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009,86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看
 · 历史学教授姚大力为何被人抨击痛骂
 · 《纽约时报》已是《人民日报》美国
 ·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
 ·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
 · 中国人到底懂不懂科学?
 · 政治两极化,美国怎么可能长治久安
 ·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史】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
 ·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
 ·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 一战与中国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
 ·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
 · 三千抗战英烈死后的遭遇更惨烈
【事】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 倾听一个人走向死亡的记录
 · 战争将人推回到兽——尤其是“抗美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车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什
 ·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 苏联俄国的政治笑话:中国的他山之
 · 中国“老大哥”就是通过微信在看着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滋
 · 人的历史真将终结?福山谈基因编辑
 · 为何对缠足痛加抨击,对隆乳听之任
 · 义和团思维害了中国一次,还嫌不够
 · 如今闹事大爷大妈们的文革青春生涯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远
 ·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
存档目录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教授既将学生引进“历史脉络”以重建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过去,也带入这个新兴研究领域的“学术脉络”以定位自身在学术谱系中的位置,再欢迎学生提问评议,形成“进入脉络,独立思考”的课堂氛围,批判性思考的心智与能力就在春风化雨过程中自然滋长


  老高按:昨天介绍了葛兆光教授谈学术规范的文章,我在按语中妄议了一番,说:
  真要挽救中国近乎崩溃的文史学界的规范和底线,恐怕关键是:学术界自立自强,能够独立于市场、媒体和权力——首先是要不依附于权力!因为只有权力才能通过控制学术界人士而左右学术界。
  ……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市场上、媒体上,也不断可以看到各种耸人听闻的伪科学“发现”、“发明”,但学术界基本上可以不受冲击,不为其所动,你渲染你的,我研究我的,众声喧哗无碍于我潜心于书斋,就是因为这个学术界自身已经足够强大,自成体系,在业内能够贯彻自己订立的学术规范规则。

  今天读到唐小兵的文章《哈佛的课堂》,他笔下这些人与事,进一步验证了我的上述感觉。
  命运没有赐给我跨入美国大学求学的机会,更遑论名校,这是我此生无法实现的美国梦。与世界上所有的父母一样,我将走进美国大学课堂这个梦,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在开车送女儿上大学报到的路上,我由衷地说,我真想跟你一样去听课,太羡慕你了!
  女儿当然毫无能力“开后门”让她老爹去哪怕听一堂课,但她对我的心情有所体察。在随后隔三岔五寄回的信中,详细叙述了她的校园生活,尤其是上课的情况。这些信每封都是两三页纸、正反两面密密麻麻,我看得十分过瘾。很感动也很诧异她一个“大学新鲜人”,怎么能抽出这么多时间来给父母写信(那时她没有手机、电脑,学校的电脑又没有安装中文软件,所以她也没法发电邮,就靠用笔写了)。像她给父母介绍这位老师,就相当传神——
  教哲学的贝斯教授只有三十岁出头,却蓄着胡子,每次上课都穿一件衬衫和牛仔裤,十分随便。其实他还不是教授,只是我们出于尊敬,把所有的教师都称作“教授”——有点像国内对所有生意人都带点恭维地称呼“老总”。他是哲学系的讲师,本科在西北大学读的数学,毕业后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还是攻数学,拿了个数学博士后才想到要攻哲学博士。到现在,他还需要回学校通过答辩才能拿到哲学博士学位呢。但是可别小瞧他——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哲学系在全美国数一数二,非常难进(如今哲学系的排位有更改了吧?——老高注)。
  第一次上课,贝斯教授就有言在先:“我从小拼字能力就不行,有时候很简单的字都会拼错,如果在上课的时候写错了字,你们不用惊讶,告诉我一声,我改过来就行了。”我开始还以为是他故意夸张自己的缺点来博初次见面的学生一笑,后来真领教了:他的单词拼写真的连小学生都不如,极简单的字都有可能拼错,比如“夏天”(summer)少了一个m啦,“苹果”(apple)少了一个p啦。有时候,我们向他嚷黑板上的字拼错了,他回头看了半天也还是找不到,一脸茫然地问:“哪里拼错了?我怎么找不到?”真让人哭笑不得。不但会拼错字,他连数数都会数错。有时在黑板上写阅读要点时,一、二、三,跳过了四,直接数到了五。
  身为耶鲁的哲学讲师却不会拼字,身为数学博士却不会数数!
  贝斯教授在行的领域是逻辑,大概因为如此,他的课上得非常有条不紊,思路清晰。……
  ……在交第一次论文之前,他就告诉我们,写哲学论文与写其它论文不太一样,写其它的论文,不能不注意写作的好坏,得写得有点文采、能吸引人为好,但哲学论文,则完全不看你表达得漂亮不漂亮,只要意思表达得清楚,求证时严格彻底,就是好论文,“千万别去管你的文风和表达形式,尤其是在它可能使你无法清楚地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一句话里用两个相同的词也可以,句子别别扭扭也可以,不用去追求写得美,只追求写得清楚。”贝斯教授如是说。

