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法国刘学伟博士的博客
  历史学博士,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在这里评论时事和研究政治制度。
我的名片
法国刘学伟博士
 
注册日期: 2011-07-20
访问总量: 693,68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政治学研究】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萧功秦谈新权威主义2.0版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时事评论】
 · 学伟论道:锐评中美贸易战停战协议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峰回路转?
 · 刘学伟:中美贸易战,僵持上甘岭?
 · 特习大阪会后,华为飞机又可飞了吗
 · “以技术换市场”,华为可否进美国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还有几分成算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游记】
 · 刘学伟钟琪:夏威夷火山探秘之旅
【教育、文化、生活】
 · 法国教育制度中最值得我们学习的是
 · 在法国接受精英教育,绝不比在中国
 · 那些让人荡气回肠的古典爱国诗篇
 · 法国的退休老人怎样生活?
【历史】
 · 刘学伟中美贸易谈判最后一公里观感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天下”者,谁的天下?
 · 新三国(三个文明)演义概述
 · 浅论中国的2.5次革命与2.5次共和
【中东】
 · 刘学伟:西方在叙利亚何以满盘皆输
【东亚、东亚国际关系】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中国应对日本,战术背后当有战略
 · 钓鱼岛与南海诸岛:中国之远谋,应
 · 东亚与中国:一个文明的重新崛起
【海外华人、亚裔】
 · 亚洲人就是新犹太人…… 刘学伟译
【中国】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一个物质比精神富裕得快许多的国度
 · 刘学伟:马克龙访华底气尚存之因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政治改革1.2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之教育改革0.8
 ·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之经济改革2.0
 · 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意识形态】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1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三
 · 刘学伟推荐邵晟东:共产主义之我见
 · 刘学伟:刘晓波为何没能创造历史?
 · 平等相对论发凡
 · 论领袖的魅力-charisma
 · 人民主权理论的破绽与人心理论的初
【西方衰落】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东方崛起】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九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六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美国时事评论】
 ·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的交易艺术
 · 美国中期选举各类奇葩结果试解读
 · 美国中期选举,风在往哪边吹?
 · 刘学伟:特朗普能成为乱世枭雄吗?
 · “西北阵线”的白人种族主义太黯然
【法国/欧洲时事评论】
 · 欧盟选举:岁月难静好,生计尚可延
 · 刘学伟挽救法国沉疴第二计:税民院
 · 公益劳动法能否是法国的救命药?
 · 以管窥豹黄马甲,西式民主啥困局?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为何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无法成功
 · 刘学伟:马克龙执政半年反思与前瞻
 · 加泰独立公投:多元文化和国家认同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法广采访刘学伟:法国并未出现“海
【移民和恐袭】
 ·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 刘学伟概述移民/民族/种族…平等
 · 刘学伟:法国难以走出的移民困境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附录12
 · 【学伟论道】欧洲恐袭,伊于胡底?
 ·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
 · 刘学伟:“问题移民”以外的三个“
 · 刘学伟:恐怖主义导致民意过度右倾
 · 伊斯兰极端主义的病根在哪里?
 · 刘学伟:西方人搬起了恐怖主义的石
【人工智能】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刘学伟:人工智能畅想曲
 · 人工智能会毁掉西方的橄榄形社会吗
 · 阿尔法狗战胜给人类的启示
 · 人工智能畅想曲
 · 传统Taxi与Uber大战之我见
 · 聪明的民族是否理当先发财?
【国民综合素质】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八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附录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结论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秘结论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探密十三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十二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一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十
 · 刘学伟:东方崛起大数据探密之九
【过往目录1】
 · 驳刘学伟:东方崛起之大数据之几个理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摘录批判
   

