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樊斤品的博客  
自由平等博爱 人权民主法治  
我的名片
樊斤品
 
注册日期: 2016-05-06
访问总量: 859,0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从张献忠到吴思
· 辩证法与逻辑的区别
· 斯密反关税壁垒主张小政府
· 经络穴位根本不存在!!!
· 青蒿素证明中医非科学
· 天赋圣权的巫(儒)术传统
· 诸子百家给古希腊人拎草鞋都不配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民运史话】
 · 昂山素姬开辟了缅甸新时代
 · 苏联统战孙中山
 · 中国宪法头2条相互矛盾
 · 论民主的标志
 · 反党乃天赋人权
 · 刘晓波:东西方文明未构成对抗
 · 37年前的湖南学运
 · 坏制度是因为人坏 好制度是因为人
 · 和子肃大侠、姚立法商榷:什么是政
 · 包子推中国入深渊 阮耀钟炮轰之
【胡锦涛有关】
 · 论“立场”与“是非”无关
 · 可耻的邓小平时评
 · 邓小平扳倒华国锋的内幕
 · 邓小平是如何倒汪东兴的?
 · 共产主义何以席卷中国?
 · “炎黄子孙”是奴才的代名词
 · 看“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的荒
 · 胡平论意志平等 曾节明反平等
 · 胡锦涛时的军事军事政变宪法
 · 胡锦涛放弃改造中共的政变计划
【药食评论】
 · 青蒿素证明中医非科学
 · 诸子百家给古希腊人拎草鞋都不配!
 · 为什么要批评中医?
 · 龙胆泻肝丸害死百万人
 · 中国吃人简史
 · 免费医疗的精神谁赋予?
 · 吃人的中医
 · 鸦片贩的治国术
 · 汉族是染上了毒瘾的愚弱族
 · 从日本驱除中国食客看华人的贪
【民主民权人权】
 · 东方“自然”反人性
 · 公共理性乃民主的本质
 · 如何看待台湾民主
 · 我们为何缺乏公共理性
 · “报仇雪恨”导致“斩草除根”的专
 · 东北亚民主典范——蒙古国
 · 宪法日即强奸日!
 · 结社自由的宪政价值
 · 纪念民国宪法诞生71周年
 · 中国进入囍太阳新朝代
【历史评论】
 · 老子逻辑批判汇总
 · 吴思大国崛起批判
 · 东西方的重大区别
 · 丛林之道与上帝之道
 · 治水救灾灾更灾
 · 孔子老子无公共理性
 · 中越战争的后果
 · 集体主义的起源与转化
 · 货币源于性崇拜
 · 黄帝食人的深远影响
【健康生活】
 · 经络穴位根本不存在!!!
 · 川普恢复了希腊传统
 · 中国为何无道德?
 · 中国仿制药何以成毒药?
 · 中国应感谢转基因药神
 · 医疗职业誓词显示了神的存在
 · 爱因斯坦一眼看穿中国人的本质
 · “吃啥补啥”的反基因文化
 · 红色基因库要求精子姓党(姓习)
 · 研究生多人自杀 教育部需彻底检讨
【法治评论】
 · 从张献忠到吴思
 · 天赋圣权的巫(儒)术传统
 · 从老庄的类比看无为的虚伪
 · 袁世凯的帝师杨度
 · 野蛮的中国人能领导地球?
 · 一块石头凸显了东西方的巨大差距
 · 平等价值观的起源与证明
 · 反转派自打耳光 崔永元罪责难逃
 · 人沦落为财产和“刍狗”
 · 中国宪政路线图
【文化评论】
 · 辩证法与逻辑的区别
 · 道德经是哑巴经吗?
 ·  被封的“三年无改”就是拒绝改革
 · 自相矛盾的天才——马克思
 · 辩证法是巫术复辟
 · 辩证法批判
 · 丛林“自然”无正义
 · 尼采杀死上帝导致法西斯出笼
 · 把握集合概念,避免胡搅蛮缠
 · 华人与逻辑绝缘
【经济评论】
 · 斯密反关税壁垒主张小政府
 · 老子逻辑批判汇总
 · 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进而决定上层建
 · 资本与劳动不是剥削关系
 · 马克思经济学一开始忽悠人
 · “正义”价值观源于私有制
 · 是私有制还是公有制神圣不可侵犯?
 · “三代婊”的相互冲突
 · 关注民脂民膏 树立纳税人意识
 · 从习近平的巨额稿费看腐败之源
【政治评论】
 · 法轮功在错误的路上不回头!
 · 王岐山操控习近平吗?
 · 习修宪是何等草率(兼评党主立宪)
 · 习主席俨然皇帝 史伏初错得离谱
 · 华国锋不是毛泽东的私生子
 · 向朝鲜看齐是习思想的实质!
 · 大一统的顶层专制是死胡同
 · “不忘初心”意味着什么?
 · “乾隆以贪反贪”成了当局的机密
 · 共党统治的秘诀就是2个字
存档目录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青蒿素证明中医非科学
   

