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语的空间  
无语的空间排斥嘈杂。  
我的名片
sparker
 
注册日期: 2018-08-13
访问总量: 568,09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向松祚公开反习说明了什么?
· 香港民主运动阶段性回顾与展望
· 习的好朋友秒变香港救世主
· 答噶拉哈后再答安文
· 答复网友噶拉哈的叫板
· 德国之声的塞巴斯蒂安是何许人?
· 中国全面开放金融业的大杀器来了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谈股论金】
 · 放牛娃们想重温美好岁月
 · 华尔街不相信鲍威尔
 · 纳斯达克会再次大崩盘吗?
 · 还敢做空苹果吗?
 · 别了! 五个小伙伴一起放牛的岁月!
【时事杂谈】
 · 向松祚公开反习说明了什么?
 · 香港民主运动阶段性回顾与展望
 · 习的好朋友秒变香港救世主
 · 答噶拉哈后再答安文
 · 答复网友噶拉哈的叫板
 · 德国之声的塞巴斯蒂安是何许人?
 · 中国全面开放金融业的大杀器来了
 · 39人里肯定没有一个中国人
 · 贸易战鸣金收兵之后的展望
 · 从张志新获奖解读中国
存档目录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一个海外华人对香港各方的寄语
   

由《逃犯条例》引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近来已经发展成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而事态也似乎有可能朝一个各方全盘皆输的结局演变。 作为一个海外华人,想从个人观察的角度对香港利益相关各方说几句,算是给各方提供另一个中立的视角来审视当前的香港事态。

 

第一:对中共中央当权者的寄语

我不得不说,作为香港乱象的真正始作俑者,你当初的如意算盘已经打错了,现在放弃它并回归邓小平的一国两制路线上还为时不晚,否则,香港将成为你身上沉重的包袱,甚至是你政敌要你命的绞索!

想当初,英明的邓小平就是看到了香港人和大陆人的不同之处,不仅是物质富裕上的不同,更是精神信仰和价值观的不同,要想治理香港社会并使香港繁荣,只能实行两种制度。 而且五十年不变的意思是:中国大陆经过五十年的政治经济改革,其制度已经可以和香港的现制度接轨了。 可以说,邓提出的一国两制在97回归后法理上和事实上的一国已无任何异议,两制才是重中之重!

可是我注意到,自你就任储君并兼港澳领导小组组长时从在香港推“国教科”开始,到通过双非婴儿和单程证大批移民香港实行粤港澳融合,从炮制《白皮书》到推出831框架按意识形态单方面大幅度自我解释“基本法”并用人大决定变相修改“基本法”承诺的双普选,从越境绑架香港公民李波到越境执法带走肖建华去恣意践踏一国两制,直至公开撕毁已签署的法律文件《中英联合声明》,你一直在处心积虑地篡改和破坏一国两制的路线。

我还注意到,你不但否定了邓的一国两制,你还基本否定了邓的改革开放路线并全面开倒车。在政改上用党的一元化领导代替党政分开,用终身制和极权代替任期制,用定于一尊代替党内民主,用党委书记专权代替行政长官施政,用领导小组集权代替国务院行政系统,用党委办公代替法官办案,用电视认罪代替检察官,用禁言禁网代替舆论监督并掩盖真相,用随意抓捕的白色恐怖代替法治。 在经改上以国进民退压榨民营经济,以举国体制代扰乱市场经济,任权贵资本掠夺民间资本。 在文化上你鼓吹表忠看齐,用霸屏霸版极力塑造一个英明伟大的红太阳,强迫人民把强国App当红宝书。 在政治上你重新竖起马列的红色大旗,天天高唱党建整风和不忘初心。。。

一开始我还真以为你是个虔诚的马列主义信仰者,后来我才知道你举起的那杆马列大旗不过是一颗挂起的羊头。欧洲真正信奉马克思的社会主义者们早已用实践证明了:工人自主的工会和罢工就可以非常有效地遏制资本家利用剩余价值对工人的剥削。 早期的无产者现在都成了中产者或富裕者,成为和资本家平起平坐的社会公民了,无产阶级和革命早已进了历史的垃圾箱,民主的社会主义早已在西欧实现。 可是你却一边高举马列一边抓捕深圳佳士要求自主工会和罢工的工人,甚至连农民工拿不到拖欠工资维权上访都要被抓捕,可见你这个马列博士连什么是剩余价值和剥削都根本不懂。 由此我终于知道了你其实和你崇拜的毛始皇帝一样都不信马列,都是在以挂出马列这个羊头来招揽聚集红色革命信徒,你和毛的终极目标一样都是想借着这些革命信徒上位和用党建整风来极权,都想要做个被万民敬仰的“明君”。毛太祖做了一半就从“明君”的龙椅上掉下来了,你心有不甘,想继承毛的衣钵,把他未尽的“明君”事业继续下去,这才是你内心最真实的初心! 你之所以否定篡改邓小平的改革路线是因为你的这个初心在邓的改革开放路线下实现不了!

