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199,41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 诗人、剧作家白桦不虚此生
 · 吃粽子吧!但别提什么“爱国”了
 · “保存生命”是第一正义原则
 · 狗年光临,好不容易想出一句吉祥话
 · 诗人余光中:“其诗”“其人”分开
 · 文革的火药早被红歌埋下,只待引爆
 · BBC给乔治·奥威尔立了一座铜像
 · 中国诗歌史就是一部中国知识分子夹
 · 名人故居:进入美国人文历史的入口
【识】
 · 要人性还是要生存?贺岁电影引发的
 · 别拿正常人标准要求非正常环境中的
 · 关于猪的热回忆与冷知识
 · 真名人加真名言,变成了假名人名言
 · 陈小雅给习总的公开信,要求太卑微
 · 1957年右派与文革造反派的共同点
 · 加拿大毒贩被中国判死刑引发了激烈
 · 司法官员犯大错,纳税百姓买大单
 · 信奉普世价值者该不该为左翼青年呼
 · 一个文科生质疑“理科生”所谈毛泽
【史】
 · 为救恶贯满盈的红色高棉而发动对越
 · 历史发展没有什么必然性或客观规律
 · 不少右派想借文革造反大潮改变命运
 ·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 山西农民回忆毛泽东时代
 ·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
 ·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神话和史实
 · 纪念人类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
 · “中国有救了”还是“中国没救了”
 · 日本做对了什么?中国做错了什么?
【事】
 · “马主席万岁”背后有个长长的故事
 · 武汉发小“年度来信”:你认不出故
 · 委内瑞拉:路标指向天堂,路径通往
 · 感谢当局皇恩浩荡,对她只是限制出
 · 2018年中国文化流失纪事
 · 一位卖血而没感染艾滋病的幸运者之
 · 2018年末,我听到一声惊雷
 · 历史上的今天:载入史册的几个圣诞
 · 美国查华为,对自己国内企业下手更
 · 川普总统对习主席发动“珍珠港突袭
【视】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 造访纳粹德国集中营的样板——达豪
 · 不用进国家公园,在外就大饱眼福(
 · 美国西部三个著名公园挤成一团(组
【拾】
 · 中共建国后的第一件大事
 · 辩论对手江晓原为何对刘慈欣推崇备
 · 不论自由主义死没死,必须正视其困
 · 我们正在进入“混沌成为新常态”时
 · 中国两年努力,将自己弄成美国头号
 · 委内瑞拉之谜:怎样迅速坠入十八层
 · 在中国讲授宪法学,原来有这么多名
 · 杨继绳“文革通史”如何论述造反派
 · 白桦用电影《苦恋》提的问号怎么回
 · 先是空话、沦为笑话的“依法治国”
存档目录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委内瑞拉:路标指向天堂,路径通往地狱
   

  为什么中国知识精英高度关注委内瑞拉?在我看来原因是:委内瑞拉1958年开始实行宪政,“宪龄”已过花甲,经济成就一度耀人眼目,人民富裕程度让世界称羡,何以一落千丈,百姓一贫如洗,竟有近百分之十国民出逃?这怎么解释?应该归罪谁?


  老高按:委内瑞拉政变总统闹双包,全球瞩目,但最激动的恐怕是中国的文化人。对于远在地球彼端一隅,一个多数中国人甚至说不清究竟在哪儿的国家,纷纷发表评论的数量之多、观点之杂,实不多见,昨天微信各群和网站论坛,简直沸反连天,我看到的较有份量的文章就有:
  程坦《委内瑞拉的痛苦是民众和社会精英的自主选择》(此文被万维博友艺萌转载)
  “老凤1974”《人民是多变的——失败国家委内瑞拉能翻身吗?》
  “陀飞轮1984”《让“自由”离场,委内瑞拉就是下场》
  墨钜《委内瑞拉:最应该检讨的就是人民自己》
  摩诃笨蛋《委内瑞拉大戏,中国编剧美国导演》
  香椿树1《美国会不会入侵委内瑞拉?》
  王晓渝《委内瑞拉乱局的背后:“宪政”大忽悠们如何毁了查韦斯的理想和事业》
  Hongfu《马杜罗的伟大,委国人的苦难》
  ……(这些文章,您在Google上将标题打入,都能检索到)

