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277,01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他手中的照相机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协
分类目录
【小说】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四)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三)
【随感杂谈】
 · 纽约街头流浪者
 · 香港这事儿……(4)
 · 请接受现实
 · 川普该被弹劾下台吗?
 · 推销员
 ·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
 · 北京的穷人小吃
 · “反送中”让中共得益
 · 川普和习近平的目标
 · 川普这个“完人”
【摘编文章】
 · 聪明的老鼠
 · 曾有这样一次海难
 · 70岁的北岛
 · 德国人为何拥戴了希特勒
 · 沙拉的故事
 · 他手中的照相机
 · 郭永怀的女儿
 · 朱元璋时代是人间炼狱
 · 流沙河走了
 · 有关人类寿命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 在反右的日子里
 · ZT: 为什么共产党统治能在中国成功
 · ZT: 对话唐德刚
 · ZT: 有关弹劾调查:在Lev Parnas和
 · ZT:川普与中国的空洞协议
 · ZT: 与朱利安尼有联系的两名男子因
 · ZT:麦康奈尔重申,他“别无选择”
 · ZT: 聂元梓印象
 · ZT:张爱玲之死
 · ZT:如果我死(外一篇)
【随手一拍】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 山茱萸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最后的告别
   

最后的告别

 

  春节的初二,租个越野车直奔过去当“知青”生活了九年多的“北大荒”的那个农场。自己在那儿默默地转悠了三天,又默默的离开。

  当年劳作和生活过的“连队”已改建成奶牛场。

1.jpg


2.jpg


  “德胜牧场”;不知奶牛场为何起了这个名字?当时我开车进来时,办公楼里有人迎出来,说“我就知道又是老‘知青’来寻故地了”。他问我“咋就一个人来”,我笑笑没有作答。经介绍,奶牛场有一千多头奶牛,全部机械化饲养;挤出的奶直接灌入低温三摄氏度的冷藏罐,然后马上运往黑龙江省完达山奶粉厂。奶牛场全套设备德国进口。

  “全部密封式喂养。抱歉哪,不能让您进去参观。”看得出来,和我说话的奶牛场的师傅确实有些歉意。我又是笑笑。接着他介绍了一下养牛场。员工共有34人;其中技术人员12人。饲草和饲料在原“连队”耕地种。奶牛的粪便经过处理,污水专门储存在巨大的罐子里,定时有车拉走到某地无污染处理。粪便渣滓烘干后铺垫在牛圈里……听着听着,我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生活在这里的情景。当然,记忆中原来的一切场景都已不复存在。是不是该伤感一下?没有。听完介绍,又寒暄几句,道别后就开着车上路。周围几个“连队”和分场部顺便开着车转了转。

  分场部还有些农场职工住着。住房前那养的鸡和鹅和当年没什么不同。它们在冬日的阳光下很是惬意晒着太阳,地上有一摊吃不完的饲料,大概是碎玉米吧?那辆似乎是废弃了的摩托车意味着这些年农场的变化。

4.jpg


  呵呵,想起刚到“连队”的时候,分场“革委会”主任,当年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战士,向我们刚从北京来的,绝大部分仅仅16岁左右的“知青”们热情地介绍农场。他最后憧憬道:“……到了你们都在这里成家的时候,我们分场要有50台马车,100台牛车。我们的家属房那时要有好几百套哪。哈哈哈。对了,猪要养上上千头,羊那当然是好几千。鸡鸭鹅自家门前后院里想养多少养多少。地头有个六号地泡子(大死水湖),我们买来鱼苗养上鱼。啊哈,塞北江南呀!这个,这个…你们北京来的‘知青’在农场一个个都结婚安家后,你们的父母来探望,会住在我们盖的大招待所里,好大好大的招待所。好几百各地‘知青’都在这安了家那该有多少小孩子,我们的托儿所得多大呀。哈哈……”

