语言大学、南京大学等中国知名高校;有在读学生,也有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人。

  左翼青年岳昕成长史

  今年22岁的岳昕出生于北京的一个中产家庭,高考后又顺利考入中国著名学府北京大学,人生的前二十多年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优越的家境让她不用为生计担忧,有充足的时间阅读和思考。在人大附中读高中时,她开始阅读《南方周末》,成了这家著名的自由派周报的小粉丝,还经常给其撰稿。岳昕也尝试关注新闻自由、劳工、LGBT等议题,成为一名自由主义者。
  2016年秋,就读印尼语专业的岳昕前往印尼交换一年。她的朋友王鲁对BBC中文表示,在印尼这一年,岳昕开始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以前她推崇宪政民主,但是到印尼发现,即便实现了宪政民主,社会中的很多现实矛盾,比如资本对工人的剥削,“并未因此有显著改变”。这些思考和困惑导致其思想“左转”。
  从印尼回到北京后,岳昕参与的两次社会实践活动加速她的转向。去年冬天,北京大规模驱离外来人口,岳昕帮助一家机构义务整理了清理“低端人口”的数据。今年年初,她与50多名同学一起走访调查了北大300多名后勤工人,并担任工人调研报告的主要写手。在这些活动中,岳昕接触到更多的底层工人,对他们遭受的不公和苦难有了更直观和深入的观察。她逐渐意识到,马克思主义才是最能解释现实、改造社会的理论武器。
  岳昕最初走入公众视线是因为公开为性侵事件发声。今年4月,中国#MeToo运动的火焰烧到北大,该校校友李悠悠实名指控原北大教授沈阳20年前在学校任教期间,疑似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自杀。岳昕等八名北大学生向学校申请信息公开,却因此受到学校和家庭的压力。
  一时之间,岳昕的公开信在微信等社交媒体“刷屏”。她在信中说,4月23日凌晨,北大辅导员与母亲闯入宿舍将她带回家中,并要求她保证不再介入此事。而她的母亲自扇耳光、下跪请求,甚至以自杀威胁。
  在朋友们眼中,眉目清秀的岳昕性格积极开朗,做事认真、热情,是他们的“小太阳”,对底层民众有强烈的同理心。王鲁说,岳昕时常对自己拥有的丰厚物质条件感到愧疚,“她经常表现出一种自责,在日常接触中(她会觉得)为什么她能够很幸运地获得这些东西,然后看到身边绝大部分的同学,都没有她这样的物质基础”。
  从岳昕的一篇被广泛流传的文章中也能一窥她的想法。“可以说,在我截至目前的短短二十年人生里,人生的每一大跨步都充满了极端的幸运……面对这些幸运,我无意感谢上天,一是因为我不信神,二是因为社会学的学术训练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社会结构性不公的结果,如果我感谢上天、自得其乐,那简直是又蠢又坏。”

  并肩战斗的小伙伴

  从家庭背景来看,参与此次工人维权行动的一些左翼青年如岳昕一样,在衣食无忧的家庭中长大,他们自称“既得利益者”,热衷阅读揭露、分析社会乱象的文章和报道,对社会贫富差距和阶级固化有深刻反思,同时有时间和条件去关注社会底层,希望通过直面这些黑暗、负面的现实来改造社会。有的则来自工农家庭,父母和身边的亲戚、朋友与他们关心的群体命运相似,多年来从事着辛劳、工时长报酬却较低的工作。他们亲眼目睹工人们的困苦生活,潜意识地想去帮助并思考这个群体的未来命运。

004.jpg

  不少高校学生加入现场声援团,支持维护工人权益。图片版权 YUE XIN

  面对社会的不公,这些年轻人从马克思主义中获取了丰厚的思想资源。声援团成员、大学生肖明说,最初只是单纯觉得底层生存状况恶劣,不公平现象繁杂,年轻一代应该关注并找到解决办法。上大学后读了一些马列书籍,“发现马列将问题剖析得非常透彻,社会主义的理论非常引人入胜”,慢慢成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
  她说,以前对于马克思主义有思想上的认同,而这一次参与声援维权的佳士工人,”让我觉得,我开始在实际行动上站在了无产阶级、工人群众的一边了”。
  8月的广东,酷热难耐。声援团一方面积极争取与官方沟通,到深圳坪山检察院递交公开信,督促释放被捕工人;另一方面加强在工人群体中宣传,在许多工人居住的惠州大亚湾拉横幅宣讲、举办文艺汇演,希望更多人了解他们的诉求、加入声援。
  声援团成员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阻挠。8月11日,声援团核心成员、中山大学硕士毕业生沈梦雨在惠州大亚湾被几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带上车,随后与声援团失联。声援团认为,沈梦雨遭到了绑架,而当地警方却指,已联系沈梦雨父母核实,此事为其家庭内部矛盾纠纷,不存在绑架。

