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风潇潇的博客  
心灵的窗口 接受也给予 天涯有知己 共享人生无味  
我的名片
风潇潇
 
注册日期: 2012-02-05
访问总量: 11,52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1
· 印度,被愚昧绑架 永远赶不上中国
· 马英九问大陆学生对于大陆一党专
· 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
· 建议万维读者网博客免费更新博客
· 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 这是删不掉的空文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咀嚼生活】
 · 建议万维读者网博客免费更新博客架
 · 风萧萧:奥巴马遇到开心事 笑眯了
 · 1
 · 风萧萧:奥巴家的女儿初长成
【较真 辨是非】
 · 1
 · 印度,被愚昧绑架 永远赶不上中国
 · 马英九问大陆学生对于大陆一党专制
 · 日本社会治安好 感谢黑社会组织的合
 · 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不
 · 这是删不掉的空文
 · 弗朗西斯·福山 对自由民主从希望到
 · 龍應台 台湾省文化部長 智者 愚亦
 · 台独斗士在大陆住两年,感慨:台湾
 · 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奠定中华文明的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11/01/2017 - 11/30/201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不流血
   

 民主培育人形秃鹫 唯恐天下不乱 不流血


   风萧萧 2019年10月15日 于加拿大 

 

  把博友的留言对白复制在前,以利对本文的理解。

  作者:水蛇 留言 风潇潇 留言时间:2019-10-15 15:52:38

  没感觉美国民主好到哪去。但美国人喜欢,这就足够了。

  不过美国社会,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比如美国人的社会责任感。

  就在刚才,来了位消防员。这类消防员,属于volunteer。每年俺都在他们敲门时捐点钱。

  当地警察也是每年来一次(十月、十一月前后),为警察的家属和生病的亲人募捐。

  几年前出于好奇,曾向上门的警察打听过。他说我们这片居民,多年年来都是捐钱最多的。

  作者:风潇潇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9-10-15 16:53:32

  十分感谢表达如此委婉。更要感谢您启发我进一步思考。同时,向您学习,说话尽量委婉一些。不过,这与说话直来直去不同,需要费点心思,难免饶舌。

  一个人能够如此委婉地表达,又极其达意,证明智力水平出众。

  消防和警察部门为自己有困难的同事儿募捐,确实是善举,值得赞赏。您能够从这些人们见惯不怪的日常小事儿,感悟出人性的温暖,说明您是善于观察思考和富有同情心的人。虽然,这应该是作为人类的最基本标准,但是,很多人并不具备。

  我想,如果您当国会议员,一定会做出理性的贡献,可惜,您太明智,绝对不耻于与那些议员同堂喷口水。这就是政治的悲哀,最需要理性人的地方,理性的人却远避,因而有: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

  我支持您的看法,再进一步做些补充。

  社会责任感不是美国社会的整体现象,每个人的表现取决于其自身的民族文化背景和家庭教养。都说是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其实,这两个国家都是由移民组成的,因而,这些国家的人的自身本性,在很大程度上,受其祖籍文化遗传的习俗等的制约。对于这些人,严谨的的称谓应该是美籍某国人和加拿大籍某国人。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社会责任感的关注和在社会层面进行引导,中国人可能是最早的,那就是孔夫子,并发展为儒家学派,打造了中华文明的根基。

  汉朝董仲舒主张罢掘百家,独尊儒术,其实是想用政府的行政手段,推行儒家思想来规范人民的社会道德,也就是社会责任感,从而形成有序的社会环境。

  三字经说,养不教,父之过,在法律无法企及的地方,以家法取代,这也导致了在家里打骂孩子,在社会也轻易就开口骂和动手打的坏风气。无论如何,这是中国社会治理良好的根基所在。

  所说的社会治理良好是指能够有效避免战乱,人民享受和平的生活。

 看看报道,在叙利亚《男人被活埋,女人沦为奴隶:和平的不是这个时代,而是国家》:战争后的大马士革,原本在上学、工作的叙利亚公民,房子突然被炸毁,学校被迫停课,还要举家迁移逃难:迄今为止,在土耳其正式登记身份的叙利亚难民约有300万。再加上因为各种原因未登记的一部分人,土耳其容纳了大约500万的叙利亚难民。

  没有了国家庇护的叙利亚人,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叙利亚难民,只是这个身份没有人想拥有。没有了国家庇护的叙利亚人,开始了漫漫逃亡路。路上,有人葬身火海,有人饿死荒野,有人妻离子散,有人父母双亡,有人手足分离……

 有时候,“活着”对于叙利亚难民来说,还不如早点死去。

  2015年,伊拉克北部距离摩苏尔40公里的巴德拉难民营地的1.5万雅兹迪难民遭到了恐怖分子“ISIS”的洗劫。ISIS恐怖分子,将俘虏过来的500名男子残忍地活埋后,又将超过800名的女子挂在暗网上进行交易,卖做性奴!

