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ascal的博客  
“朝廷不是让我隐蔽吗?”“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  
我的名片
Pascal
 
注册日期: 2014-10-22
访问总量: 2,511,4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围观盗国贼代表翠施与正义之士电
· DT超长挖掘华为风雨兼程一路走来
· 华为就是蒙古骑兵所到之处寸草不
· 谁胆敢采访造势岐主席之敌班农连
· 党中央美誉的共和国卫士刘国庚铜
· 19年后共和国卫士熊灿辉精神失常
· 三种情况下中国毫不犹豫首先发射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他山之石】
 · 围观盗国贼代表翠施与正义之士电视
 · DT超长挖掘华为风雨兼程一路走来要
 · 华为就是蒙古骑兵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 谁胆敢采访造势岐主席之敌班农连她
 · 党中央美誉的共和国卫士刘国庚铜像
 · 19年后共和国卫士熊灿辉精神失常群
 · 三种情况下中国毫不犹豫首先发射核
 · 杭州楼群总动员工农兵杀向那美帝大
 · 挖掘机出品中共VVIP贵宾西方政客8人
 · 国安部陆部长惊现法奔牛村莅临指导
存档目录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支撑网络评论员理论基础原来是俄国伪造的
   

与美国帝国主义尚有三代人报不完血海深仇之愤怒青年

认知观念固化形成的 Square One 起点  原来在这里 !


支撑皇粮豢养 / 自带干粮网络评论员的理论基础

原 来 是 俄 国 同 志 伪 造 的  —— 


读苏联同志的书

听苏联同志的话

接过俄国战友的惊世神笔

续写 地不分南北 人不分老幼 全民同仇敌忾

愤怒声讨亡我贼心不死 丧心病狂万恶美帝战斗檄文

的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网络舆论处

副处长、知名网络评论员闫光宇(1984年7月-)

同学  继 承 俄 国 同 志 的 大 忽 悠

谆谆训导 如何控制你的意识

image.png

Image result for 山西闫光宇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

         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西方横向操控意识的四种方法:以五感为规,在你的世界认识上划定边界。以愉悦为酒,在你的时间议程上设置诱因。以恐惧为刀,让你在人生抉择上进退失措。以符号为旗,在你的精神世界中烙下印记。纵向渗透的四种基本方式:理论先行;舆论控制;文艺推广;宗教渗透。

嗯,因为一张PPT的图被断章取义了。

不过其实挺好的,感谢你们在造谣的同时帮我做了宣传。同时,你们的行为也恰好印证了我在课堂上所讲授的“选择性报道”部分,让同学们更深刻的明白了很多道理,再次表示感谢!。

所以今天索性借着诸位的东风,把这节《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课中“如何操控意识”一段节选出来(录音稿),供大家参考。

好了,先上ppt: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如何操控意识部分”节选:

好了,前面我们讲了新媒体时代议题设置的三个层面,讲了其与意识形态的关系,现在我们开始讲他们在横向如何操控意识的四种方法和在纵向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四种方式。当然,在讲这个之前,我必须先给大家背诵一段话,这段话是美国前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在1945年国际关系委员会上,当着美国前总统杜鲁门的面,发表的一篇演说的节选,现在我给大家背诵一下: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战争将要结束,一切都会有办法弄妥,都会安排好。我们将倾其所有的黄金,全部物质力量,把人民塑造成我们需要的样子,让他们听我们的。
人的脑子,人的意识,是会改变的。只要把脑子弄乱,我们就不知不觉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偷换的价值观念。用什么办法来做?我们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
一场就其规模而言无与伦比的悲剧----一个最不屈的人民遭到毁灭的悲剧----将会一幕接一幕地上演,他们的自我意识将无可挽回的走向消亡。比方说,我们将从文学和艺术中逐渐抹去他们的社会存在,我们将训练那些艺术家,打消他们想表现或者研究那些发生在人民群众深层的过程中的兴趣。文学,戏剧,电影----一切都将表现和歌颂人类最卑劣的情感。我们将使用一切办法去支持和抬举一批所谓的艺术家,让他们向人类的意识中灌输性崇拜、暴力崇拜、暴虐狂崇拜、背叛行为崇拜,总之是对一切不道德行为的崇拜。在国家管理中,我们要制造混乱和无所适从……
我们将不知不觉地,但积极地和经常不断地促进官员们的恣意妄为,让他们贪贿无度,丧失原则。官僚主义和拖沓推诿将被视为善举。而诚信和正派将被人耻笑,变成人人所不齿和不合时宜的东西。无赖和无耻、欺骗和谎言、酗酒和吸毒、人防人赛过惧怕野兽、羞耻之心的缺失、叛变、民族主义和民族仇恨,首先是对俄罗斯人民的仇恨----我们将以高超的手法,在不知不觉间把这一切神圣化,让他绽放出绚丽之花……只有少数人,极少数人,才能感觉到或者认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会把这些人置于孤立无援的境地,把他们变成众人耻笑的对象;我们会找到毁谤他们的办法,宣布他们是社会渣滓。我们要把布尔什维克主义的根挖出来,把精神道德的基础庸俗化并加以清除。我们将以这种方法一代接一代的动摇和破坏列宁主义的狂热。我们要从青少年抓起,要把主要赌注押在青少年身上,要让它变质、发霉、腐烂。我们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我们一定要做到!】

(众鼓掌)

谢谢大家的掌声,这段话有些长,之所以能够很流利的把这段话背下来,不是因为我记忆力好,而是我每次读的时候都会汗毛倒竖,这如刀的笔墨,印象太过于深刻。

而正是因为这段话,再加上在工作中的不断摸索,才总结出人家在横向操控意识的四种基本方法,和在纵向对我们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四种基本方式。这也是这节课我最想跟大家交流的部分,因为这个部分会上升到认识论,不上升到认识论,大家就不会明白宣传工作的重要意义。好了,话不多说,下面我们先说操控意识的四个基本方法:

以五感为规,在你的世界认识上划定边界。
以愉悦为酒,在你的时间议程上设置诱因。
以恐惧为刀,让你在人生抉择上进退失措。
以符号为旗,在你的精神世界中烙下印记。

首先,我们先思考一下,我们人认识世界是依靠什么?(众:各种回答)

其实归根结底,是依靠眼、耳、鼻、舌、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五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有人说还有“第六感”“第七感”,你还“小宇宙”呢,第六感什么的是不存在的,因为无法证。

那到这里,我就想问大家几个问题:

你能看到紫外线么?当然看不到。我们能看到的“可见光”仅仅是电磁波谱中窄窄的一段,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蜜蜂等昆虫能看到。

你能听到超声波么?当然不可能,但蝙蝠可以。

你能闻到现在大厅外边有人吃烤肉么?肯定不能,但小狗一定行。(众:笑)

你的胳膊上的皮肤能感受到500度的温度么?呵呵,500度,烤焦了是吧,哪还能感受。(众:笑)

