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牧羊人的博客
  想到哪儿说哪儿
我的名片
lone-shepherd
来自: 北京 多伦多
注册日期: 2011-12-10
访问总量: 4,278,87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批评,拒绝脏话
最新发布
· 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芬兰人在做
· 选举夜:从这几个州的选举结果看
· 本届中期选举的重要性
·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 回远方兄
· 公正且平衡?
· ZT:McCain神话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美国政经】
 · 选举夜:从这几个州的选举结果看美
 · 本届中期选举的重要性
 · ZT:McCain神话
 · Remembering An American Hero!
 · 突发:川普前私人律师认罪、前竞选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 周末一笑:子责父、叔谴侄、夫叛妻
 · 电邮门、比萨门、里奇门和QAnon
 · 打压媒体,川普危险的集权倾向
 · 美国优先的本质 - 兼回德孤兄
【车行普罗旺斯】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凯旋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盛筵
 · 车行普罗旺斯 - 古罗马军团之狂欢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下)
 · 车行普罗旺斯 - 追踪梵高(上)
 · 车行普罗旺斯 - 阳光灿烂的吕贝隆
 · 罗马的普罗旺斯
【情迷亚平宁】
 · 百变妖姬科莫湖
 · 参观《最后的晚餐》的一波三折
 · 米兰运河区的沸腾生活
 · 达·芬奇的米兰
 · 情迷亚平宁-意大利的吃住玩(2)
 · 情迷亚平宁 - 意大利的吃住玩(1)
 · 情迷亚平宁 - 漫步文艺复兴
 · 情迷亚平宁 - 阿诺“河那边”
 · 情迷亚平宁 - 在文艺复兴的圣地
 · 情迷亚平宁 - 住在六百年的“宫殿”
【中欧音乐之旅】
 · 三个人的布拉格
 · 瓦豪河谷之骑行
 · 瓦豪河谷之梅尔克
 · 《魔笛》-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自新世界》-布拉格的音乐大师们
 · 观歌剧《卡门》(下)
 · 观歌剧《卡门》(上)
 · 布拉格与查理四世
【美食猎人】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情迷亚平宁-意大利的吃住玩(2)
【伊比利亚狂想】
 · 杜罗河边
 · 塞维利亚是家的感觉
 · 从大教堂到王宫-塞维利亚的历史教科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压抑的抗争 - 在塞维利亚观弗拉明戈
 · 塞维利亚-教我如何不想她?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临时】
 · .
【随想】
 · 回远方兄
 · 公正且平衡?
 · 外国也有臭虫论 和 那又怎么说论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红黄蓝事件的不打自招
 · “安全感”
 · 小默多克致[21世纪福斯]同僚的信
 · [不洁之人]无法公开发文,吁请网管
 · 谴责《纽约时报》!
 · 就来说说大麻吧…
【牧嫂系列】
 · 牧嫂:湖边偶拍
 · 牧嫂:高迪的巴塞罗那—读你千遍不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下)
 · 牧嫂:预习西班牙(上)
 · 牧嫂在耆老中心做义工一年了
 · 牧嫂要在耆老中心做义工
 · 牧嫂:2014年室内设计的流行色彩 -
【东游西逛】
 · 侃侃曼哈顿中下城的吃(下)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中)
 · 侃侃曼哈顿下城的吃(上)
 · 辞旧迎新,在时代广场
 · 扭腰:在曼哈顿河边晨跑
 · 不被恐惧去扭腰
 · 凯路亚古镇的傍晚 - 夏威夷7
 · 茂宜岛拾遗(下) - 夏威夷6
 · 茂宜岛拾遗(上) - 夏威夷5
 · 漫步流云彩虹间:穿行在哈雷阿卡拉
【万维风景线】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妻子被高衙内劫走后、豹