  女儿的叙述让我能身临其境。她放暑假了,我们便建议她将这些信中内容整理成文,让更多的人能够分享。后来便形成了四篇大文章,各有一万多字。
  “让时间不使这些事件褪色……”——记政治/历史课和汤普森教授
  走出柏拉图的山洞——记哲学课和贝斯教授
  “半迷恋上了安静的死亡”——文学课与奥利恩斯教授
  超越怀疑——记若特教授和他的哲学课

  扯远了。读唐小兵下面这篇文章,让我再次憧憬美国的学术殿堂。别跟我说“美国的学术界其实也充满阴暗面”“名校里也有尔虞我诈、党同伐异、甚至作奸犯科、弄虚作假……”云云。活到这把年纪了,谁还不知道校园也是竞争激烈的俗世,教授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凡人?!(女儿的信和整理的文字中,也有相当篇幅涉及所谓“阴暗面”)但相对而言,美国的学术界毕竟还算得上是没有丢掉规范、坚持底线的象牙塔,还能在精神领域充当民族大众的引领者,这是美国之幸,也是人类之幸。


  哈佛的课堂

  唐小兵,《文汇报·笔会》2018年9月14日

  曾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先生有一句名言广为流传:“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访学哈佛之前为了练习英文听说能力,就曾经在网上聆听哈佛政府系名教授桑德尔的通识大课《公正》,深深为之折服——面对上百人的大课堂(在哈佛鼎鼎有名的纪念堂大厅授课),从一些充满争议和分歧的社会政治议题切入,援引西方政治哲学的思想资源展开激辩。桑德尔教授既是一个课堂的主持者,又是一个高质量讨论话题的激发者和引导者,同时还是讨论的平等参与者,这三重身份在他不紧不慢游刃有余的操持下自由切换,相摩相荡,激发出无尽的智识趣味与思想灵感。在这种课上,我们才感觉到哈佛的校训“真理”(Veritas,1643年)绝非一句空词,而是真真切切地落实到课堂之中,与此相应的是爱默生楼顶上的一句别有意味的箴言:“WHAT IS MAN,THAT THOU ART MINDFUL OF HIM”(人类何为,值得您如此眷顾?!)。这句话显然是让成长在哈佛园的知识精英永远保持一颗悲悯和谦卑的心灵。所谓教学相长,莫过于此,教授并不自认为真理的掌握者和代言人,而是与一群年轻而卓越的爱智者在哈佛园孜孜以求的探索者。

  遗憾的是我在美国这一年,正值桑德尔教授学术休假,未能旁听其名闻天下的大课(但后来有一个特殊的机缘聆听其与一个中国学者对谈,现场感受到了桑德尔作为哈佛名教授没有任何智识上的傲慢和身份上的清高,打开心扉聆听来自中国的学者和学生的有关正义、平等诸话题的提问和发言,并作出坦率而敏锐的回应,算是弥补了这个缺憾)。
  出国前一个曾在美加等国师从名师留学也曾在哈佛访学的同事谆谆告诫,到了哈佛一定要克服英文障碍去旁听面向本科生的大课,认为那才是哈佛的精华所在。因此去年秋天哈佛开学前夕,我在选课市场上也shopping了好一阵,先后以“知识分子”“阅读史”“中国研究”等为关键词进行课程检索,很偶然地发现了历史系的大学教授(University Professor,是对最杰出教授的聘请,据说全校只有二十四位)Ann Blair开设了一门有关欧洲启蒙运动前后直至当下的书籍史和阅读史的本科生课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上课前一晚深夜(因为之前好些同来访学的学者或学生申请旁听一些课程没被允许,弄得我已经有点忐忑和意兴阑珊了)给教授的邮箱发了一封希望旁听课程并自我介绍身份和研究兴趣的邮件(因我在哈佛燕京学社的研究计划就是一项关于民国时期的书籍史和审查体系的课题),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才想起检查邮件,发现教授在深夜就给我回信欢迎我去旁听课程并建议我在第一次课后自我介绍。这时候离教授下课也仅剩不到一个小时了,我赶快洗漱,安排孩子吃好早餐,将他托付给同来访学的一个朋友就步履匆匆地赶到哈佛园里的一栋古色古香的Sever Hall的202室,这时离下课只有十分钟了,我站在教室门外聆听了一会极为汗颜,后来鼓足勇气厚着脸皮推门进去旁听了最后的五分钟。等教授下课后就跟她见面,稍微自我介绍了一下,并表示歉意。就这样开始,我风雪无阻地坚持听完了整个学期的书籍史和阅读史课程。