你家猫咪爱吃甜食么?诶,现场有同学养猫么?猫咪爱吃甜食么?(现场答:不知道)如果你家猫咪是一个智慧生物,那么它一定这样回答:“朕不知道你这个奴隶在说些什么”(众:笑)。因为猫咪的味觉感受不到甜。

所以物质决定意识。你有什么样的基于认识的物质基础,决定了你有什么样的认识。而我们人由于“五感”有限,所以,认识世界会有限度,也就是说“我们人只能认识这个世界的所表现给我们的现象或者现象的一部分”。除此以外,我们人不能认识这个世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打个比方:报告厅外边广场上有一大堆沙子,你能不能把每一粒沙子数完?(众:摇头)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你的寿命有限。你明知道沙子一定有数,但就是数不完。“人生而有涯,而知也无涯”,很悲催是吧。

说到这里,有些同学就会想,人就不能认识这个世界么?当然不是。我们说的不能认识,是指单个的人

单个的个体当然不能“遍识周天之物”、"遍览周天之事",但人类可以,因为我们“子子孙孙无穷尽也”,因为我们总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断怀疑前人,不断为后人开辟道路。因此科技不断进步,也因此,我们发明了望远镜、显微镜等各种测量仪器,我们认识世界的能力不断提高,我们人类终究能够认识这个世界。

但问题来了。我们是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客观世界?(观众答:是),那我们每一个人认识世界之后,你自己的“精神世界”是以个体形式存在?还是以全人类共有形式存在?(观众答:个体)。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都是以个体形式存在,而我们却都生活在同一个客观世界之中,我们每一个个体却都不能完全认识这个世界,所以我们常常依靠通过别人的精神世界认识客观世界......这样一种矛盾会导致很多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特别容易被别人忽悠,特别是从你的五感开始,操纵你与世界的联系,也就操纵了你的意识,操纵了你的精神世界。(众鼓掌)

比如:去年4月11日发生了一件大事,有数千人步行到首都,在广场上集聚了上万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民主之春”运动,之后警察对其进行了残暴的镇压,抓走了1400多个人,这事你们知道么?(众茫然:不知道)

你想哪儿去了,我说的是美国(众:笑),美国就不能有首都?美国的首都就不能有广场?(众:笑)你们当然不会知道,其实美国绝大多数的民众也不知道,因为美国的绝大多数媒体都没有报道这个事。那我就要问了,美国的媒体不是一向标榜“新闻监督”、“新闻自由”么?不是一直秉持“独立人办报”的原则么?美国的媒体为什么不报道?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或者再往深里问一句:美国的媒体不是不属于政府么?为什么不报道?

大家不要小看媒体具备的这种“让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的能力,“让你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大的议题设置。

正因为他们长期使用这么一种方法,长期让西方民众知道我们的坏事,而不知道我们的好事,西方的民众对我国的印象差,甚至带有敌意也就成了自然。比如他们长期围绕所谓“人权”问题对我国进行不间断的抹黑报道,却对“种姓制度”生根的某国人权问题无视,对中亚妇女问题极其突出的某些国家人权问题无视,反而常常赞誉有加。

也正因为他们长期使用这样一种方法,“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也就成为了必然。(众:笑,鼓掌)

然而,随着新媒体时代的来临,“认识划定边界”会变的更加容易。我们刚才做了测试,几乎百分之90多的同学都用APP看新闻了,然而实际上,我们大多数人阅读的APP同质化是非常严重的,为什么呢?因为你能看到的新闻类APP就那么几个:腾讯、新浪、搜狐、凤凰、网易、人民、澎湃等等。

那么大家说说,现在最大的报纸是哪一份?(众:人民日报)大家图样了,现在最大的报纸应该是腾讯新闻,特别是腾讯新闻在微信中的推送,每天一般2—3次,每次一般4条,也就是说每天8—12条,大家要注意了,就是这8—12条新闻,构成了所有在微信中阅读腾讯新闻的世界观,那么庞大的群体,被8—12条新闻划定了认识的边界。

最关键的是,这8—12条新闻并不是当天最主要的新闻,而是腾讯新闻的小编认为的当天最主要的新闻,所以,我们看到的是在去年9月3号,腾讯新闻没有报道抗日战争及反法西斯事宜,在去年9月18号,腾讯新闻没有报道918纪念事宜,但在9月11号,却发表了纪念911事件的正面文章。

我们没有权利去批评一个腾讯新闻这样一个商业媒体该纪念什么、不纪念什么。但是你一定要知道,这8—12条新闻,就是腾讯新闻小编的价值。而这个价值在以“认识划定边界”的方式影响数以亿计的人。(众鼓掌)

然而这还不是最有意思的,最有意思的是,现在的一些新闻平台,完全可以做到让任何一个单位和地区的用户,每天看到他们指定的文章。只要这个地区或者这个单位的人用该平台看新闻。因为这个新闻平台可能和某电商是一家,共享大数据;人们只要在这个电商平台买东西,那人家一定知道你就是该地区或者该单位的人。不仅如此,这个新闻平台还可能和某导航是一家,只要你经常在该地区或者该单位门口下车,导航结束。此外,这个新闻平台还有可能和某单车是一家,只要你经常骑共享单车上下班,总把单车放在该地区或者单位门口。

然而这还不是更有意思的,更有意思的是,现在有一些即时通信软件,只要你用它,它什么都知道......

什么都知道,就什么都能做到。(众鼓掌)

所以请大家记住这的话:你明天早上是高兴还是难过,并不取决于你自己,而是取决于在你朋友圈里给你投放文章的人。(众鼓掌)

这就是“以五感为规,在你的世界认识上划定边界。”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那么什么是“以愉悦为酒,在你的时间议程上设置诱因”呢?

在说这个之前,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觉得人民日报客户端在手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众:腾讯新闻)

图样!是王者荣耀!(众大笑、鼓掌)

开个玩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一种体验,即在一些晚上,你发现你自己刷了微博就没时间看朋友圈,看了朋友圈就没时间上知乎,上了知乎就没时间看B站,看了B站就没时间去爱奇艺,去了爱奇艺就没时间去起点,去了起点就没时间打王者荣耀,打玩王者荣耀后你发现:天亮了!(众大笑,鼓掌)

我们人都喜欢爽的东西。时而喜欢平缓,时而喜欢激烈,但总之让你爽的你都喜欢。这也就是小电影即便禁的再厉害,你总能找到下载方法的原因。(众大笑)人就是这样。

以前我小的时候,家里只有一台信息化电器:收音机(众笑),当然还是有其它电器的,比如手电筒(众笑),但我想说的是,在那个时候,信息渠道比较单一,可选择的不多,经受的诱惑也小。而现在,你打开手机,各种你自己装的APP都有让你爽的理由,你会点哪个?你发现,好像都很喜欢。但问题就在这里:

因为,你喜欢的和对你有用的一般都不是一回事

比如这个新闻:(PPT显示2015年临哈线通车),你们知道么?