我不得不承认,拜几千年来历史上有限几个“明君”的福和毛的余荫,也拜你建的网络高墙之有效性,你还真在高墙里面圈了不少盼“明君”的红粉,唯一不同的是毛用极权的“共产梦”圈粉,你用极权的“中国梦”圈粉。就像金三胖的白头山血统和先军政治能圈到粉一样,你能圈到粉,只能说明高墙内的不少国人就好吃这一口,所以我也不打算劝阻你。

不过我估计正是这圈了不少粉的“成果让你晕了头,使你忘了香港人和大陆人是信仰与价值观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香港人根本就不相信也不会买账你的那个以牺牲个人自由和人权的极权主义“中国梦”,香港人也根本不盼望什么“明君”。老一代的香港人就是为躲避“毛明君”才逃难到香港的,而新一代的香港人接受的是普世价值观,认为“明君”都是恶魔。 所以,香港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颜色革命,更不是什么外国势力插手,本质上是香港700万人民脑袋里的价值观问题。 如果你不能彻底改变香港人的思想和价值观,那么你想在香港圈粉,想让香港人接受你的极权大国梦就如同想让南韩人民成为金三胖的粉并接受金家世袭一样的绝无可能,这是个用大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的事。

当然,也许你的初心太强,“中国梦”做的太深,想不到这一点,当初误判了香港。 没关系,事到如今我可以帮你分析接下来的局势(我相信我比你更了解香港人):我看现今唯一对你有利的可行之路是回到邓的一国两制路线,按照基本法承诺的给港人真正的双普选,让港人治港。具体操作可以让林郑托病辞职,由政务司长接手安抚港人并落实双普选。 这条路肯定能平息当前乱象,稳定香港局势,还能收复港人的民心,并得以保持香港继续繁荣和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作为中西之间的窗口。香港人是最讲究现实和忽视政治的一群人,只要你让他们不再恐惧担心自己的人权自由受到侵害,他们就会一门心思赚钱。他们是肯定不会像西方民主政客那样向大陆墙内传播自己的价值观,你大可继续在高墙内圈粉,也不会妨碍你在大陆实现你的初心。 而香港未来的繁荣虽说不是在你这个“明君”的治理下的,但肯定可以作为你炫耀“中国梦”成功的一部分。

其它的路都是死路或危机四伏的险路,也许王沪宁国师给你出谋要你按照大陆强力维稳模式出动大批武警压制抓捕消灭香港的抗争力量,我可以负责地告诉你,这条路是个大坑!而且掉进去就上不来了。香港这样价值观的人都是视自由,人权为生命,不像大陆高墙内的人们被严厉打压抓捕后都会臣服,香港人是会誓死抗争到底的。可以想象,你出动武警镇压香港之后,他们不久肯定还会出来闹,你不让游行就罢工罢课,你能挨家挨户去抓他们来复工吗?你能保持大批武警长期驻扎香港吗? 你能无限期地戒严香港吗? 就算你能长期戒严,香港也已经是个死港臭港了,你要来何用? 如果你看不懂香港人的心思,那你总听说过“无自由,毋宁死”这句话吧? 你也知道中共当初是如何在大城市里组织地下武装不断地抗击国民党的统治并把其拖垮的吧? 等真到了那个地步,你的可选项就只有两个了,一个是守着个死港不断耗费人力物力与抗争者们做无休止的街头巷战,让台湾人民都凝聚在蔡小姐周围, 一个是大开杀戒把敢于抗争的人都杀光只剩下顺民,鉴于香港现在敢于出来游行示威的人数有二百万人以上,你至少要杀掉一百万才行。。。

你说这两个选项与我说的那个唯一可行之路相比是不是个大坑? 你一旦掉进去这个坑了,你的政敌会如何收拾你呢? 我看你不死也要扒层皮!

