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199,42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识】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的
 · 别拿正常人标准要求非正常环境中的
 · 关于猪的热回忆与冷知识
 · 真名人加真名言,变成了假名人名言
 · 陈小雅给习总的公开信,要求太卑微
 · 1957年右派与文革造反派的共同点
 · 加拿大毒贩被中国判死刑引发了激烈
 · 司法官员犯大错,纳税百姓买大单
 ·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
 ·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
【史】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越
 ·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 不少右派想借文革造反大潮改变命运
 ·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事】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事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
 · 委内瑞拉:路标指向天堂,路径通往
 · 感谢当局皇恩浩荡,对她只是限制出
 ·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 一位卖血而没感染艾滋病的幸运者之
 · 2018年末,我听到一声惊雷
 ·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
 · 美国查华为,对自己国内企业下手更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备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
 ·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
 · 中国两年努力,将自己弄成美国头号
 · 委内瑞拉之谜:怎样迅速坠入十八层
 · 在中国讲授宪法学,原来有这么多名
 · 杨继绳“文革通史”如何论述造反派
 · 白桦用电影《苦恋》提的问号怎么回
 ·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存档目录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加拿大毒贩被中国判死刑引发了激烈争辩
   

  谢伦伯格将是大国博弈的牺牲品?还是可能成为死里逃生的幸运儿?这已经远远超出这个有前科的加拿大人犯下的罪行本身,其命运牵涉一系列大话题,例如:司法独立、文化冲突、人质外交、地缘政治、鸦片战争历史记忆、中美争霸国际背景……


  老高按:加拿大男子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因走私毒品被中国重审判处死刑,适逢孟晚舟被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拘捕、引渡与否正待裁决、中加关系陷于严重危机之际,案件不断发酵,双方政府和舆论的对峙不断升级,谁是谁非?华人也议论纷纷。昨天我在博客上的“老高按”中提了一句,有两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gmuoruo留言:
  没什么奥妙,同样的解读:土共法律是笑话,党要判啥就判啥。

  嘎拉哈留言:
  虽然中共在国际上以不讲理著称,但是在国际法与国内法的关系问题上,中共对国际法又有些尊重的(得)过了头。例如在过去,对于西方公民违法(反)中国法律的处理方式,都是该判的判,但是判完之后却是驱逐出境。这就给了很多崇洋媚外的粉丝们一个自信,例如像什么美国护照上写有“美国公民走到哪,尽管胡踢乱卷,因为有美国的炮舰在后面怂恿着您。”
  正因为在处理孟晚舟问题上,美国和加拿大将自己的法律当成了国际法而不自知,中共该判毒枭,是用他人之冒(矛)击他人之盾。没有打错。


  我在推特上求教如何解读这一事件,一下引发争论,推友纷纷发言,这里只能择要节录:

  onewayticket@onewayt08438201
  劫为人质,围魏救赵!

  Carl Liu@CarlLiukun
  流氓绑票

  乘风破浪@778_3316
  我和谢仑伯格住同一城市,他是惯犯,有刑事记录怎么取得的中国签证?中国法院前后不到两个月的判决,就是拿司法当儿戏,让世人耻笑。谢仑伯格点儿太背,上诉期间赶上孟被抓,不过他命不会死。

  小奇@zhishissgone回覆乘风破浪@778_3316
  中国是50g毒品死刑,他贩毒220kg毒品,如果正常判死刑绝对躲不掉,他应该感到幸运,借着孟晚舟案的机会保一命甚至减刑,平时可没有这个机会

  onewayticket@onewayt08438201回覆乘风破浪@778_3316
  死不到(了),牢底坐穿跑不了的!至少十年以上!

  陈永明@cym0908
  有空自己搜一下,这些年因贩毒被判死刑的外籍人数。
  共党是有各种问题,但对贩毒问题到(倒)没那么手软。
  不客气的说你们这真的是有点跪舔洋人了。

  洋馬 - Y.M.‏ @govelogo
  向世界公开庭审过程、容许內外媒体自由报导即可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chzhshch060201
  那有那么复杂的事,党国借机向加拿大政府要挟而已,如果死刑一直不执行,那就是表示加拿大政府对党国强硬;执行了的话就是一是认怂了,今后加拿大只能跪舔党国了,二是党国对解决孟晚舟回国绝望了,纯发泄。

  Londonguestking‏ @londonguestking
  论耍流氓,我只服ccp.