  牛马车?早已在农场绝迹。现实与分场“革委会”老主任想象的将来完全不同。不过早在1976年我们的老主任就去世了;他因毛泽东的去世伤心过度心脏病突发走的。他还真是个很纯朴的老人。其实他去世的时还不到60。他和他对农场,他的第二故乡的憧憬,早在1976年10月份的某日话上了句号。我说这话没有半点调侃的意思。

  我把车停在当年一号地路边,久久地站在冰雪中向平顶山的方向眺望。

3.jpg


  40多年前多少个日子里,我们在田野里总是能看到平顶山——这3百多年前喷发过的小火山属于五大连池火山群中的一个。“流干了眼泪,望穿了眼,眼前还是平顶山。平顶山虽然很美丽,比不上北京的颐和园……”想起我们当年哼着自编的“知青”小调,那时还真的有悲观的情绪;然而现在想起来又是默默的一笑。转眼我们那帮北京“知青”来到这里——1969年的九月,即将过去整整半个世纪了。时光荏苒,岁月匆匆。我来看望这片埋下我宝贵青春的的土地了;第一返回,大概也是最后一次,来做最后的道别。整整40年前,1979年刚开年,我在冰天雪地中默默地离开。那时已感到自己再次面临新的开始,且是两手空空的开始,过去的一切都在告别。我在嫩江县火车站的凌晨,刚刚挤上火车,从车窗口望着漆黑夜幕下的大地;它在沉睡,我是那样熟悉,却很多内在的东西再也带不走,不由自主泪如泉涌,止也止不住。

  记的当“知青”时,每次从“连队”到嫩江县,载货卡车在破烂的公路上东摇西晃的“爬行”,坐在上面的我们总会被颠得不断地“飞”起来。而现在,这公路虽然不是省道,可也是水泥路面,质量还真是不错。如果不是上面有冰雪,开车80公里的时速应该没问题。这路是什么时候翻修成这样的呢?本以为农场的道路还和我在的时候那么不堪,所以租了台越野车。不知为什么,平整的路面让我有了点不真实的感觉,过去的农场似乎不见了。嗨,其实,过去也只能埋在心底。

  同在“连队”的各地“荒友”中的很多人多少年前就回来旧地重游过,有些人甚至来过多次。在我们“连队”的“荒友”微信群里,重访农场的场景被一次次描述着。已经是老头儿、老太太的老“知青”们谈到此时,说再次到达当年生活过的地方,大家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而我却一直没有再回农场看看。这次来,有着一种“不能不去告别一下”的念头。毕竟自己从离开农场时的一个年轻人已经到了六十有五的老人。如果再不来看看,可能永远也不会再来了。

5.jpg

  正在成长的白桦生机勃勃。

6.jpg

  多少年后自然伤痕累累。

  可是,我来最后告别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确切目的?真的说不清;所以我就悄悄的一个人来。这样独处,或许会有更多自我的心灵体验。其实就是让我去农场找当年还认识的人们也很困难;几十年过去,不但过去的场景极少留下来,就连人也换了几茬;变化极大。在农场的三个晚上,我都是早早地吃过晚饭,躺在总场招待所里久久地沉思。

  我为什么回来看看?就算是…祭奠一下吧。毕竟,这片土地上埋着部分的我。当年我离开时,如同一棵被连根拔起的树。我有很多很多属于情感的东西不得不永远地留在这里了。这部分过去的我只有我自己知道,只能埋在这里,也深深地埋在我的心底。

  离开农场前的那个下午,我驱车去了平顶山。现在平顶山已经成了农场的一个旅游景点,从山脚下到山顶修了很好走的几百台阶。我登上了这座小死火山。当年曾经来过一次,记的那次来去匆匆。这次再到山顶,眺望着低矮丘陵的土地伸延向远方;嗯,夕阳西下,一切都显得很美;只是我感觉很美。

7c.jpg


  我知道,没有谁会在世界上有任何形式地老天荒式的存在。这我懂。但有生命的我总会想到留在这里的那部分的我……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