 

第二:对港府高官们的寄语

首先,对于那些相信一国一制和为贪图权力而甘愿做傀儡的人,我给你们的寄语只有一句:其实你们不适合留在香港而更适合到大陆去谋发展,我相信在高墙内你们一定会有更美好的前途。

对于那些相信香港一国两制的高官,你们作为出生于香港的香港人,作为受过高等教育和接受普世价值观的公民,我相信你们选择加入公共体系时有立下为香港人服务并坚守香港人利益和价值观的决心。虽然你们的职位是远在中南海的那个人给的,我也相信你们都懂得有所为有所不为,懂得自己应该效忠的是国家和人民而不是当前的最高掌权者,也就是效忠香港和香港人民并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效忠国家。 可是过去这些年你们为香港人民做了什么?是怎么施政的?当中央有人别有用心地用单程证大肆往香港移民,侵害港人利益时,你们有谁站出来强力发声反对并讨要自主审批权? 当有人越境抓捕香港公民,公开破坏一国两制这个国家大法时,你们不但没有挺身保护港人,反而与公安合谋并行其方便, 协同破坏基本法。 当香港民众上街游行表达民意时,你们不分少数港独份子和广大民意的诉求差别,一概拒绝抵触游行示威,派警察用武力对付游行民众,把自己当成皇帝的封疆大吏,一切为上意尊, 站到人民的对立面。你们这一切都让香港人民失望和心寒。 我真不知你们心里还有一杆良心的秤没有,还有骨气没有, 那份终身俸禄竟可以买下你的人格吗? 我怀疑!

我宁愿相信你们多数时候是勉为其难,或受限于所谓制度。如果说在之前,香港人民与极权独裁者及其傀儡还没彻底闹翻摊牌的时候,你们是在隐忍,是在忍辱负重,那么现在到了大是大非的时候,也是你们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是回到人民的怀抱,站在人民一边,重新赢回香港人民对港府的信任,并带领人民争取落实基本法这个国家大法里的双普选, 还是苟且于权力之下,助纣为虐,随着香港一起沉沦,成为历史罪人。。。考虑好自己的选择吧!

如果你们还决定不了, 让我提醒你们一下:看看历任傀儡特首是怎么被香港人民一个一个赶下台的!再看看中国近代那些个自认的“明君”是如何成为人人唾骂,千夫所指的历史垃圾的!

 

第三: 对大陆同胞们的寄语

首先,有个基本事实你们得承认,否则我就无话可说了。 这个基本事实就是:你们是被信息高墙围起来,听不到也看不到有关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事实和全貌真相,你们只能听到和看到被人编纂和歪曲的所谓“真相”。

所以在寄语之前我需要先告知你们一些可能不同于你之前听到的看到的事实真相。

1. 关于港独。其实铁杆港独份子仅仅是极少数的个别人,港独也从来不是香港民众游行示威的诉求。我这么说是有事实依据的: 有港独份子在网上号召大家一起于816号去提款机提款,想瘫痪香港金融市场,可最终的提款金额只有281万港元,这还是他们自己公布的战绩。足见港独的号召力有多低。另外,最近的民调显示,有75%的人认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反对涂抹国徽和扔国旗的行为。 也许你看到了游行队伍中有人举着港英时代的龙狮旗或英美旗,但这并不代表港独就是游行的诉求。 因为港人价值观的人权,自由,平等决定了他们的文化是不干涉别人的政治诉求,这种文化允许每个人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这和大陆的每个人都要敌我划分和贴政治标签的革命思维完全不同,也和大陆一定要全民集体膜拜国家认同的做法相去甚远。

现代文明认为国家认同是个人私事,因为这和你是否认同这个国家的现政权和现领导人有关。举例说,在希特勒时代的德国,那时德国人(也和现在的大陆人一样)都面临着不拥护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就被骂是卖国贼的处境, 其结果是大部分德国人为了所谓的国家认同和国家利益都对大屠杀认同或默许了。如果你觉得这个例子不够恰当,那再举毛时代的例子,那时英美被定义为中国的敌人,谁要是偷听偷看英美的电影电台,甚至拥有一部英美产的收音机,都会被打成特务,汉奸,反革命。。。结果毛一死,邓第一个当了汉奸(投向美国)。你说这种国家认同荒谬不?  顺便说一句:希特勒和毛都是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而今习大大也打着强国的民族主义旗号要你们爱国,建议你们加小心。