 请把视野移开叙利亚,再看看现在的智利圣地亚哥,中国香港,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英国伦敦,巴格达伊拉克等地的残酷暴力非人性示威者,事实证明,自由民主的最大贡献在于合法鼓励和合法保护哪些品行低劣的人邪恶本性的充分发挥人,危害多数人的生活。

 所说的社会治理良好,不是各种意识形态的随意泛滥,譬如,各种主义,各种人权,普世价值,自由民主,封建与独裁,.....; 这些都是西方非人性野蛮文明导致的基因变种的异类杜撰的荒谬结果;正是这些荒谬的意识形态,看似人性无比,其实际社会效果极其无人性,正在摧毁世界和平。

 所说的社会治理良好的难点,在于社会成员的素质特殊,不仅仅是哪些品行低劣的人,正常人也存在影响社会治理的问题,那就是每个人都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倾向于按着利于自己的方式做事,而影响社会治理,从而危害多数社会成员的利益。

 所以,周朝灭商之后,建立繁琐的礼仪制度,建立基于家谱的长尊秩序,通过这种方式,对人们的思想和行为进行正确的引导。后来,孔子和董仲舒继承推广,这些做法都是明智人的明智之举。

  中国的社会治理良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每一个关键历史发展时期,都有明智的人提出明智的举措,并得以实施,譬如,孔子,商鞅,李斯和董仲舒。在这里,能够‘得以实施’最重要。西方,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是产生了著名的思想家,譬如,伏尔泰,他极力主张中国式儿的哲学家治国,还有费尔巴哈对宗教的本质的揭露。可惜,他们的思想都没有得到实施。

  所以,马克思在分析了著名的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的学说之后,在1845年春天,写了《关于费尔巴哈的学说》Theses On Feuerbach。说:哲学家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解释了世界,然而,关键是要实际改变它。所以,马克思和他的挚友恩格斯引导大众与危害多数人的守旧势力抗争,建立人性化的社会,不惜动用武力;并建立了持续70多年,卷入半个地球国家的社会主义实践。

  现在,很多人在诅咒马克思,诅咒他的共产主义思想和实践。其实,如果您稍有人性,就会认知,那是缺乏人性之徒在恶意攻击真正具有人性的智者 - 一个能够实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社会才是高等动物的社会。这样的社会,也就不需要募捐行善了。

  我在已经关闭的网易博客,曾经有位博友叫烟芜,她的见解是基于理性的观察和思考,因而独特出众。我们交流很多,获益匪浅。她说,哪些竭尽全力讲善和佛的人,在本质上和行为上,都是最不善,也是最反佛家思想的人。譬如,在工作单位,有的同事儿需要帮助,那些平时不讲善和佛的人,出手最大方。而那些口口声声宣讲善和佛的人,恰恰最吝啬。蛊惑他人信佛的人,强拽人去庙上捐钱,自己却不捐。

  风萧萧觉得,这种人在本质上就是“它”无疑。

    <><><>----<><><>

  下面是我对博友叫烟芜的评论。

  我在很多文中都提到了博友烟芜。今天,觉得有必要再谈谈博友烟芜。

  写文章要文笔清晰,叙述流畅,层次分明......,更重要的是要摆明个事理。让读者读后的感觉好像:

  热天,吃了一块冰镇西瓜。

  冷天,喝了一口茅台老窖。      

  高兴者,把自己的手掌拍个通红 -  忘乎所以。

  愤怒者,把自己的胸口捶得发青 -  像大猩猩。

  更有人,感觉自己被作者的如刀之笔刺出了血。

  无论如何,不能让读者觉得:这个作者真混蛋,写这样的狗屁文章,不咸不淡,不知所云,白白浪费了我的宝贵时间。

  博友烟芜的文章,既像冰镇西瓜,又像茅台老窖,更象一把匕首......。她的博客读者的留言评论,也是好坏极端并存。欣赏表扬的不少,兽语骂人的也存在。

  烟芜根本不在乎,既不删除恶语留言,也不改变说话风格。而且,更加运笔如刀,把自己的博客,雕刻成了这个博客部落里的一个独特风景园。

   <><><>----<><><>

  中国和国外都有统计,比较而言,那些信仰宗教的人,多数受教育程度低。这说明,他们的先天智力低下,无法完成较高的教育学业。

  人们推崇西方的哲学思想,然而,非人性的社会环境,不会产生真正人性的思想。譬如,倍儿受西方人推崇的、也是倍儿让西方人引以为傲的哲学家黑格尔。

  正是黑格尔的哲学思想,误导日裔美国社会学家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栽进沟里,造成他的大半生的学术生涯,都是在不断地进行自我否定中度过。可以说是他人生的悲哀。

  然而,中国古语说得对,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坏事儿之中也孕育着好事儿,那就是有事儿可做。这对于一个要依靠耍笔头谋生的人,也很重要。也许,这是黑格尔对弗朗西斯·福山对他崇拜得五腹投地的回报。

  西方,包括美国,直到今天,也没有认识到从政府层面对社会道德进行引导的重要性。也许,已经早有智者认识到,但是,时至今日,也没有政府层面的社会道德规范,任由各种道貌岸然以宗教规范道德,然而,私欲泛滥的道貌岸然们,误导宗教激烈冲突,甚至杀戮。