 · 周末一笑:豹子头、林娘子及高衙内
 · 华三传奇-风月无边版(微黄)
 · 华三传奇 - 肉包子版
 · 周末一笑:“嘎兄最近的思考又精进
【枫叶旗下】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晒晒我的选票…保守党候选人政纲浅
 · 就来说说大麻吧…
 · 呼吁华裔积极参加今年的保守党党魁
 · 加拿大史上最严重火灾,呼吁捐款
 · 关于叙利亚难民的思考
 · 送别哈珀、寄语小特
 · 侃两句加拿大大选
 · 安省选举:为什么应该抛弃自由党?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居陋室而观天下】
 · Ring Of Fire苏醒了吗?
 · 快讯:比利时连环爆炸 欧洲进入警戒
 · 极端穆斯林恐怖阴影下的感人故事
 · 从希腊公投说起
 · 台湾九合一选举揭晓后的两点感想
 · 联合国安理会必须改革
 · 多伦多市长真的摊上大事了!
 ·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 加拿大总理摊上大事儿了!
 · 美加家庭收入及税赋的简单比较
【2012回国笔记】
 · 回国笔记(结语):几点感受
 · 回国笔记(九)
 · 回国笔记(八)
 · 回国笔记(七)
 · 回国笔记(六)
 · 回国笔记(五)
 · 回国笔记(四)
 · 回国笔记(三)
 · 回国笔记(二)
 · 回国笔记(一)
【北美维权系列】
 · 北美维权系列 - 为什么维权?
 · 北美维权系列(5)-一次房屋买卖
 · 北美维权系列(4)-我与电讯公司和健
 · 北美维权系列(3) - 我与租车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牧嫂与车保公司的
 · 北美维权系列(2) – 牧嫂与汽车保险
 · 北美维权系列(1) – 我与警察的故事
【哈!】
 · 美国人吃火鸡的时候,芬兰人在做什
 · 令花千芳羞愧令周小平汗颜
 · 周末一笑:子责父、叔谴侄、夫叛妻
 · 公孙明拉黑牧人的原因是…
 · 现代寓言:狼和狈的故事
 · 周末一笑:SB加班
 · 周末一笑:床铺不筑墙了?
 · ZT:这是中国队被黑最惨的一届奥运
 · “我伯父解放了柏林”
 · 周末一笑:五毛开会
【我的大学】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下)
 · 又到三十年 - 西安西安(上 )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考研)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二)
 · 又到三十年 - 我的大学(一)
【分析选摘】
 · ZT:McCain神话
 · 互怼,纽时出版人死磕美国总统
 · BBC - 大麻:你需要了解的争议和真
 · 牧师致希拉里的信令人感动!
 · ZT外国专家:已准备好接收 刘晓波能
 · 农家乐:戏言莫当真,对中共到底该
 · 阎连科:审查制度不是能否写出好作
 · 川普要诉纽时 纽时说“来吧”
 · 默克尔的德国在绥靖的道路上越走越
 · BBC:击落马航飞机的导弹来自俄国
【收藏】
【TMP】
【IT乱弹】
 · 用Roku收看中文电视及油管、并向【
 · 我的电视解决方案
 · 挨拍苹果与玩书黑莓
 · 今年CES上的中华亮点
【观后感】
 · 谁是薇薇安·迈尔?(多图)
 · 祝贺李安!(围脖)
 · 《中国好声音》:彝族母女歌手
 · 推荐幼河的《钱毅诚,你就这么走了
 · 斯皮尔伯格的新电影《战马》
【看比赛去】
 · 世纪之战还是“世纪忽悠”?
 · 奥运世纪丑闻及后续影响
 · 不是金牌第一又如何?
 · Holy cow 狗击败棋王!
 · 洋基队队长基特童话般的退休
 · 第八套广播体操(视频)
 · 枫叶队NHL季后赛第二场, Go Leafs
 · Aussies 创名人赛历史(微博)
 · 大学橄榄球赛明天揭幕
 · 三月疯狂:终极四强对决
【胜水荷芳】
 ·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 家乡的那点儿事儿
 · 电影《小兵张嘎》
【俺们村儿】
 · 热辣寒冰半程马拉松:一生一次
 · 安大略湖边散步随拍
 · 十二月二十二日记录:冰雪、冰雨、
 · 你用不用冲牙器?
 · 美丽的錫姆科湖
 · 龙舟赛
 · 儿子的礼物(照片)
 · 苦战三天,大有斩获(多图)
 · 儿子给母亲的礼物(照片)
 · 我几乎赢了超速告票
存档目录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要上车了。我握着老姑的双手、不知所云地说着离别的话,突然张口冒出“老姑我给你磕个头吧”,接着双膝跪地。