  正式修课的大学生只有十来位,旁听的学者大约也有十位左右,包括每次拄着拐杖结伴来旁听的三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Ann教授是一个极为温和平易的美国知识女性,她采取的是典型的美国式上课方式,对于这个主题的历史脉络及相应的关键问题都烂熟于心,对于相应的学术研究文献也非常了解,围绕手写本、书籍的出现、印刷技术的更新、书报检查系统的运作、纸质阅读的形成与分化(精英阅读与大众阅读)、电子媒体对书籍和阅读的影响等主题依次展开。每次课都会提前给学生和旁听者发放几页与课程内容相关的提纲或者关键性史料。我记得上阅读文化那次课,给每个人发放的是一些打印出来的丰富多样的阅读场景绘画,有不同空间、时间和人物角色沉醉于阅读世界的情景。我拿到的那一张是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给已经垂垂老矣卧病在床的祖父朗读的油画画作。有一次讨论早期欧洲书籍的装帧、设计与版本问题,则每个听者发放一本很古老的书(一般都是一两百年前出版的,我拿到的是《哈扎尔辞典》),让每个人面向其他人简要介绍所持书的“物质层面”的特点,比如书封皮的设计、纸张质地、语言文字的特征、排版方式、有无插图、版权页等。这种形神兼备图文并茂的方式,很贴近书籍史、阅读史的旨趣,让我们不仅仅是在接触和追溯一个抽象的“文化史”,而同时在实质性地触摸和感受“书籍作为物质存在”的变迁史,虚实之间,历史宛然。Ann教授讲授过程中,随时欢迎听者提问或穿插评论,有几个同学极为敏锐,经常能提出极有意思的问题,而因为学生来自不同的印刷文化传统和阅读的谱系,所以问题五花八门,就容易形成多元的“历史理解”与“价值观念”的碰撞和交流。史无定法,学无定见,是为爱智者的自由。Ann教授既将学生引领进入书籍史、阅读史的“历史脉络”以重建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过去,同时也带领学生进入有关这个新兴研究领域的“学术脉络”以定位自身在这个学术谱系中的位置,在这个前提之下再欢迎学生的提问与评议,形成了一种“进入脉络,独立思考”的课堂氛围。所谓批判性思考的心智与能力也就在这个春风化雨的过程中自然滋长。尤其难得的是,Ann教授也经常带领学生到哈佛的类似中国的善本书库去“触摸”那些躺在书架上的古籍,让学生亲身感受不同历史时期的书籍的“物质文化特征”,也曾引导学生去观摩和体验活字印刷等“制书的技艺”。她曾专门给我写信推荐了英文世界里有关censorship的经典著作,首推罗伯特·达恩顿的《Censor at Work》,对我的研究极有参考价值。这门课程结束的时候,Ann教授还邀请所有选课和旁听的学生、学者去她位于哈佛街的住宅晚餐聚会。她预订了印度菜肴,还准备了各种点心和水果,那是一个极其寒冷的波士顿之夜,但在教授家里的聚谈却是如此的如沐春风,情谊弥漫,从教授家出来踩着积雪穿过哈佛园步行回家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了《吴宓日记》里记载的吴宓、陈寅恪、汤用彤等百年前的中国留学生与哈佛教授兰曼、白璧德等之间的交游往事,时空交错,唯一不变的是师生之谊,这个夜晚成了我在剑桥这一年最难忘的记忆片段之一。