  此外,在意识形态上,西方又过度强调个人主义,个人利益至丧,甚至立法保护个人利益,致使这些人种的私欲爆棚,因私欲而失去人性。正因为中国人过于人性化,与这些没有人性的人为伍,才造成鸦片战争以来的国耻。

  登门求捐的人,一定试图表现得彬彬有礼,给人以修养良好心善无比的印象。我猜测,您们居民区多年来都是捐钱最多的,估计是华人居多所致。

  在加拿大,求捐的事情经常发生,只要有借口,有的人就要玩一下募捐,这是家常便饭。奇怪的是,无论是在工作的地方,还是上门求捐,都不给收据,也没见他们做记录。虽然如此,只要兜里有钱,甩给一些,避免纠缠。去年,我看过一个报道,说,在美国,慈善捐款的60-70%被装入了私人的腰包。恍然大悟,从而,养成了遇见求捐者,仔细判断一下的习惯,而不是先摸摸兜里有没有钱。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和人类学家,路德维希·费尔巴哈 Ludwig Feuerbach (1804-1872)以《基督教的本质》一书而闻名。在书中,他以蚁狮和蜘蛛来形容宗教的行为,说,您看蚁狮在沙滩上造的坑多么美妙,您看蜘蛛织的网多么奇特,他们不辞辛苦地这样做,归根结底,是为了生存,是为了获取食物。

  多年前,与一位在加拿大行医的中医交谈,他说,刚到加拿大时,感觉社么都新鲜,简直是天堂,真好。积极去教堂,还大发善心,大量捐助给教堂,直到有一天,他看见教堂里的人为分享捐助得来的物资大打出手,从此以后,幻觉破灭,被打回地面。他再也不去教堂了。

  我搜索一下,发现很多文章在质疑慈善捐款。

  Only a third of charitable contributions go to the poor慈善捐款中只有三分之一送给了穷人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wonk/wp/2013/05/30/only-a-third-of-charitable-contributions-go-the-poor

  中国俗语,没有三分利,无人起早五更。在这一点上,人类有共性。可以说,任何人的社会行为都是利益驱动,都是为了生存。不要被善良的假象欺骗。

  自私自利,是人的本性,如果没有自私的本能,婴儿就不会吸允奶头,死于初生。如果没有荷尔蒙驱使的性欲,也就不会有男婚女嫁之说,也就不会有所谓的人类。您看孟非主持的非诚勿扰节目,把荷尔蒙驱使的男女寻求爱人的过程展示的妙趣横生,广受欢迎。

  淑女和绅士,都是法律和社会公德约束的结果,他们和她们足够理性,知道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德的后果。如果,失去社会法律和道德的束,为了生存,每个人都会变成野蛮的禽兽。比较而言,那些行为粗鲁或犯法的人,多数,是由于智力低下,不能考虑后果,有的,是一时冲动,来不及考虑后果。

  有的人,不是人,因为他们的大脑少根弦,只能看见眼前利益,不能思考可能的后果。这才是鸦片战争和世界大战的起因。

  其实,美国的社会稳定,不在于如今的民主党派的恶意互斗,而在于英国人对社会治理的贡献,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法律条款,使如今的社会治理,事事有章可循。这种社会体系,如同一台自动驾驶的汽车,有没有驾驶员的干预都无所谓。政府停摆,社会还能自我有序地运行。

  这个结论,来自加拿大的爱尔兰人,我们是朋友,无话不说。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民主玩家们无所顾忌的胡闹,社会却很稳定?他说,应该感谢200年前英国人为加拿大制定的法律体系。实际上,如果回顾美国的建国史,美国的法律体系也是复制于欧洲,应该主要是英国。

  我的这位爱尔兰朋友,可以说博览群书,是业余画家,他的很多见解,都让我感觉到的不仅仅是耳目一新,而是人生启迪。出国生活都不易,远离家人兄弟姐妹的互相帮助和心理安慰,打电话也事互相报喜不报忧,自己的生活艰难也无处述说。可是,当您想到由于思想见解相投,而结识知己的异国朋友,由于彼此心心相映而信任,值。人生何求。

  不过,政府停摆很可怕。我见过报道,一只被砍掉头的公鸡,竟然跳起跑了,可想而知,它跑不了多远。   

  举目世界,现在的民主玩家只能把社会搞坏,譬如,美国枪击不断,却无法禁枪,还有欧洲社会治安的恶化,都是自由、人权被误用,保护坏人坑害好人的结果。其祸根还是在于民主。

     <<<<<<<>>>>>>

  注:这里,所说的法律体系,主要是指法律细则,譬如,个人所得税,房产税,公公场所停车规定,等等,在政府行政上可以直接执行,譬如,个人收入所得税直接从工资中扣走。虽然,法官和律师是法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他们已经演变成社会的公害。

  为便于阅读,我把《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奠定中华文明的根基》的部分复制于此。

  律师是按小时收取服务费,在北美大约是300-1000美元/小时,中国大陆大约是2500人民币。 

  温哥华有位女士,前男友争她的房产。为此,她聘律师,但必须首先签署协议,以房产作为抵押10万加元。官司折腾了9年,最后,她赢了。但是,前男友立刻宣布破产 - 我就这些东西,请您全拿走。