新西兰杀手“大置换”宣言的摘录与批判

    新西兰的恐袭案已经过去一些日子,评论还未消停。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的74页宣言书(以下简称“宣言”)在网上传播。这样的宣言当然会极力传播他的恐袭有理的荒谬理念,广泛传播的确也会有负面影响。但专业或准专业人士可以阅读检视,分析批判应当还是没有疑义。兵家孙子早有言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大家都知道,现今的主流意识形态中,就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的对阵而言,前者居于上风。这样对认识真理也许有妨碍,但对维护和谐可能有用。笔者遵从主流,努力在两者之间寻找折中与平衡。行文难免出现许多欲言又止的状况,请大家谅解。

为避开传播其谬误观点的陷阱,本文尽量做到完全回避宣言中各类在所多是极端言论。只从其还有一些逻辑的部分中,挑出一些值得探讨或明显谬误之处,加以评点或批判。

一、宣言的基本理念

这个宣言的序言的头三句重复的话是:“生育率、生育率、生育率”。他讲欧洲血统人口的生育率极低,是一切祸害之源。他讲到,生育率衰退绝不是个别欧洲国家,而是所有的欧洲人国家。他接着讲到一些欧洲人国家(比如美国)的人口还在增长,那全是拜外来人口之赐。也讲到欧洲人自己的“享乐主义、虚无主义、个人自由主义”是造成欧洲人生育率极低的祸首。

这两个意见(欧洲人生育率太低和其根源是享乐主义……)表达,在几乎一切西方包括东方媒体报道和评论中,似乎都被彻底屏蔽。西方人无法对这两个意见做出回应。他们首先不愿意对前一个陈述是否事实表态。然后他们也无法对这个不可言说的现象形成的原因有任何进一步的分析。他们把有关的议题封存,觉得这样是遵守政治正确的唯一可能的反应。

塔兰特所持的下一个根本观点就是外来移民想置换欧洲人的文化、血统、人民。“大置换”(Great Replacement)就是他这篇宣言的题目。他说,“外来移民现在遍及所有的欧洲人国家,任何地方都不会例外,包括如此偏僻的新西兰。”

宣言接着开始大量攻击(大规模)移民。这是大家忌讳的核心之处。本人尊重政治正确,在这方面不代他传播。

再接着,宣言用大量的篇幅对驱逐移民的暴力战术的合理性与可行性进行鼓吹。这部分内容,太辣眼睛,本人完全略去。

这个宣言的结构也有问题。他先假设了多达88个各种问题,大部分简略少部分详尽地回答。但是他的相对完整的理念阐述则放到了宣言的后部。这让人迟迟抓不到他对自己核心理念的基本逻辑解释。本人这里把他的那几段比较完整的论述提到前面,先批判。那些问答摘要和批判则调到后面。

二、宣言的核心逻辑及批判

现在盛行西方的政治正确有一个诡异之处,就是它对西方/主流和非西方/非主流的各种现象和理论的禁忌的宽松或严厉的程度大相径庭。对直接针对西方的各种主流现象或意见,政治正确的墙壁真的还高度有限,人们还可以进行相当广泛的探讨。这也是本人觉得可以引述宣言相关内容的缘故。

相反的方向,许多的论题,则经常不是这样。论述一有出口,马上就会被戴上政治不正确的帽子。通常根本就不在允许讨论之列。现行的纪律是这样:你妄图讨论这些不许讨论的问题就已经是严重错误。是不是符合事实,是不是遵循逻辑,这些无需考虑。这也是本文中没有笔者都不方便提及的那些方面的引述和讨论的原因。

A、“谁真正应当受到责难?”

杀手塔兰特的逻辑的起点是欧洲人的自我批判。他的第一个大问题就是本小节的题目。

他的答复是这样:“最应当受到责难的人民是我们自己,欧洲人。强者不会遭遇种族替换,强者不会允许他们的文化退化,强者不会允许他们的人民死去。弱者才会创造(现在这种糟糕的)状况。强者需要去解决它。”

[The people who are to blame most are ourselves, european men. Strong men do not get ethnically replaced, strong men do not allow their culture to degrade, strong men do not allow their people to die. Weak men have created this situation and strong men are needed to fix it. ]【[]中是原文。】

他没有把头号责任推给非西方的移民,还算清醒。但是他对西方的弱势也是过于夸张。

B、移民融入失败的原因

塔兰特接着讨论了西方想让外来移民融入失败的原因。

“期待移民融入(欧洲人的)濒死的颓废文化是可笑的。谁愿意将自己强大,主导和崛起的文化融入老年,腐朽,堕落的文化中?人们会被什么样文化所吸引?是(富蕴)传统,美丽,建筑,艺术和繁荣的文化?还是腐朽,自我仇恨,无子女,无序和虚无主义的文化?”