  wg201709@wg201709
  如果是中国人,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Chiron QQ@ChironQQ
  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做得太过鲁莽,如果他们心里还有新世界秩序,就应该以大局考虑,包括孟晚舟也要放在大局中。现在他们只想保各自家族的利益,让党内的李鹏家族和邓小平家族很难做人,世界的洛克菲勒家族更不要说了,等于一盘百年大旗(棋)被他们走乱。

  西米露@gutentag0000
  我觉得非常容易理解,杀鸡给猴看!还有谁在(再)这么做,这就是下场!给中国企业家撑撑腰,定定心。


  此案具体案情,我不敢说十分清楚,恐怕绝大多数网友也未必清楚;谢伦伯格是否罪有应得,大概也不会有多少人关注。但是不管怎样,一个案发于2014年年底的洋人运毒案件,2016年3月15日被起诉,两年半没有进展,到2018年底突然加速度,令人头晕目眩,而且其波折也实在罕见:2018年11月20日被大连中级法院判决15年,驱逐出境;12月29日辽宁省高级法院判为太轻发回重审;1月14日大连中级法院判为死刑。
  谢伦伯格将是一个大国博弈的牺牲品?还是可能峰回路转成为一个死里逃生的幸运儿?已经远远超出他犯下的罪行本身,他的命运牵涉进一系列大话题殆无疑问,例如:司法独立、文化冲突、人质外交、地缘政治、鸦片战争历史记忆、中美争霸国际背景……等等。而这个事件,会在不断螺旋式升级中引发什么大后果,谁也无法预料——1914年6月28日奥匈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被枪杀之际,谁又知道引发二十世纪翻天覆地、死伤枕藉的变故?
  今天《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报导《在中国被判死刑的加拿大男子将上诉》,转载于此,供参考。


  在中国被判死刑的加拿大男子将上诉

  储百亮,Catherine Porter,翻译:Cindy Hao,《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9年1月17日


  储百亮(Chris Buckley)自香港、Catherine Porter 自多伦多报道。

01.jpg

  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周一(1月14日)在中国大连出庭。他的律师表示,像大连法院这样迅速作出死刑判决的情况,在中国“非常、非常罕见”。 Reuters


  香港——因走私毒品被中国判处死刑的加拿大男子打算上诉,他的一位律师周三(1月16日)说。随着中加两国之间的外交裂痕加深,有关这名男子过去毒品犯罪的信息也浮出了水面。
  这名男子名叫罗伯特·劳埃德·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现年36岁,中国一家法院本周一对他进行了审理,并当庭定罪判刑,他的一位律师称这个结果出现迅速,令人震惊。审理是在中国东北港口城市大连进行的。在北京愤怒地谴责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一名中国科技企业高管之后,一家上诉法院上个月下令重审这个案子。
  谢伦伯格的两名辩护律师之一张冬硕说,周二(1月15日),他与当事人见面时,对方的情绪相对平静,尽管被判处死刑,而且地缘政治冲突有可能会决定他的命运。张冬硕在电话中说,谢伦伯格在这次见面时表示,他将提出上诉。
  “他的主要论点是他是无辜的,他没有做他被指控的事情,”张冬硕说。
  张冬硕说,他上周曾警告谢伦伯格,重审可能会导致比他最初15年的刑期更严厉的惩罚,甚至可能会被判处死刑。尽管如此,张冬硕说,他对周一判决下达的迅速程度仍感到惊讶。
  “这的确太快了,”张冬硕说。
  “根据中国的法律,死刑的判决应该非常慎重,”他说。“一般来说,死刑判决必须经过仔细的考虑、评估和讨论后才能做出。法院在审理结束仅一小时后就宣布了死刑判决确实非常、非常罕见。”
  谢伦伯格收到法院判决的书面副本后,可在10天内正式提出上诉。周二,张冬硕见到他时,他还没有收到副本。
  张冬硕说,现在就列出所有可能的上诉理由还为时过早,但他说,检方并未在周一提出新证据表明加重处罚是合理的。
  “我的看法是,检方在重审中列出的事实并不新,”张冬硕说。
  “根据中国的法律,只有在检方提供了新的犯罪事实的情况下,才能在上诉时增加对刑事定罪的惩罚,”他说。“案子仍在最初的刑事事实的范围内。”
  

02.jpg

  谢伦伯格的命运似乎与中加围绕科技巨头华为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纠纷有关。上个月,孟晚舟在温哥华被捕。 Darryl Dyck/The Canadian Press, via Associated Press

