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文集  
我的名片
谢盛友文集
来自: 海南岛文昌县
注册日期: 2011-02-04
访问总量: 1,656,9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维基百科:谢盛友
最新发布
· 80%的中国人不愿被“刷脸”
· 中国2020年将有4亿台监视器
· 把上帝的爱带给大家
· 德国艺术家作品在中国下落不明
· 德国国殇日与记忆文化
· 德国太多不必要的手术
·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友述评】
 · 80%的中国人不愿被“刷脸”
 · 中国2020年将有4亿台监视器
 · 把上帝的爱带给大家
 · 德国艺术家作品在中国下落不明
 · 德国太多不必要的手术
 · “奥威尔式的”人脸识别
 · 中国的政治谣言
 · 人口理事会提“计划生育”
 · 双十国庆:谁的中华民国?
 · 2002年11月29日 朱镕基香港之行“雪
【人间小说】
 · 诱因(微型小说)
 · 赫尔穆特 (微型小说 )
 · 微型小说: 父与子
 · 谢盛友:马丁广场(微型小说)
 · 谢盛友:盲(微型小说)
 · 我做贼的经历
 · 谢盛友:医生(微型小说)
 · 谢盛友:贼(微型小说)
 · 谢盛友:榕树下(微型小说)
 ·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散文随笔】
 · 谢盛友:劳动使人快乐
 · 神秘怪诞的霍夫曼
 · 卡夫卡沒能進入城堡 (中德雙語)
 · 我回来了(中德雙語)
 ·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 加了中国调味汁的马克思广场
 · 德国前总理科尔逝世
 · 告别根舍
 · 欧洲知识分子的代表埃可
 · 直奔杖乡亦惠然
【人在欧洲】
 · 德国年轻人家庭第一、事业第二
 · 到德国旅游,购物请支付现金
 · 菠菜还能给我们多少意外?
 · 专访欧洲议会议员候选人谢盛友:
 · 德国从政基本知识
 · 德国富二代欺骗华裔收藏家
 · 德国的社会信用体系
 · 海外华人为什么有侨领?
 · 欧洲议会选举拉开帷幕
 · 谢盛友欧洲议会竞选宣言:
【欧华文友】
 · 文學搭橋,寫作還鄉──歐華作協20
 · 诗歌是不能翻译的?
 · 康德的先验哲学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
 · 欧华作协年会在华沙举行
 · 五湖四海我飄遊
 · 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届代表大会
 · 呂大明賀謝盛友
 · 生命的衣裳
 · 写作是「天职」,就当忠心以对
 · 谢盛友:儋州才子黄鹤昇
【华友之声】
 · 出人意料的“重生”
 · 也谈作家的正业和副业
 · 餐馆老闆的无奈
 · 母亲河
 · 谢盛友:我们这一代
 · 貧困家庭培養出博士研究生
 · 儿子, 我们为你骄傲
 · 心系文昌
 · 厉害了,我的快餐店
 · 厉害了,我的儿子!
【遥远清明】
 · 乡愁是一首轻轻的歌
 ·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逝世
 · 心系文昌
 · 我差一点成了宋玉兰
 · 椰子,撑起海南的唯美
 · 蝉:故乡行
 · 祖屋乃故乡
 · 谢盛友:你真的要走么 ?
 · 谢盛友:我哭了
 · 拜年: 寻找失落的岭南文化
【本月刊载】
 · 援助中国抗战的“驼峰天使”黄欢笑
 · 谢盛友:当婚姻受到怀疑
 · 德国人对中国和中文的兴趣
 · 谢盛友:德国四大老报纸
 · 谢盛友:我们融而不入当地社会
 · 谢盛友:三次“认识”冯至
【两岸关系】
 · 一国两府救台湾?
 · 谢盛友:两岸人消费“中华民国”
 · 妈祖托梦郭台铭选总统
 · 德国为什么统一强大?
 · 蔡英文称钓鱼台属于台湾
 · 楊偉中: 國民黨改革,不要再空口說
 · 谢盛友:蔡英文与默克尔的简单比较
 · 蔡英文没有台湾独立的资本
 · 奥地利人的身分认同与台湾人的“天
 · 大陆朋友难理解台湾人
【法治思考】
 · 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 德国宪政的曲折发展
 · 声援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 德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
 · 党主制国家只有一条命
 · 中国人为何不守约
 · 细看同性婚姻合法化
 · 王岐山乔石的简单比较
 · 中国对网络的管制是变化的
 · 德国国会如何影响联邦政府
【读史札记】
 · 德国国殇日与记忆文化
 ·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
 · 1871年德国统一以来
 · 说说德国简史
 · 美国犯错,助长中共
 · 百年“性福”贝亚特·乌泽(Beate
 · 独裁者的管控
 · 30年前东德不流血的革命
 · 杜鲁门掷出后的回旋镖(Boomerang)
 · 信仰的胜利
【往事回忆】
 · 赵紫阳:我们欠老百姓太多
 · 沉痛悼念金克尔
 · 文昌著名小学之一茶园小学
 · 粮票
 · 谢盛友:蒋经国去世30周年
 · 说不尽的海口第一楼
 · 非常特别的1977年
 · 梦回老家老祖屋
 ·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八九那年】
 · 六四推倒了柏林墙?
 · 六四天安门,永不消逝的电波
 · 戒严军官李晓明: 六四镇压是犯罪行
 · 中国军队没有镇压六四?
 · 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 谢盛友:六四是什么?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4):责任
 · 普利策奖与六四事件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3):宪政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2):领袖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俄罗斯人最想移民德国
   

