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9,283,39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反正就是靠骗
· ZT: 直观非洲人
· 转贴视频:谁烧了圆明园
· ZT: 沙僧挑的是什么?
· ZT: 周末愉快
· 法治、民主与专制的真谛
· 老挝苗族武装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反正就是靠骗
 · 有关房颤
 · 自知之明
 · 川普的“刻舟求剑”
 · 美国的“分裂”
 · 堡垒是从内部被攻克的
 · 国人的节省
 · 选大法官这事儿
 · 人多,还是人少?
 · 贸易战动态(二)
【摘编文章】
 · 法治、民主与专制的真谛
 · 老挝苗族武装
 · 西安事变经过
 · 转基因食品能否吃?
 · 罗纳德·里根
 · 所谓“新土耳其”
 · 简介彭斯发表演说的智库
 · 小泽征尔没有老年痴呆症
 · 肿瘤的免疫疗法
 · 怀托摩萤火虫洞
【旅游】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 黑河之旅(二十)
 · 黑河之旅(十九)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 过年包饺子
 · 这酒我喝了
【转贴文章】
 · ZT: 直观非洲人
 · 转贴视频:谁烧了圆明园
 · ZT: 沙僧挑的是什么?
 · ZT: 周末愉快
 · ZT:美中贸易战动态(三)
 · ZT:印度货币惨遭收割
 · ZT: 限量版人生
 · ZT:为什么急着把卡瓦诺送上高院?
 · ZT:笑话
 · ZT: 五个段子
【随手一拍】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 雾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ZT:为什么急着把卡瓦诺送上高院?
   

为什么急着把卡瓦诺送上高院?

子皮

 

  福特和卡瓦诺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发生在上星期四。

  之后,美国的民调显示:41%的人相信福特讲了真话,35%的人相信卡瓦诺讲了真话。38%的人相信卡瓦诺撒谎,而30%的人相信福特撒谎。

  注意,卡瓦诺是总统提名的美国高院大法官的候选人——高院大法官几乎是美国最荣耀的职位,它代表着诚信、公正、荣誉;而福特,只是一个普通美国人,在两个星期之前,知道福特的美国人近于0%。

  而今天对于36年前一桩公案的描述,美国有更多的人相信福特而不是卡瓦诺。

  相信福特的人主要因为以下这些原因:

  1.没有合理的福特撒谎的动机。福特是一位大学教授,她有丈夫和两个儿子,可以想象她这次出面作证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福特受到死亡威胁,她现在不得不离家住到别的地方。更重要的是,在美国,作伪证是犯罪行为,如果撒谎,她将损失她生活中珍惜的一切,可能会变成阶下囚。

  有人说她是为了从民主党那里得到好处。但要知道福特从此会生活在聚光灯和显微镜下,如果民主党为给她付账,将通过什么渠道进账?要知道,福特不是一个川普式的国际生意人,可以通过大量的投资和收益渠道掩饰财富的真正来源,或者让金主给她生意上的优惠来获得利益;福特是大学教师,很可能她的主要收入是工资。和所有拿工资的中产阶级一样,她的收入一分不漏地在国家税务局有记录。这样的人怎么掩藏几万几十万上百万的收入?

  2.福特对卡瓦诺对她性侵的事件的描述显得合情合理。是的,36年前她没有报案,她甚至没有告诉她父母。因为她那时只有15岁。她怕父母知道她在派对上和男孩子们一起喝酒。事实上,许多性侵受害者,尤其孩子,不会和别人(包括家人)讲述性侵的事,出于恐惧、羞耻、自责、惧怕责罚等种种原因。无数研究和统计都显示了这一点。

  福特不记得出事的日期、时间和地点。这有什么很不正常吗?请你现在回想一下36年(或者比36年短一些,如果你不满36岁)前的往事,你是否还记得一些片段?现在告诉我,这每一个片段发生的日期、时间和地点?你都记得吗?

  人类终生难忘的记忆,包括刻骨铭心的恐惧和精神创伤,长久地贮存在海马体中的。而我们对日期等数字的记忆,常常会在短期内消失。

  3.福特在听证时合作而诚恳。福特是一个轻声细语的人。她说她很紧张和害怕,但她要尽到公民的责任。她认真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有时她会问提问者她是不是准确地回答了问题。所有的观众都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折磨,但福特没有夸张自己的痛苦,没有愤怒也没有嚎啕痛哭。当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问福特她的两个儿子和丈夫怎么样时,她说:“考虑到现在这种情况,他们还好,谢谢。”

  相形之下,卡瓦诺的作证,可以用“悲愤”二字概括——对自身“不幸”的悲怨,和对民主党的愤怒。他时而咬牙切齿,时而泣不成声。他义愤填膺地指责民主党正在对他的名誉“搞暗杀”, 又痛哭流涕地说他和全家都在忍受着巨大的苦痛。

  卡瓦诺数次避免回答问题。当参议员克劳布夏(Amy Klobuchar)问他有没有过醉得人事不知时,他却反问她:“你有过吗?

