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阿妞不牛的博客  
大碗茶专业个体户,专业不务正业,正儿八经不正经  
        http://blog.creaders.net/u/306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阿妞不牛
 
注册日期: 2009-11-07
访问总量: 6,839,24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看了流浪地球俺流泪期待下一巨制
· 王沪宁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过时
· 中美走向对抗,怪不得川普与习
· 马杜罗会得到上帝之手的救赎
· 新发现:中国人民不想要皇帝啦
· 猪年提防狗叫,好好做人
· 我怀疑自己是神仙,你们很多都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神州今日:大习小戏新曲】
 · 后习时代的端倪:自觉下台阶
 · 习近平酋长头上的野鸡毛大测试
 · 中共漏船载酒泛中流
 · 疫苗与现代化瘟疫
 · 习李能成毛周配吗
 · 赵晓博士力作,习博士看得懂吗?
 · 习大拉套解套,党国破釜沉舟
 · 习近平修宪是量体裁衣吗?
 · 伟大的领袖,残酷的人民
 · 王沪宁脑子进水了
【神州今日:小习大戏连续剧】
 · 从厉害国到被黑天鹅才一年
 · 马云对李克强直言的胆量何来?
 · 华为根本困境来自一个英国佬
 · 丢了包子,洪洞县有更好的货色吗?
 · 为什么习近平令人想到华国锋?
 · 从三鹿奶粉到假疫苗,一路走好
 · 毛之后中国无神?若有,真神是谁?
 · 李鸿忠被部下抢了锋头(疯头?)
 · 贵州人一个极光荣严重艰巨的问题
 · 为什么世界害怕中国崛起?
【习大大戏万点红】
 · 习江胡并肩阅兵说明了什么?
 · 习江胡,京津试比高?
 · 杀了毕福剑,请回芮成钢
 · 对徐才厚的临终关怀
 · 香港在逼着习近平做邓小平?
 · 关于周永康案最简明的中央文件(草
 · 表哥来信:你造谣有术后果很严重
 · 习近平决定了周永康的命运之后
 · 老龙抬头被塔罩:东海识别区的要害
 · 中国惊天轮盘赌:习近平对周永康
【神州昨日:习大登场】
 · 对令计划及十八大前后经典八卦质疑
 · 习大的信仰是什么,有人在意吗?
 · 四中全会的雾霾谜底
 · 习大催开屍花把玩新时代的张铁生?
 · 习近平在四中全会上的讲话要点
 · 近平做小平之前要先做国锋
 · 一国两制大观园:占中与占台
 · “可教子女”:习大是文革坩埚里的
 · 孔庆东的东东没啦?
 · 习近平同山伢子的忘年交
【神州异像】
 · 看了流浪地球俺流泪期待下一巨制
 · 猪年提防狗叫,好好做人
 · 辞旧迎新的最佳民间智慧神话
 · 中共中央2019一号文件
 · 从刘强东桃色案看中国富豪的颜色
 · 毛孙不在朝鲜翻车团,但被压在五指
 · 可与吉尼斯纪录媲美的中国速度
 · 郭文贵爆料的奇怪副产品:五毛不见
 · 这样的正能量,不转不是人!
 · 《纸牌屋》让人笑《人民》让你哭
【台海风云】
 · 美国为何不能支持台湾独立?
 · 中共为什么不骂蒋经国?
 ·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说明什么?
 · 统不干独不敢vs独不干统不敢
 · 台湾的困境说明了什么?
 · 520给蔡英文一个忠告
 · 不共戴天仇敌之死,不堪忍受的胜利
 · 掰开包子吃菜:中国到底是什么
 · 习近平如何吃下英总统这道菜
 · 中国统一的幻景与台独的噩梦
【中美关系】
 · 中美走向对抗,怪不得川普与习
 · 邓小平能摆平今日中美关系吗?
 · 台湾海峡煞疯景的美国佬
 · 从芬太尼看中美保持合作关系的另一
 · 维系中美关系避免全面冲突的三维
 · 冷战温战:北京被逼上路还是选择上
 · 关于中美冲突, 陆克文十条少了两条
 ·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中国如何应对?
 · 川普比赫鲁晓夫对中国人更够朋友
 · 中美贸易战真的双赢啊
【江湖神州:江落石出】
 · 江胡习的江湖戏:姜还是老的辣
 · 江对胡锦涛习近平的胯下之辱
 · 江CORE 为何不适“可”而止?
 · 习如果要动江,必须趁早
 · 习近平抽刀断流,能动江泽民吗
 · 名不正而言必顺:中国的信仰
 · 江泽民是个好同志
【江湖神州:胡涛温饱】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毛邓江胡选——统统叫胡选
 · 令计划发疯与胡锦涛折寿
 · 胡为胡不为?和小思小议胡锦涛
 · 令计划是这篇小说的原型吗?
 · 胡耀邦胡锦涛的二胡小调
 · 同志们请镇静:温总和党是安全的
 · 感谢郭美美为雅安地震做出的贡献
 · 胡温政府最突出的遗产
 · 没有“人”阻止中国官员公布财产
【神州毛古:毛骨考古】
 · 搞不懂转基因就搞死它!
 · 理性思考知青运动的伟大意义
 · 去尽文明要素,剩下腐朽神奇
 · 鲁迅胡适与毛,真的值得细思量
 · 所向披靡的娃娃兵
 · 毛时代的“走后门”说明什么?
 · 美俄中 国人,谁最掌握毛泽东思想?
 · 日本鬼子给中共留下的大麻烦
 · 试一试同毛左理性对话文革
 · 文革奇葩口号:祝周总理比较健康
【神州鸟瞰:蜻蜓点水】
 · 好活不赖死,赖昌星是了不起的前辈
 · 乔石之女与李小琳的不同在哪里?
 · 科普:鸭梨与褐梨的差异
 · 台海两岸上流的嘴炮
 · 贺驻美使馆乔迁新址致崔天凯大使
