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雨斤的博客
  饭饱生余事时常发呆立钩无饵三尺悬过直伤人,酒酣发癫狂偶尔抽风渭水有岸一愚顽太真伤己。
我的名片
雨斤
 
注册日期: 2016-04-04
访问总量: 769,3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更多海外原创作品,点击这里!
~~~~~看戏去了。。。~~~~~
最新发布
· 看见她的背影
· 物理实验验证了的一条人生哲理
· 江西省的别称是什么意思?
· 李雪健的五个不
· 当时年少春衫薄
· 三套马车
· 扬州炒饭小孩
友好链接
· 万维博客服务:万维博客服务公告
· Serena藕花深处:Serena藕花深处
· 贾舟子:贾舟子的博客
· 万湖小舟1:万湖小舟
· 万维互动Zone:万维互动Zone
· 道还:道还的博客
· 不列颠地主: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 七分儿:七分儿
· 芨芨草:芨芨草的博客
· 安博:安博的博客
· 北雁高飞:北雁高飞的博客
· 茜西:西西的博客
分类目录
【音韵学讲堂之四】
 · 关于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 图说人类极简史
 · 这四个字的读音很奇怪
 · 说色空
 · 谭咏麟的歌词为什么有两版?
 · 唐朝人说话是什么样子
 · 说尚
 · 圣经里的希尼在哪里?
 · 周日名称的词源学意义
 · 说后
【甲骨学系列之二】
 · 重要的事情要问五遍
 · 殷墟宾字句贞人小考
 · 商代的祭祀制度小览
 · 甲骨文里的宾字句释考
 · 酒杯决定等级
 · 两件三千年前的嫁妆
 · 说启
 · 说徇
 · 我的饶宗颐著作藏书目录
 · 我的象术藏书目录(附照)
【天道运数系列之一】
 · 天道运数:名人能量守恒定律
 · 天道运数:美命之数(三)
 · 天道运数:活命之数(二)
 · 天道运数:生命之数(一)
【甲骨学系列之三】
 · 甲骨连缀之美
 · 她的地位有可能保不住了
 · 谁是中华智谋鼻祖?
 · 至今无人认识的一个字
 · 王国维的二重证据法
 · 捋起袖子亲自上阵
 · 民国甲骨四堂和四少
 · 重贞是如何实现的?
【音韵学讲堂之五】
 · 江西省的别称是什么意思?
 · 题帕三绝里的音韵学
 · 年的别称
 · 说悲
 · 可可西里地名的来历
 · 答贾舟子兄问
 · 英语、德语和汉语的关系
 · 越南人搞的什么“鬼”?
 · 历史用指甲是抠不掉的
 · 日本汽车里的音韵学
【敦煌学基础讲义之一】
 · 多少和尚帝王当
 · 唐朝也有租车行
 · 可怜的农民伯伯令狐贤威
 · 一桩民告官案件的结局
 · 敦煌藏经洞因何封闭?
 · 唐朝时候的物价一例
 · 中国历史上的四次灭佛事件
 · 尼明相卖牛契释义(上)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七】
 · 看见她的背影
 · 新题帕三绝 新长恨歌
 · 合唱团都唱的歌
 · 钢琴诗人的思乡曲
 · 月光
【中国民歌精品系列之二】
 · 想亲想在心眼上
 · 两只蝴蝶(无题)
 · 新疆民歌:思恋的姐妹篇
 · 槐花几时开
 · 小河淌水
 · 玛依拉
 · 青春舞曲
 · 心事对了摆摆手
 · 阿拉木汗
 · 美丽的姑娘
【中国民歌精品系列之一】
 · 送情郎
 · 阿瓦尔古丽
 · 山西绣荷包
 · 达坂城的姑娘
 · 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
 · 下四川
 · 骑青马
 · 上去高山望平川
 · 王二姐思夫
 · 丢戒指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三】
 · 天鹅湖:场景
 · 天鹅湖:四小天鹅舞
 · 亚麻色头发的姑娘
 · 抹去眼泪 重新战斗
 · 疗伤时听啥?
 · 圣诞时节话老柴
 · 触摸苦难灵魂的深处
 · 铮铮硬汉也有柔情似水的时候
 · 往事如昨:心灵的吸尘器
 · 冬夜里的温暖:奥芬巴赫的船歌
【中国民歌精品系列之三】
 · 我和我的手机
 · 邓丽君唱过多少歌?
