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009,86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 民众对袁世凯的兴趣之大令我吃了一
 · 读到了几首痛悼追念刘晓波的诗
【识】
 · 时代周刊年度人物:捍卫真相的新闻
 · 美国如何看中国远远重于中国如何看
 · 历史学教授姚大力为何被人抨击痛骂
 · 《纽约时报》已是《人民日报》美国
 · 习近平和川普的“天真”为什么很危
 ·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我们不在同一辆
 · 中国人到底懂不懂科学?
 · 政治两极化,美国怎么可能长治久安
 · “这个世界会好吗?”预期是个大问
 · 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什么时候起步的
【史】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 美国争取言论自由从283年前曾格案件
 · 专访大饥荒调研者依娃的开场白和结
 · 德皇五千万金马克与俄国的十月革命
 · 一战与中国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
 · 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启中国现代
 · 三千抗战英烈死后的遭遇更惨烈
【事】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 倾听一个人走向死亡的记录
 · 战争将人推回到兽——尤其是“抗美
 · 改革开放再研讨:中国的新路、老路
 · 首届高考故事(1):末班车后加班车
 · 人工智能对人类的终极致命威胁是什
 · 中国的“长臂”伸向西方学术出版界
 · 苏联俄国的政治笑话:中国的他山之
 · 中国“老大哥”就是通过微信在看着
 · 进入象牙塔,感觉很奇妙!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
 · 西方真正的挑战,是应对中国衰落?
 · 血之殇,谁之罪?今天不能不谈艾滋
 · 人的历史真将终结?福山谈基因编辑
 · 为何对缠足痛加抨击,对隆乳听之任
 · 义和团思维害了中国一次,还嫌不够
 · 如今闹事大爷大妈们的文革青春生涯
 · 欲加之“日”何患无辞:看热闹不嫌
 · 延安时期知识分子的文化构成及深远
 · 我们很难知道中国排异阵痛还要持续
存档目录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导致戊戌变法失败的罪魁没别人
   

  一百二十年前那场“百日维新”,西太后发动政变,主要是为了收回权力,但是却把中国的列车拉进了回头路的轨道,直接导致义和团运动的大倒退、大反动。为了一己私利,西太后居然把偌大国家逼入了一个死胡同,陷入迅速败亡的险境

  老高按:今年又逢戊戌年。中国近代史上前三个戊戌年,都不是太顺:
  1838年,英、法为主的外国商人向中国狂卖鸦片,12月31日,清帝命林则徐为钦差大臣,前往广州主持禁烟——鸦片战争的导火索由此点燃;
  1898年,6月11日光绪皇帝颁布《定国是诏》,启动变法,不料却是“百日维新”;
  1958年,“三面红旗”“大跃进”,我们这代人都是亲历者,就不用多说了。
  今天上午,主持了关于十一届三中全会40周年和改革开放道路反思的研讨会,四位嘉宾: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叶剑英讲话的撰稿人、同时也是那篇邓小平“主题发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的撰稿人之一阮铭先生,前中国体改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前《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主编、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程晓农,前中国体改所研究员、独立智库学者张艾枚,政治评论员何频,争相发言,彼此争论,两个小时的节目时间到头了还欲罢不能,直到12点18分才结束。讲述的许多史实和观点都让我大开眼界。
  因下午还有一大堆别的文字事务,本以为今天中午就抽不出时间在博客上介绍文章了。但恰巧读到人大政治学系张鸣教授的一篇短文,一家之言,却有新意。与大家分享!


  有关戊戌变法的问答

  张鸣,博客

  今年是戊戌变法一百二十周年,跟众多近代史事件一样,这场变法运动,也蒙着好些的迷雾。在此,我对几个人们最关心的问题,做一个简要的解答。

  问:戊戌变法,是一场什么性质的运动?
  答:是一场在民族危亡关头进行的向西方学习的改革。此前的中西冲突,以英国为首的西方,主旨只在于把中国拉入他们的世界,并不打算灭了清朝,做它们的殖民地。所以,尽管每次输了战争,但大清的亡国危机似乎还没有那么明显。然而,甲午战争的惨败,日本的逻辑不是这样的,它用血淋淋的割地赔款的行为,昭示了灭亡中国的野心。所以,再不进行根本性变革,中国可能真的要亡了。
  所以,所谓的戊戌维新,就是一场学习运动,不仅向西方学,而且向自己的敌人日本学,从日本的经验里,找到弯道超车的秘密。虽然有点急功近利,但学习之心的迫切,却是真实的。所以,看这场运动,不能单看康梁的表现,单看朝堂之上的变化,还要看各地纷纷涌现的报纸,学会和学社,像时务学堂这样的新学堂,看洛阳纸贵的西学书刊,看一时很热闹的不缠足运动。如果没有庚子事变打断了这个学习的进程,留学日本的第一个高潮,应该在庚子前后发生。这场学习运动,是洋务运动延伸和深化,两者有着承袭的关系。