 · 64坎坷到98高龄:共产党风云老人许
 · 人民日报关于薄案难产的社论“正气
 · 为中共的“精神分裂”叫好
 · 中共内斗的底线
 · 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中国梦”之方
【神州鸟瞰:鹞子抓兔】
 · 喝了一瓶鸿茅,俺为这位蒋公后怕
 · 环球时报胡锡进被网友施暴
 · 从中领馆枪击案看黑名单之黑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冯胜平新作《文革人》值得关注
 · 蔡英文:很有全局观念的国家领导人
 · 黄灯警示:中国的脊梁所背负的昆仑
 · 最聪明的脑残:人大代表的残疾证
 · 难以承受的贵重与极为稀罕的贵轻
 · 徐才厚们为什么要如此敛财贪财?
【神州远古:千年以贯】
 · 新发现:中国人民不想要皇帝啦
 · 为何苏联垮中共立—俄罗斯没太监文
 · 中国贪官为什么不怕死?
 · 千古奇文:日海军致丁汝昌劝降书
 · “珍贵”共产党的事业
 · 禁止老外学中文,违者咔擦
 · 图文并茂:孔子遗言出土!
 · 网友佳作:台湾的“自古以来”
 · 从李中堂到李克强:中国何时走出“
 · 四大发明外中国最伟大的文明遗产
【寰球鸟瞰:金蛋蛋】
 · 半岛终战协定,有必要中国签字吗?
 · 经贸杀台海紧朝鲜合作,川戏(习)
 · 核武来袭仍从容;夏威夷军民好悠闲
 · 不骗你,朝鲜核爆真的迫在眉睫!
 · 从海湾战争看美对朝打击之可能
 · 习被将军:给金三脸还是自己被打脸
 · 朝鲜局势的挑鬼卖与买鬼挑
 · 朝核荒诞现实与荒诞的“解决方案”
 · 两高丽棒子就把习近平打晕了吗
 · 朝鲜是今日世界最安全的国家
【川金蛋】
 · 从中美贸易战看金三的战略价值
 · 川金会的热闹与重要门道
 · 川金会还有会头吗?
 · 阉猪易,给金三去势难
 · 川普金三同台戏不爆炸也无突破
 · 朝核问题,谁先动手重要吗?
 · 金三胖的当量
 · 要准备朝鲜爆炸,而非爆炸朝鲜
 · 川习会后两人最重要的功课与白卷
 · 国际政治的恐怖常识,连川普都学得
【俄罗这厮】
 · 普京可同习近平做一笔好交易
 · 普京是中共不可容忍的现行反革命
 · 奥巴马同普京的田忌赛马乌鸡斗
 · 前临大海后有深渊;乌克兰局势没多
 ·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需要国际承认吗?
 · 乌克兰局势:塞翁与马和渔翁
 · 从格鲁吉亚到乌克兰:北极熊到双头
 · 乌克兰——无克之难,乌云之窗
【寰球纵览--一揽无鱼】
 · 人性与国家民族以及国际关系
 · 国际政治高科技:老祖宗留下的土地
 · 整整八年过去,中共常委还来得及学
 · 与解滨商榷;美华如何美如何升华
 · 朝鲜台湾与中美关系本质变化 2
 · 现代国际政治的无解方程
 · 台湾究竟是谁的阿喀琉斯之踵?
 · 突然发现,栗战书是半文盲
 · 卡斯特罗之谜:大国夹缝与小国生存
 · 左右坐,常人常识吃果果
【环球纵览:一篮有玉】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日本有必要为偷袭珍珠港道歉吗
 · 川普与克林顿:内政外交的承接
 · 著名美共党员打造的美式政治正确
 · 小石头砸大锅:土耳其击落俄战机
 · 俺最佩服的有钱有识之人
 · 美加华人究竟应该如何看待同性恋?
 · 美国高法同性婚姻判决与图灵的苹果
 · 什么是现代?
 · 美国日本未加入亚投行是二百五
【寰球仰视:月亮人看地球】
 · 在霍金面前我们都是残障人
 · 八旬华裔老者谈美国宇航员太空惊魂
 · “公是万恶之源”:从兰德看川普随
 · 看图说话:川普的美国与习大的世界
 · ZT未来的穷人连被剥削的价值都没有
 · 希拉里必须上台的天理(图文并茂)
 · 默克尔能竞争联合国秘书长职位吗
 · 快评:彭博竞选,有望破局
 · 习出访中东三国:人们没看重的一个重
 · 超简明中国近现代史
【寰球横看成岭--成楞】
 · 马杜罗会得到上帝之手的救赎
 · 从对待祖宗之法看中美根本差异
 · 纽时聪明, 川普傻帽,美国壮大
 · 现代非暴力和平抗议集会的不同结局
 · 川普当选班农出局:弔诡的时代世界
 · 如何看待西方对中国的新认识?
 · 中共与沙特,川普的最爱
 · 从娃娃教育看美国如何领导世界100年
 · 洞朗对峙后的中印博弈
 · 中印洞朗对峙,印度如何下台
【环球側看成峰--成疯】
 · 王沪宁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过时
 · 川普说中国学生是间谍吓死你了吗?
 · 川普白头鹰普京双头鹰,习成雕
 · 川普骂了中俄是流氓国家吗?
 · 加拿大华人超市可以拒绝英语服务吗
 · 只了解这一点是否就懂了伊斯兰教?
 · 给金三加油打气鼓劲的中国同志
 · 驴声若洪钟,世界必反华
 · 压抑啊亚裔!从福满猪到模范公民
 · 环球时报特派记者古巴考察报告
【劲爆雷文:神州疯擂】
 · 中国唯一的一位伟大的共产党人
 · 习近平的一张知青照片很值得玩味
 · 天津爆炸真相大白:你能接受吗?
 · 令计划听谁的令,为谁计划?
 · 毕福剑的一剑封喉效应
 · 毛泽东的绝密文稿《我的自我评价》
 · 习近平“失踪”期间致中央常委与元
 ·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好得很!
 · 中国不会有茉莉花革命的九条保证
 · 国民党领导抗战,是胡说还是总书记
【劲爆雷文:五洲风雷】
 · 新加坡到底有多「专制」?
 · 为何战后戴高乐占领德国而蒋介石拒
 · 中日争斗的诡异:龙虎斗与龙虎盘山
