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tiezi的博客
  多村网民
我的名片
tiezi
 
注册日期: 2017-01-31
访问总量: 3,22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追忆我的父亲
· <<我的父亲>>
· 给张志新割喉管的刽子手死了
·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难怪小鬼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摘抄】
 · 给张志新割喉管的刽子手死了 作
【个人感悟】
 · 追忆我的父亲
 · <<我的父亲>>
 ·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难怪小鬼子
存档目录
06/01/2019 - 06/30/2019
01/01/2018 - 01/31/2018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我的父亲>>
   

父亲节 我的父亲

父亲节就要到了,已往从没重视过这一西方的泊来节日,直至没了父亲后才猛然第一次感悟到这个西方父亲节对内敛东方人特殊意义,通过此可以打开涵蓄情感的闸门,表达内心可能永远不会向外宣泄的外表男子汉底层下深藏的丝丝柔情。值此节日之前码字追忆我的父亲,孙辈后生们慈祥的爷爷,朋友同事们眼中不讲情面的老革命,街坊邻里眼中的瘦老头儿。家父于2018年9月30日凌晨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90岁,老人走的时心安、无牵挂,安祥、自然、无痛苦,身边有亲人陪伴,在家里圆满的告别了这个曾给他后半生带来伤痛的世界。


有人为建立新中国抗枪打过仗,这样的人数以百万,其中有人参战负伤幸存了下来,这样的人也有数十万,而这其中负伤的未成年(17岁)的童子兵,其人数则又少了不少;有人装备专业漂流器材在平缓的河流漂流仅数十公里,但确有未成年人手工自制捆绑简陋的木筏,沿着涛涛凶勇的黑龙江冒险顺江连续漂流5天5夜,从漠河漂流直下至黑河,漂程长达超过1千5百公多里的人恐怕绝无先例;有人在水库或小河里救过人,但跳进冰冷、湍急的黑龙江江中救过人的就寥寥无几了,如果上述几项均为一人所为,现实中这样的人有吗?答案是肯定的,确实有!这个人曾经真实的存在,这个人就是 --- 我的父亲。

在此追念他作为普通平凡的人而不平凡的一生,怀念、追忆他:为大家舍小家,生活节简,对待祖辈忠孝顺从,对下辈人关爱倍至,倾财力、精力帮助爱护,牺牲放弃一切自我,别人的快乐才是他的最大快乐;在此怀念他一生光明磊落,秉承正义,主持公道,战争年代为人民扛枪打仗,不怕牺牲,和平年代忘我的工作,工作频繁的调动,指向哪里就工作到哪里。

一百年前的1917年,正值满清王朝倒台,时局战乱,民不潦生的时节,山东烟台附近有户祖祖辈以打鱼为生的大户人家也随之末落,太爷刚咽气,兄弟5个进而分房分地分家,家中排行老三的山东汉子身强力壮,为讨生活,怀揣掏金致富的梦想,加入到了闯关东大潮越过山海关,只身来到了寒冷、冰天雪地的北大荒。凭借一身的力气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终于挣得了不多的银子和盘缠(路费),返回山东老家娶了位小脚山东丫头,之后带上新媳妇又再次返回东北,奔赴中俄边境的北极村,开始了真正意义的掏金之旅。这位山东汉子就是我父亲他爹 -- 盛春普,而那位三寸金莲便是我父亲他娘 -- 盛李氏。小两口赚了些银子后开起了小买卖,即杂货铺,再后来又跟随闯关东的部分大军,于1919年勇闯俄罗斯,跨过黑龙江入境俄罗斯到俄远东欲实现更大的致富梦想,奔赴俄罗斯的西伯亚,为参与开发俄远东铁路劳务中国苦力提供后勤服务,做买卖,在俄罗斯一干就是八年,靠着我爷爷山东汉子的一身力气,凭借着我奶奶聪明智慧和善良的待人处事,赚得钵满盆盈,奶奶活着的时候日常眼目前的俄语都会说。后来,正如电影巜列宁在1918》反咉的那样,俄罗斯发生内乱巨变,进而驱赶华人,我爷奶於1927年被俄国人驱赶回过了国境江这边儿,第一年生下我大爷,第二年,也就是1929年,又生下一个小男孩,就是我的父亲。这就是上辈祖籍山东人为啥成为了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同时为何与漠河和黑河一带结下了历史缘源。