关于爱国我再多说几句。中共指使港府把2016年新当选的6名香港“本土派”议员以不爱国的名义赶出了立法会也是很荒谬的事,其实“本土派”主张香港自决自治是符合一国两制基本法的,并非“港独”。 用“爱国”的大棒进行政治迫害和政治排挤极大地打击了年轻一代的参政热情并把他们推向“激进反对派”, 这其实和文革时期的全民政治表态站队,跳忠字舞没区别。国家的组成是土地和人民,国家的内涵并不包括政党和国家领导人(特别是独裁的领导人,因为他只代表自己)。现代文明的国家领导人都是由不同政治光谱的一群人组成的,他们代表国家里面不同利益阶层的人民组别,为不同组别的诉求发声,这样才保证了大多数人民的利益都不受损害,这样才是真正的爱人民和爱国。当一个独裁国家的独裁者强迫别人都爱国时,实际上是在用“爱国”绑架人民做他的个人工具!希特勒和毛都是典型。

爱国是应该的,但如果国家的掌权者在作恶时,你一定要知道你的某些爱国行为是有助于国家的人民还是有助于国家的掌权者。如果你不确定是否有人在作恶,那你至少应该多听听其它人的观点,而不是急着加入爱国愤青的队伍。

2. 关于港人支持港独。可能你也注意到民调显示有25%的港人没有对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做确认的表态。的确,近几年事态的发展确实引发了一些港人开始聆听思考港独的理念和可能, 他们对港独份子的所作所为也采取了旁观的态度。 造成这个的主要原因是中共对一国两制的大肆践踏,而甘当傀儡的港府又不替港人出头争取,港人要普选中央也不给,游行还被武力镇压,一些港人就会觉得看不到一点出路而绝望,只好急病乱投医地看看港独的可能。 我举例说吧,假设你是个北京人,拥有北京户口这个资源优势,可当权者不经你同意就快速放开北京户口,稀释你拥有的资源,你是否会觉得被强权给强奸了? 你不但没办法保护自己的利益,想发声抗议下还被武力镇压。你会作何感想? 中共的双飞婴儿政策挤占港人产妇的病床,单程证由大陆公安审批长期无限制地移民香港(仅限每天150人)就是和上述情形一样的。 事实上,这个例子还是不恰当的,因为北京人还可以卖了房子移民国外, 那些没有房产也没有移民能力的底层香港人其实是被逼的无路可走的。如果你能换位思考,也许你能理解这一部分港人复杂的心理状态。

3. 关于暴力。我相信你们一定看过视频里香港游行示威中激进的暴力画面,印象最深的应该是今年七一“冲击立法会”的一幕。可是你们知道吗?香港自2003年至今每年七一都有大规模游行,今年的“冲击立法会”是仅有的示威者主动实施的激进暴力,而这个激进的暴力举动的背景是:林郑要短期内把《逃犯条例》送立法会通过,在69有一百多万人游行反对的情况下,林郑还是坚持要在612送立法会二读硬闯关(仗着建制派占多数),结果引发了612大游行和示威者包围立法会大楼。林郑则继续强硬对抗民意,派警察使用武力(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强行驱散民众,并且还把“612民众包围立法会大楼定义为暴动。正是林郑一味地以强硬手段对抗打压民意才激化了部分“激进派”青年做出了后来的“冲击立法会”这个少见的情绪化反应。

其它的所谓“暴力”基本都是游行后部分人不愿散去,警察首先使用武力清场而引起的示威者对警方武力的反抗对峙。 可以说历年的七一游行基本都是和平理性的,但港府对民众的诉求从来都是麻木不仁,既不接受也不协商,示威者稍有不满就使用警方武力镇压。港府如此冷漠地对待和平理性的民意表达,甚至强力对抗民意诉求才是导致民众里的年轻人越来越绝望和激进的根本原因。比如2014年的占中运动就是青年人对港府漠视民意的集中爆发,他们在和平游行后拒不离去,警察又用武力清场,导致了双方的暴力对峙。

所以当有人屏蔽了这些前因后果和事件的背景信息而仅仅给你们看一个“冲击立法会”的暴力短视频,然后就宣称香港的暴徒在搞乱香港,在颜色革命。。。那都是别有用心的诱导式宣传,目的是挑动大陆人对香港人的仇恨,其实这也只能骗一骗高墙内的你们。

 

在澄清了以上被歪曲,抹黑的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事实真相后,我还想帮助你们认清一些认识误区。

1. 香港人在英殖民时没有一点民主也不闹,怎么回归祖国了反而游行死磕要民主?