[Expecting immigrants to assimilate to a dying, decadent culture is laughable. Who would willing leave their own strong, dominant and rising culture to join an elderly, decaying, degenerate culture? What culture would entice a man, one of traditions, beauty, architecture, art and prosperity, or a culture of decay, self-hatred, childlessness, disorder and nihilism?]

“年复一年,越来越多的移民选择保持自己的健康文化。更有说服力的是,我们自己的人民开始加入他们,从他们自己的掺水的和不断恶化的文化中寻找外源的目标和指导。”

[More immigrants are choosing to retain their own healthy culture, year by year, and even more telling, our own people are beginning to join them, looking outside their own watered down and deteriorating culture to look for purpose and guidance from outside sources.]

小结论也是大写:没有人会愿意融入衰败。[NO ONE WILL WILLFULLY JOIN THE DECAY]

这一段论述有一个根本性的逻辑漏洞,就是外来文化与欧洲文化相比,是更优秀还是更落后?如果如这里所论述的外来文化更优秀出那么多,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那“腐朽没落”的欧洲文化是不是就是应该反向融入?为什么还要拼死抵抗?为什么还要痛心疾首?为什么还要不惜以身相殉?

看他的描述,那个入侵的外来文化是伊斯兰的还是东方的还是其它什么地方的?本人还分不太清晰。诸君以为是什么?今天的伊斯兰文化有那么光彩夺目么?

本人实在还不能苟同杀手塔兰特对欧洲文明的过于严厉的批判。今天的欧洲文明的确已经露出很多的破绽,暴露出开始下世的征兆。但依本人判断,她依然还是处于整体的顶峰阶段,还远没有全速下行(他的原话:“lummeting, free-falling”),对自己还有着许多的自信和傲娇。因此,她可以容忍各方对她的批评,甚至很严厉,明显过分的批评,也不会触犯政治正确似乎无所不在的禁止言说的高墙和大刀。哪怕仅凭这一点,本人对西方文明就都还充满了敬意。何况除此之外,她还有那么多的可骄傲之处。(比如富裕、福利、科技先进、均平、意识形态和制度的得到民众广泛认可的合法性。)

C、文化多元化究竟是优势还是劣势?

塔兰特接着批判他认为的西方政治逻辑的一个核心错误。与现在的主流意识形态相反,他反对“多元化是西方最大优势”的说法。

他反驳这一点的核心论据与我们东亚人有关。“为什么让西方民族强大的原因(多元化)与让东方民族(中国、日本、[中国]台湾、南韩)强大的原因不同?为什么他们那么强大?中国正努力在本世纪内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什么她没有多元化?为什么那些没有多元化的国家,在那么多不同的方面,做得比我们好那么多?”

[Why is it that what gives Western nations strength(diversity)is not what gives Eastern nations(China, Japan, Taiwan,South Korea)their strength? How are they so strong, China set to be the world most dominant nation in this century, whilst lacking diversity? Why is that their non diverse nations do so much better than our own, and on so many different metrics? ]

他的小结论大写: 多元就是弱,一元才是强。[DIVERSITY IS WEAKNESS, UNITY IS STRENGTH] 他这个说法是否似是而非?诸君以为应当如何反驳他?

在这个地球上,可以反驳这个观点的最大论据就是美国加州的IT繁荣,大大地仰赖了大量东亚和南亚聪明移民的加盟。但那是不是一个局部?是否可以以此概推全球?

