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04,49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 谁来给民主的香港擦屁股?
 · 马蜂窝里乾坤不大
 · 香港区议会选举不值得大惊小怪
 · 解析一下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
 · 香港社会各阶层态度的初步分析
 · 香港暴乱,到了秋后算账时
 · 阅兵展现军队的软实力和硬实力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 侃侃航空发动机的难度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1)
 · 30年后再读一下‘四二六社论’
 · 五四到六四,国家的执行力的变化
 · 长春战役中解放军的战争资源分析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二 二次战役的一些战略分析

上一回说到,长津湖之战是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二次战役。所谓‘5次战役’的说法是中国军史界对这次战争的划分,其实相邻的战役之间界限并不是完全明确的,一系列的战役只是为了描述方便逐渐演变的战争进程。

上一回还说到关于‘朝鲜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区别。对, 就是这个,把您脑袋里的浆糊倒一倒,理清这个重要概念。朝鲜战争(即英语表述的Korean War)是西方军事史中界定的一个概念,它开始于金日成领导的朝鲜军队发起的南侵(1950年6月),结束于板门店停战协议的签订。在这场战争中,联合国军成功地制止了侵略,维持了以38线为军事分界线的平衡,拯救了韩国政府,取得了战争的胜利。抗美援朝战争(您不必找英文翻译,这是中国界定的,还是以汉语为准)仅是中国军队被迫参战的那一段时间,开始于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1950年10月)。所以,联合国军的仁川登陆和中国军队没有一毛钱关系,但是联军突破38线而大举北犯却是中国参战的直接因素。抗美援朝战争的战果,并不是拯救了什么金日成政权(许多人在网上这么说),而是将美军的兵锋从靠近中国国境线向南平推,又怼回到38线一带(说‘一带’是指实际的最后军事分界线并不是严格按照地理意义上的北纬38度线)。对于中国大陆来说,这次战役的结果是避免了和美国阵营的直接接触,是实实在在的胜利,军事胜利和政治胜利。

在中国历史上的五代十国时期,北方的政权经历了五代后到了郭威、柴荣的‘周’和赵匡胤的‘宋’,形成了对于南朝的‘唐’的绝对优势,并最终统一了南国,李氏‘唐’政权三代而亡(就是写下‘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朽佳句、后世被成为一代词圣的李煜和他爹、他爷),这段故事中留下了一个在中国堪称妇孺皆知的一句蛮横道理,卧榻之旁岂容他人安睡。赵家弟兄都是粗人,但是话糙理不糙,要保持一个适当的战略缓冲区,它是为了避免两个军事集团之间的直接接触,从而避免战争。

这个扯得有点远了,那就再更远一点,说二战的爆发就是因为缺乏对一个重要的战略缓冲区的维护而爆发,更害的斯大林老毛子差点儿亡了国。这个等有功夫了再分片细说,回到长津湖之战。

中国军队方面的首批参战军队是以四野几个精锐军为主的东北边防军。随着联合国军的全面展开,中国方面已经预见到需要增派兵力,否则首批入朝部队将独木难支。根据战事的发展,需要在东线部署兵力,切断联军的钳形攻势。这个所谓的钳形攻势只是一种说法,指西、东两线沿着海岸线向北施展大迂回、包抄,从而达到将敌军依据歼灭的军事战略,这个下边再说。从著名战例上,这种大迂回战略在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事件中有鲜明的例子,其中为近代军事战略家广泛引以为戒的是蒙古帝国和南宋的战争。忽必烈的蒙古军据说是(笔者未专门考证)在西线沿着晋、陕、川、黔一个大的迂回,和东线配合将南宋政权一举灭亡。到了中国抗日战争的1937年以后,国民政府政府为了民族生存还是做了多方面的战略布局的,这个里面的东西扯起来还有很多,一嘟噜一串的,以后有兴趣了再讨论。简而言之,无论美军如何针对这种战略认真布局、认真执行,作为中国的军方,要从被动参与到成为战役的主导,不可能不有所准备。