 · 默克尔——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民主自
 · 人的尊严,是苏联垮台的直接原因
 · 美国债务危机的核爆炸
 · 油价250:谁赚五百二谁做二百五?
 · 挪威人为什么跟中国过不去?
 · 世界之涡中国之福:奥斯曼帝国废墟
【自选陈酿:神州大曲】
 · 大阅兵快评:天安门城楼好挤啊
 · 习近平的《邓小平》究竟说了啥?
 · 为托克维尔进入中国而兴奋欢呼
 · 薄熙来事件的看点:中共无阴谋,周
 · 百年辛亥两对冤家何时共和?
 · 赖昌星与邓小平:中国改革开放的两
 · 林彪是因为“忠诚”而被毛选为“接
 · 阿妞弹琴:《我的祖国》一株竹笋
 · 梁山伯与祝英台同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 逻辑与文明——从吴仪的一则传说谈
【万点老窖:神州惊雷】
 · 中国最严厉禁止研究的“科学”
 · 毛登辉:真正实话实说的中国人
 · 薄与习,中国人民做出了正确选择
 · 南海再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中国贪官贪图的是什么?
 · 十八大释放的两个超强烈信号
 · 胡德平同习近平私人晤谈记要
 · 妞眼看审谷--瞪大牛眼相信是真的
 · 中共要活,方励之不能死
 · “党中央再次拨乱反正”意味着什么
【万点陈酿:五洲风云】
 · 普京来京阅兵,是有看头滴
 · 中国报刊怀念齐奥赛斯库:哭吧!
 · 将独裁者送上断头台只要七天
 · 大家没想到的中国战后未驻军日本真
 · 乌克兰蝴蝶效应:美国衰落与国际失
 · 朝鲜危机结局:金大元帅完胜升帐
 · 这样的国家,不疯才怪呢
 · 卡扎非尊严体面地被活捉不被捕
 · 维权维稳维他命:新三维世界大片开
 · 穆巴拉克何去何从?
【自选陈酿:西洋红】
 · 暴乱暴乱,奥巴马如何维稳
 · 世界杯的杯具——黑马真黑
 · 美国是“最干净的脏衣服 ”
 · 冷战年代不朽的和谐钢琴插曲
 · 为何美国人平均寿命在发达国家中垫
 · 究竟什么是奥运最大的兴奋剂?
 · 西洋镜照中国:最长命的法西斯与西
 · 华裔美国人要醒悟什么?
 · 美国不好玩:忠告中国富贵少年留学
 · 邓小平如何用“信仰”赢得美国
【自选陈酿:小说大编】
 · 特殊年代普通人被俺弄成二品
 · 山伢子传奇5:山伢子成了山爷
 · 山伢子传奇4 救人要紧
 · 腊肉和玉米粒:知青朝花夕拾旧文重
 · 山伢子传奇3:割下耳朵喂狗
 · 山伢子传奇 2:山伢子的女人
 · 俺老公镀了土豪金:山伢子传奇
 · 博君一璨——万维征文获奖感言
 · 住宅小区守传达的胡锦涛清华同学
 · 大阔特阔之海一代二代
【湿兴大发:疯花打油】
 · 和曹雪葵老师给金川会凑兴
 · 圣诞节快乐!在北美的中国女人ZT
 · 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
 · 汪国真的诗有味道
 · 俺也来狠狠《乡愁》一把
 · 毛诞圣歌
 · 忽然想到西双版纳
 · 海边裸奔——题岑岚照并唱和
 · 一树秋风一树光
 · 甘草黄连忆江南
【湿兴大发:噱月作茧】
 · 红耗之智阉鸡知
 · ZT两首犀利无比的清明古诗
 · 茅台抗旱诗和鼻涕检讨书(旧作存档
 · 骑驴唱和曹雪葵迎韩国朴槿惠总统访
 · 唱和曹雪葵【七律】老顽童忆六一
 · 七律:纪念撒切尔夫人
 · 鸟诗侃鸟事:习大人治鸟国
 · 美西海岸杂感新年
 · 七律:云曲鹤步大漠孤烟
 · 【浪淘沙】秋雨(和雪葵兄大作)
【8964】
 · 六四不反毛,也就别骂邓
 · 64坎坷百岁风云老人许家屯
 · 什么是真正的六四精神?
 · 六四毁了苏联救了中共
 · 共和国卫士与六四持枪暴徒
 · 为了六四,世界公民都有权怒吼!
 · 不谈六四,莫问中国有无将士为国阵
 · 记念六四,勿忘“共和国卫士”
 · 呼应解滨:六四“平反”的意义与无
 · 六四“平反”的意义与无意义
【愚乐鸽蛋集锦】
 · 紫薇出国记(有美图啊)
 · 胡耀邦值得念唱但搞不成交响乐
 · 雷锋伟大还是俺家的书记伟大?
 · 华盛顿同中国贪官都怕挨一刀
 · 散落世界的华人——新年献词
 · 俺神奇的祖国和故乡热烈庆祝中奖
 · 为了中国,向俺开炮!
 · 混账的华盛顿与英明的党中央
 · 六合彩八卦官司
 · 花五分钟说说五毛的事儿
【愚乐鹞子集锦】
 · 俺想起了自己的追悼会
 · 土包子和洋包子
 · 莫言获诺奖,谁有莫能言之苦痛?
 · 中共十八大胜利与否,关系我等小命
 · 没有了卡扎非的世界不好玩
 · 海鬼变海龟的得失
 · 邦声震国:“五不搞”太搞了!
 · 连战是六岁娃娃,还是夫子老朽?
 · 小习好球!
 · 响应习副主席号召,一起美化党史
【愚乐鸽鹞】
 · 我怀疑自己是神仙,你们很多都是
 · 去年在京高考落第,今年去四川混
 · 为祖国语言的纯洁和健康继续奋斗
 · 这样的骗子无罪---古老的俄罗斯寓言
 · 未得零分的零分作文
 · 从班农对川普到人猿之别
 · 年度最佳廉政微小说:按文件要求办
 · 为张阳将军张扬一把
 · 习主席是有zhi之君
 · 国学教授在政治局讲论语
【五味杂陈】
 · 关于死多维的活记忆
 · 万维是否带有病毒?
 · 万维网友寡言博主辞世周年祭
 · 从中国“家”的说文解字谈海归
【自行删除】
 · 包子颂原装进口版
存档目录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王沪宁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过时
   