在笔者看来,美国加州移民的成功的诀窍不在移民,而在优质(高科技移民, H-1B签证)。但是只接受优质移民而不接受其他的普通移民是否有太过于的自私自利、损人利己?而且这样依然会带来塔兰特所畏惧的种族置换。到过加州旧金山和洛杉矶的人都会立马感知这一点。这种现象对西方人的利弊他们当然可以讨论。对此,我们东方人的立场和利害又显然与他们不同。

塔兰特还假设人家问他这个袭击是不是以“反对多元化”的名义。他说正好相反,他的袭击是以多元化的名义。他说各个人民应当保持他们在文化和血统上的不同,分离和内部匀质。他说:“彩虹之所以美丽,只是因为它有各种各样的颜色。把这些颜色混合在一起,你把它们都毁掉了,它们就永远消失了,而最终的结果却远非美丽。”

[In my mind a rainbow is only beautiful to due its variety of colours, mix the colours together and you destroy them all and they are gone forever and the end result is far from anything beautiful.  ]

他这个说法太极端,依笔者的看法,正确的大道应当是:大体分离,少量融合,顺其自然。拉美式的融合虽然不彻底,但似乎也并不是最好的结局。国界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保持上述折中状况。假设今天就取消国界,“世界大同”,所有人都可以自由迁徙,这会不会更符合全人类当下的最大共同利益?可能还是存疑吧?

此外,塔兰特的确说到:“在政治和社会价值上,与我的观点最接近的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The nation with the closest political and social values to my own i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笔者想他应当尤其赞同的是中国严格的(对外不接受)移民政策和对内的主要民族的绝对主导地位。前者可能是中国人民与政府最有高度共识的既定国策。而后者则是漫长历史赋予当今中国的确保不会发生大型民族冲突之大幸运。

三、宣言的“常见问题答复”选录及批判

宣言回答了多达88个从“你是谁”开始的他假设人们可能想问他的问题。这些问答,媒体已有不少传播。笔者这里挑几个漏洞来批驳一番。

A、动机

关于为什么要发动此次袭击,他明言是“为了报复”。

报复理由的第一条是:“我们的土地将永远不会是入侵者的土地。只要还有一个白人活着,入侵者就绝不能把我们的人民换掉。”

塔兰特本人是澳大利亚籍,他发动恐袭的地方是新西兰。笔者无法不马上想到,欧洲人真正开始成建制殖民澳洲,得从1768年的库克船长算起,至今不过250年。他们在澳洲实施的种族大置换是何等之彻底,尽人皆知,他们还有什么道德高地可占,去质疑后来的移民呢?

当然这个驳斥如果涉及当代欧洲,有些不能成立。碍于政治正确,这里打住。

报复的理由之二是“在历史上,穆斯林入侵者在欧洲土地上杀害的数以十万计的欧洲人。”这里好像讲的是中世纪以来,欧洲人和穆斯林在地中海周边的长期争霸了。在这个过程中,死在欧洲的欧洲人的数目倒是恐怕远不止数十万。但那总共九次的十字军东征中死在西亚的穆斯林的数目恐怕会远远多过死在欧洲的基督徒。

更何况近代以来,西方强势,殖民统治中东,在那里造下多少孽障。还无需论及当代西方在中东挑起多少争端。单单现在还没有完全结束的叙利亚内战,(根据《维基百科》),就造成35-50万人死亡,逾760万人流离失所,逾400万人沦为难民。以同样的逻辑,伊斯兰极端恐怖主义不是也能言之成理吗?

报复的理由之三是“伊斯兰奴隶主从欧洲土地上掳走的数以百万计的奴隶”。

本人查阅有关史料获悉,在奥斯曼帝国前段,伊斯兰帝国的确曾经比欧洲诸国还要强势,白人沦为穆斯林奴隶的现象的确还不是绝无仅有,最多的估计有100-125万之谱。现在可看到的明显证据之一是当时留下的一些画作。但是如果要这样算历史旧账,延绵达四个世纪之久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让非洲的人口损失数达三千万之巨(请查《维基百科》相关条目),那么非洲或美国的黑人可以发动多少场类似的恐怖袭击甚至真正的战争,才能解他们的心头之恨?