005.jpg

  沈梦雨(左二)和岳昕(右一)等声援团成员8月10日向深圳市坪山区检察院递交公开信,要求敦促警方释放所有被捕工人。图片版权 YUE XIN

  随着声援团在社交媒体上的宣传和媒体的广泛报道,他们的影响力进一步发酵。8月下旬,一些内地网民意识到中国内地对于这起事件的舆论压制,开始在微博微信上转发外国媒体和香港媒体的报道以及一些资料,虽然许多帖子发出后很快遭到删除。
  8月19日,岳昕代表声援团发出致中共中央和总书记习近平的公开信,提出六点诉求,包括立即无罪释放所有被捕工人和学生、禁止秋后算账、所有维权工人复工并依法组建工会、彻查声援团沈梦雨失联事件等。
  他们并未等来中共中央或习近平的回复,反而招来了一群戴着头盔、手持盾牌的警察。声援团成员倪定回忆,8月24日凌晨四五点,当时声援团四五十名年轻人挤在一处有一个大客厅和四个小套间的民房睡觉,警察突然闯入,她被巨大的砸门声惊醒。
  “当时我们发现这个情况,然后就有人说我们手挽手,大家就手挽手。警察看到控制不住场面就开始暴力拖拽,把人一个个拉下楼,有反抗的就直接摁倒在地,”倪定说。
  警方没有向他们说明逮捕原因。声援团成员、左翼青年张圣业曾问警察为什么逮捕他们,警察要么不回答,要么就说年轻人不要太气血方刚,打哈哈不解释。
  大部分声援团成员被警方带走后遭遣返回家,而岳昕等几名成员自当天起就“消失”了。这次逮捕无疑激化了声援团成员和中国当局的矛盾。此前,声援团一直期待能够收到官方的正面回复,而这次逮捕撕毁了这种期盼。清场后,佳士工人声援团官网发出的一篇评论称:“只有北洋军阀才会镇压维权工人和进步青年。”
  张圣业被释放后也发表文章说:“直到8月24日惊醒的清晨,声援团的每一位同志都依然坚信党中央和国务院收到并阅读了声援团的公开信,坚信社会主义中国的国家政权会旗帜鲜明地站在工人阶级的立场上……然而,这一切都在防暴警察冲入我们驻地的那一刻,化为泡影,也将今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旗帜’,撕得粉碎。”

  左翼思潮的复兴?