历史文献弥为珍贵,尤其是亲历残酷历史的名人写下的真实记录生动描述与透彻反思。二战时期希特勒的著名将领海因茨-古德里安将军,就是这样一个人。这个纳粹德国将领,他的敌人斯大林与英国人美国人都非常敬佩。他虽然没入毛泽东的法眼, 但是据说王沪宁同志就也很佩服他,尤其佩服他的回忆录。中国在十年前就翻译出版了他的回忆录,删节本被作为国防大学教材。被删节的部分,就作为了中央党校高级研修班教材。俺十年前在中央党校最高级研修班,当服务员的时候,就顺手拿了一份讲义,然后就跑出来在海外散发了。因为涉及知识产权问题,党中央不好说俺盗窃国家机密。俺也真的没想到,王沪宁等同志确实认为,这样的文献永远不会过时,就像孙子兵法资治通鉴那样,他们一定坚持要熟读用烂。而老百姓反正读不懂。懂了也无用武之地。


这样的国家,不疯才怪呢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Heinz Wilhelm Guderian,1888年6月17日-1954年5月14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位著名的德国将领,最高军衔为大将。古德里安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倡导坦克机械化部队的重要推动者。在他组织与推动下,德国建立了一支当时作战最具效率的装甲部队,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以新型战争型态“闪电战”屡屡击败敌军。古德里安现今成为了德国发展装甲兵力的代表人物,被历史学家称作“闪击战之父”和“世界装甲车之父”。

