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386,16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世界三大移民群不同命运的奥秘何
· 自由主义从“套餐”变为“自助餐
· “六四”——非暴力·暴力·抗击
· 文人跟监狱的距离想必要比其他人
· 北洋时期展示了中国另一条道路
·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识】
 · 世界三大移民群不同命运的奥秘何在
 · 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博弈:重温哈
 · 光脚与穿鞋:两个阶段应有两种文化
 · 一个幽灵,民粹主义的幽灵,在世界
 · 不信任华为的背后,是不信任中共
 · 我得赶快去补上逻辑这一课
 · 看似写的斯大林,其实针对如今中国
 · 当代中国如何“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 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中国的敌人
 · 离1984越远,离《1984》越近!
【史】
 · 北洋时期展示了中国另一条道路
 · 五四当事人的说法也未必都靠谱
 · 真实的五四,习近平的五四和学者的
 · 30年前后“426”《人民日报》让我震
 · 毛泽东在林彪事件之后向全党的自我
 · 总书记审歌记:胡耀邦忌辰再忆一件
 · 改造知识分子之始,即知识分子沉沦
 · 新四军秘书长李一氓回忆亲历皖南事
 · 中国开始学习西方的时机非常不幸
 · 剥去“社会主义”这层皮看毛泽东时
【事】
 · 中国进入人类历史没有过的数字极权
 · 如何正确地用钱当敲门砖推开哈佛大
 · 一个人能多少次扭头装没看到?答案
 · 中国与越南的历史情结,剪不断理还
 · 一个“艾滋病团伙犯罪”引发的调查
 · 21世纪在线“天天读”是什么滋味?
 · 信息员制度:他们还要怎样坑害下一
 · 《走向未来》丛书的往事和中国的未
 · 宋子文为何对给蒋介石写道歉信耿耿
 · 对比孟晚舟与康明凯让谁更难堪
【视】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拾】
 · 自由主义从“套餐”变为“自助餐”
 · “六四”——非暴力·暴力·抗击暴
 · 文人跟监狱的距离想必要比其他人近
 · 还五四真相,也应还北洋外交真相
 · 听一听当年“国贼”怎么忆述五四?
 · 您可知道谁是五四学生运动的领袖?
 · 在加勒比海谈古巴的文化、革命和改
 · 一本从群众运动角度研究文革的专著
 · “民粹是民主政治最大敌人”引起激
 · 关于中国和世界的十个困惑
存档目录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在文革中思想上感情上天然同情造反派,不是白桦一人。”我们首先要着手询问,这是否史实:有无?真假?多少?是“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其次才是如何评判:利弊,功罪,原因,根源,意义

  ◆高伐林


  昨天加按语发出了老学者姜弘教授的文章《我也有过这样的青春》,重点谈了相隔九年的中共政治运动中的两批人——1957年“反右”中的斗争对象“右派”和1966年文革中的造反派,之间有没有什么精神联系、共同点或曰共通点?话没有说完,而且发出后有些博友网友发表看法,所以今天接着写。
  我说:“1957年被打成‘右派’的知识分子,在文革中思想上感情上天然同情造反派,不是白桦一人。”
  我们着手要寻求答案的,首先是史实——这种现象,有无?真假?多少?是有的网友所说的“个别现象”,还是“普遍现象”?
  如果确有其事,其次才是如何评判:利弊,功罪,原因,根源,意义……
  那么,有白桦白纸黑字的诗集《迎着铁矛散发的传单》,有姜弘文章举出的姚雪垠、李蕤、秦敢和他自己等“右派”(这些长辈恰恰我大都认识,也多少知道他们文革中的态度),以及我举出的邵燕祥等人在思想上、情感上同情,甚至行动上支持造反派等等史实,确有其事,当可认定。只是范围和人数的问题。
  网友“万湖小舟1”认为是“个别现象”,姜弘教授认为是“普遍现象”(他的文中说“我和我周围的几乎所有右派,全都站在造反派一边”);博友阿妞不牛认为:说是“普遍现象”,“这是臆断”。

  其他还有人根本否定此事为真,断定不可能。例如一位读者“关查佳”说:“我和白桦是朋友,他从来就不认为‘右派’和造反派是盟友。”那么,怎么解释白桦的诗集,他到公众场合散发,并且“在‘百万雄师’(保守派组织)围攻造反派的武斗现场,他一个人面对大批暴徒,与之辩论,营救被围困的造反派学生”?我问这位“白桦的朋友”,没有得到“关查佳”回答。

  还有网友“盘桓”说:“当年的右派分子,是属于铁定的阶级敌人——地富反坏右之列,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文革时,如没有再次受到批斗,已属万幸,怎敢有非分之举?我周围的右派分子个个如此,除了在学习‘最高指示’时,必须和大家一起表表忠心而外,绝不敢多说一句话。他们与造反派不敢有任何瓜葛。”对这段话,另一位网友“渚清沙白”说:“这才是真实的文革!”
  但是问题是:1,“盘桓”网友说的“我周围的右派分子个个如此”,是局部;姜弘说的“我和我周围的几乎所有右派,全都站在造反派一边”,也是局部;都不能以偏概全,只能说“这才是真实的文革的一部分”。
  2,这段话中,“怎敢有非分之举”“绝不敢多说一句话”“与造反派不敢有任何瓜葛”。都是说的“敢不敢”。非分之举,对于多数人来讲,是不敢的;但非分之想呢?中国古话不是还有一句“敢怒而不敢言”,将生于中(敢怒)与形于外(敢言)做了区分么?不敢公开对造反派表示支持,但上面这段话,强调了“不敢”,而并没有否定“思想上感情上同情造反派”,毋宁说,反而从某种意义上暗示了这种内心同情的可能性。
  面对着白桦这一例证,面对着姜弘举出的一批人的实例(姜弘的文章写于2004年,而且影响不小,那时白桦等许多人都还健在,无人驳斥称其造谣),这一事实不容否认,也不容回避,只是要讨论如何解读它。