 · 云河
 · 唱给一个人
 · 惹争议的黄杨扁担
 · 瞧情郎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二】
 · 内心的纠结和挣扎
 · 膜拜的神童
 · 闲侃几句奏鸣曲
 · 竹内物语:天籁
 · 假行僧
 · 门德幸福说尔松
 · 玛丽的优雅:当你老了!
 · 一个为情所伤的人的内心独白
 · 海外拾遗:艺术残缺美三例(附图)
 · 逝去的青春:化蝶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四】
 · 天鹅湖:华尔兹
 · 天鹅湖:奥杰塔的独舞
 · 天鹅湖:双人舞
 · 梁祝
 · 浪漫曲不浪漫(一)
 · 老柴的爱情故事
 · 天鹅湖:第二幕终场音乐
 · 天鹅湖:塔兰泰拉舞曲
 · 天鹅湖:西班牙舞曲
 · 四大天鹅舞和众天鹅华尔兹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六】
 · 鳟鱼
 · 听之令人绝望的音乐
 · 男人怎样安慰女人?
 · 爱之悲伤
 · 民乐和西洋音乐的差距
 · 阿莱城的姑娘
 · 心止若水
 · 明亮而高贵的气度
 · 沉静而婉约的味道
 · 哈巴涅拉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五】
 · 率真,放荡,为自己活着!
 · 让雨露滋润心田
 · 浪漫曲不浪漫(二)
 · 天鹅湖:王子大步跳
 · 老乔的思念
 · 天鹅湖:玛祖卡舞曲
 · 粤语填词:禅院钟声
 · 天鹅湖:那不勒斯舞曲
 · 天鹅湖:匈牙利舞曲
 · 第三幕圆舞曲
【古典音乐或民乐之一】
 · 老贝D大调读后感
 · 二次化蝶
 · 东北作曲三侠
 · 韦伯的邀舞
 · 一个妓女的内心独白
 · 古诺:求菩萨保佑
 · 童年情景
 · 歌唱悬空寺
 · 天使的脚步声
 · 假行僧背后的故事
【诗经系列之二】
 · 论诗之要义
 · 狠心妈为何要三次抛弃亲生儿子?
 · 夏商时期人们说话是什么样子
 · 诗经里的天文现象
 · 中国34个省名里哪个最古老?
 · 谁是我们的中华诗祖?
 · 诗经语言美的原因
 · 胡适演讲闹的笑话
 · 闲侃贪腐的根源
 · 中国诺奖获得者的名字
【古诗英译之一】
 · Cold Meal
 · Requiem Day
 · Revisiting Shen's Garden
 · 五言成七言
 · Outlook on a spring day
 · Thoughts on a summer day
 · A night at the Maple Bridge
 · 我愿(附英译)
 · 致蔷薇(附英译)
 · 抑郁的虞美人(英译)
【诗经系列之一】
 · 一声叹息: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 书房戏坊瞎娃的地方
 · 谁是中国文学修辞的开山鼻祖?
 · 关雎里一个字的读音
 · 诗经是谁编的?(附图)
 · 诗经是谁写的?
 · 从附庸风雅到卖弄风骚
 · 闲侃七月流火的争议
 · 春天里的桃花
 · 上古之谜:《在水一方》
【音韵学讲堂之二】
 · 徒太山史辩
 · 加拿大原住民从何而来?
 · 陕西方言老笑话一则
 · 动物为什么不会说话?
 · 人和动物的区别
 · 论汉语方言分类的时间和空间因素
 · 试论碑和塔的起源
 · 小释汉语里的陛下与复辟
 · 为什么世界各国都把妈叫妈?
 · 大昭寺屋顶的神兽是什么动物?
【古诗英译之二】
 · Peach Trees
 · Plantagos
 · Ramies
 · Cormorant
 · Reed
 · Gleaning
 · Lamb
【诗经系列之三】
 · 白衣静女
 · 你深蓝色的衣领
 · 女人的品行
 · 诗经里暗藏的性禁忌
 · 腐败之事古来有之
 · 诗经里的未雨绸缪行为
【红谜系列之九】
 · 再听枉凝眉
 · 老曹为何要张冠李戴?
 · 有关红楼梦成书年代的一个问题
 · 红楼补谜几则
 · 碧痕和宝玉是什么关系?
 · 红楼灯谜几则
 · 真正的走火入魔是什么样子
 · 宝玉为何要给黛玉送两个旧手帕?