  4.福特希望FBI进一步调查而卡瓦诺坚决反对。同时,卡瓦诺拿不出任何反对FBI调查的理由。参议员德彬 (Dick Durbin)几次问卡瓦诺他是否希望FBI调查此事时,卡瓦诺拒绝回答,只是大声喊:“我是无辜的!”

  相信福特和相信卡瓦诺的似乎都很难说服对方。然而,真正把人区分开来的,不是相信或不相信福特、相信或不相信卡瓦诺;而是对这件事本身的态度——你是希望了解真相呢,还是希望马上把一切抹平?

  打个比方:你要为你家孩子请一个保姆,中介推荐了保姆张三。但李四告诉你张三曾经性侵她。你会做什么:

  1)想办法查一查张三到底有没有性侵过别人。

  2)对李四大吼:“我一看就知道你是我职场上的竞争对手王五派来的!张三明天就来我家上班!”

  3)“张三即使性侵有什么关系啊?谁年轻时不干这事啊?张三明天就来我家上班!”

  4)“你说张三性侵你,有证据吗?我能凭你一句话就怀疑张三?这样开了头,以后社会上不是人人都可以随便诬告保姆了?张三明天就来我家上班!”

  我想多数人会选1)。如果你选的是2)、3)或 4),我有理由怀疑那不是你亲生的孩子。

  美国的大法官在某种意义上是比总统更有权力的人,他们的决定,会影响不只一代的美国人的命运。但美国的选民无法直接挑选大法官,所以他们选举的立法人必须替人民在大法官的选择上把关,如同你有责任为你的孩子把关。你的责任是对你的孩子负责。你最关心的人不是中介或张三,而是你的孩子。同样,在选择大法官的问题上,美国议员的责任是对美国人民负责,他们最关心的不应该是介绍卡瓦诺的川普总统或大法官应征人卡瓦诺,而是将深受大法官决定影响的所有美国人,包括我们还没有出生的后代。

  美国高院的大法官是一种荣耀,但它更是一种责任。想象美国是一架飞机,飞机上坐着所有的美国人;而大法官,是这架飞机的少数驾驶员之一。那么你是不是认为任何选择大法官很重要?如果对大法官候选人的人品、能力、判断力和情绪稳定有怀疑,我们是不是应该花时间深入调查?

  如果一个够格的人没有当上驾驶美国这架飞机的飞行员,这对于他和他的家庭来说并不是灭顶之灾;然而,如果让一个不够格的人驾驶美国,那可能将是美国人民的巨大灾难。

  你可以有一千个理由相信卡瓦诺是无辜的,如同别人有一千个理由相信福特教授说了真话。这些并不那么重要。而重要的是:为什么共和党不愿意进一步调查?为什么他们那么着急地要把卡瓦诺送进高院?

  其实按理说,共和党和川普不应太过担心。因为即使在中期选举之前大法官的事还没有搞定,即使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拿下了参议院(民主拿下参议院的可能性很小),川普和共和党仍然基本有把握会任命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因为大法官是总统挑选的,参议院只能决定是否通过。民主党参议员不可能让大法官席位空缺两年,那简直是不可接受的政治丑闻——虽然在2016年,共和党让大法官位置空缺了一年,他们明确表示不接受奥巴马提名的大法官,即使法官本人找不出什么缺陷。

  其实川普或共和党如果真的急于在中期选举前确定一位保守大法官,他们完全可以找到一位保守但温和的大法官,如川普去年任命的大法官戈萨奇,很顺利地被通过,并不见有什么民主党人对戈萨奇奋力阻碍。

  但卡瓦诺不是温和右,而是极右。卡瓦诺允许把宗教注入学校教育;他支持限制女性堕胎的权利;他认为禁止半自动武器是“违宪”;他反对环保;他拒绝承认排华法案是错的。

  卡瓦诺的立场,几乎是从共和党极右、福音派极端和步枪协会(NRA)的信条中抄录下来的。而这正是为什么共和党为什么执意选择卡瓦诺——因为一是卡瓦诺将成为他们的代言人,二是共和党的中坚福音派和大金主NRA会对此非常满意,这对中期选举大有好处。

  上面是共和党为什么喜欢卡瓦诺。那么川普为什么喜欢卡瓦诺?