这是大陆人一个很大的误区, 香港人真正要的不是民主而是自由和人权!自英国殖民香港以来,英国人除了没有给港人选举权,在社会治理的其它方面都是照搬了英国国内的法律和制度,香港人很早就享受着完整的法治环境,自由和人权得到充分的保障,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在毛时代的恐怖统治下不惜冒生命危险也要偷渡香港的原因。97年回归时就因害怕失去自由和人权而走了一批香港人,之后几年下来港人看邓小平有诚意要落实一国两制,还颁布了基本法承诺了双普选,港人才安定下来。

因为大陆是个人治社会,限制自由和侵犯人权的事随处可见比比皆是,所以港人认为在回归后要想保证香港政府继续以法治来管治社会,保障既有的自由和人权,唯一的办法就是立法会和行政长官双普选这个民主制度。

可是在你们的习大大上台后,港人眼见大陆的法治环境急剧恶化,香港的一国两制也被严重践踏,才对可能失去享有多年的自由和人权产生了极大的担心和深深的恐惧,所以,当人大在2014年用“831决定”给特首普选套上笼头加了限制(等于是中央先定下自己认可的几个候选人,再由民众去“普选”投票)后,港人认为是假普选,才有了占中运动,而这个要真普选民主也就成了港人至今死磕坚持的诉求了。

2. 经修改的《逃犯条例》已经把政治,宗教和一些经济罪犯的引渡排除了,足可以保证香港人的言论自由,为什么港人还坚持反对这个为完善法治的《逃犯条例》呢?

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大陆的司法太黑暗,它不但不独立,还是政权,政党打压异己的政治工具,公安,检查官和法官都听命于党委书记和党总书记,只要是党想要抓要判的人,这个司法系统就可以指鹿为马,莫须有的罪名随意扣,“颠覆国家政权罪”,“危害国家安全罪”和“泄露国家机密罪”的帽子满天飞,总有一顶适合你。更不用说这个司法系统还可以什么罪名都没有就先抓人,然后让你上电视自己认一个他们想要加给你的罪名下来。或者连罪名都省了,它可以让你直接失踪(被消失),一旦有人看见了就说你是“嫖娼拒捕致死的”。。。这些流氓手段岂是排除了几项罪名的《逃犯条例》就能挡住并保护港人的呢?

你们是永远无法理解港人在看到那些害死雷洋的警察们都不予起诉后的震惊和恐惧,特别是铜锣湾书店的李波被绑架后,港人都觉得自己有可能就是下一个李波。 享有自由,人权和法治的香港人肯定不会像你们那样只能祈祷自己不要倒霉成为雷洋,港人要的是一个确保没有人会成为雷洋的社会法律环境。 所以港人不信任大陆的司法系统,不相信它会遵守制定的法律才是坚持反对《逃犯条例》到底的根本原因。 当然,没有引渡条例他们也一样抓人,但《逃犯条例》会使他们的流氓手段表面合法化。

3. 林郑已经说了《逃犯条例》已经寿终正寝,为什么港人还不依不饶步步紧逼,非要林郑说撤回呢?

这一点正是港人法治观念强的体现。 你们也许不知道,香港立法会的《议事规则》中明确规定:法案一旦提交立法会首读,不继续该法案的立法后续流程只有押后和撤回两种选择。这个法律规定的解读就是:法案只要不是撤回就等于是押后了。 而对于押后的法案,政府只要给12天提前通知就可以随时重启二读的,所以港人对林郑说的不伦不类的“寿终正寝”不买账完全是对法律严肃严谨,依法行事的做法。反而是林郑的那个说法有违法律精神。这是为什么港人坚持要林郑说“撤回”的原因。

 

总之,我能理解你们对港人的误解和不认同, 这是因为你们与香港人是长期生活于完全不同社会生态环境里的两群人,这两群人有着不同的精神信仰和价值理念,对个人自由和国家认同的认识与追求也不同。 我不期望你们去认同香港人,但你们应该知道香港走到这一步的真实原因,知道香港人为什么要如此抗争和他们在争什么。 而且我相信,一旦有一天你们走出了高墙,你们肯定会开始理解香港人的。