  结果,该女士自己要付全部律师费。因此,她仅仅到手几千元。其余20多万加元(按房产估计)都被律师作为律师费合法收走。他的律师自己经聘请了律师,正在努力接收她的房产。

  她请记者写文章,说,我连续20多年打双份工,攒下这点房产,这一下子全没了。她说,在加拿大,就这么一点点资产,官司竟然哲腾了9年,仅法律文件夹就堆满三张桌子,像天一样高。

  文章特意说,省级律师主管和律师协会都说,该律师收费合法合理。

  这是上述案例的英文报道:Dec. 3, 2012, B.C. woman may lose home over huge lawyer bill。  

  您没见,一个普通官司,一拖就是几年。反复折腾,不断出庭,就是不判。因为,时间拖得越长,律师收钱越多。法官也有事儿做。他们是在携手合法敲骨吸髓。


  正文如下:

        

  2019年10月15日, 看过文章《香港已经走到独裁前夜》,感觉民主已经把某些人愚昧成秃鹫,唯恐天下不乱,不流血。不禁想起我 2019927日的文章,《董仲舒的天人三策 奠定中华文明的根基》,在此文我谈论过民主的本质。

  所谓的自由民主的文明社会,是建立在所有人的智力水平相同的基础之上的。可悲的是,在现实社会,每个人的智力水平都不同。有的人不仅仅是智力水平低下,而且,没有人性,只有兽性。也就是说,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人。譬如,杀害无辜的凶手。

  所以我说,如果忽视了人类的本性,任何高尚的社会治理的设想,都注定失败。  

  1953年,詹姆斯·沃森博士 Dr. James Watson (1928 -)与弗朗西斯·克里克博士 Francis Crick (1916 – 2004)共同撰写了一篇学术论文,提出了DNA分子的双螺旋结构,该结构旨在从遗传学层面探索人类的生命。1962年,他们共同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詹姆斯·沃森博士更被称为DNA之父。

  没有人会否认,在当今世界,詹姆斯·沃森博士是最了解人类本性的人。他说,我们的所有社会政策的制定,都是基于所有人的智力水平与我们的相同,可是,所有的实验结果都证明,这是错误的。

  0f169a9.png

                     上图是詹姆斯·沃森的照片和他说的话


  2019年1月15日,有文章报道《NA之父说他仍然相信种族与智商之间的联系,他的实验室剥夺了他的学术头衔》The father of DNA says he still believes in a link between race, intelligence. His lab just stripped him of his titles

  看过报道,感觉对西方文明的悲哀,作为DNA之父,说出自己的学术观点,无论对与错,都不应该受到处罚。可见,美国的言论自由是有选择性的,只有他们喜欢才能自由,不喜欢坚决打压。

 从另一个角度看,沃森博士的实验室仅仅是剥夺了他的学术头衔,并没有开除他,也许是来自社会的压力太大,不得不以此作为回应。无论如何,这个没有道理的决定,对于年逾90的沃森博士来说,也是不小的心理打击。

  沃森博士受迫害的原因在于他触犯了不许种族歧视的条律。

  他说种族与智商之间有联系,也对也不对,原因是,有的族裔智商确实低,犯罪率也高,这是铁的事实,这是对的一面。不对的是,低智商的人不局限于特定族裔,任何族裔,甚至同一个家庭的人都存在智商高低的差异。

  任何族裔的人的智商水平都呈正态曲线分布。在平均值上表现出某些族裔的整体智商水平,中国人的最高,在115左右,欧美人在100上下。下图是各国和地区的人的平均智商水平。


Post image

  图片来源:https://brainstats.com/average-iq-by-country.html


  智商也展现在社会治理上。

  在中国,自从社会治理结构可以称为国家的时候起,虽然经历了夏->商->周的朝代更替,但是,似乎都是速战速决,没有经历长期战乱。长期的战乱源自周朝分封诸侯国。

  公元前1045年,周武王灭商之后,实施分封诸侯制。本质上讲,是因为国土面积太广,新占领地的百姓不服而骚乱不断,才实行分封制,尽管如此,国事艰难,推翻商朝的周武王,仅仅三年就亡故,其子继位周成王,为了强化社会治理,除了继续通过分封管控边远地区,还建立周礼和家谱制,通过繁杂的礼仪和以家谱为基础的长尊有序,来教化和约束百姓,使天下趋于太平。

  但是,无休止的分封,使周王室的地域和经济实力不断萎缩,至公元前770,周王室对诸侯国失控,一些较大的诸侯国,为了争夺土地、人口以及对其他诸侯国的支配权,不断进行兼并战争。

  春秋战国时期的战乱不断的悲惨经历表明,在贪婪、野蛮和兽性这一点上,中国人与欧洲人没有不同。

  中国人的聪明在于,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对社会治理进行改进。而西方人的最大聪明,似乎是没有记性,不总结经验,在社会治理的进步上,不但迟缓,而且愚蠢。