在战争后期,古德里安与希特勒在战术战略见解上的分歧愈大,两人之间的矛盾也愈形激烈,并多次发生争吵,但古德里安出于对德国效忠的军人誓言,始终未加入政变推翻希特勒的密谋当中。在1945年3月于德国战败前夕再次被希特勒以6星期病假做为健康疗养的名义斥退免职。1945年5月10日向美军投降后被关押3年,因为在战争期间并未虐待战俘和屠杀平民而没有被列为战犯,于1948年被释放,之后一直在家中修养并撰写回忆录《一个军人的回忆》。


摘抄转贴《德二战装甲之父反思录:闪击英雄》

原著《一个军人的回忆》 1952年 纽约达卡波杂志出版社 

中文翻译《闪击英雄—古德里安大战回忆录》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

作者:[德]海因茨・古德里安

在第三帝国许多重要人物的中央,就站着这位混世魔王希特勒,他是我们大家命运的统治者。

希特勒出身微贱,所受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都极有限,并且说话和态度都非常粗俗。但当他站在我们的面前,却一点都不感到局促不安,他好像是和他的亲信同乡在一起一样,让人感到非常轻松。他和具有较高文化背景的人在一起,尤其是谈到文学、艺术等等问题,他也一样滔滔不绝地发言,表示当仁不让。以后,他的亲信当中有一部分人—-都是和他一样出身微贱的—-就总是故意唤起他对上层阶级的恶感,他们这种行为是有目的的,主要是想毁灭这些人对于希特勒的影响力量。

他们这种企图非常成功,其原因有两点:一)因为希特勒在早年曾经饱受艰难和侮辱,所以对旧恨还是耿耿于怀。(二)因为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大革命家,所以不愿意这些传统落伍的思想,会对自己的前途产生阻碍。这也就是解释希特勒心理的一个重要关键。由于这种情感上的复杂关系,所以他对于王公贵族、学者专家、文武官员都会产生厌恶的心理。在他当权之初,他还勉强抑制他的行为,使他能够合于上等社会和国际社会的标准,一旦战争爆发之后,他就把这些假面具全都撕破了。

希特勒的天才与意志力足以影响他人:这个人的头脑绝顶的聪明,并且记忆力特强,尤其是历史上、技术上和经济上的数字,能够记得十分清楚。凡是送给他看的任何文件,他都仔细加以阅读,借以吸收新知识,以补充他在教育上所留下来的空白。他在会议席上常常把他所看见或听到的话,整段背诵出来,使大家感到惊奇佩服。当他变成了德国的总理兼任三军最高统帅之后,他常常会这样向人说道:“六个星期以前,你所说的话和今天完全不同。”这种说法常会使人感到手足无措。关于这些话,是不可以和他争辩的,因为他可以马上查出当时的速记记录,以来证明他的说法的正确。

他说话也具有一种天分,能够用平易近人的方式,把他的意见发表了出来,还会使用一种连续重复的方式,好像是用一把槌子,来把他的思想敲进听众的脑壳里一样。不管听众是成千上万人,还是少数几个人,他所说的话常常是这样开始的:“从1919年起,我就决心要做一个政治家……”而他在政治思想谈话的结论上,却总是这样说道:“我绝不放弃,我绝不投降!”

他的讲演天才可以说是高人一等,无论是对于一般的群众,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都同样能够发生奇效。他懂得怎样调整他的语言和态度,以来适应听众的心理。当他讲话的对象是工业家、军人、党员、公务员等各种不同身份的人,他的态度都能配合做各种变化。他最特别的个性就是他的“意志力”。使用他的意志力,他可以强迫旁人随着他走。他这种力量能发生一种强大的暗示作用,使许多人都受到他催眠的影响。这种情形我曾经多次亲眼目睹。在OKW的范围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反对他:不是像凯特尔那样,受了永久性的催眠,就是像约德尔那样,不敢不服从。甚至于有些很有自信力的人,当他们在敌人的面前都显得非常英勇,但是却为希特勒的辩才所征服,为他的逻辑所困惑,而没有能力反抗他。当他对少数人说话的时候,他一面说话一面就注意每一个人的表情,看是否每一个人都肯接受他的话。假使他发现了他的话对某几个人不发生作用,于是他就会进一步专门对他们进行说服的工作,一定要消灭了这种反抗的精神,才肯停止。假使那个人还是坚持不为所动,那么他就会恼羞成怒了。他会喊道:“我还没有把这个人说服?”于是下一个步骤就是把这个人清除掉。他愈成功,就愈骄纵,愈不肯忍受人家的反对

