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汤凯的博客  
Welcome to my blog!  
我的名片
汤凯
 
注册日期: 2007-05-10
访问总量: 178,03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香港彩虹小巴上的群辱
· 未完的信札 (中篇小说·下)
· 未完的信札 (中篇小说·上)
· 旗袍小姐和她的两个男人(中篇小
· 甘青青兰(短篇小说)
· 旁白(长篇小说)- 第四章
· 湖面上的合影(短篇小说)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Poems】
【声明,讨论】
 · 购书
【Not so serious】
【Essays】
 · 香港彩虹小巴上的群辱
 · 朝霞
 · 愿你永远八岁(散文)
 · 一封十六年前的旧信
 · 戏子上讲台
 · 学琴趣谈(散文)
 · 年龄的惆思 (散文)
 · 小窦老师 (散文)
 · 吾儿二十 (散文)
 · 儿时泼皮(散文)
【Novels】
 · 未完的信札 (中篇小说·下)
 · 未完的信札 (中篇小说·上)
 · 旗袍小姐和她的两个男人(中篇小说
 · 甘青青兰(短篇小说)
 · 旁白(长篇小说)- 第四章
 · 湖面上的合影(短篇小说)
 · 花甲礼物(中篇小说)
 · 当年,我们这样追女孩(短篇小说)
 · 吸大麻的天才(中篇小说)
 · 送你一束洋紫荊(短篇小说)
存档目录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7/01/2011 - 07/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11/01/2010 - 11/30/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11/01/2008 - 11/30/2008
07/01/2008 - 07/31/200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香港彩虹小巴上的群辱
   

香港彩虹小巴上的群辱

 

汤凯

 

2019.9.22

 

这件事的发生,至少已经有十来年了。我之所以至今记忆犹新,难以释怀,实是当时此事予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也对人性有了更深的体会。

那天我去彩虹办点事,完事后搭上了绿色小巴11M回科大校园。一上车,见到最前排坐着两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男的高大英俊,女的秀色可佳,身材纤长,凭感觉我猜想他两是来自内地的学生。果然,他们说的是普通话,男的还带有东北腔,女生倒是一口悦耳的标准国语。因为我就坐在第二排,拾听得女孩子刚刚去机场接了来科大读研究生的男朋友,两人先到黄大仙逛逛,然后乘小巴回科大。果然,我注意到就在男孩子一旁的过道上,放了一个很大的拉杆箱。

小巴上路后,起初一切正常。可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后面传来了窃窃私语,音量愈来愈大,附和的人也越来越多。十六座的小巴,除了我们仨和我的邻座(一位看似菲佣的女人),其余的都说粤语。我尽管粤语很差,后面传过来的几个词却是听得明明白白,且异常的刺耳:

“自私”、“没教养”、“大陆仔就喺这样”。

我注意到男孩子坐在那儿,左右不是,脸和脖颈渐渐的变得通红。可以想象,下车伊始,心中原本充满了入学的喜悦和美好的憧憬,如今却遭到如此的羞辱,血气方刚的大男孩,他此时该是何般的感受?我回过头去,见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对着前面指指戳戳,其中一位中年男子显得尤为突出,手臂越过他前排的高中生模样的乘客(看样子是他的两个孩子),“自私”“没教养”叫得最响,隐约间我好像还瞥到了他嘴边的白沫子。就在这个时候,女孩子说话了,语气平稳,漂亮的京片子却是掷地有声:“请你们不要这样,我们的行李是大了些,可是放在过道的最前面,并没有影响旁人。”

可是众人不依不饶,期间又有一对年轻夫妇冒出来,手指着女孩子大叫:

“就唔应该放喺果度,自私,没教养,这里喺香港,不是你们大陆”。

眼看矛盾激化、不知何从之时,小巴到了一个站,我的邻座下了车。男孩子呼的站了起来,拎起拉杆箱,我立即往窗户口挪动,腾出空间。他猛地把沉重的箱子掼在我的邻座位上,往投币机里塞了几枚硬币,双眼因为羞辱而变得滚圆,怒视着那一班人:“看到了吗?我替箱子买了车票,你们闭嘴吧。”说吧一屁股坐了下去,嘴里呼呼地喘着粗气。女孩子温柔地拉起他的手,又在他的背上抚摸几下,轻声予以安慰:“算了算了,别气了,马上就到站了。”

就在我以为尘埃落定,就此作罢之际,后面叽叽咋咋怎么又开始泛起,跟着一串尖声,还是那个中年男人:

“買飛就得了嗎?你嘅喼占了人啲嘅座位,令到人哋冇車坐。你點解唔撘的士?自私,竟系知占便宜,大陆仔。”

叽里呱啦,尽管“飛”这个土音(粤语里票的意思)也许东北小伙子听不懂,但他肯定抓住了男人的意思。我实在忍不住了,反身正对众人:

I think you have done enough. There is no rule says you can’t put a luggage on a seat if you pay for it, I don’t mind it sits next to me. Is this the way you treat a young guest to your city?”

男人怔了怔,没想到有人说英文,脸上原本嘲讽甚至骄傲的神色即或抹去,堆上了友善的笑容。看他正要说什么,就听见后面呼的一声,原来年轻人站了起来。他猛地将一张20港币的票子塞进了投币机,一巴掌击在上面,随机怒吼一声:

“看到了吧,我又扔了20块,够了吧,够了吧,还不够吗?”

一连三个“够”字,众人不说话了。

余下的时间里,车厢里鸦雀无声。可我却注意到前面的小伙子安静不下来(尽管女孩子一直在轻声地安慰他),双手攫成拳状在腿上来回地敲打,呼吸急促,嘴里喃喃自语“气死我了,真他妈气死我了。”我猜想着身后那些人此时脸上的表情。而就在此时,一幅画面闯进了我的脑子:大不列颠的乡村土路上,一辆长途巴士正在颠簸,车内一位苏格兰乡村的小伙子满脸通红,默默无声,正在被一群英格兰年轻人大肆讥讽嘲笑;等到车子到站,小伙子吐出了旅途以来唯一的一句话“够了吧”,同时一把利刃戳进了其中一位英格兰人的胸膛。这情景来自我高中时读过的一篇外国短篇小说,名字早忘了,可是那一句“够了吧”却深深地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科大北门站到了。就我们仨下车。女孩子先拎着两个随身包下了车,然后帮着小伙子将那件大行李挪下了车门。我有意留在他们后面,同时密切地注意着小伙子。待我看到小伙子的双脚也落到车门外的地上时,终于松了口气,赶紧下车。而就在这时,就听到小伙子大吼一声“他妈的”,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圆珠笔,一大步跳进了车,一手将我撸开,朝那个中年男人扑了过去。我只是趔趄少许,因为一直有所准备,立即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小伙子 — 激情之下,那只笔也能杀人的。我奋力越过他,做一堵墙搁在了那个男人的前面。再看那男人,脸色发白,可是嘴还逞能,竟然这次冒出了国语:

“你想干嘛?这里是香港,不是你们大陆”。

我一只膀子尽力挡住小伙子,叫他无法接近,另外一只手则是直指那个男人,这次说的是我原本的带有江南口音的普通话:

“住口,你够了吧?”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