  来哈佛的第二个学期在哈佛燕京图书馆的212教室旁听了费正清东亚中心主任宋怡明(Michael Szonyi)教授的大课“中华帝国晚期的社会与文化(1000-1800年)”和东亚系名教授王德威先生、李惠仪教授合开的通识课“中国故事:传统与转型”。同一个空间(小教室,对面就是宇文所安等学者的办公室,这栋小楼也曾是费正清、史华慈、孔飞力、余英时等前辈学者的研究室所在地),每周不同的时间,学生也有一些重叠,都是关于中国的大课,确实构成了一种奇特的互文效应,也彰显了中西学者授课方式的差异。Szonyi教授每次安排了大量的史料文献阅读,同时穿插一些与讨论主题相关的研究著作、时下评论等。每次一个半小时的课程时间极为紧凑,黑板对面是一个大挂钟。Szonyi教授不时看下时间,掌握进度,他的课堂极为生动活泼,富有张力,我称之为苏格拉底式的授课方式,在课堂上他会结合材料和主题抛出一个又一个环环相扣的问题,将讨论引向深层次的讨论境地。Szonyi教授掌控课堂讨论的能力真是一流,而同时也特别注重日常生活经验与学术思考的对接。济济一堂的学生同样是来自世界各地,具有完全不同的对于传统中国的印象、理解或感知(有些甚至是一片空白!),本来以为这门课程会比较难调动气氛而略显沉闷,没想到Szonyi教授这个演讲天才和语言大师,在方寸之地纵横捭阖,时而斜坐讲台之上,时而行走课室之中,时而低首饮茶沉思,时而抬头遽然发问(此时此刻往往两眼炯炯有神目光如炬),有时候讲得兴致盎然甚至激情洋溢。坐满了学生和旁听者的教室略显闷热,他常常讲着讲着就满头大汗,边讲就边脱下外套,动作麻利,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毫无违和感(其情景不由得让我想起15年前的一个秋夜,大学毕业初登讲台的我面向一众新闻系的大一学生讲授中国新闻史课程,因紧张忐忑而大汗淋漓,急切之下居然问同学:我可以脱下外套吗?多年之后仍有学生对此情景津津乐道记忆犹新)。而学期初仍是寒冬未逝,窗外哈佛校园里雪花飘舞,银装素裹,点点滴滴的白雪粘附在玻璃之上,如切如磋出一个历史与文化璀璨一时的朦胧世界。

  王德威教授的课则显示出另一种风貌。王先生是中国学生熟知的温文尔雅谦谦君子的形象,台湾出生成长而在美国接受学术训练的王先生身上弥漫着从台湾的中国文化浸染的“君子人格”,为学极勤奋且著作等身。在华裔学者之中,他的中英文写作皆臻上乘,尤其其汉语写作典雅而真切,字里行间弥漫着一种温情与雅致,更难得的是王先生虽然名重天下,但从不以此自矜或远人,几乎所有与他有过私下或公开接触的学者、学生都对他赞誉有加,而且是发自内心的认同。为人谦和,学问高远,两者居然完美地统一了起来,殊为难得,可以说是独步海内外华人学林。王先生上课与Szonyi教授风格大不一样,王先生讲授为主,注重对古典文学《西游记》现代文学作者比如鲁迅、丁玲、张爱玲等人作品的细读,同时也结合一些相关的影视作品比如《孔乙己》《色戒》的片段,来阐释传统与现代中国之间千丝万缕的关联,同时也条分缕析地解析了左翼作家在作品与人生之间的张力及其困境。王先生上课总是一派斯文,男中音极有磁性,穿着极为得体讲究,头发纹丝不乱,在讲坛后来回走动时步履轻盈,举重若轻,讲课时脸上总是弥漫着微微的笑意,对听者充满了一种自然诚挚的情感,可谓将他念兹在兹的“抒情的传统”原则贯彻到了教学生活之中。他偶尔也会提出一些问题或了解学生对布置阅读书目的进度,有时候碰到学生不太长进或用心的情形,他也不温不火,毫不生气。因为研究领域有重叠,我私下多次向王先生请教,虽然是到了剑桥才结识(之前仅仅是在华师大思勉讲座上见到过一次),但很投缘,第一次见面聊天很尽兴也极为受益,深深为王先生的为人坦诚、学识渊博和言谈文采斐然所吸引,比哈佛教授常规的office time(一般一刻钟)整整多出了四十五分钟。后来为了一个具体的研究论文,又约谈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王先生还特地邀请我和另外一个访问学者去哈佛教授俱乐部吃午餐,当时也是窗外大雪纷飞,一片冰天雪地苦寒景象,室内的我们却谈兴甚浓,一腔知识分子的家国天下情怀难以自禁,有不知老之将至之感。
  哈佛教授群星璀璨,学问博大精深,作为过客的自己也只能鼹鼠饮河不过满腹而已,可就在这些一鳞半爪的课堂记忆与感悟之中,又何尝不是一种静水流深的文化互动而又隐含了哈佛精神最深邃的内涵之一呢!


  近期图文: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反思改革开放40年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述?  
  
四十年前中共决定改革开放必有原因  
  
一代人思想解放从47年前这天起步  
  
百年来中国思潮围绕什么东西缠斗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中国  
  
14年前的一次文革研讨会讨论了些什么?  
  
回望老冷战,直面新冷战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