(众:不知道)

比如这个新闻:(PPT显示2016年底中资瓜达尔港开航),你们知道么?

(众:少部分举手知道)

比如这个新闻:(PPT显示2016年墨子号升空),你们知道么?

(众:少部分举手知道)

比如这个新闻:(PPT显示2016年底农村土地三权分置意见),你们知道么?

(众:极少数举手知道)

这四个新闻都是大事,都是注定将影响我国,影响世界,同时又影响我们每一个人生活的大事,很悲哀,我们却普遍都不知道。

那么这个你知道么?(PPT显示王宝强马蓉事件)

(众大笑,鼓掌,全知道)

你知道这个么?(PPT显示林丹疑似出轨事件)

(众大笑,鼓掌,全知道)

你知道这个么?(PPT显示白百何疑似出轨事件)

(众大笑,鼓掌,全知道)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为什么?这里边有“认识划定边界的问题”,但我想更多的,是一个你喜欢看什么的问题,很悲哀,我们喜欢听秘闻。

然而,更悲哀的是,我们发现,我们喜欢的太多,我们可选择的喜欢的也太多,但我们时间不够用

干了这个就不能干那个,所以西方很早就形成了这样的一种布局:“大众娱乐至死、精英设置议题”。当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好莱坞大片中时,你不仅会对其传播的“普世价值”言听计从,更重要了是,你已经丧失了思考其他问题的时间。当你沉浸在NBA的热血中不可自拔的时候,你不仅经受其“个人英雄主义”的深度感染,更重要的是你再也没有时间思考其它问题。在这里也插一句,如果你去百度上搜索NBA和欧洲联赛的照片,你会发现,NBA的照片往往是单人,欧联的照片往往是集体,为什么,我们后边讲。可以说,通过中情局,美国隐蔽却深度的干预了、或者叫重构了绘画、电影、电视、体育等等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这个一会放到后边说,总之一句话,比我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众笑)

所以如果说在这个时代,你学不会甄别信息,你还不如是个聋子,如果你学不会主动选择信息,你还不如是个傻子。(众鼓掌)

我们国家和西方不一样,是人民民主专政,那就要求人民群众大多数应该拥有参与政治的能力。但你如果一周不读时政类新闻,你很难和别人探讨问题,你一个月不读时政类新闻,你就有可能跟不上节奏,假如你一年不读,那很难受了,你有可能丧失这种能力。所以你不讨论时政,不代表别人不讨论,当别人讨论政治,而你不讨论的时候,你就被别人掌握。这一切,已经在西方国家得到验证,我们现下每一个人,我们的青年人,你觉得你该怎么做呢?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第三,以恐惧为刀,在你的人生抉择上进退失措。

说到这个,我就不得不提前些年,去日本的一个旧事。当时去日本,一下飞机,就看到迎接我们的导游是一位高高瘦瘦的男生,这个男生张嘴就是一句:“我代表大日本帝国欢迎大家的到来”,于是我还以为是一个日本人,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华裔(众笑)。这个华裔特别会讲故事,一路上给大家讲了很多奇闻异事,大家都很喜欢他。有一天他讲到了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遭受过核弹攻击的国家,就问我们:“你们知道核弹爆炸以后,会先有什么后有什么么?”我们回答不知道。他就说,“先有闪光,之后是冲击波,之后是高热,再之后是辐射,再之后是下雨。然而他话锋一转,你们知道人被辐射后是什么惨状么?我们回答不知道。他说,刷牙流血都有可能死掉,人身体上会多一块少一块,各种畸形,生下来小孩也是,所以广岛长崎的人不太好嫁娶。所以辐射很可怕,之前我们家那栋楼,有一个角的住户总是得癌症,大家排查了半天都没得到原因,后来一查辐射,发现是他们角旁边埋着的一个电缆露芯所导致的,后来补上之后,才没有继续恶化。所以辐射其实挺可怕的”,随后他话锋一转:“你们知道在你们家什么东西辐射最大么?”我们回答“电磁炉、微波炉、电冰箱...”他很轻蔑的对我们说,“no no no,微波炉辐射是大,但你开了就会走开,实际危害很小,而其实在你们家,辐射最大的就是电吹风”。我们不解,就问他为什么。他回答:“电吹风平时没有辐射,用的时候才有,而且超大,关键是每次用我们都拿着它对着头部绕啊绕,你想想,你天天用电吹风,得脑癌的几率会非常非常的大,除此以外还有手机,手机平时没啥辐射,但接打电话时辐射超大,你想想,你每天打电话,一打就放耳朵旁边,将来得脑癌几率也会非常的大。”说这他把手机一掏,说:“你看我这个手机什么牌子?”,我们说不知道,他说:“是三星,在我们日本三星必须经过加装防辐射芯片才行,不像你们中国,当然你们也不是没有办法,贴一个防辐射芯片就行”。我们赶紧又问:“那电吹风怎么办?”他很自得的说:“用负离子电吹风啊!我们日本早就解决了”。随后他话锋一转,又开始给我们讲解“忍野八海”的故事。过了两天我们去秋叶原买电器(众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主动找到服务员询问:“有没有负离子电吹风?”(众大笑鼓掌)

这个故事是我的亲身经历,它告诉我,如果想控制你的行为,最好先吓唬你(众笑),这种东西也经常出现在东南亚旅游中,到时候导游一定会先用“糖尿病、心血管和阳痿”来吓唬你,之后给你推销他的“特效药”。(众大笑)

但我们必须知道,我们也经常被别人这样忽悠着,比如,这个:(PPT柴静《穹顶之下》图片)。我给大家复述下:那年我去四川出差,有些小感冒,于是我就在床头放了两颗柠檬,第二天回到北京一检查,我怀孕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她女儿透视照),在那一刻我不管将来怎样,只要她安全就好......但医生告诉我,她得了先天性肿瘤,需要马上手术......但同时也告诉我,这么小的孩子,打了麻药有可能会永远都醒不过来......于是护士就在我的床头放了一个小熊(复述完毕)然后,小熊大特写......在这样一个开头,柴静从一个温和的母亲入手,一直到小熊出现,瞬间把我们的心都狠狠的揉了一下,同时,让我们觉得她女儿先天性肿瘤是因为PM2.5,但是人家却没有说过,这就是心理暗示。当你接受这个心理暗示的时候,其实你已经被操纵了。因为任何一个医生都会告诉我们,PM2.5虽有害,但绝对和先天性肿瘤没有任何关系。当我们的意识中产生这样一个错误认识时,其实和被赵本山忽悠瘸了的范伟没什么区别。这个时候,他播放了由左小诅咒配音的那段动画片,需要注意的是,选择性使用数据就出现在这个部分当中,这个我们暂不讨论,需要我们讨论的是,我们看完这个动画片被吓坏了,因为这个片子以极其强烈的暗示告诉我们“PM2.5=癌症=死”,之间是必然关系,我们每天吸着PM2.5将来一定得癌症,得了癌症一定死。于是我们被吓坏了,吓到要死.....大家想想,赵本山有没有吓唬范伟?吓唬了,“再不治,病毒会以一百八十迈的速度向上飞奔直达脑仁,最后就是...植物人”(众笑)吓死你(众笑)。当我们在最害怕的时候,其实最想的多的,就是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个时候人家就会说:“呵呵,你看,你有病!”下一句是啥?