事实上,联合国军的布局还真是这么办的。麦克阿瑟元帅作为美国历史上的杰出将领、联合国军最高统帅,确实是在西线和东线部署了精锐的作战力量,核心的作战部队有西线的美军第一骑兵师和东线的第一陆战师,在当时的世界上都是战斗力超强的。只是,联合国军方面在战略战术的贯彻、在地形地貌、气候条件诸多方面的困难使得难以实现这种战略。其中的一个主要障碍是美军的指挥系统出了毛病,参战部队美陆军第7师和陆战1师分属于两个军队系列,兼任第10军军长的美7师师长阿尔蒙德指挥不动陆战一师的斯密斯师长,并且俩人都是振振有词、各有考虑。更主要的还是大元帅麦克阿瑟有些昏了头,没有以他的威望捋顺这些要命的指挥系统,就惦记着照顾记者们的大喇叭,扬言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战争,让孩子们回家过年。当然,这是中国军史界的一家之词,美军一定不会这样说。

再回来说中国方面的考虑。为了抵抗东线的敌军,毛泽东主席派出了手里最精锐的部队,隶属于第三野战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9兵团。兵团,是军上边一级的军队集团单位,其编成是为了实现某一个大的作战行动而组建的力量集团,类似于苏军的方面军。从网上介绍的军事资料来看,第9兵团是为了台湾战役而准备的战略力量,兵力最多时下辖了第3野战军的第20军、23军、27军、26军。在朝鲜战争(见前边定义)爆发时,该集团正屯兵于浙江沿海和上海地区演练水军战术为渡海解放台湾做准备。内行人都知道,在一个大的作战计划之前,这种由针对性的练兵至关重要,就是美军在仁川登陆之前,也是做了必要的模拟登陆。

遗憾的是对于这次军事行动,中国是被动参展,并未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这个重要的准备工作。这个遗憾,对于参战部队来说是残酷的,甚至是致命的。从时间结点上,朝鲜战争在6月份爆发,联合国军的仁川登陆是9月中旬。在对第9兵团的运用上,中央军委也许一开始并未预见到战争的严重性,将兵团由东南先调至山东的铁路沿线的泰安、兖州、曲阜等地集结待命,到10月底开拔东北,持续了一段时间。当然,这期间华东军区就开始了紧张的准备作战物资的工作,特别是军服。

对于中国军队来说,二次战役的作战目标是扭转战局。对此,笔者不同意一些网上评述的以歼灭韩军、美军多少兵马为目标,别看一些宣传胜利战果的回忆文章中渲染歼灭了多少敌人,别看一些人信誓旦旦地搬出军委毛主席的电报电文,白纸黑字上明明写着要求歼灭哪个敌军的部队。那么,这个误差在何处?误差在混淆了战役目标和为完成战役目标而采取的战术手段。说具体的,目标就是在东线粉碎联合国军的进攻。其中另一个目标也许是为西线的主战场提供侧翼保护,不过考虑到朝鲜的地形和交通条件,这只能是一种可能性,需要展开仔细考虑。回到主要目标,9兵团选择的是咬住或咬死陆战第1师,并且按照这个思路做了具体的部署,就是在长津湖地区打一仗。

这个战场应该是中国方面主动选择的。从笔者所掌握的资料,不清楚朝鲜人民军为志愿军一方提供了多少军事地理情报,但是中国方面一定是了解了东线的战场地理态势。在整个朝鲜东北地区是高原、丛山峻岭和山峰之间的羊肠道路。具体来讲,从元山到咸兴以北过去,进入山区后只有一条当年日本人修的一条山区公路,还是窄窄的单车道,对于这种情况,在一次战役中负责警戒东线的志愿军第42军应该是知道的。这种路况条件极其不利于像陆战1师这样的装甲兵团展开,它只能摆成一字长蛇阵鱼贯式前进,在长津湖地区,这种道路条件使得陆战一师的兵力布置只能分散在一系列的屯兵据点,并且不能发挥其机动优势。总之,在长津湖地区作战,可以陷敌于不利。此外,如果换一种思路,既然是粉碎东线进攻,何不在更靠北的江界地区组织梯次防御?那就真是要和武装到牙齿的世界一流军队正面对决了,简单说,胜算很少。

好了,战前预热了这么多,等下一回一定正式进入战役准备。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