关敏:青蒿素证明中医非科学

关敏提要:几千年的拜祖文化造就了华人对古人无法超越,一直处于牛耕马拉时代,医疗更是崇拜老祖宗的一套,到处收巡老祖宗的方子视若珍宝,经化验很多草药严重致癌。鱼腥草️有怪味,吃了️得癌症!治病的有效成分在植物中的含量极其微小,3麻袋草的有效成分才相当1片西药的有效剂量。一个人不可能每天吃三麻袋草。如今的药物已改为人工合成,不用植物了。一个植物有上百种成分,其中99%与治疗该病无关的。它们是有毒物,不可服用。以现代医学的标准而论,包括中医在内的所有传统医学绝无精华。几千年来,没有一味中药能杀死疟原虫;屠呦呦最后在非中药的黄花蒿中发现了有效的抗疟疾成分,为了保护中药的声誉,才被当时的总理定名为青蒿素。这说明,在中药里挑精华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可悲的是,中医一直不知道是疟原虫导致疟疾,在那里阴阳五行地胡说八道几千年;葛洪的药方还有清晨抱着老母鸡跑去村头走两圈治疟疾呢,这就是中医的秘方。愚昧!荒唐!中医是人类巫术思维的耻辱标志!

西方国家一直是新药发明和生产的源头,他们从未读过中药古籍。反而是熟读中药古籍的中国人到现在还不如印度人,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药都做不出来几个。这说明没有中药古籍、没有传统医阻力的国家,医疗科学发展得更好。

中医是指阴阳五行巫术理论指导下的被中医书所记载的药物和治疗方法!食用植物不是中医!若吃植物是中医,所有食草动物都是老中医了!

日本只是少数几个草药可以报销医保,说日本官方利用中草药给老百姓治病,那是对人家不断获得诺奖的侮辱!

所有民族都曾经使用原始的动植物、矿石等原材料治病,比如,我国就有藏医、蒙医、回医,各个民族的传统医呈现各自的特色!所以,我国有政府主办的藏医院、蒙医院、维族回医院。

所有的传统医都不是科学,中医是传统医,所以,中医不是科学!!中国自称中医是科学就是夸大其词了!

2015年诺贝尔奖委员会给屠呦呦的时候特别说明,不是给中医颁奖,而是给青蒿素这个化学药颁奖!青蒿素是明确的分子单体,其分子组成与结构导致了特异性效果。青蒿素无情地否定了中医的阴阳五行论,中药的复方、君臣佐使、十九畏十八反等歪理邪说。

当中国记者在瑞典问道“关于屠呦呦,能不能说这是你们第一次颁奖给中医?”时,诺奖委员会的汉斯(Hans Forssberg)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官方回答:

“非常重要的是,我们不是把本届诺奖颁给了传统医学。我们是把奖项颁给被传统医学启发而创造出新药的研究者,今天我们能够将这种新药推广到全世界。这是本届奖项的意义。因此,你可以说受到了传统医学‘启发’,但这个奖项并不是给传统医学的。”
    
屠呦呦由于压力不得不为中医说话,她在诺奖典礼上说:我是一个为青蒿素或者说是为诺贝尔奖而生的人。1930年12月30日黎明时分,我出生于中国浙江宁波市开明街508号的一间小屋,听到我人生第一次“呦呦”的哭声后,父亲屠濂规激动地吟诵着《诗经》的著名诗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并给我取名呦呦。不知是天意,还是某种期许,父亲在吟完“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又对章了一句“蒿草青青,报之春晖”。也就是从出生那天开始,我的命运便与青蒿结下了不解之缘。
  
屠呦呦这个说法就像皇帝谈自己的出生,母后生皇帝的时候,太阳入室,火光冲天,等等,因为他是天子下凡。屠呦呦说他自己是文魁星下凡!

