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824,56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当说谎成为个人最优策略,受害的
· 中国的暴发户心态和美国的传教士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
· 我们面对一个更复杂的“丛林”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识】
 · 当说谎成为个人最优策略,受害的是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肺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赢
 · 悲剧并非偶然,武汉只是平均水平的
 · 社会要知识分子干嘛?就用来添乱吗
 · 新冠病毒肺炎给全球化时代画上句号
 · 装睡的人叫不醒,真睡的人就能叫得
 · 我们因为什么对李文亮之死感到如此
 · 又到庚子年,我们还热衷于预测吗?
【史】
 · 在中国,暴力史有更深更长久的渊源
 ·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 中国历史上是统一还是分裂的时间长
 · 是“文明古国”,还是野蛮古国?
 · 这不是语言,也不是音乐,分明是哭
 · 杨继绳:决不能让后代子孙继续受骗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事】
 · “楼上漏水淹楼下”比喻是否哗众取
 ·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
 ·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 为什么盯着那场浩劫不放?非常罪犯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 一个非洲最血腥国家“麻雀变凤凰”
【视】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拾】
 · 中国的暴发户心态和美国的传教士情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说
 · 我们面对一个更复杂的“丛林”
 · 中共口头声称平等,实际是不平等的
 · 中国人不学逻辑、“不信谣,不传谣
 · 有人之处就有忽悠,有忽悠就有反忽
 · 一个大国落到长不大的孩子手里多么
 · 这次和过去30年任何一次社会事件都
 · “神预言”:《花冠病毒》引言和第
 · 跟着感觉走的心理分析:虽不属实却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疫情当前,别丢了人性的根本
   

  脑炎比肺炎害人,医学治不好蠢病。动不动就想着牺牲这个牺牲那个,这种思想要不得。把防疫放在第一位,是因为我们把同胞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同胞的生命应该包括所有人,包括深夜回家的人失去了人性,那么,活下来也没什么价值




  家门口的人——重申“以人为本”这一族群共识

  呦呦鹿鸣,呦呦鹿鸣的微信公众号


  以下这个视频,是我一位河南朋友昨晚发给我的。“这么冷的天,这个可怜的农民在哪里过夜啊。”(视频略)
  这是河南驻马店市××××镇一个民工回家过年,深夜,在被土堆封掉的大桥前,被工作人员拦下,无奈哭诉,进退不得。方言有些难懂,翻译如下:

  农民工:我不谷底这(这方言:蹲这)咋弄哩?
  拦路人:你别谷底这,冻坏了咋弄哩。
  农民工:(哭)我给你们说,我上罗山,在找个坡(方言:地方)住,想着近来(离家近)。人家都关门了,掏多上钱人家都不叫进(宾馆)。
  拦路人:唉,你想想办法吧,别呆这了,明天白天再说。
  农民工:中呀(方言:可以,行呀)。
  拦路人:好吧,别呆这了。
  农民工:我不呆这,夜里我上哪耶?
  拦路人:我给你说,别呆这了,那地方外面冷。
  农民工:我不给你们工作人员找麻烦,你说明个就明个(方言:明天),我呆这坡中呗(方言:可以不)?
  拦路人甲:不是说明天你就可以进来,知道不?你明天再想办法,再给你那村里,乡里领导说说,知道不知道?
  拦路人乙:这个疫情不知道啥时候确定结束,知道不?
  拦路人甲:现在知道不,今个(方言:今天)人生小孩的都让回罗山去了。知道不知道?
  拦路人乙:回来生小孩的,都又给撵回去了,知道不?
  拦路人甲:都撵回去了,而不是说弄那(方言:别的)。
  农民工(哭):我给你说。
  拦路人:你在外面咋东西啥(方言:干啥)?
  农民工:(只要让我进来)你们愿意让我上那坡我上那坡,隔离我愿意隔离,我知道这是国家政策。我这跑106(应该是国道106),从须水那坡,人家对着这(手指指头)检查,一次又一次的。人家那都拿个这东西,就这一照,滴滴滴滴的,老是检查着。
  拦路人甲:不光是那,单位现在的政策是,能出不能进,知道不?
  拦路人乙:不是说就不让你自己个一个人进,所有的人都不让进,知道不?
  拦路人:(见农民工在晃动身子)你别站在那,别掉下去了,桥恁高哩,你不管站那。
  拦路人:那没办法,这个东西。
  农民工:我意思说,人家老是检查,像我这打工哩,过年买不到车票,一家伙跑几天来,想回来,你说叫咋着就咋着。
  拦路人甲:那不是说叫咋着咋着,对不对,你现在深更半夜来,(拦路人乙插话)你也不用说恁多,知道呗。你说谁敢叫你进去,万一有个啥事了,俺几个吃不了兜着走。
  拦路人甲:你明天白天可以给你那乡里,给你那村里,支书呀联系,看看想想有啥办法不?对不对?那不是现在你说能进就让你进来。
  农民工(哀求):我给你们说,我不识字,恁用这打,恁都是工作人员,你们查一下。
  拦路人:那不是哩(方言:不是你这么说的),我们不是你们本地的,知道不知道?
  农民工:这翻过桥不就是××嘛。
  拦路人:(我们)是××,但不是大林的。知道不知道?我们现在所有的人,都不是你大林本地的。你明白了呗?你现在也别呆这,你离开大桥,好吧?等明天白天你再想办法。
  农民工:我离开大桥上哪坡里?人家——
  拦路人:你先去罗山看看,罗山那还有小旅馆呢。
  农民工:斗是没得哩(方言:就是没有),我走那坡。
  拦路人甲:咋会没得哩(方言:咋没有),你去看看,好不?你别呆这了,
  拦路人乙:去吧去吧,折回去吧,
  拦路人(女):领导说了,你呆这咋哩,你别冻感冒了,你才没人收你哩。