(众:得治!)

错,得治还用人家说么?人家说的是:你有病!我有药!

赵本山说:我的药,就是拄拐。

柴静说:我的药,就是能源市场化。

我想说的是,不管我们环保存在什么样的问题,是不是有病,市场化和环保绝对没有正向关系,“能源市场化”绝对不是治环境病的药,而且极有可能是一剂砒霜。

在《穹顶之下》中,以恐惧为刀,被使用的淋漓尽致。

而我们需要注意到的是,《穹顶之下》推出没几天,就是当年的两会,而在当年的会议前引发全民关注,集中讨论国有企业是否破开、能源市场化是否推进等问题,无疑就是利用舆论和文化产品操控民众意识、裹胁民意,倒逼改革。

这压根就不是一部环保片,而是一部政论片。(众鼓掌)

然而,到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依然把它当做一个环保片看,实在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不过话又说回来,把恐惧为刀用的最炉火纯青的还是人家老美,你利用舆论倒逼改革,人家利用舆论倒逼战争。人家为了策动伊拉克战争,硬生生的编造了一个“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谣言,通过美国媒体的不断渲染,他们将公众对恐怖事件的恐惧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让美国民众觉得不打绝对不行,只有打才有安全,于是支持了伊拉克战争,而战争的结果大家也看到了,伊拉克陷入了长期的混乱、无数无辜的人丧生、妻离子散......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又在哪呢?其实很早就有人指出该信息是一则谣言,是一个化名“弧线球”的人提供,但这样的信息被布什刻意压下....

最后,我们来聊聊“以符号为旗,在你的精神世界烙下印记”。

什么是符号?请看这个图: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在这两幅图中,你觉得哪个才是城管?

(众:第一幅)

为什么是第一副?因为媒体上能见到的城管,都是这个样子,右边的的城管你没有碰到过,久而久之,在你的意识中形成符号,与此相同的,还有:“小姐”本来是尊称,后来不断符号化变成女性性工作者的代称,最有意思的是“医生”,现在我一直以为“医生”这个词汇是不可能被改变“符号”意义的,毕竟救死扶伤。但实际上讲,经过丢肾门、缝肛门、手术室拍照门等等这一系列谣言事件的不断描绘,“医生”的符号意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偏转。

其实符号化的思维方式,是我们认识世界惰性的体现,也是取巧的体现

我们讲修行,当然不是宗教修行,而是个人修养的修行,就是要拒绝符号化的认识方式

因为我们身边有很多符号,比如你是“好人”,他是“坏人”,你是“苹果派”,他是“草莓派”(众大笑)。我们认识事物要借助于符号,但不能完全依靠于符号,否则就有可能犯错误,要做到“不管他是神是鬼,且看他如何与你相处”(徐公子)。当一些媒体在不断的利用警民矛盾、医患矛盾、城市管理矛盾等等矛盾在凭空制造一些符号的时候,我们如何保持理智?我们能否拒绝形成固定符号?

好,讲完了横向他们如何操控意识的四个方法,我们讲讲在纵向上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四种基本方式

理论先行;
舆论控制;
文艺推广;
宗教渗透。

新媒体时代的议题设置之——如何操控意识(节选)

最后,再透露一下,其实这四种方法,已经是过去式了​​​。

对“杜勒斯计划” 的辟谣  ( 2011-06-13 01:43:06 )

对“杜勒斯计划” 的辟谣  ( 2011-06-13 01:43:06 )


 昨天新浪微博上发生一起小讨论,起因是混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梅雨堂 发表的一则微博(6月11日 19:38):

@梅雨堂: “只要把人的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

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要把赌注压在青年身上...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美国中情局前局长艾伦.杜勒斯谈肢解苏联的手段。

这本是很容易识破的谣言,但似乎确实有很多人上当。经过一番搜索,本人发现这实际是一则苏联解体后,在俄国广泛流传的老谣言。称为“杜勒斯计划”。幸运的是维基百科有相关英文条目对此进行了解释。本人已经给新浪官方辟谣帐号 @微博辟谣 发信举报,要求辟谣。内容如下:

×××××××××××××××××××××××××××××××××

@微博辟谣 你好:

 我是新浪微博用户 @被打飞 ,最近由 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梅雨堂 6月11日 19:38 发布的一则消息流传甚广: 如下。

@梅雨堂: “只要把人的脑子弄乱,我们就能不知不觉改变人们的价值观念,

并迫使他们相信一种经过偷换的价值观念...一定要在俄罗斯内部找到同意我们思想意识的人,找到我们的同盟军....要把赌注压在青年身上...要把他们变成无耻之徒、庸人和世界主义者。”——美国中情局前局长艾伦.杜勒斯谈肢解苏联的手段。

经本人调查,这其实是一则在俄国流传甚广,历史悠久的谣言。维基“杜勒斯计划”的条目:

http://en.wikipedia.org/wiki/Dulles'_Plan

对此有详细说明。

Related image

该条目指出,这段话最初出自1971年俄国作家伊娃诺夫一小说中反面角色,某纳粹同谋者之口,苏联解体后被反西方俄国人移花接木,伪托成45年杜勒斯对美国国会的发言。但该发言当然在任何英文记录中都不存在。另外,稍微熟悉历史的人也可直接看出该谣言弱智之处,例如,杜勒斯53年才就任中情局局长,并非45年。45年此人正负责德国的情报工作,不可能主导制定这么大的反苏策略。更重要的是,美国苏联决裂并非45年就发生的事情,这至少要在丘吉尔46年著名的“铁幕演说”之后。

据此,希望 @微博辟谣 履行职责,以正视听。 谢谢。

@被打飞  敬上

××××××××××××××××××××××××××××××××××××

用中文搜索可以发现,这则谣言最近几年也在中国流传甚广。包括求是,新华网等都传播过该谣言。

Image result for 《大国æ‚2剧a€”a€”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

有意思的是,看起来这谣言来自于一本据说翻译自俄语的分析苏联解体原因著作《大国悲剧——苏联解体的前因后果》。作者是苏联前领导人雷日科夫。翻译者为徐昌翰。这段话出自该书前言,原书中讲的更为详细许多,新华网该网页有此内容:

http://news.xinhuanet.com/book/2008-02/26/content_7672433_3.htm

The Dulles' plan or the Dulles Doctrine (Russian: План Даллеса or Доктрина Даллеса) is the central document of a conspiracy theory, according to which the CIAchief Allen Dulles had developed a plan for the United States to destroy the Soviet Union during the Cold War by secretly corrupting the cultural heritage and moral values of the Soviet nation.[1] The plan was first published in Russia shortly after the dissolution of the USSR and was often quoted by prominent Russian politicians, journalists, and writers.