塔兰特还提到科索沃战争中,北约武力支持穆斯林脱离基督徒主导的塞尔维亚是吃错了药。对此本人不加评论。

B、思想激进化过程

塔兰特叙述他的思想转变,提到四件事。

第一是2017年4月7号发生在瑞典斯德哥尔摩的恐袭,尤其提到一个11岁的重听的小女孩 Ebba Akerlund 的死难。

然后提到该年法国总统选举马克隆胜而勒庞败。

然后提到他在两个法国东部小镇看到大量年轻移民。本人在法国居住逾三十年,当然看得到法国移民人口的增加。但是本人也常到乡间旅行,应当可以确认,在法国的外来移民,绝大部分都集中在大城市。在乡村地区,真的移民非常有限。塔兰特看到的那两个有大量移民的乡间小镇,应当是十分的例外。上图:法国乡镇节日景象  下图:看看近日黄马甲游行群众,有任何移民面孔吗?

最后他提到在似乎是那两个城镇附近的一个墓地看到的无边的木制十字架,认定他们都是为保卫欧洲对抗穆斯林侵略而牺牲的烈士。他坐在那里痛哭流涕,然后才决心和他们一样为捍卫欧洲文明和种族而献身。

他没有明确指明这个墓地的地理位置,但是即使是在法国东部,也不可能有大面积的公墓埋葬着与穆斯林战斗中死难的基督徒战士。因为除了发生在很早的732年的普瓦提耶一役,穆斯林军队从来没有打进法国的领土。那事至今已有近1300年。在中世纪,穆斯林与基督徒的主要战争都在东、中欧和伊比利亚半岛发生。划定近代穆斯林与基督徒疆界的在1683年发生的第二次维也纳围城之战也远在中欧的奥地利,距今已经336年。在近代,西方强势崛起以后,两个宗教之间的战斗应该基本都是在欧洲以外的地方发生了。在欧洲,尤其是西欧发生的那些故事都已经十分地久远,应当不可能还有树立着木制十字架的大片墓地存在。数百甚至上千年间,木头早就朽坏了。

和他的描述大致相符的大片的,可称之为“延绵入天际” [whithout end , into the horizon] 的战士公墓,据我所知,在法国的土地上,就存在于诺曼底,建于二战结束以后,盟军的和德国人的都有。绝大部分墓前的确立有十字架,但是石质。而且并不都是十字,也有少量的(犹太教)六角形和个别的(伊斯兰)新月。可惜我在网上没有找到新月墓碑的照片。当时可是亲眼目睹。那个牺牲者的数量之大,的确让人感到震撼。

查资料,那里最大的美军公墓葬有牺牲者9387名。最大的德军公墓则有2.1万名死者,墓前也都有十字架。诺曼底地区共建有27座军人公墓,共有约12万个墓穴。

法国一战中的死难者,其实比二战多太多。每一个市政府的入口处,都可以看到本市罹难者的长长名录。

对今天这篇文章,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里交战的双方,都是欧洲人,都是基督徒之间的内战,穆斯林(国家)顶多是间接被涉及,他们都是在败退。(比如一战以后,延续长达623年的奥斯曼帝国解体。欧洲列强瓜分了帝国的尸体,只留下现代土耳其那一小部分土地仍归穆斯林独立拥有。)塔兰特如果是在那里痛哭流涕,发誓献身,是不是在“替别人家哭丧”,严重地搞错了对象?