有其父必有其母

父亲的母亲通过言传身教影响了父亲的为人及一生,虽然奶奶是文盲,但熟记孔孟之道的《明贤集》,这得益于她继养生长于在京城做清朝官的举人舅舅家。父亲的父母当年靠勤劳致了富发了财,一直怜悯乡里乡亲的穷人、救助穷人,凡是敲门要饭的都让人家吃饱,轻蔑那些为富不仁的人。后来土改工作队进驻,当时鱼目混珠,当年要饭的、二流子、地痞一转身都变成了工作队的中坚力量并从中混水摸鱼,滥杀无辜不用偿命,许多靠劳动改富的人家都被这些人杀富济贫、公报私仇活活无辜的给枪毙杀害掉了,而父亲他们一家则安然无恙,是当时少数仅有的幸存下来的生活富足人家之一。是善良、仁义救了他们,这在很大程度上得于他父母为富施仁、行善积德的一贵家风,这些行为的积累感化了那些盲从无知无畏的底层穷人的工作队。奶奶和爷爷极重视孩子的教育,送父亲读私孰,再后来东北沦陷为伪满州国被日本人统治后,父亲在日本人开办的学校读完小学毕业,之后升入国高毕业,歪打正着,在小鬼子严历打手板式的教育下,父亲练得一手好毛笔字,进而得以写上一手好钢笔字。旧时期,能国高毕业是一般穷人家孩子难以奢望以求的,父亲生命的最后几年,自己担心患上老年痴呆,为练脑筋,又拾起日语书,中级日语,每天熟读如流。

有胆有智有谋的少年父亲

1946年夏,父亲伙同三个小伙伴儿瞒着家人捆绑筒易的木筏,在不跟家里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偷偷从家里跑出来,从漠河沿黑龙江漂流五天五夜到达黑河,漠、黑两地路路的直线距离有1千多公里,两地河流的轨迹弯弯曲曲大致为路路距离的1。5倍,三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均17岁),在浪高汹涌、喑礁纵横的涛涛江中随急流直下,其勇气和胆识是当今的少年乃至专业漂流的成年人都不敢试尝。他们5天5夜所克服的困难难以想象,翻筏肯定会发生,凭借父亲在黑龙江边从小练就的水性,只是有惊无险,有道是:有志不在年高,艺高人才胆大。时值今天,就是训练有素的专业漂流队员,装备现代化的漂流器械,武装有齐全的救生装置,也未必有胆量5天5夜连续不间断的沿黑龙江漂流直下一千5百多公里,如果有人大胆冒险妄为,估计生还上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勇猛直前不畏牺牲的父亲

到达黑河后便入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被编入第四野战军,七纵42师的后勤部队,觉得无用武之地,便主动请缨转入战斗部队的侦察连,接下来之后经历了枪林弹雨,参加打四平,白城之战,彰武阻击战,打阜新,战义县,打锦州,平津战役,解放杭洲等战役。在解放彰武战役中负伤,右手无名指骨头与筋被敌方打断,后被医疗机构确定为二等乙级(即6级,最高1级,高低为12级)革命伤残军人,之后一直打到南方。由于父亲的勇敢出色,再加上有文化,后被调到师部任作战参谋,待战争接近尾声,父亲顺便回到原来的侦察连看望,除认识几个个别幸存的战友外,其于的全是陌生的面孔,并被告之,几乎次次战役人员被打光全部牺牲,已经换了好几茬、好几拨人了,其当时的战争之惨烈。

坚毅的战士父亲

有一次我曾很无知的问父亲:你们当时打仗是坐火车还是坐汽车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的?父亲笑着说:"上哪去坐过带轮子的,徒步行军,从东北一直打到最南边儿的海南岛”,他曾提到,经常是刚要吃饭或刚刚睡觉,军号响起,父亲说,每人负载50多斤(包括枪枝弹药、手榴弹,还有三天的口粮,外加睡袋什么的随身物品),部队要求24小时急行军一百多华里,然后马上投入战斗(呵呵,这比梁家河子“肩担200斤十里山路不换肩“要困难得多的多)。父亲还说,急行军是家常便饭,往往一到地方,只要是得空儿有机会,就设法弄些热水洗脚,用刺刀挑破脚上的大水泡。由于在部队的生死磨练,在我们的一生记忆中“苦” 这个字在父亲的口中从未听到过。