 · 后四十回,谁写的?(三)
 · 后四十回,谁写的?(二)
【红谜系列之十】
 · 题帕三绝里的音韵学
 · 金钏投井折射出来的丑恶人性
 · 荒诞之言不荒诞
 · 红楼人物姓氏之谜
 · 红楼梦里养小叔子的是谁?
【红谜系列之二】
 · 令人胆颤心惊的咏菊螃蟹诗
 · 脂砚斋是不是数学家?
 · 关于宝玉最钟爱的女性是谁的争论
 · 聊一聊画家曹雪芹的画风格调
 · 您见过曹雪芹亲笔所画的画作吗?
 · 红楼梦里众说纷纭的十个诗谜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下篇)
 · 破解红楼梦灯谜四则(上篇)
 · 曹雪芹“不学之纨绔”骂的是谁?
 · 七律 步杜工部原韵西山怀古
【红谜系列之三】
 · 红楼梦被纳入高考必考范围有感
 · 王熙凤最后是怎么死的?
 · 红楼梦里这首诗是谁写的?
 · 巧姐的名字是谁给取的?
 · 红楼梦里神秘消失的丫鬟--茜雪
 · 从长生果看曹雪芹的佛道观
 · 周末闲侃:红楼梦里的猛张飞-焦大
 · 曹雪芹为什么要给小红改名字?
 · 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
 · 扑朔迷离说妙玉
【红谜系列之一】
 · 雪芹故居今安在?
 · 你知道曹雪芹的第二部著作吗?
 · 八十年代初的一桩红学公案
 · 曹雪芹唯一存世的遗物
 · 脂砚斋到底是谁呢?
 · 曹雪芹生卒年岁私考
 · 鲍二家的何以死而复生?
 · 红楼梦里男人们穿什么衣服
 · 红楼梦里贾敬之死为何这么突然?
 · 红楼梦女人里谁是小脚?
【红谜系列之四】
 · 刍议林黛玉诗论要义之对错
 · 说说习大他大和曹雪芹的关系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三)
 · 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二)
 · 说说贾府里的大姐大-贾元春(一)
 · 闲侃四大丫环的名字寓意
 · 有功无运也难逢之谜
 · 踏雪寻梅的薛宝琴
 · 龄官划蔷写的是个什么字?
 · 曹雪芹笔下的大观园在何处?
【红谜系列之八】
 · 后四十回,谁写的?(一)
 · 红楼梦里的柏拉图恋情
 · 题帕三绝
 · 湘云的酒令暗含何意?
 · 闲侃探春远嫁之谜(下)
 · 闲侃探春远嫁之谜(中)
 · 闲侃探春远嫁之谜(上)
 · 探春的酒令解读及其他
 · 袭人的酒令之我见
 · 元迎探惜
【红谜系列之五】
 · 贾蔷和贾珍到底是什么关系?
 · 论曹雪芹两极的语言艺术
 · 曹雪芹是怎样暗示贾珍那事儿的
 · 闲侃几句刘姥姥的行酒令
 · 三议薛蟠粗俗酒令里的神秘人物
 · 补议薛蟠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薛蟠的粗俗酒令暗喻何事?
 · 高鹗后四十回的一处明显的谬误
 · 关于贾宝玉的结局之谜
 · 再议林黛玉诗论之‘不以詞害意’
【红谜系列之六】
 · 黛玉口内的“臭男人”骂的是谁?
 · 贾府属月派又一证据
 · 宝玉挨打是谁告的密?
 · 贾元春的马嵬坡在哪里?
 · 秦可卿为什么要寄养在曹家?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之三?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二)?
 · 贾元春到底是怎么死的?
 · 芦雪广辨正
 · 为什么说“造衅开端实在宁”?
【音韵学讲堂之一】
 · 答阿乡小饪先生问
 · 毛泽东诗里的一个地名释义
 · 关于美洲大陆圭是大象的补充材料
 · 说一说高句丽的由来
 · 韵书探源
 · 广东话和闽南话哪个更古老?
 · 夏商时期人们说话是什么样子
 · 犹太人是华夏遗族吗?
 · 试论南美洲土著先民是华夏人种
 · 哈达:音韵学的史学意义
【红谜系列之七】
 · 闲侃蘅芜君的死因
 · 你知道贾蓉的续弦姓什么吗?
 · 贾母为之守灵的老太妃是谁?
 · 老太妃之死与红楼梦纪年
 · 宝玉和茗烟祭的真是金钏吗?