综合全文,尤其是他在枪上的留言,和他的行万里路中包括东欧很多国家历史地点的旅程,他对欧洲历史的了解应当远在欧洲人的平均水平以上。为什么他会犯这样严重的认知错误,本人不明白。

他提到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1300年的恩怨。把这么久远的历史作为今天无差别行凶杀人的理由,未免过于蛮横。那些悠久的是非恩怨毋宁说冤冤相报今天如何说得清?又如何让今人来承担责任?不过还真有更过分的。那就是以色列依据两千年前的历史要用血与火给自己在巴勒斯坦复国了。说到底,还不是“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打得赢就有理”。

他假设人家问他孩子是不是无辜?他说那些孩子将来也会长大,也会成为欧洲人的取代者,所以也该杀。我要问他的是,那样说来,澳洲和美洲的原住民是不是也可以这样逻辑推理,那么只要是欧洲人都是当初的夺占者的后代,都该杀?他可能只好回答:“有本事你就来杀呀?”那么,这就是伊斯兰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和伊斯兰国的答复了。

C、关于他个人的前路

他假设人家问他袭击之后还打不打算活下来?他说“为什么不?” 这样,他在法庭上,庭审时,还有机会宣传他自己的理念。还可以去用他的长期被监禁来“消耗政府的资源”。

这时他好像忘记,他消耗的可是自己人民提供的资源。据知,他不要律师,打算自行辩护。不过关于他自己的辩护词,一定只会得到最低限度的报道,他据之宣传自己的想法只怕是会落空。

还有两个关于他个人前路的他的自问自答如下:

问:如果被定罪,你是否期望留在监狱?

答:是的,直到我被杀,被释放。或足够的时间过去以后的大局面是我的人民明显失败。然后我会自杀。我知道,为避免我的种族死亡,我已经竭尽全力。

问:你为什么相信你会被释放出狱?

答:我不仅期望被释放,而且我还期待最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如(曾经的)“恐怖分子”曼德拉。一旦他的人民取得胜利并掌权,他就被授予该奖项。

我希望我在被监禁的27年之内获得释放,这与曼德拉因同样的罪名入狱的年数相同。

********************************************************

好了。这个宣言更多的内容或者不精彩,或者过于政治不正确,笔者都不再引用加评论。

笔者现在担心的是,会不会有新的伊斯兰恐怖分子,以为塔兰特手下的死难者复仇的名义,再在哪里开杀场,也行报复。如此下去,冤冤相报,何时是个了局?

此外,笔者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政治正确的威力那么强大?“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这些意见。但我会誓死捍卫你发表这些意见的权利。”这曾经震撼人心的格言已然失效。现在威风凛凛正生效的新格言是:“你的这些意见不正确,因此不许发表。”

但是在笔者看来,真理应该是活物,她应该经得起理论的辩驳和实践的考验。不让人批评的理论从本质上来说就不可能是真理。就像讳疾忌医的人并不能因此就不生病,不死亡一样。

笔者以为,在每次恐袭之后,人们除了献上鲜花和蜡烛,实在还应当做更深入的思考。终究应当想出,如何根除这种冤冤相报的局面。

其实对这些问题,笔者还有一些更深入的思考。下面介绍写于2017年的一篇。供有兴趣的朋友进一步参考。笔者可以向你事先保证,这篇文章很有内容。

               关于当代国际移民问题的一些思考(完整版) | 欧洲三人网

www.3ren.fr/.../guanyudangdaiguojiyiminwentideyixiesikaowanzh...


     比如,这里是该文结论的一部分:

     迄今为止,(将来尚未可断言,)任何一个文明,必须由建立、信奉它的人民来承载。文明真的是永远跟它的人民在一起。人民就是文明。人民繁衍了,其文明也会繁衍。人民搬家,文明会跟着一起搬家。人民换了,文明就会换。人民换一半,文明的精气神(精神气质)也会换一半。人民没了,其文明也就没了。一个有长久传承的人民,要彻底改换精气神(精神气质),全盘融入或接纳另一个文明,那是极度的困难。地理、地域,乃至周边人文环境,都次要得多。在一个给定的地域,如果原文明的承载者因为任何原因被外来的另一个文明的承载者大批取代,幻想原文明的精气神(精神气质)可以(依靠比如一部宪法、或一套价值观)永久存续,那很可能、很担心是图样图森破,上台拿衣服。(Too yang too simple, sametimes naïf.)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