  问:戊戌变法的失败,是不是因为保守势力过于强大?
  答:在中国,保守势力,一直都是人多势众的。但是,此时的保守势力,跟洋务运动开始时已经大不相同了。那时保守势力还能公开站出来反对,还敢宣称中国的国粹,仁义忠信可以做干戈舟楫,抵抗西方。而经过甲午之战,保守势力基本上已经失声。最大的保守势力,实际上是存在于满人集团中。当时的满人,是统治民族,也是最大的利益集团。从满蒙贵族,到贫困旗丁,由于养尊处优年头太久,十分担心变化,而变法则很可能带来变化。他们已经没有能力自我革新,所以,对任何可能损及自身利益的变革,都持反对态度。尽管说不出反对的理由,但反对变法的意愿,却暗潮涌动,形成了巨大的阻力。所以当年有人说,所谓的变法,实际上就是满汉之争。
  然而,这样的保守势力,如果没有西太后站出来,为他们撑腰,代表他们的意愿,想要扑灭变法,也是很难的。毕竟,朝廷里的明白人,包括皇帝,都认为不变革是不行的。这一点,其实不想变法的满人,多数人其实也明白,只是,他们不想考虑那么远,能得过且过,就可以了。

  问:西太后是不是保守势力的首领?
  答:谈不上。如果说西太后的价值观,倒是偏保守一点,但是,这个女人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现实功利主义者。在洋务运动期间,实际上她从来没有站在保守势力一边,她深谙权术,站在保守派和洋务派之间,居中驾驭。正因为如此,洋务运动才得以有点磕磕绊绊地进行下去。面对甲午的惨败,她也明白,大清不变法,可能是不行的。但是,如果变法最终损害了她的权力,却是她没有办法接受的。对于一个已经执掌30多年大权的女人来说,如果变法变到最后,让她真的退休,只能在颐和园颐养天年,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甘心。然而,甲午失败形成的女子掌权的道德压力,以及变法进程中帝后二元结构本身的冲突,的确使她感觉到失去权力的威胁。

  问:对戊戌政变,袁世凯的告密,要负担多少责任?
  答:谭嗣同在西太后蠢蠢欲动,发出准备废黜光绪威胁之际,策动袁世凯兵围颐和园,抓捕西太后,也是一场政变的图谋,但是,这是一场根本就没有胜算的图谋。袁世凯的七千新建陆军,在没有其他武卫军的默许下,是根本完成不了这样的任务的。更何况,还有几万圆明园护军的存在。袁世凯并非谭嗣同他们的同党,被无辜扯进政变之中,如果不想玩命,就只能把自己摘开。所以,事实上谈不是告密。只是由于后来变法是政治正确的好事,才使得他在这个问题是东躲西闪,不愿意说明白。

  问:那么,戊戌变法的失败,根本原因是什么?
  答:只要光绪皇帝背后站着一个权欲熏心的母后,这场变法,基本上就没有成功的可能。帝后二元结构,是变法的致命伤。其他的,比如变法设计者的失当,光绪皇帝的操之过急,保守派势力强大等等因素,都是次要的。几年后,只要西太后的态度变了,原来的因素都还在,但清朝的新政,就推行下去了。如果不是西太后死后,继任者开倒车,事实上反改革,新政是有可能成功的。
  西太后发动政变,主要是为了收回权力,但是,却把中国的列车,拉进了一个倒退走回头路的轨道。直接导致了庚子义和团运动的大倒退,大反动。政变发生之后,为了让她的垂帘有合法性,她只好尽废新法,来访的日本人发现,朝中居然没有人敢见外国人了。不仅维新人士死的死,逃的逃,连洋务人士也感觉到了压迫,正常的涉外事务和洋务工作,都没法干了。为了一己的私利,西太后居然把偌大的国家,逼入了一个死胡同,陷入迅速败亡的险境。所以,导致戊戌维新失败的罪魁,只能是这个老太婆。


  近期图文:

  悠久深厚的文明土壤种不出一株自由之花  
  
国家安全与新闻自由,到底哪头重  
  
您根据什么决定信或不信一段历史叙述?  
  
四十年前中共决定改革开放必有原因  
  
“老大哥”和“美丽新世界”并存的中国  
  
只见规律不见人,那叫什么“历史学”!  
  
义和团和文革群众造反:相同点实在太多  
  
假新闻也是真历史的一部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