 · 宝玉为何老爱把北静王的东西送给黛
 · 黛玉为什么叫潇湘妃子?
 · 枉凝眉曲子里唱的是谁?
 · 北静王名字为什么叫水溶?
 · 贾赦是不是贾母的亲生儿子?
【京剧】
 · 劝妃子
 · 震撼心灵的一幕
 · 周末了,来一段铜锤花脸
 · 过大年,唱大戏(五)
 · 过大年,唱大戏(四)
 · 过大年,唱大戏(三)
 · 过大年,唱大戏(二)
 · 过大年,唱大戏
 · 意犹未尽
 · 人生的下半场
【杂文】
 · 物理实验验证了的一条人生哲理
 · 白居易错了吗?
 · 数学家的文科功底
 · 公历和夏历多少年重合一次?
 · 八水绕长安
 · 南方人,北方人
 · 我们都是过客
 · 爱,是不能忘记的
 · 父母在不远游
 · 视频:人性的光辉
【音韵学讲堂之三】
 · 保姆一词的由来
 · 嘎仙洞的传说
 · 令计划和花木兰是什么关系?
 · 蒙古人为什么称首领为可汗?
 · 西夏文为何不传世?
 · 例说西汉官话发音
 · 华夏龙图腾释源
 · 音韵学讲堂期中试卷答案
 · 再现一下屈原当年说话的声音
 · 狠心妈为何要三次抛弃亲生儿子?
【秦腔】
 · 走雪
 · 来一段二堂舍子
 · 分享行家的戏曲演唱技巧十二条
 · 爱唱歌唱戏的人如何保护自己嗓子
 · 关中大儒牛兆濂传奇
 · 唱一段陕西家乡戏答谢朋友
 · 无知,还是故意装蒜?
 · 陕西也有个蒲松龄
 · 槐里学唱秦腔老生选段专辑(三)
 · 香山还愿:仁爱为本亲情至上
【散文】
 · 中国把小说写成诗的第一人
 · 北方的河第五章节选三(开冻吧黑龙
 · 北方的河第五章节选二(母亲的苦笑
 · 北方的河第五章节选一(冈林信康的
 · 白居易的长恨歌作于何处?
 · 你知道习近平老婆的这个嗜好吗?
 · 网名趣谈
 · 尘封的记忆
 · 论学戏
 · 小学毕业,还是大学肄业?
【甲骨学系列之一】
 · 我的甲骨文藏书目录
 · 对他最好的褒奖之词
 · 图说:逆生和逆生长
 · 此地怎会有这么多王八?
 · 中国最早有记载的女将军
 · 商王的纠结
 · 甲骨文研究的一大缺陷
 · 一只乌龟改写中华文明的信史
 · 看图识字:武丁的老婆
 · 春王正月,天子万年
【诗词】
 · 当时年少春衫薄
 · 三套马车
 · 杜甫口袋里装的什么钱
 · 乐观的人也有消沉的时候
 · 嫦娥
 · 映山红和布谷鸟
 · 想起了李义山
 · 故国东来渭水流
 · 谁是七律之冠?
 · 苦吟派倒数第二人
【笑话】
 · 扬州炒饭小孩
 · 笑话:隐形眼镜
 · 我和我的手机
 · 周末一笑:清明扫墓
 · 周末一笑:机场接人
 · 猪年笑话:没有那么大的猪
 · 周末一笑:白日依山尽
 · 陕西方言老笑话一则
 · 截图: 有图有真相!