有人认为希特勒之所以能够一帆风顺的缘故,是因为德国这个民族特别容易接受这种鼓动。不过在所有国家,所有各时代中,人类在非常领导之下,常常都可以接受这种鼓动。在近代史上,就不乏很多的例证。法国大革命的时代,许多法国人都追随在拿破仑的后面,为他的人格所感召。法国人民随着这位伟大的科西嘉人的后面,一直走向完全毁灭的途径,他们也明知是如此,但却还是死而无悔。在两次大战之中,尽管美国人是最爱好和平的,但是却为两位总统的魔力所吸引着,也走上了战争的途径。意大利人跟着墨索里尼后面走。更不用提起苏联,那个巨型的国家,完全违背了它原有的传统。为何德国会接受希特勒上台至于德国为什么会接受希特勒的指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战胜国的政策失败。这个政策为纳粹主义的发展奠定了一个基础;它使我们产生了失业现象,要负担着重大的赔款,割去相当多的领土,丧失了自由、平等和军事力量。当那些胜利国起草凡尔赛条约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遵守威尔逊十四点的理想,因此才使德国人民对各强国都丧失了信心。当时的魏玛共和国政府在国外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外交成就;在国内也不能解决德国人民的困难,所以希特勒登高一呼,马上就赢得了不少的拥护者。换句话说,这是势有必至,所以并不是德国人民特别容易受到鼓动。希特勒所提出来的谎言是说,在国外他可以取消不公正的凡尔赛条约,在国内他可以消灭失业现象和取消不必要的党争。这也正是每一个德国善良人民所具有的共同希望。当然不会有一个人反对他。在希特勒以前,那些政客们的确是太无能,他们的行动是一点作用也没有,所以更驱使许多人都投到旗帜之下。

大家总记得 1932 到1933年间的德国情形。失业人数在600万人以上,连他们家属一起算起来,那就是至少有2500万人在挨饿。青年工人不仅是在柏林,而且在德国各大城市中游行示威,犯罪的人数也增加了。英法两国拒绝准许德奥两国在经济上缔结联盟关系,事实上,这个联盟对于改善两国经济情况,功能实极有限,而且在政治上绝不会有害于英法两个强国。当时奥地利由于圣泽门和约的限制,已经走到了经济总崩溃的边缘。它若不和其他大型工业地区发生经济上的联系,那么它就无法生存,现在就希望所谓欧洲经济联盟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在那个时候,阻止德奥两国在经济上缔结同盟关系,实在是使最“倾向西方”的德国人,也感到十分不愉快。这时欧战已经结束了十二年,德国加入国际联盟也已经有六年,而胜利国家的态度还是这样,不仅毫无意义,而且更引起了极大的恶感。这个事件使希特勒在 1931年和1932年当中,连续在选举上获得了重要的胜利。

瘸子部长戈培尔有句名言:“宣传只有一个目标:征服群众。所有一切为这个目标服务的手段都是好的。” 而在宣传征服群众前,得先征服宣传者。1933年9月22日,成立德国文化协会,总部设在柏林,戈培尔任协会主席。该协会下设德国美术协会、德国音乐协会、德国戏剧协会、德国文学协会、德国新闻协会、德国广播协会、德国电影协会。凡是在相关领域中工作的人,都必须加入相关协会,并且这些协会的决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不听话者不得食。对于“政治上不可靠”的人,协会可以拒绝接受他们为会员,已经取得会员资格的,可以开除他们。这样,通过德国文化协会对整个文化活动的集中控制,就可以“纯洁”出一支效命于纳粹政权的文化队伍。这支队伍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宣传的主力军,不能不充当纳粹政权有组织的忽悠事业的马前卒。文化艺术成了权力的婢女。几千万德国人能够看到什么样的美术作品,可以欣赏到什么样的文学作品,可以观赏到什么样的戏剧电影,能够收听到什么样的广播,看到什么样的新闻等等,这一切都取决于纳粹党的好恶。

马克・吐温可以在美国经济腾飞之际出版《镀金时代》,可托马斯・曼这些人在纳粹德国没有容身之地。现实题材中,满是荆棘和陷阱,那就写点历史吧,第三帝国的历史题材作品一枝独秀。俗话说,太阳底下无新事。历史题材的作品照样会触犯纳粹的禁区。 1933年柏林焚书,为什么要把艾米・路德维格和沃纳・黑格曼的作品付之一炬,堂而皇之的旗号就是:“反对伪造我们的历史,玷污历史伟人,捍卫我们往昔的尊严!”

