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1阅人的博客  
Living in Canada,is in paradise on the earth  
我的名片
1阅人
 
注册日期: 2016-08-27
访问总量: 227,0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我移民了
最新发布
· 【原創】台灣不僅是台灣島,也是
· 【原创】与不列颠地主商榷
· 【原創】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 【原创】每逢大选显谍影
· 【视频、视评】江峰,璀璨的自媒
· 理屈词穷,香椿树1唯有拉黑以对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老事儿】
 · 【原創】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旅游】
 · 【原创】台湾之旅,费用几何?——
 · 【原创】一见钟情,爱上台湾——台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二十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二十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九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八
 · 【原創】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七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六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五
 · 【原创】台湾,心灵净化之旅(十四
【仙境】
 · 【原创】最美丽的死亡描写
 · 【原创】多伦多·初冬湖边
 · 【原创】黄鹤仙踪有觅处
【心理研究】
 · 【原创】突然读懂了他们
 · 【原创】你可能见过这种人
【家庭教育】
 · 【原创】自杀女儿的回复邮件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二)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一)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十):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九):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八):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七):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六):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五):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四):
 · 【原创幽默】二大爷的故事(三):
【“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列】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 【原创】“为人民服务”在加拿大系
【猫儿猫女】
 · 【原创】靓妹的第六感
 · 【原创】我家靓妹
【谈女人】
 · 【原创】也谈清纯少女
 · 【原创】也谈女人味
【网友交流】
 · 【原创】与不列颠地主商榷
 · 理屈词穷,香椿树1唯有拉黑以对
 · 【原创】嗜血的狼克吐温
 · 【原创】留学,留学,谁在考虑留学
【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三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二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一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十)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九)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八)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七)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六)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五)
 · 【原创】留学生在加拿大系列(四)
【保健】
 · 【原创】“卧如弓”是“落枕”的元
【爱国交响乐】
 · 【原创】爱国沉思曲
 · 【原创】爱国随想曲
【视频】
 · 【视频、视评】江峰,璀璨的自媒体
 · 【视频、视评】不堪回首那年代
 · 【视频】长歌当哭
【论政】
 · 【原創】台灣不僅是台灣島,也是中
 · 【原创】每逢大选显谍影
 · 【原创】“川粉”变“川教”,奴性
 · 【原创】十九大,中共对人民的红色
 · 【原创】中印不打仗,习近平面子里
 · 【原创】岂止刘晓波,习近平啥都不
 · 【原创】郭文贵打破 “三千伏兵”神
 · 【原创】打仗?就这支队伍?
 · 【原创】雷洋真的死了
 · 【原创】川乎?希乎?比烂的大选
【移民加拿大系列】
 · 【原创】加拿大移民政策即将改变
 · 【资料】安省大学已开始接受报名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八):为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七):天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六):挑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五):天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四): 民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三) : 空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二): 加
 · 【原创】移民加拿大系列(一): 人
存档目录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原創】聽媽媽講那過去的事情
   

    很久以來,存在一個現在已被證實確有其事的傳說:北宋有一群猶太人移民,其中一支為朝廷立有大功,被宋朝皇帝賜姓趙並特許他們定居於東京汴梁。這“東京汴梁”就是今天的河南省開封市,民國的河南省會。這猶太移民分支的後裔因其宗教習俗與回民相近,所以民間習慣稱他們為“開封趙姓回民”,中共建政後的民族劃分也把他們劃進回族。

    家母姓趙,就是這 “開封趙姓回民”後代。當年,大姐領頭的趙家四姐妹高挑美麗、教育良好,在開封“前炒米胡同”一帶,頗有“趙家四小姐”的知名度。這位大姐,也就是我的大姨,據家母說當時可是一位明星級別的美人,長得和波蘭裔的德國影星娜塔莎•金斯基相似,就是演苔絲的那個(見下圖)。想像一下:七、八十年前,這樣一個個子高挑、身材勻稱、身著旗袍走在上班路上的小學教員,嘖嘖,簡直一個電影裡才有的鏡頭!

家母說,在抗日淪陷時,有一個韓裔日軍翻譯官看上了大姨,說是要娶她,嚇得全家不知所措,姥爺是不願答應又不敢拒絕,成天打雞罵狗看誰都生氣。好在有天照應,那支日軍很快就奉命開拔,災難不了了之。後來大姨嫁了一個國軍工兵營長,生了三個兒子。不料想國軍兵敗,工兵營長被戴上一個“歷史反革命”的帽子,婚姻也破滅了,三個兒子跟了大姨姓趙。不過比起那些被“血債血償”的直接帶兵打仗的同袍們,這位工兵營長大姨夫還算是幸運。文革中,為躲武漢的血腥武鬥,我被父母送到開封住了一段時間,見過這位大姨夫,他就在炒米胡同一帶靠爆米花為生。在當時我這個懵懂小孩的眼中,他也就是和天下所有爆米花的一樣:一個灰撲撲的男人,帶著黑乎乎的爆米花用具,被一群老人小孩圍著,掙幾個三分五分小錢。那時的爆米花是這樣的,大概很多人沒見過

t01fa7f7ac951bce4b3.gif

現在想來,我的這位大姨夫不怕街坊們拿他過去的體面與今天的潦倒作比較嘲笑,堅持在炒米胡同一帶做生意,應該是只為能多看幾眼自己的妻兒,真是一個勇敢癡情的男子。而大姨則是終身未再嫁,似乎連再嫁的閒話都未曾聽說過。

