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洛城寄語  
海外作者的書寫,包括散文,雜記,遊記,小說等作品。  
我的名片
伊犁
 
注册日期: 2014-04-23
访问总量: 139,8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中国天眼 伊犁
· 从巴黎到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2)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 (一) 伊
· 秘鲁十日游 伊犁
· 三代美国梦 伊犁
· 山水有情(重訪Mammoth Lakes )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小说】
 · 路漫漫 伊犁
 · 男人 狗 女人 伊犁
 · 都是诺贝尔奖惹的祸 伊犁
 · (四)被驱逐的爸
 · 被驱逐的爸 (3)
 · 被驅逐的爸(2)
 · 被驱逐的爸 (1)
 · 掌声馀韵
 · 芳鄰
【散文】
 · 从巴黎到伊犁
 · 三代美国梦 伊犁
 · 登山乐 伊犁
 · 蓝屋岁月 伊犁
 · 彩绘人生 伊犁
 · 艺海奇芭---李玉刚 伊犁
 · 听朗朗弹钢琴 伊犁
 · 天使给母亲送橙 伊犁
 · 安迪家的感恩节 伊犁
 · 细说海外华文女作家协会 伊犁
【遊記】
 · 中国天眼 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2)伊犁
 ·  抚今追昔游贵州 (一) 伊犁
 · 秘鲁十日游 伊犁
 · 山水有情(重訪Mammoth Lakes )
 · 莫内的莲池与花园 伊犁
 · 犹他国家公园游 伊犁
 · 感受西藏的一片净土(2) 伊犁
 · 感受西藏的一片净土 (1) 伊犁
 · 阿斯多利亚的中国园与中国人 伊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从巴黎到伊犁
   

 说什么呢,巴黎伊犁根本搭不上边,黎犁同音而已。可是人的联想力是无穷的。那年我在香港中学毕业,从香港坐船,一个多月后居然来到巴黎的街头。是命运的安排吗?每个人从出生一天开始,都是身不由己,为什么婴儿在出生时,要大声哭喊呢?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会被时代的一个个浪潮,推送到不同的环境。

 解放前的一年我在家乡的山区出生,父亲已去香港谋生。两年后母亲也走了, 从小我没有父母在身边,只在照片中认识他们。先是祖母看顾我们兄妹,祖母去世后,哥哥去姑妈家住,不久后他去香港。我被送姨妈家寄养,她自己没有小孩,对我很好,可我不是她的女儿。我开始读小学,后来她领养了一个小弟弟,

 我十岁的时候,家乡打大食堂,粮食不够,常常吃蕃薯。在我父母的安排下,我随着一位同乡偷渡去香港。时代的巨浪把我推往香港,一个英国殖民地,中西混合的城市,却让我躲过了国内的大灾荒。那年我十岁,在香港继续读书,上三年级。

 中学毕业的那年,生命的另一个浪潮,把我推的更远。 1967香港暴动,为了逃避香港不稳定的前景,我们一家人,哥哥去了加拿大留学,我跟父母 居然在一些亲友的帮助下,有机会去巴黎。父亲先搭飞机走,我跟母亲走的时候是十月,搭乘一艘载货的邮轮。从香港到马赛,一共三十八天。因为那时苏伊士运河被关闭,轮船要绕道非洲好望角呢。

 坐船经马尼拉,到星加坡,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我心中充满恐慌,觉得离开祖国越来越远。虽说我受殖民地教育长大,可是我们读过国文,中国历史,自己是中国人,如今要去外国,究竟会怎样?会不会永远被放逐回不来呢?心中的难舍与不安,随着距离天天加深。我有如一个没有国家被背弃遗忘的孤儿, 在大洋里,船一直往前走,我在舱板上,面对茫茫大海,晨昏看日出日落,在海上很久也看不到陆地,有时会很伤感,自己的未来是否跟船一样渐行渐远?