  我认为,所谓的中华文明,不在于年代的长久,而在于文化的积累,在于连续文字记载的历史经验,让后人少犯同样的错误,少走弯路。这也是,中国不走民主之路的原因。现在出国的人多了,了解外界多了,反而更嫌弃民主了。

  中华文化的精髓积累,儒家,法家,道家,中医,等等,应感谢春秋战国时期的战乱不断的悲惨经历,是战乱的生活环境,激发了祖先们的思考,促进了文化的发展。

  鉴于诸侯国易于引起战乱,李斯(前284年-前208年)建议秦始皇(皇帝的称谓是李斯后来建议的,为了述说方便,在这儿先用着),现在周王室和诸侯国已经彻底衰落,除掉那些诸侯国就像扫掉炉子上灰尘,于是,10年后,中国统一。周王室依旧存在。

  然后,鉴于分封的诸侯国失控,造成550年的战乱,李斯建议秦始皇采用郡县制,相当于今天的省和县(如今,基本全球流行),由政府任命官员,还设立监察官,同时,为控制意识形态对社会治理的危害,烧毁民间的存书,禁止办私学,还收缴民间武器,拆除旧城墙,统一度量衡,统一车的轨距,修建四通八达的国道。

  表面看,李斯的举措完全是为了维护皇家的利益,可是,实际社会效果,却消除了社会战乱的根源,为人民提供了和平稳定的生存环境。

  在被自由民主弱智化的智障者看来,烧毁民间的存书,还禁止办私学,简直是独裁至极。他们至今也没有认识到,在西方,在错误的言论自由的滋养下,产生像野草一样多,一样疯长的各种荒谬的意识形态,从而,危害社会治理。

  这些荒谬的意识形态促生了各种各样的组织,譬如,动物保护组织,环保组织,灭绝叛乱和同性恋,等等,等等等。它们应该属于非政府组织NGO,据说。2008年,俄罗斯大约有277,000个。2009年,印度有大约200万个.美国,比这个数字大得多。这些组织,干的坏事儿多,好事儿少。现在的英国,澳大利亚等,正在被英国原生的灭绝叛乱Extinction Rebellion折磨。

  这些组织也在快速向中国蔓延,外国政府通过资助这些组织,破坏中国的社会治理。譬如,到中国组织动物保护组织,并多次到高速公路上截停运送动物的汽车,危害极大。无端干扰他人的工作和生活,这些人不仅仅是智障,而且是事实上的罪犯。正是西方的自由和人权,在保护和鼓励这些脑残为所欲为。

  所以我说,西方人在社会治理的进步上,不但迟缓,而且愚蠢。

  被自由民主弱智化的智障者盲目推崇民主,却无视民主对社会治理的危害。

  可以说,从秦朝始,中国就进入了理性的社会治理。李斯的措施,使中国人从根本上避免了血腥杀戮,得到了和平的生活。和平生活,也造就了经济繁荣,为后来的古丝绸之路打下了物资基础。

  中国建国后的政治体系,尊重了秦朝的经验,以实际社会成就证明的高智商的人组成决策机构,建立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吸纳党外社会精英,严格控制社会舆论。今天,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立法参与者,多是知名学者和企业家,譬如,阿里巴巴马云,华为任正非。

  最高决策机构是中央政治局,重大决定必须由政治局成员表决。很多文章关注北戴河会议,这说明,全世界都知道,那是中国制定重大决议的会议,在以高智商的、理性的人的民主,来决定中国国家治理的走向。请看看文章《台独斗士在大陆住两年,感慨:台湾已经被民主玩残》,台湾看到4年後,大陆看到40年後

  无论您怎样看自己的祖国,那里经济的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安全的社会治安,都无法否认。无论您是在美国还是欧洲,在那里,无法协调的多元文化,混乱的社会治安,造成的对自身安全的担忧已经是重要问题。

  如此,以具有人的大脑的思维来看,中国根本就不是独裁,而是,是西方所说的专家民主Technocratic。

  这里有必要说说李斯和商鞅(前390年-前338年)其人,他们代表了中国社会向人性化治理的转变和成功。

  李斯是楚國人,是秦朝著名的政治家、文學家和書法家,辅佐过两任皇帝,对中国奠定社会治理基础贡献极大,可见他的智商之高。

  据司马迁在《史记·李斯列传》记载:有一次,李斯看到厕所里的老鼠,遇人或狗来,它们都逃走;但在米仓看到的老鼠,悠哉游哉地在米堆中嬉戏,没有对人的恐惧感。他感慨,一个人有没有出息,如同老鼠一样,是由自己所处的环境决定的。人无所谓能干与不能干,才智本来就差不多,富贵与贫贱,全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机会和选择环境。李斯辞去小吏,到齐国求学,学完之后,经过分析和比较,到秦国。

  李斯的百年前的前任商鞅,是魏国人,也不是秦国人。商鞅变法的成功,既源自他的博学,也得益于当时各诸侯国轰轰烈烈的社会治理的变革,更得益于用竹简书写文章对思想和经验的方便传递。他把各诸侯国流行的治国方法应用于秦国,得到成功。