 

第四:给香港同胞的寄语

1. 给坚决的港独份子的寄语。我也许能理解你们为什么要港独,可我却不得不告诉你们:港独是一条死路! 无论你们付出什么努力,甚至生命代价,最终你们将一无所获,不仅如此你们还会连累其他香港人。 我甚至能理解你们还认识不到或不愿承认这个政治现实,毕竟你们还年轻,阅历尚浅。 我可以大概说一下:首先,可能从一个国家独立出去所需要的几个前提条件你们一个都不具备,包括种族文化宗教的隔阂,地理的隔阂,战争胜利的结果,历史遗留的原由,母国的认可或全民公投,其它大国的武力干预,机遇(如母国已分裂)等。 在不具备上述任一个前提条件下闹独立是不具有任何法理和道义的。 其最终结果要么是坐大牢,要么是被肉体消灭。 其次,香港人支持独立的是少数,理性思考的人都能意识到一个残酷的现实:独立后香港的生存将是极其艰难的,新加坡那样的发展机遇已经时过境迁了,何况香港还没有新加坡那样的周边环境和地理优势。


2. 给商业精英们的寄语。 本来我不想对你们说什么,因为我知道你们凡事首要考量的是如何赚钱,其次考量的是如何赚更多的钱,最后考量的是如何保住赚到的钱。加上你们不拿公俸,对香港人民不负有任何责任,我真不知该说什么。 不过,考虑到关系香港人未来的双普选是接下来的重中之重,我想提醒各位:不要再象2015年那样玩小聪明了。大家都知道你们是如何通过建制派议员代理人控制立法会,如何和傀儡特首勾结一气躺着赚钱的。其实你们是内心深处最不希望香港实现双普选的人,即使是2015年政改那种伪普选你们都要耍手腕抵制,足见你们的利欲熏心之态。 在接下来香港人民为争取双普选的抗争中,我不指望你们和人民站在一起抗争,只要你们不再耍心机破坏双普选我就谢谢你们了。何况,我相信精明的你们应该能看到:由傀儡政府管治香港这条路已经走到了岔路口,前面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双普选的一国两制,一条是没普选的一国一制。如果香港走上了后一条路,就凭你们在2015年用玩阴的一套来抗旨,遭圣上清算的可能性不小。 你们也需要做出明确选择了!


3. 给“本土派”,“激进派”和“勇武派”的寄语。 我想对你们说的有点:

A). 与港独“割席”,千万不要和港独份子走到一起,因为港独是死路一条,和港独搞在一起既会毁了自己也会毁了香港。要认清一个现实:只有坚持争取落实一国两制的双普选才是香港最好及最可行的路。 

B) 淡化“身份认同”和“本土意识”。我能理解当你们说出“我不是中国人,我是香港人”这句话时所表达出的对大陆人治社会极大的不认同和抗拒, 你想要说的其实是“我不是奴隶”,对吗? 这里你们犯了和大陆人同样的错误,你们都没认识到:中国指的是它的土地和人民,包括香港,却并不包括执政党和其领导人(特别是当他们没有被人民授权时)。 就如同你提到美国时,并不会用来指称在执政的那个党或总统。 但是很多情绪化的人容易有个认知的误区:当提到一个独裁国家时也是在暗指那个独裁者,比如提到北朝鲜就联想到金三胖。因为那个独裁者完全控制了那个国家,所以潜意识里把独裁者和国家等同化了。基于这样的等同化,又想和那个人治的社会切割,便产生了“身份认同”问题,这时你早已忘了你真正要与之切割的是那个政体及其政党。而这样的“身份认同”很容易被认为是港独,这会降低你争取双普选民主的合法性。 

C). 重新考虑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这一口号。 我不知梁天琦的本意是什么, 但字面上可能的含义有: 1)用革命手段恢复香港的法治, 2)用革命手段恢复英国或中华民国统治。 革命是一个崇尚暴力的红色用语,是列宁和毛最喜欢的用词, 而在普世价值和民主的字典里却找不到它! 其实港人真正要的是自由,人权,法治, 一国两制里的双普选就能给港人带来这些,而争取双普选是绝对有机会不使用暴力革命的。 何况使用这个口号的一大副作用已经显现, 林郑就堂而皇之地把使用该口号的游行示威称作是意图推翻政府的暴动。 民众们不服,认为只是恢复法治,却忘了字面上确有推翻政权之意,林郑取的是含义(2)。  