一旦文艺成为政权的附庸和工具,退化就不可避免。不过,希特勒、戈培尔们并不是笨蛋,他们也不想德国的文化艺术 “退化”得无人问津。相反,他们希望艺术性和纳粹化能完美结合,不仅德国人喜闻乐见,就是全世界也喝彩。希特勒亲自邀请德国著名女导演里芬施塔尔出马,就是例子。里芬施塔尔拍摄的《意志的胜利》,成功地将纳粹政治艺术化。戈培尔称赞它“成功地摆脱了陷入简单宣传的危险”,将伟大时代的激越旋律“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艺术高度”。

“各家报纸都受到指示”

纳粹德国常常被人贬为极权国家。何谓极权?最通俗的诠释就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换言之,权利无所不管,一切事务都要以权力意志为转移。不过,就媒体而言,纳粹政权的无所不管,并不意味着第三帝国的文化事业都是国营或党有。恰恰相反,报刊电影等等,都可以私人经营。私有不见得就等于自由。纳粹政权可以利用私人的钱为自己的事业服务。比如对于私营电影公司而言,一切投资都是民间的,可是是否可以公映,审查权却牢牢地攥在戈培尔的教化与宣传部手里,不是有钱而是有权才是大爷,这样一来,不仅国库的钱可以直接供纳粹政权使用,就是民间资本,也间接地为纳粹当局所用。至于是否叫座,用不着纳粹党操什么心,因为它没有自个掏钱赔本赚吆喝的风险。自然,因为这种管制,难免会有纳粹电影上映观众未必买账的情况发生。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纳粹德国的电影业一片萧条。毕竟,投资者在商言商。为了利润,他们会竭力在纳粹当局容许的框框内发挥自己的才干,尽可能地迎合观众的欣赏口味,换言之,会有管制之下的畸形繁荣,畸形创造。控制报业,也并不需要所有的报刊都是纳粹党办。即使是报刊为私人创办和所有,但是,通过购买、清洗、控制股份、审查、停刊等手段,都可以有效地达到操控的目的。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纳粹党或党内个人拥有或控制的报纸,只占全部报纸销量2500万份中的三分之二。《伏斯日报》是德国最主要的报纸,地位有如《泰晤士报》之于英国,《纽约时报》之于美国,它创刊于1704年,可是在1934年4月1日,这家发行了230年的自由主义报纸,被迫停刊。另一份世界驰名的自由主义报纸《柏林日报》,虽然不像《伏斯日报》那样被直接要了老命,可是它的老板在1933 年春被迫出让自己在这家报纸的股份。《法兰克福日报》是德国第三大自由主义报纸,它在清除了犹太老板和编辑后继续出版。躯壳尚在,魂魄已散。那些在纳粹淫威中幸存下来的报纸,知道小命捏在纳粹当局手里,它们为纳粹党服务的忠心程度,甚至比纳粹党有的报纸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一来,纳粹党不用大包大揽就把所有的报刊都一手统到自己的名下,无须为所有的报纸的亏盈付费,就能够让所有的编辑记者都得先当纳粹党的文奴,所有的报刊都得跟纳粹党保持一致,否则编辑记者就没法在新闻出版这个行当干下去,报刊就没法存活。

戈培尔对新闻的管制,细致入微。当过驻德记者的夏伊勒这样写道: “每天早晨,柏林各日报的编辑以及德国其他地方的报纸的记者,都聚集在宣传部里,由戈培尔博士或者他的一个助手告诉他们:什么新闻该发布,什么新闻要扣下,什么新闻怎么写和怎么拟标题,什么运动该取消,什么运动要开展,当天需要什么样的社论。为了防止误解,除了口头训令外,每天还有一篇书面指示。对于小地方的报纸和期刊,则用电报或信件发出指示。” 纳粹当局自己也心知肚明,这种指令见不得人。于是,堂堂第三帝国的教化和宣传部就如黑帮一样偷偷行事,把每天规定的这也不能报道那也不能评论的指令,当成纳粹党国的秘密。按照纳粹德国刑法典的规定,“泄露国家机密者,处死刑”;“以泄露为目的,而着手取得国家机密者,处死刑或无期重惩役”。纳粹当局的这两项规定,可不是个虚张声势的稻草人。1936年,夏伊勒在日记里就提到,因为偶尔把戈培尔每天向新闻界下达的一些密令副本给过外国记者,德国《波森日报》的一位先生被判处死刑,后来又被减为无期徒刑。在这样严厉的新闻管制下,一份份报纸势必变得索然寡味。戈培尔和德国新闻协会主席阿曼曾要求,编辑们不要把报纸编得那么单调划一。可那是谁之过呢?《格鲁恩邮报》的编辑埃姆・韦尔克指责说,报刊之所以变得干巴巴,是因为宣传部的官僚主义和高压手段。韦尔克这下可摸了老虎屁股。这份周刊受到停刊三个月的处罚,而韦尔克自己不仅被戈培尔撤了职,还被送进了集中营。