俄罗斯人移民德国

西方颓废腐化,我们被敌人包围,但我们的精神决不会屈服于与同性恋为友的欧洲--这样的说法在俄罗斯电视上已经流传了多年。国家宣传机器想要让俄罗斯人相信,全世界都反对俄罗斯是因为我们保持了传统价值观。西方一无是处,因此对我们嫉妒在心。

最新民调显示,一半俄罗斯人对工资水平不满,不得不为支付医疗和教育而苦苦挣扎。至于年轻人,独立调研组织勒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的调查显示,他们不相信什么伟大的俄罗斯对决堕落的欧洲,许多人梦想去西方生活:18岁至24岁的年轻人中,超过40%希望永久移民国外。

为什么俄罗斯人想要离开?他们中大多数年富力强、受过良好教育。最受欢迎的目的地是德国。原因多种多样:教育医疗水平高,对外国人友好,福利国家体系让足够的工资、养老金和福利有保障。

来自德国官方的统计局数字,德国共有来自前苏联的29万7106个公民,其中11万6003人来自俄罗斯共和国。

回顾历史,德国早就出现过来自俄罗斯的移民潮。1917年10月革命之后,许多贵族、军官和富裕阶层纷纷逃往西方。早在1923年,逗留在柏林的俄罗斯难民就有35万人,那时在全德意志的土地上有60万俄罗斯人。

不过,那时德国只是大多数人的跳板而已,他们的目标主要还是美国、法国和英国。毕竟,这些昔日的高级军官、大学教授和政治家流落到德国,靠开出租车、饭店门卫、秘书、翻译或是酒吧招待这些营生维持生计。不少人一开始靠典当家产来养家糊口。当年的一位作家写道:“在这里人们会看到举止优雅的先生们,懂得如何穿着燕尾服,说着一口标准的法语和英语。”

240年前,俄罗斯女沙皇卡特琳娜一世将大批德国移民安置在伏尔加地区,风水轮流转,从80年代起,这些德国移民的后代重新踏上德意志的土地。1990年苏联解体后,在德国就有250万所谓的“后迫迁居民”。原本这些人中许多人在经历了几代之后依然保持自己的文化和语言习惯,在俄罗斯被看作是德国人,但是在斯大林时代的强制归化政策下,这种传统消失。如今,大多数来自俄罗斯的昔日德国人后代和他们的家属不会说一句德语。

当然,西方并不完美。融入德国社会并不是阳光普照的鲜花大道。德语难学,适应新的文化不易,有时你会对某些领域的"落后"感到惊讶。但是,如果你感到你的权利被尊重,这一切都不再重要。政府为人民服务,不把国家资金当作取之不竭的私人钱袋。在这里,你有选择的权利,你可以生活在首都,也可以住在一个人口30万的小城而不会放弃任何舒适性。

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离开俄罗斯。的确如此。只有那些有最有雄心壮志的人才奔向西方。

北德就有两个昔日的俄罗斯人,一位是前机械工程师莱维庭,一位是来自圣彼得堡一个摇滚歌剧院的导演兼首席歌唱家福莱克斯,这二人摇身一变成为冷冻食品厂的老板。福莱克斯就有先见之明,带着家乡的菜谱来到了德国。俄罗斯式的饺子居然让二位在德国找到了生存之道。如今厂里有8个工人,一年的销售额达到1百万欧元。据说生意繁忙,也就没有时间学德语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