  左翼思潮也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存在,标志之一就是和毛泽东像和他曾经提出的口号。
  中国近代史上最有名的学生运动是1919年的五四运动,当时中国在一战后的巴黎和会遭受不公平对待,引发了学生们的怒火。而1989年“六四”中国政府对学生开枪后,学生几乎绝迹于政治运动和社会群体事件。许多中国名牌大学的学生更是被广泛批评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冷漠自私”,他们审时度势,不惹事,不问政治,不多说话,只关心自己的前途。此次佳士工人维权事件,一帮左翼青年却成为最有力的推动者。
  从初中高中的思想政治课,到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课,在1949年之后的社会主义中国成长并受过教育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学习过马克思主义理论。在这样的教育下,出现左翼青年顺理成章。只是如今,他们习得的知识理念与现实起了冲突。
  “这些孩子在受教育的过程中,就是这样被教育的,要相信马克思主义,但是共产党的执政背离马克思主义理论,共产党当年共同富裕的承诺也没有实现,”历史学者章立凡分析,“他们在现实中感到,原来教他们的东西跟现实是相反的,所以他们认为这个社会不公正,他们要求按照他们所受的马克思主义教育来重新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秩序。”
  左翼青年近年来已经多次引发舆论的关注。去年,数名左翼青年因为参与了一场广州读书会被警方拘捕。据香港《明报》报道,北京大学毕业生张云帆2017年11月15日在广州工业大学举办读书会时因谈及“六四”,遭警方拘捕,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刑事拘留和监视居住,12月29日取保候审。张云帆自称是“马克思主义者”和“毛左”。同起事件中,至少还有3人被捕后获保释,4人被通缉。
  在观察人士看来,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增速放缓,深层次经济和政治矛盾加剧,劳动密集型私企和外企降低成本时会侵害工人的权益,为维权提供了群众基础;而中国当局不断打压自由派,意识形态向原教旨马克思主义回归也促使了左翼思潮的传播。
  “习近平上台后,官方对自由主义思潮采取了一些封锁和控制,在这个环境下自由主义几乎就没有声音了;在自由主义没有声音的情况下,官方的意识形态又出现向共产主义、马克思主义原教旨回归的现象。”中国政治学者乘桴指出。
  中山大学哲学博士、青年学者陈纯也认为,从“709”律师的逮捕开始,自由派中的行动人士遭到全面打压,左翼青年自然而然地填补了他们腾出来的行动空间。
  虽然这些左翼青年信仰马克思主义,却仍被以马列主义为行动指南的中国共产党严厉打压。乘桴与章立凡指出,今天这些左翼青年的活动与早期的中国共产党类似。
  “中国共产党实际上就是通过知识分子和工农相结合而产生的,在与工农相结合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依靠力量,从而对当时的国民政府造成了冲击和挑战,”乘桴说,“如果当局允许他们在这样一个政治正确的框架下走下去,势必会成为挑战中共执政的力量,这是中共绝不能允许的。”

006.jpg

  在观察人士看来,最近几年,中国的经济不像以前那么乐观,一些私企和外企降低成本时会侵害工人的权益,为维权提供了群众基础

  一位要求匿名的NGO工作者认为,这些左翼青年并不全是认可毛泽东,抱毛像、唱红歌可能只是策略,或者只代表部分人的意见。他曾与这批左翼青年有过接触。这位NGO工作者告诉BBC中文,一些左翼青年认为,改革开放后资产阶级和官僚结合,未能真正提高底层民众的生活水平,反而造成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局面。
  “追求自由主义和民主并不意味着能带来改变,他们要找到另一条出路,”他说。

  后续打压

  事实证明,声援团成员被捕或许只是官方对这起维权事件做出回应的开端。多名声援团成员失联当日,此前对事件一直保持沉默的中国媒体对事件进行了详细报道。在官方新华社的报道中,事件的真相被描述成工人在“维权”中,多次非法冲击佳士公司,工人、学生、网民被裹挟其中,而背后推波助澜的是“打工者中心”机构。
  很快,9月各大高校开学,一些声援团成员和支持维权活动的年轻人发现,官方的打压远没有结束,他们参与的研究马克思主义、帮扶工人的社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
  “工友被领导威胁不能来参加活动,我们新招进来的志愿者被老师约谈,被约谈之后就直接选择退社,然后删了好友,”倪定说。除此之外,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会和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阅读研究会等左翼青年们参与的校内社团也遭遇了打压。

007.jpg

  北大毕业生岳昕参与佳士工人声援活动后,在公众视野中消失。图片版权 YUE XIN

  进入11月,更多的左翼青年和活动人士在各地失踪。9日晚,张圣业在北大校园内被不明身份的男子直接掳走。根据声援团12月16日公布的消息,目前,仍然有29位声援团成员、学生和社会人士因涉及此次工人维权事件失去自由。
  寒冬来到,左翼青年的抗争仍在继续。他们给公安部部长赵克志写信、发起寻找失联成员的行动,不断在推特、佳士声援团网站上发布文章、纪念视频,讲述事件的来龙去脉。他们的抗争也引发了国际关注和声援。11月底,包括美国著名左翼学者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在内的30多名国外学者呼吁抵制在中国举行的世界马克思主义大会,以抗议中国政府打压维权学生。
  这些左翼青年似乎并不畏怯官方可能对他们采取行动。BBC中文记者采访张圣业时,曾问他有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全。
  张圣业在通讯软件上回复:“我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这一句话,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应受访者要求,王鲁、肖明、倪定、乘桴为化名)


  近期图文:

  中美建交40年,中国还有“老朋友”吗?  
  
极权国家要改革,必须以分权为要务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滋病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起步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险  
  
《纽约时报》已是《人民日报》美国版?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束语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