“灌输纳粹党学说比生产重要”

纳粹上台之初,德国的收音机普及率不高,一时间也没法让家家户户都很快拥有一台收音机。于是当局从实际出发,创造性地下达了集体收听广播的命令。大伙在一起收听广播,谁也不能把耳朵塞了起来。因此,国民们连耳根清净的自由都没了。而且,许多广播节目被安排在上班时间播出,在播出的时候,人们必须放下手头的工作收听广播。即使广播的时候你是在咖啡厅或者餐馆,那也不会成为漏网之鱼,因为像餐厅、咖啡馆之类的所有公共场所,都必须配备收音机。而对于行人来说,街头的扬声器照样会把纳粹党的声音传送到你的耳朵里。从这个角度而言,纳粹政权确实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在当时,没有哪个国家有德国那么密集的无线电覆盖度。要命的是,这种广播往往不是一两分钟就能够完事,希特勒这些人的演说,动不动就长达两三个小时。如果把全国的人因此花费的时间累计起来,那会相当于浪费多少个工时!可纳粹当局只算政治账,不算经济账。在戈培尔看来,“灌输纳粹党学说比工人们的生产更重要”。否则,即使德国财富再多,人民再怎么幸福,可要是政治跟纳粹党毫不相干,这对戈培尔这些纳粹领袖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无线电波跟报刊不同,一份外国报纸或杂志禁止在德国发行,一般人是无法看到的,而电台就不一样了,如果不能进行有效地技术干扰,一家英国电台的广播,柏林人也可以收听到。为此,第三帝国就把收听外国电台视为一种严重的刑事犯罪。夏伊勒在1940年2月的日记里提到这样一件事:有一天,一名德军飞行员的母亲接到通知,说她的儿子已经失踪并被认定死亡。可是几天后,英国广播公司公布的德国战俘名单里却有她的儿子。次日,有八个朋友和熟人来信告诉她这个消息。可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这位母亲向警察告发了这些人收听敌台,于是他们全都被捕了。在这样的政治环境里,还有几个人敢轻易接受和传播戈培尔们不喜欢的信息?在恐惧中自我收敛,就会自然地成为一种生活常态。如此一来,戈培尔就可以肆无忌惮地随意操纵舆论了,而他的西洋镜永远不用担心被人公开戳破。国外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人家是怎么看待希特勒德国的,这类的信息是否可以传播,以怎样的形式传播等等,都是纳粹当局说了算。戈培尔部长心里也清楚,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不会成为真理,但谎言如果重复一千遍而又不许别人戳穿,许多人就会把它当成真理。因为谎言的陷阱到处都是,人们不掉进这个陷阱,就会掉进那个陷阱。极权政治之下,只存在掉进陷阱的次数多少和深浅问题,而不存在百毒不侵之人。

不过,第三帝国宣传部炮制的那些政治谎言,到底真正征服了多少德国人的内心世界,只有天知道。因为在政府欺骗人民的地方,人民往往也会用欺骗政府来保全自己。在极权政治里,有时候很难分清到底是谁在骗谁。 1943年2月8日,戈培尔在玻璃体育馆的演讲,赢得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可是在第三帝国,大人物对党徒或百姓讲什么不会赢得热烈的掌声呢?领导人放个屁都是重要讲话。当戈培尔对听众说:“你们愿意打一场总体战吗?如果有必要的话,你们愿意打一场比我们今天所能想象得到的更为全民化更为极端化的总体战吗?”听众报以狂热的回应:“愿意!”在这种场合,不想进集中营就不会说“不愿意”。可在离开讲台时,戈培尔却对心腹说:这些听众真是一群白痴,“加入我对这帮家伙发问,是否愿意从哥伦布大厦的楼顶上往下跳的话,他们也同样会吼‘愿意’的。” 其实,对戈培尔的演说,何尝就不可能也有听众在心里讥笑他:真是个白痴!我们一鼓掌他就以为我们真的支持他!重要的是,每个人都必须欢呼雀跃,一副十足的脑残模样。为了更好地蒙人,纳粹德国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比如,对于隐瞒和掩盖真相的一个理由就是,如果如实地公开披露,会损害国家的威望,为英法等西方国家提供了攻击德国的口实。这种是非颠倒的逻辑,却为一些对“德国”情意绵绵的忠诚国民所接受。他们认为,对纳粹的抨击就是对德国的抨击,作为一个德国人,他们感情上接受不了,揭露和批评德国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是伤害他们的感情。结果,被当局当猴耍了还觉得自己是爱国呢。这样的国家,不疯,那才怪呢。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