 我们到巴黎已是十一月深秋。离开香港时还是暖和的初秋,穿着短袖衣服,到了巴黎看各人都穿上大衣。眼前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巴黎的房子很老旧,矮矮的不超过四层楼。外貌全是古典造型,过去只有在“罗马假期”或“花都之恋”等电影内看到的背景。我们暂住一位远房亲戚白叔叔的家。楼下大门高大沉重,用一把老旧的钥匙打开,黑暗楼梯间的灯会自动啪一声着了,灯光黯然,墙壁也是灰色,木楼梯在脚下咯咯的响。一层楼住一户,楼上楼下的住户一般都不认识。

 巴黎冬天的天气总是灰蒙蒙的,很少看到艳阳。有一天晨早,天空好像更灰黑,沉重如铅,或如盖了一张绒毯。我走在路上,被笼盖的天,九点钟倒像六点未亮的天空,路上行人踏着匆忙的脚步,赶路似的,法国人本来很会享受生活,走路不徐不疾。我在每天早上去语言学校的路上,发觉空间逐渐出现一些小小的白点,很轻,会上下飞舞,不像下雨,也不该是飞絮。我看着看着,呵,突然心中明白,是雪花!我从来没见过,没碰过,它们轻轻的,细细的,无重量,无实质,碰到地面或飞到手心手背便消失。我很兴奋,真想喊叫,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是第一次看见雪。可是周围的人好像没有注意,脚步照样匆匆。我看到每人面前依稀有一股白烟,是大家的呼气,因为空气冷,凝结成白烟,随着他们往前。

 巴黎的生活是梦吗?我有时觉得回到一百年前,俊朗的法国绅士们,衣装典雅,一般是黑外套灰长裤,加一条鲜红或橙黄的围巾,头发微卷,也不那么短,很自然的梳在两鬓。他们英俊潇洒,看到美女会吹口哨,懂得礼让给女士。而女士们呢,长相打扮高贵,在公共场所不大作声,穿着长的深色大衣,窄腰,长腿裹着皮靴,头发自然披在肩上,有时随便在头顶卷一个髻,也没多化妆,丽质天生,很有气质。在地铁车厢内,一般人都不讲话,坐着的一定看书。听说法国人都很浪漫,除了妻子或丈夫,都公开有情人,他们也喜欢香水,法国以出香水闻名,一瓶香水可能是某人的一个月薪水呢。

 我来巴黎后,每天去上语言课两个小时,我跟很多国际学生一起,学拼音,记单字,慢慢连成简单句子。还有动词名词,每个字都分阴阳,前置词,动词也分阴阳,动词又分不同时段,有点复杂。可是每天早上我都很高兴去上课,可以躲避苦闷的生活,还有母亲不快乐的嘴脸。下课后,我从公园的门口进去,草地上覆盖的白,不是很白,看来是雪,我很高兴可以远离路上的行人与车辆,故意走在草地上,把一个个脚印落在地上。我来过,我的脚印可以证明。卢森堡公园里有一园子的法国梧桐,全落叶了,只剩干秃秃的树枝,很萧飒,加上灰色的天空,原来冬天是这么的萧条。

 是巴黎的氛围带给我写作灵感吗?没有人督促,也无鼓励,我只想记下自己走过的路,遇见的人事。在船上茫茫大海中的惆怅不安,首次看到巴黎的兴奋,巴黎老三区的温州人生活,新旧华侨的面貌,从冬天走进春天的鲜明变化⎯我开始写一些见闻,杂感,速记。过去一些心仪的作家,如冰心,丁玲,鲁迅,老舍, 朱自清,徐自摩,艾青,张爱玲等等,他们的作品很多是在外国写的。巴黎,一个浪漫之都,在我一片平凡的天空上,在前进的路途中,替我添加了美丽的云彩 。我个性内向,在人前不会说话,用文字来表达比较自在。很多作家都有笔名,我想应该也有一个笔名,暗暗寻找,慢慢思量,让我找到“伊犁”,多适合我,身在海外,心系故乡,做一个勤恳的笔耕者。

 可惜我在巴黎难有适合的出路,第二年便申请去了英国念护理,希望能自立更生。对写作的愿望却一直存在,我开始写一些报导跟散文,偶然寄一篇给香港的一本杂志,居然被录用发表了,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护理毕业后,命运的另一个浪潮,把我推上北美的土地,读大学,结婚, 生儿育女,照顾家庭,走上一条人生的道路。 1979年出版第一本小说集,每隔几年出一本书,包括写实小说,散文等,在香港,台湾,大陆等地出版。

终于在前年,离开香港五十年后,我访问了伊犁,心中的缪斯,遥不可及的乐园,天山脚下的小瑞士, 让我看到它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奔流汹涌的大河,一排排整齐如墙的白杨树,连绵不断的玉米地,如回到久别的故乡,我感到无比亲切。可惜来去匆匆,如惊鸿一瞥,期待下一次让我再回到它的身边,感受它美丽的灵魂。

 

thumbnail_IMG_1279.jpg

thumbnail_IMG_1264.jpg

thumbnail_IMG_1143.jpg

thumbnail_IMG_1152.jpg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