  可见,从古以来,中国人就认知了人们智商和个人能力的差异,就开始了选拔社会精英治国。秦朝还制定了严刑酷法惩治低智商的人反社会行为。也就是法制。汉朝张汤相当于今天美国的大法官,史称酷吏,足见中国法制的严明。

  在中国已经有效制止贵族危害享受和平的时候,被愚昧群氓崇拜的、自以为是的西方,主要是欧洲,还主要由贵族统治,夹杂宗教介入。这些贵族,相当于中国周朝的分封国,它们经济独立,一旦强大到一定程度,人类的本来兽性就会发作,寻求掠夺、占领和杀戮。因此,欧洲人一直处于血腥的生存状态,贵族之间的杀戮,宗教之间的杀戮,漫长的黑暗世纪,直到西方派到中国的传教士,把中国的社会治理方法传回欧洲,欧洲人才开智,发起法国大革命,又来一次血腥屠杀。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西方非人性的行为一直没有消除,直到现在...... 

  中国人的经验说明,所谓的社会治理,就是通过建立政府,由高素质的、能够理性分析问题的人来治理那些低素质的、不能理性分析的人。用国家机器的力量来压制他们的无人性的行为。而民主制度的自由选举,恰恰忽视致命点,那就是人类自身的质量的巨大不同,以任何质量的人都可以玩民主为荣。   

  人类社会产生如此非人性的民主政治体系,是由于非人性的社会环境造就。  

  本质上讲,有史以来,西方就不是人类文明。源于以下事实:自从历史上,人类群居的社会结构可以称为国家以来,西方的社会治理就处于人民相互残杀的无休止的战争状态,特别是经历了漫长的非人性的黑暗世纪,民主政府的官员或政府支持的帮派,一直在以支持信仰自由鼓励杀戮,请看看也门和叙利亚.......

  如果说西方的这种非人性的社会就是人类文明,任何具有人类大脑的理性人,都不会同意,至少,这是一种被兽性扭曲的文明。

  这种扭曲社会环境下的非人性的生活,已经从基因层面扭曲了某些人的思维推理功能,这种人满脑袋都是歪门邪道,没正道,无法干正事儿。拿错误当正确,愚蠢当聪明,以好心善意开始,以害人害己告终。

  下面是例证。

  2007年2月27日,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目前为纽约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纽约大学发展研究院院长,威廉·伊斯特利 William Easterly 发表《白人的负担:为什么西方对其他人援助的结果是坏的多,好的少The White Man's Burden: Why the West's Efforts to Aid the Rest Have Done So Much Ill and So Little Good.

  他认为西方国家需要面对自己无能的历史并进行理性反思,特别是在推行西方制度的效果日益低下的时候。西方在其乌托邦式的援助计划方面失败了,并且继续失败,因为西方国家像过去的殖民主义者一样,认为自己知道什么是对他人最好的。然而,现有的援助策略既不提供问责制也不提供反馈。如果不对失败负责,就永远不会修复贫困地区破碎的经济体系。而且,在没有被帮助的穷人的反馈的情况下,就不会了解需要解决哪些问题。他证明,真正的消除贫困的成功通常是通过土著人的基础计划来实现的。正统的减贫方法对贫穷的经济没有帮助,有时甚至会使贫穷的经济恶化。

  看看吧。西方人自己都看不惯自己人的做法。

  我认为,在本质上,西方的民主制度,就是兽性非人类文明的极端产物。有实例为证:在贵族统治时,人们没有自由,所以,现在的西方坚决要保护人人自由。在贵族统治时,人们没有自由话语权,所以,现在的西方坚决要保护人人都可以自由胡说。在贵族统治时,人们没有参与社会管理权,所以,现在的西方坚决要保护人人都有自由参与选举的权利; 还有,在贵族统治时,独裁为害,所以,现在的西方坚决要实行三权分立和多党互斗的民主;.....;等等,等等等。这种与贵族统治做法相反的玩法,不胜枚举.....

  正因为民主政体是催化于非人性的社会环境,自然缺乏理性,充满荒谬。

  民主制度的最大悲哀,在于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参与竞选,不审查参选人的质量,其实际社会效果,就是一把脏梯子,帮助没有理性思维能力的智障者获取驾驶国家机器的权利,然后,随意施展邪恶心态驱使的行为。

  而人们推崇的自由民主的文明社会,在意识形态和法理上,把低素质、无正确思维能力的人的反人类的暴力行为合法化。譬如,暴力示威者。任何人和组织,只要披上民主的外衣,就可以为所欲为,法律无法约束。

  此外,民主宪法特意设置反对党,并规定其职责就是千方百计阻止执政党通过立法。如今,人们看到的西方议会近乎荒谬的党派互斗,是完全合法的,正确的,因为,是在按宪法行事。