见义勇为的父亲

父亲以军官的级别(48年打到杭州曾在杭州西湖身穿四个兜的干部服与战友合影)于1951年专业到黑河地方工作,在1952年的春末夏初一个周日,在黑河市江边熙熙攘攘,人头攒动,我父亲在江边吊鱼,突然江边上游有人喊,救人啊,救人啊!,只见江里有人在水里上下浮动,离着岸边有150米,只听见有人喊救人,围观的人群很多,但没有人敢跳入黑龙江救人,军人出身的他,一刻都未迟疑,奋不顾身的跳入黑龙江,把这位因感情受挫轻生的女人救上了岸,人己昏迷,当把该女子倒立控水急救苏醒后,不曾料想,这位铁了心寻死的轻生女人一睁眼则对其救命恩人的父亲大声埋怨道:“你救我干什么啊?!"。

节捡的父亲

打从60年代记事起,父亲每月拿回家的工资都是108元,其中基本工资99元,外加革命残废军人抚恤金9块钱,那时的学徒工的工资为18元,大多数国家职工为38元6毛1分。印象中,父亲总是抽1毛5分钱一盒的《握手》牌香烟,那么多年从未见到父亲吃什么零食什么的,那怕是一个平果,或一支冰棍,也无印象父亲穿什么新衣服什么的,其工资全部用在一家八口身上(包括赡养奶奶)。

铁面无私不讲情面的父亲

父亲离休前在工作岗位上最大的缺点就是秉公办事、铁面无私、大公无私、不畏权势、两袖清风。1957年父亲在通北工作时,当时28岁,部队军官转业,又有文化,已报批提升正处长,当时血气方刚看不惯有人在工作中搞歪邪道,提意见,为此得罪了地区行暑专员,结果委任状被收回。1962年在黑龙江省绥化林业技工学校当校长时,有位被错划为右派的知识分子叫陈晓更,一直受得不公正的对待,父亲顶着压力为这位知识分子落实政策,并帮助解决工作和生活上的困难。后来在文革中,这成了其中的一个罪状:包僻坏人。父亲另一个"缺点"是不讲情面一切为公,1973年在朗乡林业局任副局长期间,有一段时间主管劳动工资,有次上级下达百分之五涨工资指标,相当一部分的老林业工人翘首期盼着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期间林业局一把手王德普的夫人托人找我爸走后门通融一下高抬贵手,遭到父亲当面拒绝。一年后,这位一把手高升伊春市林管局副局长主管干部人事,曾放风给父亲:只要有我在,老盛就别想离开朗乡高升。曾问父亲,如果时间倒流,还会这么做?父亲就一句:王局长的夫人不够(资)格儿,不能涨(工资)。

从60代初起父亲就是行政县团级,至到1998年离休一直定格在县团级的职务原封未动,这是做一个正直的人所付的代价。父亲50多年如一日精精业业的工作,有资历、有文化(至少按当时的社会标准)、有能力,退一步讲,在官场上即使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都能排上队得以职位升迁和加薪奉禄,可他“错"就"错"在,总是仗义直言、好善嫉恶的“缺点”实实的堵死了有为的仕途,甚至由此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次次挨整,回回遭殃。他的官场"失意"归结为缺乏圆滑的官场处事哲学,更不具备官场万能法则和宝典中的任意一项:见风使舵、溜须拍马、攀附权势、阳奉阴违,只“可惜”父亲都学不会,刚正不阿、不为私利所动贯串着他整个官场人生,对此,晩年的父亲对一生走过的路无怨无悔。父亲一生忘我的工作,经常是舍小家顾大家,无瑕陪伴孩子们的成长,这使得子女们与父亲的情感远远低于对母亲的情感,这𣎴能不说是人生的一大遗憾,但这丝毫不减我们子女们对父亲的敬佩之情。

有情有义的父亲

父亲当年在黑河读小学时班上有位秀气的女生,相互结成了纯洁的友谊,随着玩耍和交往,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产生了懵懵胧胧的感情,无奈那个年代母亲大人不可违,他不情愿的放弃了这段青梅竹马的缘渊,遵从母命娶了母亲为他在山东老家定下婚事。之后的故事非常的离奇,这位女生后来在她的感情生活出现了问题,曾投河自尽,幸运的是被好心人救起,几年前在80多岁的高龄再次见到父亲时,讲述了寻短见过程,她说,在她投河的一刹那,心里大声喊了一声:我的三哥啊!!(小时对父亲的习惯称谓)便纵身跃下江中。父亲知道后心里很是难受,更觉得内疚,因此父亲在即使身体己出现问题的时候,也数次把当年的小伙伴接到锦州小住,倍伴待服这位同样也是古稀之年的小伙伴儿的老太太,以补偿当年遵母命错失的良缘。这段真实的情缘故事神奇在:父亲跳入江中救上一位寻短见欲自杀的陌生女子,几年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这位性格钢烈的女子也因个人的感情受挫寻短见投江自尽,也是有幸被他人救起,唯一的解释是父亲当年救人的义举感动了上帝,转而回报给了当年小伙伴儿的生存机会,以便晚年有机会得己重逢,让父亲偿还前世缘,今世情。时值今日,我们一家人都为当年年少的父亲遵母命,未抗争,忍心放弃这份自然产生的青梅竹马的情缘感到婉惜。