  加拿大已废除死刑,最后一次执行死刑是在1962年。加拿大外长克里斯蒂亚·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周二说,外交部已经请求中国对谢伦贝格宽大处理。
  “我们已经与中国驻加拿大大使谈了,请求宽大处理,”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弗里兰在魁北克对记者说,“加拿大人知道,加拿大没有死刑。我们认为死刑不人道,也不恰当。”
  从中国法律的角度来看,情况对谢伦伯格不利。中国的法院在共产党控制之下,刑事案件上诉成功的案例很少;彻底宣布无罪的情况更为罕见。但上诉可能会帮助谢伦伯格延长这个过程,同时让加拿大政府有时间为他争取宽大处理。
  谢伦伯格的命运,以及中国上个月逮捕的两名加拿大人的命运,现在看来已不可避免地与两国的紧张关系——尤其是加拿大对孟晚舟案的处理——联系起来,加拿大上月初在温哥华逮捕了这名中国技术高管,点燃了中国政府的怒火。
  孟晚舟是中国强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的首席财务官,目前已获保释,正等待法院将要发生的激烈斗争,法院将裁决加拿大政府是否能下令将她引渡到美国。纽约的检察官指控她欺诈银行,让其进行与伊朗有关的交易,违反了美国对伊制裁。
  中国政府辩称,逮捕孟晚舟是滥用法律,这个指控遭到了加拿大的否认。但许多法律专家和前外交官觉得,为了向加拿大施加压力,中国自己在利用法律玩弄政治。
  孟晚舟被逮捕后不到两周,两名加拿大人——前外交官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商人迈克尔·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就因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在中国被逮捕,这是一个模糊的指控,可包括从事间谍活动等犯罪行为。
  接下来,大连一家法院在12月底以不同寻常的速度听取了谢伦伯格的上诉,他已在去年11月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谢伦伯格曾希望法院会减轻他的刑期,或推翻对他的判决,但法院下令对案件进行重审,并表示他也许应该受到更重的惩罚。
  律师张冬硕说,中国法院在审理时没有提及谢伦伯格在加拿大的犯罪记录。谢伦伯格在法院听取上诉和重审的过程中说,他以游客身份来到中国,无意中卷入了一个毒品走私行动。
  但谢伦伯格在加拿大的贩毒史可追溯到2003年,根据法院记录,他曾在2003年被判犯有以贩运为目的、持有一种表列物质的罪行。
  2010年,他再次被判犯有贩毒罪,并被判处九个月徒刑。两年后,时年29岁的谢伦伯格在法庭认罪,承认以贩运为目的持有价值约4500美元的可卡因和海洛因,并持有大麻和甲基苯丙胺。
  法院记录显示,警方在谢伦伯格的公寓里发现了毒品,一名法官说,谢伦伯格把公寓“当作配送中心”。谢伦伯格被判处两年监禁,刑期包括他等待审判的时间。
  英属哥伦比亚最高法院(British Columbia Supreme Court)的量刑法官尼尔·布朗(Neill Brown)对谢伦伯格说,“你的国家应该从你身上得到更好的东西。你住在全世界生活最好的地方之一。”他敦促谢伦伯格“戒掉你的毒瘾,改变你的生活”,并告诉他,“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出庭受审。”
  谢伦伯格的姑妈劳里·纳尔逊—琼斯(Lauri Nelson-Jones)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说,谢伦伯格2014年在中国被捕前,曾在亚洲各地旅游,他用在阿尔伯塔省油田工作挣的钱为自己的冒险经历付账。
  谢伦伯格周一被判处死刑后,加拿大全球事务部(Global Affairs Canada,即加拿大外交部)向考虑前往中国旅行的加拿大人发布了一份修改后的旅行警告。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这个警告发布前说,“中国已做出开始随意使用(死刑)的选择。”
  这个旅行警告建议,“由于存在当地法律的随意执法风险,在中国旅行需高度谨慎。”
  中国在周二做出反击。中国驻渥太华大使馆以“任意拘押”孟晚舟(虽然大使馆没有提她的名字)为例,敦促中国公民“充分评估前往加拿大旅行的风险,近期谨慎前往加拿大”,大使馆说。
  同在周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特鲁多的批评表示蔑视,并驳斥了有关判谢伦贝格死刑是对孟晚舟被逮捕的报复的说法。
  “加拿大有关人士的言论丝毫没有对法治的尊重,”华春莹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
  “加拿大政府真的需要提醒本国公民,”她说。“不是提醒他们前往中国可能存在的任何危险,而是警告他们不要卷入贩毒等严重罪行,”她说。


  近期图文: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看美国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避免  
  
如何惩罚加拿大,看遍昏招想高招  
  
司法官员犯大错,纳税百姓买大单  
  
习总宁可摸石头,绝不走最可靠的反腐桥  
  
中美建交40年,中国还有“老朋友”吗?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