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远方的孤独  
虽然糊涂在世,但是有时觉得有话要说!  
        http://blog.creaders.net/u/855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远方的孤独
来自: 硅谷
注册日期: 2014-05-19
访问总量: 338,95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美国文化问题和中国文化特色问题
· 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去世的感想
· 川普顾问的访谈看G20后中美贸易战
· 美国不再担当国际警察了?
· 习主席是不是在后悔答应去G20见川
· 我看中期选举后的川普
· 展望接下来G20的川习会(短)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闲话】
 · 美国文化问题和中国文化特色问题
 · 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去世的感想
 · 川普顾问的访谈看G20后中美贸易战
 · 美国不再担当国际警察了?
 · 习主席是不是在后悔答应去G20见川普
 · 我看中期选举后的川普
 · 展望接下来G20的川习会(短)
 · 人的自由如何才能被社会道德约束?
 · 美国中期选举-移民大篷车事件
 · 美国和中国会不会在南海打仗?
存档目录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人的理性,谈女权#metoo运动的深远意义
   

作为一个美国公民,川普当选前后到现在,发生的事情和美国社会的变化,老实说,让我对人类文明的演变,人活着的意义,我自己的认知的更新和我跟家人,朋友的互动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几十年的学习,研读,融合和整合在我个人的工作,感情经历中,使得我更坚信需要从源头来看,那样在我的余生就能选择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和立场。


三十几年前来美国留学,虽然读的是信息工程专业,我感到很幸运,那时选择了哲学,经济学,心理学的一些课程,从获得教育的角度来说,如今我感到我的工程专业只是给我了一个比较稳定的收入和严谨思维的科学训练,其他这些非专业教育让我能够不必陷在一个盒子里,更准确的说,让我常常能从源头来思考人性,社会,和自己的政治经济制度的立场演变。到过的那么多国家,跟那么多的不同文化,种族,宗教背景的人的互动和交流很好的补充了我的认知和帮助我一直fine tune我的价值观。


说到源头,我的认知由西方四大哲学体系,以及其应用组成:本体论,认识论,道德论,政治经济论。从本体论开始,对天地,宇宙,自然,等等,我基本上持有一种认知:这些是reality,也可以说这些只是objects,不管我的感受怎样,这些都存在在那里,我常想,作为一个人,我没有办法跟这些objects互动,我对这些objects的认知是单通道,它们不会在乎和相应我的情感诉求和变化。我认为这是人活着最基本的平台,最基本的truth。我开心,悲伤都只能在这个平台上展开,但是我是无能影响和改变这个平台的。我个人活着,想过我自己想要过的生活,我自己能做什么呢?这就延申到下一个体系:认识论。认识论,我的理解是我所认知的世界和别的人,英文有个词manifestation,认识论是世界和别的人对我来说的manifestation。世界和别的人在本体的平台上呈现在我的senses我的感官和感知中。我倾向黑格尔的发现,也就是世界和别的人呈现在我的大脑和感官的时候,我已经有了概念,这些概念很多是我父母老师教给我的,很多是环境和文化塑造成,很多是我自己的经历和思考形成,比如女权me too运动中几个概念是我女儿教我的。从工具和方法角度,我能用的是reason理性和非理性加上逻辑。什么是理性的最根本的前提和基础呢?我认为是truth和facts。我平时不怎么喜欢强调理性,因为我认为很多不是以truth和facts作为前提和基础的也被称作“理性”。好久以前,我的哲学课上,教授举了个例子,气温是零度,有的同学说是冷,有的同学说是不冷,教授问,谁说的是truth?我不觉得冷,但是我无法指责说冷的同学是不理性。这个例子让我明白了,人的认知和本体平台呈现的objects没有直接的联系,当中有一个处理机制。最简单的是1+1等于2,这个1+1的处理机制功能很容易统一成理性,但是整个人的这个处理机制的所有功能如果只用来处理1+1这样的事件,那么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美好是非常明确的。另外一个例子是安乐死。一个病人长期没有知觉,他的亲友要做决定是否实施安乐死。选是是理性的还是选否是理性呢?这就延申进入到了道德论,鉴于篇幅,本文对道德论和政治经济论不做展开。


关于me too女权运动,我在过去的几年跟我女儿有过相当多的交流,探讨,争论,甚至吵架。女权运动有很多诉求和希望社会和男人做出很多改变。主题是平等,我来谈谈其中一个我女儿教给我的,现在我认为是女权运动最关键的问题。英文有个表达:Objectification of woman。就是人类进入父系(patriarchy)社会后,女性是被当作objects看待和对待的。我女儿举了一个例子:选美,如果候选人没有一个很棒的身材,无论智商,品德和能力有多高,评委不会选她的。另外就是porn,美国西方,我想包括中国,很多年轻的男性沉湎于互联网带来的方便的porn,几乎没有一个男性会对porn里的一个很胖的女演员感兴趣。简单来说,就是女性在一个父系主导的社会,很多场景是被当成一个物件object,而不是被当成一个有思想,有深度,有品味的平等对象来对待的。上面提到本体平台,人本质上对object是没有互动和感情倾向的。把女性当成objects本质上就不会尊重女性的人的其他属性。因为这个根本的原因,对很多有钱,有权的男人来说,当他们性冲动有需求的时候,他们就会倾向用金钱和权力来简单化获得性的满足,甚至满足征服欲望。当一个女孩对一个男孩说不的时候,很多男孩不尊重女孩的意愿,从根的层面来说,这是把女性当作物件的潜意识支配的,因为如果这个男孩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这个女孩是有思想的人,违背她的意愿会对她产生巨大的伤害,我认为绝大多数男孩是不会为了性满足故意要去伤害女孩的。从认识论的理性层面来看这个问题,就会看到世界和别人和本人认识论之间的那个处理机制的作用了。人的理性要基于最基本的truth和facts才能成为真正的理性。违背女性意愿的任何行为并且带来伤害是最基本的truth和facts,而我们整个社会要解决这个问题根本就要改变父系社会长期以来的把女性当作object的习俗和道德选择。这样一看,互联网技术带来的porn的方便,选美机制,老板选美女秘书的习惯,男孩女孩一起drink和party,还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缪论,等等,给我们人类社会带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巨大困难。很多局部是商业行为,在局部考量下也是一种“理性”,但是违背女性意愿的任何行为并且带来伤害这个最基本的truth和facts的考量是至高无上的,其他的考量,比如女性诬告,女性诱惑男性,等等都是次要的,有法律甄别机制,有due process,等等。


我个人认为女权me too运动的积极意义是深远的,人类社会需要重新启蒙,彻底唾弃objectification of woman这个现象,国家需要立法,需要精细分析各种违背女性的意愿的行为以及所带来的伤害,所有的家长和学校需要教育男孩:女孩说不的时候要自动想到男孩的行为可能会给女孩带来的伤害。我希望美国这个国家做个样板,美国国会应该建一个两党的联合立法小组持续深入的出台相关的法律。瑞典和整个欧洲已近走在前面,美国,尤其是川普政府和共和党需要正视这个社会问题,不能让民主党的极端绑架女权运动,需要有勇气来解决这个问题。在我看来,美国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MAGA会是个残缺的结果。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