哭声一片。

坐在回老家的车上,心潮激荡,想着刚才不可思议的冲动以及背后的原因。

爸爸这一代兄妹五个,我有三个姑姑、一个叔叔。

五十年代初期,大姑远嫁,后来二姑也跟着大姑去了天津。我小时候去过小白楼附近的大姑家几次,因为太小、记忆不多,不过我知道大姑对我很好;可能跟姑父入狱有关、印象最深的就是大姑经常蹙着双眉;她去世的时候我小学还没有毕业。

爸爸这一代长辈中最疼我的是二姑和老姑。

二姑幼年跟大姑一起到了天津,后来听老姑讲是为了帮助大姑照顾表姐,我记事的时候表姐已经成人、二姑已经结婚了。78年我去天津读大学的时候只有15岁,因为年幼和第一次离家,孤独和思乡时时刻刻纠缠着我;那段时间二姑家就成了我的第二个家,每到周五迫不及待地挤上公交车,从丁字沽晃荡一个小时到谦德庄;一走进那个十平米的小房子,马上就有一种到家的放松感。

二姑是工薪家庭,谈不上富裕。她知道学校的伙食不好,所以总是给我做好吃的,现在想起二姑做的紫菜头炒肉丝还有秋天的肥蟹还是会流口水。

老姑是她们姊妹三个中最漂亮最能干同时也是最命途多舛的。

老姑个子高挑、面目姣好,好胜又灵敏手巧;我们家虽然算不上裁缝世家,不过大姑、爸爸、妈妈、叔叔、老姑和大姐都做过缝纫工作,所以我们从来不买衣服;其中爸爸的活儿最快(五十年代曾获天津市缝纫比赛的冠军)、老姑的活儿最精细,我外出读书的时候的衣服几乎全部出自老姑之手;这次在杭州聚会的时候,我的叶姓同学聊起有一次跟我打赌说我没有呢料外套结果我从箱子里一气抓出三件的事,大笑之余想想这三件外套多半都是老姑的手艺。

由于家庭的拖累,老姑的生活极为坎坷。她的缝纫技艺远近闻名,却一直没有固定工作,在临时工和农田之间辗转,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多半是为逃离她厌恶的种田生涯,她嫁给了一个有正式工作的男人;那个人不仅长相不雅,而且有口臭,我那时还小,却在心底不喜欢这个人,觉得他配不上老姑;从后来知道的情况看,他还打老姑。这段婚姻、除了留下一个孩子、根本难以为继。

之后老姑一个人远走廊坊,通过关系在一家缝纫厂做合同工;因为痛苦,她拒绝回家。记得大哥结婚的时候,我到廊坊去接老姑回家参加婚礼,那时我读大二,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强作欢颜。

她的生活直到第二次婚姻才有改善。姑父是一个乡镇派出所的所长,结婚后调回老家;多年来第一次,老姑有了安定感和满足感。

后来我来到北美,又从美国辗转到加拿大,老姑也从老家到廊坊再到天津,其间穿插着我家和叔叔家不愉快的官司纠纷,以至于2007、2012两次回国都没有去见我的两个姑姑,其间叔叔也过世了。

2015年底终于通过表妹联系到了二姑和老姑。每一次跟她们说话的时候她们都一定会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每一次我都说“快了快了”,直到一年以后二姐告诉我二姑因为心梗身体不行了。看到二姑病后的照片,我难过的哭了。几个月以后二姑就去世了,记忆中端庄贤淑的二姑病后变形的样子也成了抹不掉的记忆。

这次去天津见老姑和二姑父成了不可或缺。表妹家空间大一点,而且二姑父也住这里,所以我们兄妹几个和表姐表弟表妹们来到表妹家聚会,加起来有十几个人。

二十多年了,这是我出国后第一次见老姑。我已经是“相逢应不识满颔白髭须”,老姑自然也老了,原来丰满的脸庞双颊开始有些凹陷。唏嘘中知道表弟刚刚离婚,老姑现在照看着两岁的孙儿;“我就希望你表弟早点有个归属”,聊天中老姑自言自语地说。

天暗下来了,分别的时候也到了。老姑和姑父执意送我们出来,表姐表妹们自然也跟出来了。

于是一一拥抱,于是说着不知所云的话,冥冥中突然有什么东西闪过。

每一次的见面都可能没有再见,每一次的离别都可能是生离死别。

“老姑我给你磕个头吧”!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