The text originates from a work of fiction, a 1971 novel The Eternal Call (Russian: Вечный зов), by Anatoly Ivanov, where it is provided in the form of an exposition by one of the novel's villains, a Nazi collaborator. It was first published as a distinct "plan" and ascribed to Allen Dulles in a 1993 book by Metropolitan John (Snychov)of St. Petersburg and Ladoga. The literary origins of the plan were traced in the early 2000s.[2]

The term "Dulles' Plan" may also refer to a series of out-of-context excerpts from the program NSC 20/1 ("US objectives with respect to Russia") as presented by Nikolay Yakovlev in his 1983 book CIA against USSR.[3] The original program outlined by the U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in 1948 established the basic policy towards the Soviet Union. However, this text neither has anything to do with the CIA or Allen Dulles, nor does its contents bear any textual similarity with the document presented by the supporters of the conspiracy theory.[4]


杜勒斯计划


转自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杜勒斯计划,或曰杜勒斯主义(俄语为ПланДаллеса或ДоктринаДаллеса),系“阴谋论”的核心文件。其根据是中情局局长艾伦・杜勒斯为美国制定的一个计划,该计划通过暗中破坏苏联的文化遗产和人民的价值观,而达到在冷战中摧毁苏联的目的。苏联解体后不久,该计划即告出版,而俄罗斯的著名政治家、记者和作家经常会引用它。

该计划的文本来自于一本名叫“永恒的呼唤(俄文:Вечныйзов)”的小说,它发表于1971年,作者是阿纳托利・伊万诺夫。书中有个反派人物是一位纳粹合作者,该人物以爆料的方式给出了这一文本。而它首次作为一个独立的“计划”得以出版,并嫁祸于艾伦・杜勒斯,则是在1993年由圣彼得堡和拉多加的“都市约翰(Snychov)”。在文字上的源头方面,这一计划可以追溯到二十一世纪初。

“杜勒斯计划”这一词语,也可以指代出自1983年尼古拉・雅科夫列夫《对抗苏联的中情局》的一系列摘自NSC 20/1(“美国对俄国的目标”)项目的说法。 该项目最初由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于1948年提出,阐述了对苏的基本政策。然而其文字不仅与中情局或艾伦・杜勒斯毫无关系,其内容与阴谋论的任何支持者提出的文件也毫无相似性。


雷日科夫是前苏联强硬派领导人,对苏联帝国倒台耿耿于怀。此人完全可能在自己著作中歪曲事实,引用谣言。不过令人奇怪的是,用英文搜索雷日科夫 (Nikolai Ryzhkov),完全没发现任何网页提过此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待考察。


再说“杜勒斯计划”兼谈维基百科与环球时报

( 2011-06-13 15:19:42 )

在上篇文章中对所谓“杜勒斯计划”进行了辟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88131f0100sggj.html )

传谣的那个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梅雨堂 很不满意的样子。此君能提出的唯一理由是:维基百科不可靠。我拿维基百科的内容做论据完全无效。对于维基百科到底可靠不可靠,作为一个一般性的问题,我们后面再谈,这里首先需要指出的是,我给出维基百科的链接 (http://en.wikipedia.org/wiki/Dulles'_Plan),是因为维基百科对该具体条目的解释中,给出了大量的“原始材料”(primary source)的索引,而这些东西,均具有高度的可查证性,可证伪性。维基对该具体条目的解释,完全是建立在这些原始材料上的,因此当然十分可靠。如果谁还有怀疑,可以自己去按照索引进行验证。若没法否认这些原始材料真实性,我看不出还有什么空间攻击此说为谣言的结论。

另一方面,维基百科该条目解释的主要是此谣言的来龙去脉,其实由于此谣言太过弱智,单是判定其谣言属性压根不用这么复杂。正常人(指的是观点中立,并不特别希望此说为真实的人)只要了解如下几个事实就已经可以得出结论。

1. 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说,杜勒斯53年才就任中情局局长,并非45年。45年此人正负责德国的情报工作,不可能主导制定这么大的反苏策略。更重要的是,美国苏联决裂并非45年就发生的事情,这至少要在丘吉尔46年著名的“铁幕演说”之后。

2. @红衣大石 博友指出: “一句话点穿这个谎言:“当年宣传口的事是国务院的业务,毛时候轮到CIA指指点点了?” 也就是说,假若真有这种计划,那也是美国国务院制定的,CIA压根不管这块。造谣者出这错误显然是因为对美国政治体制无知。

3. @红衣大石 博友又一洞见: “上FAS和National Archive网站找不着,未必杜局长是穿越后接受环球采访时磕药?FOIA法案不是昨天才生效,真有这话乔姆斯基早用了。

4. 最后,该说法在任何英文网页均无法找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从一开始这位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 @梅雨堂 就没资格指点我作为辟谣者什么证据不足之类。因为既然是他传播的观点,举证责任在他,疑点利益当然在我。如果没法找到任何索引,该说法就该自动被宣布为谣言。其实我做这些考证,主要也是为了让观众知道此类谣言来龙去脉,提高鉴别力而已。不过,另一方面,在此记者对此问题的一系列发言中,谎言,逻辑错乱等不堪之处层出不穷,大家不难看出此人以及此人供职的此报的人品,报格问题。下面就把此人一系列不堪言论拿出较典型的两条和我对他的批驳展示一下,大家自会得出结论:

1. 此人对我拉黑使我无法评论其微博,他给出的解释是:

@梅雨堂:其次,说一下拉黑 @被打飞 的原因。我忍让了他数次,并很客气的建议他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来,也表示欣赏他的质疑精神,没想到他拿着维基百科上可信度极低的材料就声称打我脸了,而且语言极具侮辱性攻击性,令我感到遗憾,不知此人是否真的在海外念过大学,忘记了大学老师说“维基百科不可信”的教会

这完全是撒谎,我对事实有说明:

@被打飞: 这人又在撒谎,别的不说,他拉黑我根本就在我出示维基百科证据之前。否则我压根不会另写一围脖提供我的证据,而必定会以对他原始围脖的评论的方式提供这一重要证据。

2. 此人有又一微博,引用我对某警察发言的评论,莫名其妙的说我无理取闹,向我喊话发问:

@梅雨堂:一个真正有质疑精神,而不是无理取闹,是不会搞出这样的玩笑的。对吧? @被打飞 同学? 为什么你在转发这种东西之前,却没有选择求证呢?你的质疑精神,到底是真的为了学术,还是为了抨击你眼中所谓的“五毛”一派呢?