  看看吧,有了这种宪法支持的党派互斗,那些无理性思维能力的智障者,更是如鱼得水。这就是世界日益混乱的根本原因。

  民主和自由的欺骗性在于,看上去十分人性,无与伦比。但是实际社会效果,确是为脑残智障铺平道路,让他们自由地为所欲为,不担心受到法律的惩治。

  香港的现实证明:民主和自由已经把那些脑残智障导致兽性本能的人的兽性行为合法化。

  民主已经摧毁了利比亚和伊拉克人民的生活,那里的人民整天在无辜丧生和流血。有的人还不汲取教训,还在鼓噪民主,这些人是无人性的民主培育的人形秃鹫,那里有社会骚乱和流血,他们就兴奋异常,趋之若鹜,唯恐天下不乱,不流血。 

  让真正理性的英国人告诉您,为何西方的文明是非人类文明,而中国的文明才是人类文明。

  视频:马丁雅克直指美国企图削弱中国 讨论中国将如何深刻影响世界?《这就是中国》第36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tpWLhdVG4o&feature=share&fbclid=IwAR3clUGBeRhiOJ_vL2Iq2ZjcNFqO-gaxib5lRq-qkKm7GbBm-ypx8-p570c  


 看看被民主害惨的台湾

 龍應台 台湾省文化部長 智者 愚亦 可叹 

  风萧萧  2014年9月29日 于加拿大 

 本文有感于文章《龍應台:缺乏文明力量北京得不到港人、台人心》。智者龍應台,被智障以民主的名义耍弄,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愚亦,甚亦。可悲,可叹。

 我敬重龍應台的文才,十分敬重。但是,不同意她的政治主见,十分不同意。原因如下: 

 2013年7月6日,看见文章《世间再无蒋经国》,该文对蒋经国的生平和功绩进行了实事求是的评论。我感慨,转载加了转载说明:“在加拿大,经常遇到来自中国台湾的同胞,有去台大陆老兵的后代,有访问学者.....。在异国他乡听见乡音,只有亲切,少有隔骇。加之远离母国,没有了引起政治麻烦的担心,如果不影响他人,畅谈必尽兴。“

  “我遇到的台湾人,除了少数说不出可否,大部分人都说,蒋经国统治时期的台湾最好。我觉得,也许是老蒋统治时期的弊端,大陆时期的、台湾时期的,给小蒋以太多的教训与启迪,促使他开启了台湾的开明政治。遂有后来的蒋经国统治时期的台湾最好。”

  “由于蒋经国统治的政绩卓著,才反照出民主的糟糕。”

  “台湾人说,民主后,两党狗咬狗,互相扯尾巴,正事儿干不成了,倒有自谓为扁的总统,执法犯法,自找被扁,进了监狱。”

   2012年6月9日,以《台湾在踏步》为名转载今日新闻网的文章《三条战线同决战 马英九发威》,文章说:

  “20年来,台湾政治的最大麻烦就是:进程缓慢。每一个重大工程、重大决策、重大立法,都可以在政治对抗过程逡巡拖延,5年、10年不算什么,像是证所税、油电价问题,一拖20年以上,司空见贯。20年,一个新生儿大学都快毕业,都可以服役、投票了,时空转变有多大?结果,争议还是争议,卡住就是卡住,20年前热腾腾,有前瞻性的案子,也都走味了。事缓则圆,对。但台湾不是,事一直缓,但都没有圆的时候。大家争来争去,卡来卡去,算来算去,都是政权,最后,选举有输赢,但台湾只有输,没有赢。”

  “工程慢、决策慢、立法慢,国家步伐就慢。越来越慢。慢到这几年近乎停滞。我们到底要把怎么样的台湾愿景交给下一代?太难了。因为下一代都长大了。这属于70、80后的一代人如果就是在这种缓慢、混乱的氛围里长大,这一代人,一整代人,就会以为这个国家的本质就是如此,进程就是如此。他们会习惯。他们不知道台湾曾经生机勃勃,日子苦虽苦,但大家唱“明天会更好”唱得很踏实,因为明天总是更好。”

       <><><><><><><><><>

  再看看香港民主的悲哀,议会是商讨国家大事儿的庄严场所,作为神圣的议员,手持白花和吵闹,这与地痞流氓有何区别,为什么这些没有基本人性的智障能够被选入议会。

  林郑《施政报告》问答会再遭激烈抗议,逾10名议员被逐

   信源:联合早报|编辑:2019-10-17

  10月17日上午10时30分,立法会会议厅举办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当政下第三份《施政报告》问答会,至中午12时结束,共回答3个问题。问答会期间数次被议员抗议声打断,逾10名议员被逐出会议厅。

  进场前,民主派多名议员在会议厅外手持白菊花,以及15岁少女陈彦霖的照片,并高叫“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

  会议厅内,朱凯迪向林郑月娥投递白菊花;陈志全指责其满手鲜血;许智峰高呼:“林郑下台,香港人唔欢迎你”;毛孟静则被指在座位上叫嚣,均被梁君彦逐出会议厅,其中毛孟静离开时喊道:“林郑讲大话”。

  会议开始后,林郑两度尝试开口均为议员打断,当陈克勤发言时,议员再次高叫“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谭文豪、尹兆坚、梁耀忠、邵家臻先后被梁君彦要求离开会议厅。

  11时,范国威跑出主席台前高呼“五大诉求,缺一不可”,被逐出会议厅。范国威之后再高叫“你对唔住香港人,你加害香港人,一百万人上街你唔理,二百万人上街你唔理”。在离开的混乱中疑被保安所伤,并高呼“你做乜整我只脚呀?”