 · 笑话:刘二洗澡
【图片】
 · 李雪健的五个不
 · Magic Biking
 · 花海
 · 魔方AI解(视频)
 · 一棵会开花的树(图文)
 · 水中花
 · 昨晚(2018圣诞夜)
 · 11/13 - 题毛(利)城南岛步崔护
 · 时光不能倒流(多图)
 · 十天水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一桩民告官案件的结局
   

敦煌文书里的民告官案件

雨斤

敦煌卷子里,大约90%的文书是佛经,或者与寺庙、宗教有关。

剩下的10%,也含有少量的民间文契和档案。这些珍贵的案卷,真实的记录了唐朝时西域敦煌地区民间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民俗风情。它不同于官修正史的记载,丝毫不加任何润色和篡改,是研究西域历史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现藏于北京图书馆的编号为BP.4757号的写本,就记录了一例民告官,并且胜诉的事件。BP.4757号写本全文如下:

《丁丑年金银匠翟信子等状并判词》

金银匠翟信子、曹灰子、吴神奴等三人状。

右信子等三人,去甲戌年,缘无年粮

种子,遂于都头高康子面上寄

取麦三硕,到旧年秋翻作陆硕。

共陆硕内填纳壹硕贰斗。亥

年翻作玖硕陆斗。于丙子年秋填

还内柒硕陆斗,更余残两硕。今年

阿(郎)起大慈悲,放其大赦,矜割旧年

宿债。其他家乘两硕,不肯矜放。今信子

依理有屈,伏望阿郎仁恩,特赐

公裁下处分。

(判词)

其翟信子等三人,若是宿债,

其两硕矜放者

故事梗概:翟信子等三人向“都头”高康子借了三石麦子。还付了一部分,但没有还完。几年后遇大赦,贪心的都头不肯赦免这三人剩余部分的债务。于是,翟信子把他上告给了当地的最高行政长官“阿郎”。结果,阿郎判债务人胜诉,剩余债务予以免除。

安史之乱以后,唐朝中央政府为了保境安民,在许多偏远的边关要塞地方,设置了一种叫“公廨”的机构(廨, 读音xie),其实就是官办的粮仓。它的本金(粮,钱,帛)由朝廷出资,负责管理公廨的人叫“都头”。都头虽然是官派的,但不领取朝廷的俸禄。他的“俸禄”是从借贷收取的利息里支付的。大有一种“官办民营,自负盈亏”的味道。

研究这个文书,首要的问题,就是断代。学者们比较一致的看法是,这里的丁丑年是公元977年。据此,以下是这个文书里提到的年份,和借、还麦子数量的顺序:

甲戌年(974年)          借麦三石

旧年秋 甲戌年(974年)     翻作六石

同年 甲戌年(974年)      填还一石二斗,剩余四石八斗

乙亥年(975年)          翻作九石六斗

丙子年(976年)          填还七石六斗

今年 丁丑年(977年)      剩余二石

硕,即石。一石(读dan)为十斗。很明显,这位“都头”的心很黑。不到一年的时间,借债就翻了一番。这是典型的“驴打滚”利息。这种每半年涨50%,一年后翻番的计息方式,是晚唐时的敦煌地区很普遍,很流行的一种高利贷。

我们知道,设置公廨的作法,始于唐,继于宋。公元977年是个丁丑年。这时已经是宋太宗赵光义的太平兴国二年了。据《宋史·卷四·本纪第四·太宗一》载:“(丙子年)大赦,改是岁为太平兴国元年。”所以,976年朝廷颁布了大赦令。然而,“山高皇帝远”。等到“春风度过玉门关”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事了。

“右信子”的右,是因为古代卷宗是竖式书写的,而且是由右向左一行一行展开的。所以,后文提到前文时,常常用“右”字来指称。右信子,就是“前文提到的信子”的意思。“其他家乘两硕”,乘,是个通假字,意思同“剩”。矜放,矜割,意思都是顾惜、宽容、豁免。具体到此处,就是豁免债务人的债务。

国家颁布大赦令,为什么还要免除私人债务人的债务呢?这就是因为公廨的官办性质。但是,都头不愿免除,也是因为他有自己的私利牵连在内。利息收入少了,都头的俸禄饷银就会相应的减少。

那么,为什么仅仅因为太平兴国元年的“大赦令”,就判定此文书的年代为公元977年呢?

images.jpg

首任归义军节度使张议潮出行图(莫高窟第156窟,南壁)

敦煌学术界早已公认,敦煌文书中的“阿郎”一词,是对归义军节度使的固定称呼。而归义军的时代,正是唐朝末年直到宋朝初年。它虽是河西地区以敦煌为中心的一个政教合一的地方政权,但向中原的唐朝和宋朝称臣。所以,我们在敦煌文书中每每可以看到僧人积极配合与服从世俗政权归义军的事例。这样看来,从归义军兴起的公元851年,直到后来归义军神秘消失的一百二三十年间,只有两个丁丑年。而有大赦的,就只有977年了。

这个文书的结局是欢乐的。阿郎果然仁慈,他判定翟信子等人的剩余欠债,既然是“宿债”,也就是颁布大赦令之前的旧债,那就符合大赦令的规定,按理应该予以赦免。

独家原创,版权所有。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