他既然发问我当然要答,不过马上发现他仍然将我拉黑,导致我压根无法评论。请问那此君还问我作甚?这显然就是混球时报的典型做法了。

×××××××××××××××××××××××××××××××××

最后谈谈维基百科,所谓说维基百科不可靠的,无非是如下理由:这东西谁都可以改。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简单了。这些人忽视的是维基百科的开放性带来的动态平衡。维基百科有一个庞大社群在维护,早已建立了各种完备规则来提高质量,防止恶意篡改。这些办法可以通过在维基百科中查找维基百科条目就能看到详细介绍。本人只列出几个基本事实:

1. 05年《自然》杂志对维基百科科学类条目进行的研究表明,维基百科条目的质量接近《不列颠百科全书》

2. 在维基百科的自我防范机制下,发现恶意篡改并进行修正所需时间的中值为几分钟。在一则最极端的例子里,一个对某名人信息的恶意篡改经过几个月才被发现,并最终锁定了肇事者。

3. 维基百科规则十分重视材料原始来源。若某个条目未能给出充分的原始来源,会给出相应警示信息。

话说到这份上,我想该明白的也就都明白了,剩下装睡的,我也没办法把他叫醒。


综上所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宣传部网络舆论处

副处长、知名的网络评论员闫光宇同志引以为豪、全文流畅

背诵所谓美国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在1945年国际

关系委员会上,当着美国前总统杜鲁门的面,发表的一篇演说

节选,原来源自苏联阿纳托利・伊万诺夫同志发表于1971年

一本名叫“永恒的呼唤(俄文:Вечныйзов)”的

小说,书中有个反派人物是一位纳粹合作者,该人物以爆料的

方式给出了这一文本。而它首次作为一个独立的“计划”得以

出版,并嫁祸于John Foster Dulles 约翰·福斯特·杜勒斯。


源自1993年俄国由圣彼得堡和拉多加的“都市约翰(Snychov)

同志的这一无中生有、移花接木的率先编纂忽悠,随后在中国

国内外广为传播,甚至颇为深入地影响到了万维博客群体目光

如炬、冰雪精灵的大咖 —— 蜜蜂他大舅:


image.png

http://blog.creaders.net/u/2535/201504/217219.html


image.png


https://www.cia.gov/library/readingroom/docs/CIA-RDP70-00058R000200050069-9.pdf


Fact No 1: Some quotes apparently from the Dulles 

Doctrine are actually the words belonging to one of

the characters of a Soviet novel.


所谓美国艾伦·杜勒斯 1945 / 1950 年代演讲词句,

原来是1971年苏联作家伊娃诺夫同志《永恒的呼唤》

小说里一位反派角色纳粹合作者的说辞:


Перейти на страницу книги

– Ну и что же, что сменяются?

Лахновский недовольно поморщился от такой непонятливости и терпеливо продолжал ему растолковывать, как маленькому:

– Я ж тебе и объясняю… В этом веке нам уже не победить. Нынешнее поколение людей в России слишком фанатичное. До оголтелости. Войны обычно ослабляли любой народ, потому что, помимо физического истребления значительной части народа, вырывали его духовные корни, растаптывали и уничтожали самые главные основы его нравственности. Сжигая книги, уничтожая памятники истории, устраивая конюшни в музеях и храмах… Такую же цель преследует и Гитлер. Но слишком он многочислен, что ли, этот проклятый ваш советский народ… Или он какой-то особый и непонятный… И в результате войны он не слабеет, а становится сильнее, его фанатизм и вера в победу не уменьшаются, а все увеличиваются. Гитлер не может этого понять, а если бы понял, как-то попытался бы выйти из войны. Значит, он обречен, и его империя, его тысячелетний рейх, накануне краха… Значит, надо действовать нам другим путем. Помнишь, конечно, Ленин ваш сказал когда-то: мы пойдем другим путем. Читал я где-то или в кино слышал… Что ж, хорошая фраза. Вот и мы дальше пойдем другим путем. Будем вырывать эти духовные корни большевизма, опошлять и уничтожать главные основы народной нравственности. Мы будем расшатывать таким образом поколение за поколением, выветривать этот ленинский фанатизм. Мы будем браться за людей с детских, юношеских лет, будем всегда главную ставку делать на молодежь, станем разлагать, развращать, растлевать ее! – Сморщенные веки Лахновского быстро и часто задергались, глаза сделались круглыми, в них заплескался, заполыхал яростный огонь, он начал говорить все громче и громче, а под конец буквально закричал: – Да, развращать! Растлевать! Мы сделаем из них циников, пошляков, космополитов!

Лахновский был теперь страшен. Выкрикивая все это, он метался по всей комнате, глубоко втыкал свою трость в ковер, белая маленькая голова его тряслась, глаза горели безумным огнем, и, казалось Полипову, на тонких, иссохших губах его проступает пена, пузырится и лопается.

– Ну, допустим… – невольно произнес Полипов, испуганный, ошеломленный. – Только сделать это как?

– На место! – в самое ухо саданул ему клокочущий от ярости голос Лахновского.

Полипов качнулся и тут только обнаружил, что он снова поднялся со стула. Нащупал рукой его спинку, оперся на нее. Лахновский, стоявший рядом, давил на него глазами.

Помедлив немного, Полипов сел. Ухо, в которое Лахновский выкрикнул ему эти два слова, горело, будто и в самом деле в него чем-то ударили.

– Как сделать? – проворчал Лахновский уже без прежнего гнева. Ярость его, мгновенно возникающая, так же мгновенно и утихала, словно уходила куда-то, как вода сквозь сито. Так случилось и на этот раз, и перед Полиповым стоял опять безобидный, будто и беспомощный, одряхлевший старик, устало опирающийся на свою трость. – Да, не легко это сделать, Петр Петрович… А главное – не так скоро… невозможно быстро достичь этого. Десятки и десятки лет пройдут. Вот что жалко.

Полипов приподнял голову. Лахновский поймал его взгляд и, словно зацепив чем-то, долго не отпускал.

Так они, глядя друг на друга, какое-то время безмолвствовали. Один стоял, другой сидел, но оба словно превратились в окаменевшие изваяния.

– Что? – промолвил наконец Лахновский. – Думаешь: откуда у этого чертова Лахновского такой фанатизм? И зачем ему? Подохнет ведь скоро, а вот, мол…

– Н-нет…

– Не ври, думаешь! – обрезал его Лахновский. – И это хорошо. Сам видишь – у них есть фанатики, и у нас есть. Еще какие есть! Намного яростнее и непримиримее, чем я. Знай это. Запомни. Конечно, моя жизнь кончается. Ну что ж, другие будут продолжать наше дело. И рано или поздно они построят в России, во всех ваших совет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ах, совершенно новый мир… угодный всевышнему. Это случится тогда, когда все люди… или по крайней мере большинство из них станут похожими на тебя. Ведь ты, Петр Петрович, не станешь же… не будешь с оружием в руках отстаивать старый коммунистический мир?