忍辱负重有感悟的父亲

父亲参加完解放战争,紧接着就投入到建国后的新中国的建设,特别是东北的开发,走南闯北,曾在东北的黑河、嫩江、通北、绥化、朗乡等地工作过,最后又调至安徽的滁州工作并在此离休。父亲亲历并见证了历次的政治运动,在文革时期遭受过严重的政治迫害,1967年被揪斗、游街、关黑屋,长达半年之久,半年未见过父亲,仅在大街上远远的看见慢慢行驶的解放牌的卡车上,站着低着头,垂着肩,胸前挂着"走资派"的沉重牌子的父亲。记得当时经常被邻居的同事告之:"你爸今天又要被游街示众了"。被关压囚禁前回家取衣物,父亲特地小声再三嘱咐我母亲和奶奶,任何事候都不要把1945年曾收养哺育日本战争孤儿养成人的事泄漏出去(该人于70年代回了日本)。当时,仅这项常人公认的人道善举,就足可给你扣上日本特务的罪名,或现行反革命,枪毙你。当时在绥化上北林小学时的我,印象极深的是学校经常性的组织自带小板凳前往西大楼广场观摩枪毙历史反革命,现行反革命,反革命特务的公审大会,67至69三年期间曾参加学校组织的前往捧场,或自发的看热闹这种大型的"群众娱乐性活动"枪毙上类三种"犯人"的公审大会不下数十次之多。

在毛主席的"砸烂公检法闹革命"的号召下,当时东北大部分地区,无需履行原有的法律程序,随意的枪毙人。开公审大会是唯一的一道法律程序,公审大会一结束,死刑犯在缓缓的车速下游街示众,待游到城郊接合处时车速便突然加快,直奔刑场。由于都是被扣以各种莫须有罪名的冤刑犯,行刑前,各各都表现得面目铮狞,死得个个不瞑目,现场极为恐怖和惨烈。

印像最深的一次是枪毙郝文英(男),革委会给他按的罪名是"现行反革命犯",有人举报他偷听敌台,罪证是:收听短波苏联的华语"莫斯科广播电台",当年文革时期该台视为敌特电台。那天公审大会一结束,我和其他几个小孩儿便跑着尾随着游犯人的卡车,暗自兴奋:这次终于可以亲眼目睹枪毙人了!当车行至城边儿,车提速到我们一帮小孩儿快跑也难以跟上,非常扫兴而返。我哥和另外一个小伙伴骑着自行车紧跟其后,"有幸"亲眼目睹了极为恐怖的开枪一刻。回来讲:枪毙"犯人"用的是炸子(弹),打在头上,脑壳崩裂,脑浆四溅。

跟我哥去的另外那个小伙伴后来成了我姐夫,就是过去这么多年以后的现在,回国探亲每每提起当年被枪毙的那个偷听敌台的无辜冤魂,我姐夫由于当年亲眼目睹了脑浆崩裂的瞬间, 而由此受到了强烈的血腥刺激,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在少年时并未意识到,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积累,和良心发现,之后直至现在,恶梦般的总也挥之不去。50多年过去了受害者无处安魂,半个世纪逝去其家人无处伸冤。记住这个人是对我们当年"白天不懂夜的黑"、年少/无知/跟风/从众/冷血/从恶的自我救赎; 记住这个平生素不相识的人同记住张志新有同样的控诉意义,因为他们是7百多万之众被致死致伤的无辜的受害者(前山西省学者省长于幼军经过十年的调查统计)。

不过,我后来还是"有幸"沒有错过亲眼目睹走资派上吊的场景;走资派用铁锹砍死另外一个走资派的杀人场景;走资派跳烟筒的场景;和走资派跳楼的场景。如果不是遭到了难以承受的酷刑,他们是不会忍心抛弃挚爱,放弃生命的。60年代东北是全国最发达的重工业地区,上万人规模的国营场矿比比皆是,在毛主席的"停产闹革命"的号召下,武斗不断,两派武斗,棍棒刀枪都派上了用场,死伤数量可想而知。东北仅仅是当时全中国的一缩影。

