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门杂谈
  吃喝玩乐,古今中外,无所不谈
我的名片
云门
 
注册日期: 2010-10-27
访问总量: 426,94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毛笔字,竖写还是横写?
· 想想周围的美好——悼鲍勃·霍克
· 乌镇三白酒
· 走出德尔斐
· 镇海油菜花
· 约堡的辣椒酱
· 河豚泡清酒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打油片子】
【景在路上】
 · 桂兰
 · 马来西亚的Sayong Lembah村
 · 徒步徽杭古道
 · 罗马火车
 · 徒步库克山
【故乡忆事】
 · 故乡忆事:烟袋·打火石
 · 故乡忆事:苇笠和蓑衣
【种瓜点豆】
 · 最后的蓝莓
 · 连阴雨,蘑菇生
【史海拾贝】
 · 蕹菜在马来西亚
 · 山东海啸(四):海啸出巨木
 · 山东海啸(三):海啸出石油
 · 关于山东渤海沿岸地震与海啸的记载
 · 关于山东渤海沿岸地震与海啸的记载
【各地春节】
 · 曼谷春节掠影(组图)
 · 新加坡春节掠影(组图)
 · 吉隆坡春节掠影(组图)
【故事新编】
 · 风雪大车店(小说)
【英文汉译】
 · 涪陵,腿之城
【走南闯北】
 · 乌镇三白酒
 · 走出德尔斐
 · 镇海油菜花
 · 河豚泡清酒
 · 花火旅舍
 · 我在深圳做电工
 · 古城明月
 · 马六甲葡萄牙村的魔鬼咖喱
 · 台湾云南小吃店
 · 仰光的螳螂虾
【中西文化】
 · 鲜
 · 流浪汉和挨饿的学生
 · 中国人特有的姿势:蹲
【道听途说】
 · 木匠尼克
 · 绿岛怪食:发酵海鸟Kiviaq
 · 林蛙饺子
 · 谈“水客”
 · 一则真实的朝鲜故事
【杂谈吃喝】
 · 约堡的辣椒酱
 · 河豚泡清酒
 · 花火旅舍
 · 葱花炼锅
 · 图解爆炒鲍片
 · 鲜
 · 食血
 · 江南风物·菱角
 · 想起了臭豆腐
 · 一饼一菜一汤
【谈天说地】
 · 毛笔字,竖写还是横写?
 · 想想周围的美好——悼鲍勃·霍克
 · 镇海油菜花
 · 河豚泡清酒
 · 电影Crazy Rich Asians
 · 花火旅舍
 · 木匠尼克
 · 我在深圳做电工
 · 鲜
 · 钓鳗记
存档目录
10/01/2019 - 10/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9/01/2018 - 09/30/2018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3/01/2013 - 03/31/2013
09/01/2012 - 09/30/2012
01/01/2012 - 01/31/2012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镇海油菜花
   

三十年前(1989年),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是我到上海交大任教的第一个春天。一个老教师有一台设备放在浙江宁波的镇海,准备拿来做点实验,要我去看看。那也是我工作后的第一个公差。


那时还没有跨杭州湾大桥。从上海到宁波要么坐火车西南行,经杭州绕过杭州湾再东去宁波,要么有从上海的十六铺码头乘船到宁波。那时还没有高铁,这两条路都不快。火车还要转一次,乘船则直接,我选择了后者。


下午还是晚上上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乘得是三等舱,舱位几乎全在水下。好在有个床位,是那种上下铺,这比火车硬座要好。只是舱大人多,大人吵,孩子哭,和着烟熏、体臭、廉价食物以及晕船呕吐物的味道,充满了整个船舱。那时候虽然年轻,但还是很难让人入睡,迷迷糊糊就到了天亮。第二天早上船到宁波码头。 


镇海那时算一个偏僻的小镇,由长途汽车和宁波相连。那种长途车严重超役,开起来浑身都响。车一站一站地晃到镇海车站,问窗口后面的售票员,才知道我去的地方没有公共交通,但离镇子不远,走路可到。小地方的人热情,售票员还给我详细地指了方向。 


车站就在田野的边上,我走出汽车站就是乡村小道。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田野,油菜花正开,平整的地里一片金黄。只有远处有几幢房子有点白黑色,那就是我要去的工厂。阳光出来,一片春光明媚。我抄近路,走在刚浇过水的田埂上,空气中弥漫着花香,耳旁是蜜蜂的嗡嗡声,走不远,花瓣花粉蹭满了裤子。那种春暖花开的美好感受是那么强烈,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一家刚刚创建不久的乡镇企业,厂房就是由镇子外面的一些农舍改建的,被油菜围绕着。我在那里住了一夜,平方农舍改建的招待所,一个小房间里就有几张床,其它皆是公用。除了我自己,记得只有一个客人。


或许是前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处吃饭的原因,厂里免费供应伙食,在当时算是一个很大的福利。因为我远道而来,又是上海高校的老师,他们对我比较优待,给的伙食还是最好的。那时候对所谓的知识分子还相当尊重,虽然我初出校门,所知甚少,多亏了那个时代才得以滥竽充数,现在想来真是受之有愧。


其它菜都忘掉了,还记得每顿饭必上的咸蟹,也有黄泥螺。后来才知道这是宁波的特产。镇海就在海边,这东西易得。可惜我当时不识货,觉得这蟹看上去是生的,又巨咸。黄泥螺吃起来也麻烦,只是尝尝而已。 这是我唯一次去镇海,但印象是如此的深刻,以至于每到油菜花开的季节,就想起镇海和餐桌上的咸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