屠呦呦在诺奖典礼上还说:当年,每每遇到研究困境时,我就一遍又一遍温习中医古籍,正是葛洪《肘后备急方》有关“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的截疟记载,给了我灵感和启发,使我联想到提取过程可能需要避免高温,由此改用低沸点溶剂的提取方法,并最终突破了科研瓶颈。

其实,葛洪是个炼丹的术士,《肘后备急方》是民间偏方的辑录,与中医的阴阳五行论无关,被中医视为旁门左道,从没受到重视。《本草纲目》中,不仅有青蒿,还有黄花蒿,并且认为治疗疟疾的是青蒿,黄花蒿(臭蒿)没有用,把药搞错了。清朝的韩善徵所著《疟疾论》(1897年刊行),所列治疗的古方12个,无一提及青蒿。那么一个简单的事实呈现在面前,从晋代到清朝,治疗疟疾的数十个药方,极少提及青蒿。提到青蒿的,也是熬汤的用法,把有效成分消灭了。事实上,葛洪也没有搞清楚黄蒿和青蒿的差别,他记载的这个偏方也不能治疟疾。因为青蒿素不溶于水(所以用乙醚提取),用两杯水(东晋的“升”大约相当于现在一杯)浸泡一把青蒿,即使用的是黄花蒿,也不太可能泡出能达到药理浓度的青蒿素,青蒿素在肠胃中易被分解,吸收较差。因此直接用青蒿对付疟疾显然不行。请注意:葛洪在书中搜集了43个治疗疟疾的偏方,其中有草药,也有巫术。青蒿只出现了一次,而草药“常山”出现了13次;也没说青蒿的疗效有多灵。反而是那些荒诞不经的巫术,葛洪盛赞其“立愈”、“无不瘥”。黄花蒿是臭的,臭哄哄的,谁去吃它!碰巧吃了黄蒿而且能治好疟疾,其概率就是0!

在经历了190次的失败之后,终于在1971 年10月4日,第191次实验中,屠呦呦观察到臭蒿提取物获得对鼠疟、猴疟疟原虫100%的抑制率。屠呦呦用乙醚从臭蒿即黄花蒿里面提取有效成分,使用的方法从头到尾都是从西方学来的方法,包括:提取,分离(去除叶绿素),提纯,结构鉴定(用质谱仪),小动物实验(有效,毒理,药代,等),大动物实验,人体实验。这些办法没有一个是中医提供的。众所周知所周知,中药是按中医理论,阴阳、虚实、寒热、君臣佐使、配伍理论制作出来的药。从这个角度看,青蒿素是一种西药。

请您注意:治病的有效成分在植物中的含量极其微小,3麻袋草的有效成分才相当1片西药的有效剂量。一个人不可能每天吃三麻袋草。如今的药物已改为人工合成,不用植物了。一个植物有上百种成分,其中99%与治疗该病无关的。它们是有毒性的副作用,不可以食用。所以,对待中草药,最好不要服用,免得破坏了内脏功能。

青蒿素最初称为黄花素或黄花蒿素,云南组山东组发现的称“黄花蒿素”。为了提高中医的声望,才被当时的总理定名为青蒿素,再后来干脆在药典里把黄花蒿改叫青蒿,定为青蒿的正品,误导人以为青蒿素真的是从青蒿提取的。这样,就出现一个搞笑的现象,《中国植物志》等植物专业书上,青蒿是香蒿(Artemisia apiacea Hance);而中国药典等中医药书上“青蒿”之名则包括指黄花蒿(臭蒿,Artemisia annua L.),也指本意上的青蒿(A. apiacea Hance香蒿),一直混乱至今,所以在书本、文章上看见“青蒿”,如果不附上拉丁名,就只有靠上下文及背景猜测到底是指何种植物。

青蒿素的研究发端于1967年5月23日,党主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抗疟药研究工作。为此,政府调集了60多个科研单位,500多名科研人员,花掉了亿元计的人民币。“523”项目历经13年的工作,筛选了4万多种化合物和草药,一无所获。有效的是中医以外的黄花蒿,而不是葛洪、也不是李时珍的青蒿。青蒿素的发现过程恰恰说明想从中医典籍无数以讹传讹的记载中找到真正有用的药物极为困难,效率非常低下,而且要靠运气。耗费那么多少人力物力,没必要验中药了。

近几十年来,我国在中医药上投入了巨额资金,动辄几十亿上百亿的巨额投入,但成果为零。上海中医药大学药学院副院长陶建生说:“考验一种药品能否服用,无非看两点:一是疗效,一是安全。如果真的有一种单味药或成药,虽不能对其作定量分析,但的确能对某种沉疴立马见效,那样的话,自然就有说服力。问题是,至今我们还拿不出一种这样的中药。”至今,没有一例中药在美国和欧盟注册成功。原因只有一个:没有疗效。真相实际上很残酷,所有的中药只要走出国门就没有了疗效并可能具有了毒副作用,中药的谎言和骗局只能存在于中国的特定环境中。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