D) 远离暴力,放弃以暴制暴,向“和理非”回归。 我非常能理解你们面对林郑装聋作哑拒不回复多次游行的民意和诉求所产生的愤怒和绝望,你们以为升级暴力,以暴制暴可以增加林郑的压力,以促使她回应民意。 但事实已经表明了,以暴制暴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只能减轻一点你们的愤怒,代价却是增加了警民对立并且还授人以柄。 林郑对大游行不回应是有意为之,她等的就是你们的愤怒和暴力升级,因为一旦游行出现暴力,她就可以站出来用“制止暴力,恢复秩序,稳定社会”这些冠冕堂皇的东西来回应大游行了,她身上的压力反而没有了。 你们在现场的人感觉不到, 但我们傍观者看的真切,其实是“和理非”的大游行给林郑带来的压力最大,暴力只能给林郑更多的回旋空间和法理制高点。 暴力还有个最大的危害,当暴力升级到某个烈度,就给了人家“戒严”镇压的理由,一旦到了那一步, 不但意味着流血,更意味着香港现有的和将来的自由与法治被彻底摧毁,我相信那不是你们想要的结果。 

E) 追求自由和人权是有前提的,这个前提就是平等!你不能以争自由和人权的名义剥夺他人的自由和人权。所以,瘫痪地铁和机场,阻碍旅客登机是反人权的行为。所以,禁锢他人自由的行为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不管付国豪是否国安,也不管他身上带了什么,只要他没犯法,他的人身自由就是不容剥夺的。所以,用激光笔随意照射别人的眼睛和身体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不管他是否大陆人,也不管他是撑警还是撑中共,他都有与你一样平等的人权包括不容侵犯的尊严和言论自由。所以,罢工罢课只是你个人的权利,任何强行要求别人也罢工的直接或间接手段或做法也是反人权的行为。你可以号召罢工,但要记住别人是否罢工的决定权在他自己,是他的自由。   


最后我送你们一句话:正义不会因为你憎恨和反抗邪恶就自动降临到你身上,正义也不是你拥有了就可以指挥他人的权力,正义是你以身作则对他人的感召!


4. 给“温和民主派”和“泛民派”的寄语。 我首先要给你们点赞,你们是“和理非”的中坚和主导,香港有了你们这个大多数,最后取得这场抗争的胜利就有希望了, 我为你们感到骄傲! 这里有一些个人建议供你们参考:a) 为防止有人派黑社会或“卧底”混入游行队伍挑起事端或主动暴力袭警,可以组成6-10人一组的“纠察队”分布于游行队伍,一旦发现有港独或暴徒违法施暴,立刻实施公民逮捕,取证后送交警方。 b) 如果能保持“和理非”的抗争,可以劝说民众不要佩戴口罩,护目镜和防毒面具(可以携带以备不时之需)。这样做的好处一个是迫使警方降低使用武力的烈度,另一个是让那些混入队伍想挑起暴力的“卧底”们原形毕露,他们要么是戴口罩违法容易被“纠察队”识别,要么是不戴口罩违法容易被网民人肉出真实身份。 c) 做好长期抗争的准备。面对“和理非”的抗议游行,林郑和北京的策略有一个可能是继续装聋作哑不理睬,拖到百姓厌倦了游行,就会禁止游行。 另一个可能是如六四时烧死解放军士兵后栽赃给学生那样派“卧底”攻击警察, 只要有一个香港警察死亡,就有了武力镇压的理由。不过依我看,更大的可能是牺牲林郑后对五项诉求做部分妥协,由政务司长来收拾残局。而争取双普选的路恐怕还很长。

 

最后我想说,争取双普选虽然从香港局部看不是很乐观,但放到全局来看就会看到:时间是站在你们一边的。 中南海的那个“明君”在世界上已经臭大街了,不仅中美贸易战挨打,一带一路和中国模式也四处碰壁,国内经济也危机四伏濒临悬崖。由于被换人的压力,“明君”是最缺时间的那个人, 所以,坚持下去就一定会胜利!  


香港, 加油!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