  除了一般意义上的“右”,卡瓦诺最大的特点是他与众不同的对政治的立场。和美国近几十年来的大法官们相比,卡瓦诺对法律的诠释赋予了总统许多特殊的权力:他认为总统有权不回答刑事犯罪调查的问题,有权不向法庭交出证据,有权不被传讯,有权在被定罪后赦免自己。

  这些支持总统扩权的意见,是卡瓦诺近年的观点,是他以前行为的180°大转弯。卡瓦诺是当年是男克林顿调查的重要成员。当时卡瓦诺对克林顿的问题专攻下三路,毫不留情。他在笔录中写道:“总统当然不可以拒绝法庭传讯,总统为什么可以有凌驾法律之上的特权?”

  然而自为小布什工作之后,卡瓦诺似乎换了一个人。他开始认为总统应该有权拒绝法庭传讯,他开始相信在法律面前,总统应该有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权利。

  在穆勒调查越逼越近时,川普当然非常希望卡瓦诺能够进入高院。卡瓦诺是一只救生圈,而此时的川普,正看见水从四方向他涌来。

  所以卡瓦诺不是“一个保守派法官”,他是“这个保守派法官”,是共和党和川普最需要的保守派法官。

  所以川普和共和党要抓紧时间把卡瓦诺送进高院——他们害怕夜长梦多。

  川普和共和党的心急火燎背后,还有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一个叫“甘博对美国” (Gamble vs. United States)的案子。

  甘博是阿拉巴马人,他身为罪犯却非法拥枪,所以同时触犯了联邦和阿拉巴马州的法律。因此被联邦和州法庭分别起诉审判定罪。甘博认为是双重惩罚,所以上诉到高院。高院将于10月5日开始审理。

  美国的联邦和州法院被认为各自拥有主权,所以联邦和州的审理判决可以独立进行。州法的主权性,应该来自美国自建国以来对各州主权的尊重,美国是联邦而不是中央政府。例如美国的参议院制度规定,每个州不分大小,各有两个参议员;今天共和党控制参议院,有51个参议员,民主党只有49个;然而51个共和党参议员代表了1亿430万人,而49个民主党代表了1亿820万人,如果按人口算,共和党在参议院并无优势。

  “甘博对美国”一案的审判,将涉及到对美国各州的法律主权的诠释,所以是一个重要的案子。但今天人们对此案的关心,更出于另一个原因:就是此案对川普赦免权的影响。

  如果“甘博对美国”获胜的话,那么它将意味着:联邦起诉过的罪行,州内不得再起诉。那么它也包括:川普赦免的联邦罪犯(总统只能赦免联邦罪犯而不能赦免州罪犯),州内不得再起诉。如果是这样,实际上等于给了总统无限的赦免权,等于递到总统手中一个巨大的保护伞,保证他自己、亲友、手下和他想庇护的任何人,即使犯罪也可以免受任何法律制裁。

  按照开始的入高院计划,卡瓦诺赶得上10月5日开审的“甘博对美国”,想来他一定会投有利总统的一票。但天有不测风云,目前FBI还要调查卡瓦诺一周,即使事后顺理通过,卡瓦诺无论如何也赶不上此案开审了。

  “甘博对美国”一案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大法官的选择,因为大法官将参与审判很多很多一样重要或更为重要的、决定美国命运的案子。

  如果一个大法官能够性侵女性而事后既不承认更不道歉,那么我们会怀疑他在将来的判案中是否会尊重女性的权利;如果一个大法官对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持截然不同的标准,那么我们会怀疑他是否在政治上公正;如果一个大法官在听证会上认定一个政党在陷害他和破口大骂,那么我们会怀疑他是否会在党派之争中保持中立;如果一个大法官不遗余力地宣扬扩大总统的权力,那么我们会怀疑他到底信仰“法高于权”还是“权高于法”;如果一个大法官拒绝否定排华法案,如果一个大法官在控枪讨论中从不谈及人的安全,那么我们将会不寒而栗,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基本人权甚至生命,会不会得到法律的保护。

  跌宕起伏的卡瓦诺确认之争,不知道还需要多久才会结束,不知道它的结果将是什么。但无论如何,如参议员弗雷克(Jeff Flake)所说,不管此事的结局是什么,它将“永远充满了疑问”。

  也许它也将永远引起争论;但至少,希望它永远引发思考。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获2018北美华文法拉盛诗歌节奖。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