– Сейчас – борюсь, как видишь. – Полипов дернул плечом, на котором топорщился майорский погон.

转到书页

- 那么,他们有什么变化?

拉克诺夫斯基因这种无能而皱起眉头,耐心地继续向他解释:

“我正在向你解释......在本世纪,我们不会赢。俄罗斯当代人太狂热了。直到疯狂。战争通常会削弱任何人,因为除了大部分人的身体消灭之外,他们还摒弃了他们的精神根源,践踏并摧毁了他们道德的最重要的基础。烧毁书籍,摧毁历史古迹,在博物馆和寺庙中安排马厩......希特勒追求同样的目标。但也许,这太多了,这可能会毁了你的苏联人......或者它是一些特殊的和不可理解的......而且由于战争,它不会削弱,但会变得更强大,它的狂热和对胜利的信念不会减少,但一切都会增加。希特勒无法理解这一点,但如果他理解,他会以某种方式试图摆脱战争。因此,在崩溃的前夕,他注定了他的帝国,他的千年帝国,所以,我们必须以另一种方式行事。当然,请记住,你的列宁曾经说过:我们将采取另一种方式。我在某个地方或在电影院里读过我听过的......好吧,这是一个好词。在这里,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将摒弃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这些精神根源,贬低和摧毁大众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当然,你的列宁曾经说过:我们将采取另一种方式。我在某个地方或在电影院里读过我听过的......好吧,这是一个好词。在这里,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将摒弃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这些精神根源,贬低和摧毁大众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当然,你的列宁曾经说过:我们将采取另一种方式。我在某个地方或在电影院里读过我听过的......好吧,这是一个好词。在这里,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将摒弃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这些精神根源,贬低和摧毁大众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我在某个地方或在电影院里读过我听过的......好吧,这是一个好词。在这里,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将摒弃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这些精神根源,贬低和摧毁大众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我在某个地方或在电影院里读过我听过的......好吧,这是一个好词。在这里,我们继续前进。我们将摒弃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这些精神根源,贬低和摧毁大众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庸俗化,破坏民意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庸俗化,破坏民意道德的主要基础。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将一代又一代地粉碎,侵蚀了这种列宁主义的狂热主义。我们将从童年时代带走人,青年,我们将永远在年轻人中占有重要份额,我们将分解,腐败,腐败它!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玷污她!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玷污她! - Lakhnovsky萎缩的眼睑迅速而且经常抽搐,他的眼睛变圆,溅入他们,猛烈的火焰展开,他开始大声说话,最后他大声喊道: - 是的,要腐败!玷污!我们会让他们玩世不恭,粗俗,国际化!

Lakhnovsky现在吓人了。喊着这一切,他冲到房间里,深深地将手杖插入地毯,他的白色小脑袋摇晃着,他的眼睛被疯狂的火烧了,而波利波夫似乎在他薄薄的,枯萎的嘴唇上出现泡沫,爆裂和冒泡。

“好吧,让我们说......”波利波夫不知不觉地吓坏了,惊呆了。 - 就这样做?

- 到位! - 拉克诺夫斯基的声音冒着愤怒的气息沉入他的耳中。

波利波夫摆动然后才发现他再次从椅子上爬起来。他用手感觉到了背,靠在上面。站在附近的拉克诺夫斯基盯着他。

过了一会儿,波利波夫坐了下来。Lakhnovsky向他喊出这两个字的耳朵正在燃烧,好像确实有些东西被他击中了。

- 怎么办? - 抱怨Lakhnovsky已经没有以前的愤怒。他的愤怒瞬间就会立即消退,就像离开某个地方一样,就像通过筛子的水一样。所以这次发生了,在波利波夫再次无害之前,好像一个无助的,破旧的老人,疲倦地靠在他的手杖上。 - 是的,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Petr Petrovich ......最重要的是,不是那么快......不可能很快实现这一目标。几十年过去了。真可惜。

波利波夫抬起头来。拉克诺夫斯基抓住了他的目光,仿佛抓住了一些东西,并没有放弃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他们看着对方,保持沉默了一会儿。一个人站着,另一个人坐着,但两人似乎都变成了石化的雕像。

- 什么? - 最后说Lakhnovsky。 - 你想:这个该死的Lakhnovsky来自哪里?他为什么要这样?很快就会死,但他们说...

“没有......”

- 你想,不要撒谎! - 拉克诺夫斯基切断了他。 - 这很好。你看,他们有狂热分子,我们有他们。还有什么!比我更加暴力和不妥协。知道了。记住。当然,我的生命结束了。好吧,其他人将继续我们的业务。他们迟早会在所有苏维埃共和国的俄罗斯建立一个全新的世界......让全能的人感到高兴。当所有人......或者至少大多数人变得像你一样时,它就会发生。毕竟,你,彼得彼得罗维奇,你不会成为......你不会用武器保卫旧的共产主义世界?

- 现在 - 正如你所见,我很挣扎。 - 波利波夫猛地抬起肩膀,这使得梅杰的肩章更加明显。

“好吧,现在,”Lakhnovsky轻笑。“你现在甚至是什么样的摔跤手?然后,当所有人都做好相应的准备......”

“理论很好,”波利波夫咧嘴一笑,又开始大胆起来。 - 很容易说 - 所有的人。我又问你怎么做到这一点?共产党有一个巨大的意识形态宣传机构。他会不活跃吗?成千上万的报纸和杂志。收音机。电影院。文学。这一切你考虑到了吗?

“接受它,”Lakhnovsky点点头。

- 在战争之前,苏联在经济上比德国弱。少,这意味着有坦克,飞机,枪支。还有其他一切。现在,也许......然而,现在 - 我不知道。但是媒体......意识形态机构做了主要的事情 - 受过教育,点燃你所谓的狂热主义......换句话说 - 对你的土地的爱国主义,对你的人民感到骄傲,为过去和现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国际主义,对人民的爱和尊重对于一个朋友,他向共产党灌输了前所未有的信念......最终,他们对胜利充满了信心,“波利波夫说,他自己也很惊讶他这么说。但是,从开始,他无法停止,他觉得现在他需要将他的思想表达到最后。 - 你看 - 人们在他们的骄傲,忠诚和爱国主义,信仰和爱中窒息。这解释了前方的所有胜利......后方的所有事情。像狂热者一样,士兵在不考虑死亡的情况下进入战斗!在工厂,工厂里,人们每天站在板凳上20个小时!女人站着,孩子们!在村子里,人们靠土豆,荨麻 - 一切,最后一公斤的肉,最后一公升的牛奶,最后一粒,都放在前面。每个人,即使是最破旧,无助的老男人和老女人,现在都爬进田里,把杂草拉到庄稼上。这就是他们被提升的方式!而这...所有这一切你想破坏,破坏,风化?直到最后一粒,给前面。每个人,即使是最破旧,无助的老男人和老女人,现在都爬进田里,把杂草拉到庄稼上。这就是他们被提升的方式!而这...所有这一切你想破坏,破坏,风化?直到最后一粒,给前面。每个人,即使是最破旧,无助的老男人和老女人,现在都爬进田里,把杂草拉到庄稼上。这就是他们被提升的方式!而这...所有这一切你想破坏,破坏,风化?