  还有人认为:“右派与造反派是否有精神联系共通点”这样的命题,“无聊”“荒唐”“没有意义”,这就见仁见智了。中共在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一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给文革下了一个必须彻底否定的结论,然后就百般严格控制关于文革的研究。致使文革的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话题,无法得到充分的讨论,付出这么大代价的一场浩劫,无法让全民族得到深刻的教训,这是非常可惜的。一般百姓,每天要应付生计,他们不关心关于文革的这类话题,可以理解,无可厚非,但是关注中国的过去、当今和未来的人,应该将包括这一类问题在内的话题,纳入自己的视野。

  在文革研究界,以我非常有限的阅读范围,都看到了许多学者,包括周伦佐、陈益南、何蜀、东夫、陈子明等人,对这个问题的探讨。
  例如:曾经一度相当活跃、被人冠以“左派学者”的李宪源,写过一篇长文《从造反派与五七年右派的共通点审视文革——兼论谁该忏悔?忏悔什么?》
  又例如:参与过文革、吃过很多苦头、并长期研究文革尤其是研究造反派的周伦佐,写了长篇文章《“文革”中造反派与右派的真实关系》。他曾在2006年出版《文革造反派真相》,我推测,这篇长文,就是他的书稿的一个章节。这部书,被另一位长期研究文革,曾与王年一教授合撰过多篇文章的何蜀,称赞为“一部校正‘集体失忆’的力作”。
  可以这么说,1957年右派与文革中造反派的精神联系,既是研究1957年反右和右派问题历史影响的课题,也是研究文革各大派别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的课题,甚至可以说,是研究文革的一个相当重要的课题。
  有的博友好意提醒说:“作为学术研究,这是个很难的题目。”我深以为然!确实很难。我本人或许不一定有能力进行这一学术研究,但我认为,这个题目绝非“无聊”“没有意义”。期望更多真正关注文革真相和教训的朋友,能把这一话题放在心上。

  是否算“普遍现象”?“普遍现象”这个说法本身就伸缩性很大,百分之十算不算“普遍现象”?百分之二十算吗?多少可以算呢?由于并没有样本足够多的统计,都是如同姜弘和网友“盘桓”所说的“我身边”“我周围”。所以算不算“普遍现象”,不必拘泥,索性置而不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并非个别现象。这两天因为手头有活儿,没有时间细细检索,这里我只再举一些随手可得的例子:
  1969年9月27日,中共中央向湖北省下达《关于武汉北、决、扬的指示》(俗称为“九二七指示》,取缔激进造反派组织“北决扬”(其实是一个组织,先后换用了三个名称),认定其后台之一是国民党将领、老右派干毅,把他抓起来关了八年,文革后所有罪名都平反;当局对干毅的迫害,固然是捕风捉影、深文周纳、无限上纲,但我们可以断定,干毅绝不会与保守派组织扯上任何瓜葛“;
  已故学者杨小凯曾经介绍过,文革时湖南省原《湖南日报》总编刘凤祥为首的一些“右派”曾参与造反;杨小凯甚至断言全国“大部分右派文革时都是造反派”,后来遭到一些人批评,认为“显然有些武断”;
  根据遇罗克兄弟遇罗文的回忆,首都中学造反红卫兵报纸“《中学文革报》刊登的唯一的一幅漫画,是一位年轻的右派工人画的,他叫任众,也是我们的好朋友”。
  前述文革研究者周伦佐在其长文中举了很多右派同情和支持造反派的例子,其中一个说:
  我所在城市近郊有一个地区农科所,集中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名“右派分子”。1966年11月造反派兴起之后,他们中的摘帽者纷纷起来造反并成立了跨单位跨行业的造反组织“一二七沧桑战斗团”,未摘帽者虽然无权参加组织,但大多倾向于他们的观点,并暗地出谋划策。造反之初,他们思想和行为的激进在这座城市非常著名,以至1967年“二月镇反”时被定为本地第二号“反革命组织”,遭到最残酷的镇压。
  万维著名博客幼河所著《士可杀,不可辱》这一篇博文(刊出于2013年4月5日)中,对右派与文革造反派之间的紧密关系,作了如下描述:
  爸爸和三舅都是“右派”,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泽东思想”的“右派”!……七十年代中期的一个冬天,我从农场回家探亲。妈妈讲述了几个月前去北京地质学院领取三舅遗物的事。她是忽然接到地质学院的通知的,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三舅的骨灰当然是不会有了。他剩下几百本科技书,一台打字机和一条他搞地质 勘探时留下的鸭绒被套。他还有一个几百块钱的存折。这些都交给了我母亲。三舅 是怎么死的?说是自杀。……三舅在“文革”之初是积极参加“运动”的。他和很多“右派”们在一起要为五七年反“右”平反!他们曾在北京工人体育场召开大会,愤怒声讨“刘少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陈诉(述)被错误地划为“右派”的冤屈。三舅是积极参加翻案活动的,他们似乎还有着自己的组织……
  幼河的这一叙述,被李宪源注意到,在其文章中引用。

  还有不少想法,今天写不完了。改天抽时间再接着写。
  请各位继续赐教!


  近期图文: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白桦用电影《苦恋》提的问号怎么回答  
  
1957年右派与文革造反派的共同点  
  
习总宁可摸石头,绝不走最可靠的反腐桥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极权国家要改革,必须以分权为要务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东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吁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