  为什么中国的知识精英如此高度关注委内瑞拉(这个国名相当绕口,我必须放慢语速才能念得清楚)?
  归纳原因,首先是该国过去十年,从前总统查韦斯到本届马杜罗,总计向中国借款至少500亿美元,国人关注该国经济崩溃,是否还得起中国人如此巨量的血汗钱;
  其次因为查韦斯和接班人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对内国有化、对外反美帝,成为习总书记“有中国特色道路”的有力奥援,其治国方略成功与否,影响到习总的全球大棋局:委内瑞拉挺过难关,让习总会油然而生“吾道不孤”的欣慰;挺不下去,会让习总的“中国梦”和“全球梦”受到重击……
  在我看来,激动中国知识精英的更深层原因是:委内瑞拉1958年开始实行宪政,“宪龄”已过花甲,其经济成就一度耀人眼目,人民富裕程度让世界称羡,何以一落千丈,百姓一贫如洗,竟有近百分之十的国民出逃?这怎么解释?应该归罪谁?
  上述文章的结论,五花八门。从标题都能看得出来,有的认为是异想天开的领袖将国家带到了深沟里;有的认为罪魁祸首就在“宪政”——“宪政忽悠”了查韦斯和马杜罗;有的认为社会主义是灾难缘由,该追究“追求平等,丢了自由”的政策;有的认为是中国蛊惑;有的认为是美国搞鬼;比较多(至少在我读到的)是归咎于委内瑞拉人民——过去不是经常讨论在国家发展中“制度和文化哪个更重要”吗,一般倾向于认为,制度更为关键。但现在反证来了:有了这么好的宪政制度,却发生这么大的劫难!这就说明文化更重要了:归咎人民,其实也就是归咎文化。不过具体说,观点也不一样,一些文章认为是该国文化中的“集体利益和国家荣誉至上”的价值观念作祟;一些文章则认为人民被福利主义腐蚀;一些文章还责怪民众愚昧,“大多数的个体不注重现实,不独立思考,宪政民主即使确立也会走向失败”。
  这些论断所列举的原因很可能同时都发生作用,多元因素形成合力。今后一段时间,恐怕对此还会继续争论下去。这里,我想介绍一篇社会学家孙立平的短文,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哈耶克的那句经典名言:
  通往地狱的路,原本都是想去天堂的。


  2019年不确定性第一单
一个人的“好意”强加给社会引起的后果

  孙立平,立平坐看云起


  朋友们记得,我曾经用两个词来概括2018年和2019年(见《2018年是出题,2019年是答题:再谈2019年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以及选择的重要性》。
  2018:出乎意料。
  2019:高度不确定性。
  我这样说,不是算命。我的理由是:
  2019年,将是世界面临冲击后做出反应的一年,这意味着反应面临着很多的选择,各方如何选择是很难预测的,因而2019年的突出特征将是高度不确定性。
  或者换句话说:
  我们可以把2018年看作是出题的一年,问题提出来了。而2019年则是答题的一年,即如何对这些问题做出反应?而且,其所做出的选择,都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今后一段时间的走向。
  这都是当时说的。
  现在,这个不确定性的第一单来了,这就是委内瑞拉。委内瑞拉,这几年经济就处于岌岌可危的状态,但谁也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快,而且似乎有点简单化。当然,事件还在进行时,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还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可以说这件事情也许是在佐证着2019年这个不确定性的特点。
  委内瑞拉的事情,说起来真的有点荒诞,甚至有点让人感叹。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说这是把一个人的“好意”强加给社会引起的后果。
  可以先看一下有网友整理的委内瑞拉的基本状况:
  委内瑞拉石油储量超过沙特,全球第一。其他资源诸如铁矿、天然气等资源都极为丰富。肥沃的土地,2000多公里的海岸线,对于只有3000多万人口的这个国家来说,基本上是躺在了财富上、抱住了金饭碗。早在2014年,委内瑞拉人均GDP已达到了1.57万美元,是中国数倍,算是标准的发达国家了。
  但就是这样好的条件,最近这几年经济却被搞得一塌糊涂,通货膨胀不断刷新记录,民众财富被洗劫一空,甚至不少青壮年逃往邻国。
  为什么会这样?说起来让人感慨万千:一个人把他的好意强加给一个社会,最后却带来灾难性的后果。这个人就是查韦斯。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说查韦斯是个坏人。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有理性有抱负的伟人,当然是个失败的伟人。查韦斯出身贫寒,从小就生活在贫困中,他深知底层百姓的疾苦,也目睹了石油财富喷发期带来的社会不公。
  因此,他的伟大理想,就是利用巨大的财富,使国家富裕起来,使民众富裕起来,特别是使底层民众能分享社会的财富。当他成为国家总统的时候,他利用他所掌握的权力要实现自己伟大的理想了。
  问题是怎么实现这一点。
  于是,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理想,查韦斯将所有的私企充公,将大型农场收归国有,并重新分配闲置土地给穷人。在全国推行公有化和计划经济。由于掌握了大量的财富,他不断扩大进口,满足百姓消费需求。同时,他开始大力推行社会保障制度,实行针对穷人的医疗、教育、住房等福利制度。由此,赢得了民众。
  查韦斯的这些政策,加之当时石油价格高企的助力,在短时间内获得了巨大成功,包括经济的迅速发展。但这种制度安排,极大地损害了经济效率,扭曲了经济的运行。查韦斯在世的时候,由于石油财富滚滚而来,经济本身的问题被掩盖了。但在查韦斯去世之后,特别是随着石油价格大跌,一切开始暴露出来。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一幕。


  近期图文:

  习总宁可摸石头,绝不走最可靠的反腐桥  
  
杨继绳“文革通史”如何论述造反派  
  
不少右派想借文革造反大潮改变命运  
  
造反派与右派精神联系的更多实例  
  
中美掉进“修昔底德陷阱”是否不可避免  
  
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没有习氏“新时代”  
  
极权国家要改革,必须以分权为要务  
  
中美建交40年,中国还有“老朋友”吗?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