早先,家母其實並不知道她的家世家譜,是直到退休後才聽說“開封趙姓回民”和“猶太人移民”的淵源故事。提到“太人血統”,家母才回想起她的祖父(也就是我的曾外祖父)確實長相與眾不同:個子高一些、皮膚白一些不說,而且還有著歐洲白人特有的紅臉膛。家母的祖父一直是當地小有名氣的富商,大家不叫他趙老闆,而是稱呼他“红臉膛”。这位“红臉膛” 曾外祖父性情反叛,不僅不修家譜,而且不禱告,不上清真寺,還娶了個漢人老婆,也不喜歡像其他回民一樣在清真寺周圍扎堆買房,所以家母的祖屋一直都在開封前炒米胡同。直到家母的一位姑姑因情傷打擊遁入清真寺空門,“紅臉膛” 富商為了女兒才和伊斯蘭教會、清真寺有了來往,大多也就是捐些錢財食物什麼的。

算起來,假設這一趙家的“猶漢混血”是從我的曾外祖父開始的,到了我這一輩也就只剩下1/8的猶太血統了(我的姥姥、父親都是漢族;幾個姨夫也是漢族),就算是撞上了希特拉,他也不會當我是猶太人。說也稀奇,我大姨的一個孫子,也就是我的表侄,那是又下一代,應該最多只有1/16的猶太血統,卻長得活脫脫一個新疆維族模樣,他早些年愛全國到處闖蕩,總被人當成新疆人,只有開口說標準的河南腔才能澄清誤會。最近這些年來新疆人受到打壓,我的這位表侄也跟著倒霉,有時在一個車站能有幾撥警察來盤查,不勝其煩,最後一次聽說是回開封定居了。

後來我曾外祖父的商號在一次深夜突發火災中付之一炬,貨物銀票帳簿損失慘重。儘管“紅臉膛” 富商的生意夥伴們鼓勵他重整旗鼓,但他年歲已長,鬥志全無,從此這家 “開封趙姓回民”開始走下坡路。家母仍記得他的父親、也就是我的姥爺曾做過幾次生意,卻每做每賠,把本來就不厚的家底賠光,最終靠典當度日。跑當鋪是排行老三的家母最深的童年記憶之一,因為青春期的姐姐們臉皮薄,年幼的弟妹們不能當此重任。直到家裡的大姐、也就是我大姨成年當上小學教員,有了每月12塊銀元薪水,情況才好轉。

國共內戰時,開封被共軍打下過三次。第一次僅僅蒐羅了一些物資便匆匆離開;第二次呆的時間長些,除了蒐羅物資還招募知識青年參軍,家母就是這次跟共軍走了,離家時只有十八、九歲,所以對家族歷史瞭解甚少。直到80年代家母退休以後為照顧姥姥回開封多了,認識了開封博物館的館長王一沙先生,才聽說“東京汴梁猶太人”和“開封趙姓回民” 的淵源故事。通過王一沙先生,家母認識了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一位趙姓研究員,這位趙姓研究員也是開封回民出身,對開封猶太人的歷史課題頗有研究,“前炒米胡同趙家四小姐”的名聲就是他告訴家母的。因為這位趙姓研究員發現開封有些猶太后裔家族依然保留完好的族譜,有遵從猶太教習俗等等猶太人的特徵,所以並不認同“開封猶太人已經完全被同化”之說,他認為猶太語言文字和神職人員的丟失只是不難修復的枝節問題。

趙姓研究員不僅研究學術,還成立了一個半官方性質的開封猶太人後裔協會,有一個官方的會長,他自任副會長。他甚至聯絡上了某個國際猶太人組織,試圖使開封猶太人後裔得到國際認可,據說這國際猶太人組織還真的有些承諾,像承諾資助猶太人後裔中的優秀青年出國留學什麼的,條件是有文件證實猶太人血統(比如家譜)、有海外大學錄取之類,讓開封猶太人後裔好一陣高興,老年人想著也許能得到點錢,年輕人想著也許能出國。

後來這位趙姓研究員在一次國際學術交流的出訪中(不記得是哪個國家,大概不是以色列)被人告發“說了不該說的話”,回國以後就被擼了那個協會的副會長職位。本來這位趙姓研究員就是那協會的頂樑柱,沒了他,那協會也就無疾而終,整個“開封猶太人後裔”之說從此永遠停留在了“傳說”上。

關於“開封猶太人後裔”的完整闡述網上資料,可見連結:http://www.wikiwand.com/zh-sg/%E5%BC%80%E5%B0%81%E7%8A%B9%E5%A4%AA%E4%BA%BA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