后来再次近距离的见到父亲是在县医院,父亲躺在位于楼道处简易的病床上,混身插着数根管子,已不醒人事,医护人员面无表情的告之我母亲:准备后事吧。可能是膝下还有五个未成年的朦胧无知的孩子仍需父爱呵护,死神显灵般的松开了紧紧抓住父亲的无形魔爪,万幸的父亲又活了过来。家父在战争年代穿过了国民党的枪林弹雨而幸免,却在和平时期无端的险些命断在自己人的手上。不过跟那些被惨死的走资派们相比,家父实属非常的幸运,可以说是老天开眼,祖上积德了。但文革非人的折磨致使父亲落下了非常严重的失眠后遗症,此病痛一直困扰缠伴着父亲的后半生,晚年愈加历害,是加速病衰老的主因,折磨着憔瘁的父亲,直至生命终结的那一刻。

每每回顾过去,父亲对毛建国以后发动的整人的政治运动深恶痛绝。对从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部队、参加辽沈战役、锦洲战役而伤残 --- 无悔;但对其党首由革命党转变成执政党后大搞阶级斗争、政治运动、民不聊生、背叛其当年一切为民谋福祉的初衷 --- 有怨。父亲原话:“老毛头儿是历史的罪人"。我由衷的敬佩父亲对建国以后历史的认知,特别是对毛的重新认知和评价。见过太多的父辈们,被毛整的死了好几回,至终,都没有清醒的认识到谁是真正历次政治运动的根源和始佣者 ---- 那个"老毕/逼养的"。即可怜又可悲的是,直到离开这个世界前,其怨恨仅仅停留在对施暴者或加害者的认知水平上。

回顾我父亲的一生,两个人性光辉的闪光点儿:一个是舍己跳江救人;另一个是为人民、为中国的解放事业不怕牺牲而光荣负伤,这背后反映出一个人的高尚品德,这种优秀的品质一半是父亲天生与生俱来的个性,而另一半是他父母言传身教的影响的结果。如果你身边有这样一个人,你的生活就会变得美好,如果你周围多几个这样的人,这个世界将变得更加的美好。

在此追念我的父亲,怀念他不平凡的一生,当年那位赤手空拳驾驭木筏的、在不经意间创造漂流奇迹的17岁英俊勇敢少年现己驾鹤仙去;那位带着战争留给他伤残的年轻战士的身影永远不会出现在地平线上;那位舍身救人满身湿辘辘的无名英雄的身影不会再次闪现在救人的现场;那位严肃的父亲、慈祥的爷爷、孝顺的儿子、宽厚的丈夫,也将永远从我们的家庭生活中消失,对我们家族来说世界从此不再一样,世界上也少了位善良质朴的一个人。父爱重于山,您为家人时时的守候;父爱是一片天,您为家人高高的撑起;父爱是大爱,您无私给予了家人的同时,也奉献给了这个世界。

我为有这样一位父亲感到骄傲,为父亲的不平凡的一生感到自豪,您永远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伴随着我们前行,永远激励着我们面对困难、面对世界。

这一代父辈们,出生在封建年代,生长在战乱时代,经历了艰辛的岁月,抱着美好的愿望和理想,怀揣布尔什维克的革命激清, 却遭遇了历次残酷政治斗争的残忍回馈和折磨。他们的一生是激情燃烧岁月的一生,无私奉献的一生。他们是纯真的一代,更是傻傻的一代,他们带着美好的梦想而来,却被携带着伤痛和遗撼而归。只有重重的抹去厚厚的尘封,方能彰显父辈们平凡中闪耀着不平凡的人性光辉,随着父辈这代人的谢幕,无情的岁月也带走了熟读四书、五经、明贤集、道德经, 传承着中华传统品行和美德的最后一代。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经历,那个年代有其那个年代的独特历史,父亲仅是那个时代众多这样平凡人群中的一员,我们今天的一切跟他们的过去息息相关。我们追忆父辈们平凡之中的不平凡, 感召我们的下一代后生们拉近与之祖辈不可及的遥远,让我们这辈人记住,让我们的后生,后后生们知晓:在那片土地上曾经不留痕迹匆匆的走过这样傻傻的一群人。

2019年06月10日於多伦多
盛铁民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