  会后,建制派议员会见记者时,陈克勤批评泛民议员阻挠、叫嚣、骚扰,认为这是有史以来最差的一次答问大会。


  首先看看著名社会学者和社会精英对民主政治看法的改变

  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生于1952年10月27日,日裔美籍学者。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曾师从塞缪尔·亨廷顿。他的第一本著作《历史之终结与最后一人》让他一举成名(1992年)。该书认为自由民主制和西方自由市场资本主义及其生活方式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可能标志着人类社会文化演变的终点,并成为最后政府的形式。  

  然而,22年以后,2014年10月10日,弗朗西斯·福山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发表文章《美国衰落,政治失调的根源》America in Decay, The Sources of Political Dysfunction。鉴于美国政府两党无理性互斗,瘫痪了政府进行有效社会治理,说,美国衰落,没有出路,只有死路一条。

  2019年5月12日; 加拿大商业委员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戈尔迪·海德Goldy Hyder先生在加拿大环球邮件上发表文章《我们的政治正遭受分析瘫痪和行动的幻想》Our politics is suffering from analysis paralysis and the illusion of action,表达他对加拿大民主政府的失望。

  政治的钟摆已经被甩到了一个极端,现在,政客们对批评的渴望超过了对创造的渴望。我们的程序设置具有先天的智障,使少数人可以有效地阻碍大多数加拿大人认可的倡议的实施;重要的项目,计划和政策由此被延迟,直到支持者放弃继续推进的努力。

  这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政客们已经不能继续行使其政治权威。许多加拿大领导人已经不认为自己是国家的建设者。


  香港已经走到独裁前夜

   信源:新新闻|编辑:2019-10-15

  有评论认为,特首林郑月娥启用尘封五十二年的《紧急法》,是走向独裁的前奏。中国也愈发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奥威尔式国家,还把数字枷锁输出到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那里。
  台湾《新新闻》发表文章《"例外状态"是独裁的前奏》,作者林庭瑶认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决定援引1922年港英时期的《紧急法》,绕过香港立法会审议制订《禁蒙面法》。港府摆明已启动"例外状态"(State of Exception)的治理模式。
  意大利政治哲学家阿冈本(Giorgio Agamben)曾诠释"例外状态"此一概念:在某些时 刻,主权者会将主权置于宪法之上,以不受法律限制的措施治理国家,让公民的生命权被弃置于法律之外。阿冈本指出,例外状态在现代国家体制已成为常态规则,国家成为恐怖主义的变体,经常诉诸例外状态来维持秩序。
  文章认为,港府启用尘封五十二年的《紧急法》,如同打开潘朵拉的盒子。日后只要特首获得行政会议同意即可迳行立法,但行政会议却是在特首领导下集体负责。未来特首可恣意用《紧急法》封锁网路、出版发行、取消区议会选举,乃至于对港人拘留、没收财产、限制出入境。港府此举无疑是对"依法治国"的反讽,也是走向独裁的前奏。
  香港《苹果日报》发表文章《林郑是在批评中共暴政吗?》,作者李平说,中国近年频频封杀所谓支持台独、港独、疆独、藏独的明星、品牌,一有他们不满的言论,就官民齐动员一起围剿,逼他们跪低。中共尚未出声,暴雪已主动跪低,可见,中共近年的欺凌已让恐惧的乌云笼罩世界,连NBA、电竞也不能幸免。
  林郑大言不惭地宣称,推出反蒙面法是针对一些未成年人士。这何异于摆明威胁年轻人?何异于中共以大国威胁外企? 作者认为,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发展到争取双真普选的民主运动,再发展到抗暴之战,已牵动全世界,除了美欧政府、议员、媒体之外,越来越多知名人士、知名公司卷入其中,或主动撑香港,或被迫表态。在这个过程中,中共越是战狼上身,对境外明星、品牌打压越变本加厉,必然引发越激烈的反弹,引致外国政府、议会的介入,成为港人抗暴的助力。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面对一个想结束中华民国这"朝代"的习近平》,作者李濠仲说,中共近年对截断中华民国的邦交国非常积极,如今在时机上的选择,早没有"中共打压台湾成民进党选票提款机"的传统顾虑,包括接连取走索罗门、吉里巴斯,除让中美在太平洋地区的战略抗衡更加台面化外,习近平也确实是在20大前,正一步步对"解决台湾问题拿出成绩",以此对个人当初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有所交代。他想做的绝对还更多。
  文章说,断交只是习近平彻底清除中华民国这"朝代"的一项具体做法,国际上的动作还多的是,你不在乎,他倒是很满意自己近年压缩台湾的多项成果。中共不理会两岸间诸多平行时空的现实,台湾自己把面对中共的打击分层切割看待,然后一票人以为可以处在自我划定的保护区里,某种程度也是一种昧于现实。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