“这,”Lakhnovsky点点头,不停地听他说话。

- 嗯,你知道......

“正是这样,Petr Petrovich,”Lakhnovsky平静地重复道。 - 你不相信这是可能的,也没有必要。认为我是一个疯狂的哲学家或其他人......我不会看到我们这项工作的成果,但你仍然可能成为证人...

Lakhnovsky拿着手杖,再次取出鼻烟壶,打开它,打进一个鼻孔,然后另一个。

- 报纸,杂志,广播,电影......布尔什维克当然拥有这一切。我们有 - 甚至更多。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所有新闻报道中,所有的意识形态手段实际上都在我们手中。

“你可以......所有这些世界其他地方......傻瓜,”波利波夫差点喊道。 - 俄罗斯人民不会受到影响。

“怎么说,怎么说......”Lakhnovsky摇了摇头,藏了鼻烟壶,又开始用拐杖尖挑选地毯。他捡起来,叹了口气说:“现在很难想象这一切......对你而言。” 因为你的脑袋不是那么饱满,比如说,我有。你没有考虑未来。战争将结束 - 一切都将以某种方式安定下来,安定下来。我们将抛弃我们拥有的一切,拥有的东西......所有的金子,愚弄和愚弄人民的所有物质力量!人类的大脑,人们的意识能够改变。在那里播下混乱,我们不明显地用虚假的价值取代他们的价值观,让他们相信这些错误的价值观!你怎么样?怎么样?!

拉克诺夫斯基在他说话的时候,无数次地开始兴奋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

- 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志同道合......我们在俄罗斯的盟友和帮助者! - 爆发,Lakhnovsky喊道。

波利波夫现在并不担心,事实上所有这些对拉克诺夫斯基的哲学思想都没有认真对待,他不相信他的话。并且,不想要这个,他说:

- 是的,你们中有多少人会在那里找到他们?

- 够了!

- 它仍然是海中的一滴! - 来自一些固执的波利波夫反对。

- 甚至是错误的词 - 我们会发现......我们会教育他们!我们将尽可能多地制作它们!然后,在这里......从各方面 - 从外部和内部 - 我们将继续分解......当然,现在,当你的统治者和社会喜欢重复时,整体而言。我们像蠕虫一样,会腐蚀这块巨石,钻孔。保持安静! - 咆哮Lakhnovsky,听不到声音,但在波利波夫的椅子下吱吱作响。 - 听!我们将共同打倒你的哲学家,科学家,作家,艺术家的所有历史权威 - 所有崇拜的人,在原始人之前,曾经为托洛茨基教导如何去做的时候引以为傲的所有精神和道德偶像。例如,列夫托尔斯泰早在革命之前就在他的文章中称他为一块长满苔藓的石块。你知道吗

- 我没看过......是的,我不在乎。

- 差不多! - 拉克诺夫斯基的表现更加强劲。“当有许多这样的人无所谓时,它会很快。” 整个俄罗斯历史,人民的历史,我们将被解释为无精打采,作为一个持续蒙昧主义和反应的王国。渐渐地,一步一步,我们将抹去所有人的历史记忆。对于那些被剥夺了这种记忆的人来说,你可以做任何事情。那些已经忘记过去的人已经不再为过去感到骄傲,他们不会理解现在。他会对一切都无动于衷,变得愚蠢,最终变成一群牛。需要什么!需要什么!

Lakhnovsky的喉咙陷入了困境,他喘不过气来,开始变黑,无助地,在最后的绝望中,用右手开始划伤他皱巴巴的脖子,然而,他的左手杖却没有放开。然后他开始经常咳嗽,不断地,同时用头猛拉,拉着他的脖子,像走路时的鹅一样。

像第一次一样清理他的喉咙,用手帕擦了擦眼睛。

“所以,亲爱的,”他用一种不再生气的声音说道,但不知何故s s。“我,彼得彼得罗维奇,为你打开了一个角落的帷幕,你只看到了一小部分情节,在这一集中,人们在地球上死亡的规模出现了一个宏大的悲剧,关于他自我意识的最终,不可逆转的灭绝......将会发挥出来......当然它必须工作很多。

波利波夫彼得罗维奇不知道,很久以前,他一直躲藏在Novonikolaevsk可能接触到他所有的活动,Lakhnovsky在他未来的妻子面前制定了同样的妄想观念。他不知道也无法知道,在那之后的那段漫长的岁月中,在Lakhnovsky的脑中,因愤怒和仇恨而麻木,没有新的东西诞生。被他听到的每个人震惊和碾压,他惊讶地看着Lakhnovsky,站在离他不远的一个奇怪的姿势 - 一只手靠在拐杖上,另一只手靠在椅背上,他的腿似乎没有握住,他半弯半挂椅子,在这个位置上努力思考。波利波夫的大脑无法完全理解所说的内容的含义,他无法确定这一切是否严重,这个男人对他来说是正常的,这个Lakhnovsky,或异常。彼得彼得罗维奇对他所画的世界末日画面感到惊讶。

“是的......好吧,灵巧,”他说,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他感到困惑。

- 什么? - 拉赫诺夫斯基急匆匆地惊呼,仿佛从遗忘中醒来。

- 你的计划,当然......果断。但你永远不会意识到他们, - 波利波夫摇了摇头。

拉克诺夫斯基再次摇了摇头,直起身来。他匆匆说话:

- 你不明白这一点。不明白......上帝与你同在。不是每个人都给予。Lakhnovsky跌跌撞撞地走到门口,推开她,喊道:

- 你在哪儿?嘿......

他转过身来。在他身后是瓦伦蒂克。

- 他会带你到前线。作为领导,并将领导。把它留在某个地方......我很累。继续

波利波夫站起来,看着拉克诺夫斯基,不知道他应该或不应该说什么。

Lakhnovsky把他的瞳孔固定在他身上,漂浮在水汪汪的眼睛里,漂浮着。然后他的嘴唇分开,标记着嘴巴的黑暗缝隙。

“活得尽可能长,Petr Petrovich,”Lakhnovsky轻笑道。 - 尽可能高的服务。对我们越高越好.....这是 Polipov从Lakhnovsky 那里听到的最后一件事。

Inline image

Image result for Dulles Plan

 Брат на брата. "Вечный зов"    永恒的呼唤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