  这段对话,是当下历史的一个注脚。从1月20日采取集体行动到今天,才10天,却是度日如年的十天。
  这个民工只是想回家,他跋山涉水,一路被检测,深夜赶到了家乡,请注意,如今很多班车都停了,最终,他被挡在已经封路的泥巴墙前。他说自己没问题,同意被隔离,怎么都行,只要让他回家。但是,不行。请看另一个市的这份文件《南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公告》第八号,当地人也被禁止去路口接人。

1580845573714016.jpg

  也许我们在北上广感觉不到,但真实的底层就是这样。我前段时间向一位朋友推荐了一本书,他很喜欢,又推荐给了另外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看了之后很兴奋,决定实地去跑一次。那个地方(我不方便说地名)很远,很不巧,遇到防控升级,他被阻拦在各个县城、乡镇。夜里,在零下很多度的地方,他一路开车,几百公里几百公里地开,找地方住宿,却没有一个地方接纳。我觉得我害了他,但又觉得困惑:我推荐一部很美的,描写我们国家壮丽山河和伟大品行的经典著作,有错吗?
  这十天,有很多声音,被轰隆隆的声音——“市长是条汉子”“河南硬核”“四川硬核”“带病回乡,不孝儿郎”“六亲不认”“美国又出手了”“基因战”——给埋掉了。就像那一个新堆在路上的土堆,断掉了回家的路。还有些被拦在这里面的,无法等到救护车的到来(湖南省就有救护车被拦):
  土堆前,土堆下,有多少泪水?那些木板封门,钢板封门的,木板后面,钢板后面,有多少哭声?我们听见了,却假装听不见。我们只需要“硬核”。

20200204143225.jpg

20200204143224.jpg

  理性多麻烦,“硬核”才嗨。 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赞扬这类土味横幅,甚至权威传播平台也参与其中。什么“带病回乡,不孝儿郎”“带病回乡,六亲不认;敢从武汉来,坚决不接待”。这些话,换一个角度,是不是可以读出这个意思:“武汉加油,挨过武汉的人滚”(也许,很多人,连加油都懒得说)。一个村这样,是个案,大平台到处宣扬合适吗?本来,我们的敌人是病毒,如果再这么下去,恐怕就会以邻为壑,以邻为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倾向,必须立即纠偏,否则危害比病毒还严重。
  昨天我写了《守望相助,警惕 “硬核防疫” 里的低级红、高级黑》,现在是守望相助的时候,而不是唱赞歌的时候,希望各地稍稍停止对本地长官的各种“硬核”尬吹。刚开始大家手忙脚乱还可以理解,如今还在尬吹,就不合适了。但是,很多人骂我,骂得还很难听,有些宣称从此要和我厮杀到底。
  脑炎比肺炎害人,医学治不好蠢病。只是,我仍然想,我们将推土机轰隆隆开将向前的同时,也要听听车轮下蝼蚁的惨叫。无论我们持何种立场,都有必要去感受普通人墙里墙外的情境,因为,守望相助,才是中国人族群传统的魂。因为,这是我们故乡的蝼蚁。
  许多人会说,对于农民来说,这样雷厉风行的土味手段才有效果。农村嘛,基层嘛,多难啊,不这样不行。我觉得,你们未免太低估了农民!我家乡就在乡镇,基层工作耳濡目染比多数人多,我想说,乡镇里的人,没你们想的那么不堪!没有非要“六亲不认”才听得懂。要知道,中国农民什么都可以妥协,唯有性命不会妥协。他们是最惜命的,因此,在疫情问题上,工作最好做。
  拿着疫情的事情,胡作非为,炫耀邀功说自己“硬核”,这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日本尚且派专机从武汉接回了第一批206名日本人,包括有发热咳嗽症状的人,我们难道连当年被我们打败的日本人都不如吗?
  还有一些人批评我说,疫情在前,封路、村村镇镇城城全部隔绝,是最好的防控办法,你行你上啊!我本来不想反驳,因为这种讨论层次太低了。但是,没办法,好吧,就不讨论什么行政伦理、防控体系了,我也直接点吧:这种封路、封门做法,是最懒惰、最无能的行政工作!把路堵了谁不会?多省事?国家出这么多钱养你们,就只会这么一招?这一招,对得起那些工资那些养老金?!要不要讲一点科学?举个例子,深更半夜,这么多人守路。就不能给回乡的人设置一个“待观察站”?这个民工申请隔离,就不能把他送往隔离的地方?但就不能有一个人拿起手机找这个民工的村里,核实身份?这么冷的冬夜,把一个徒步的人往野地里赶,是人干的事吗?野兽得有个窝呢!
  明朝时,倭寇为什么几个人就可以打遍几个省?不就是因为每个地方都觉得把倭寇驱离地界就行吗?如果每个地方都这样绝对隔绝起来,只准出不准进,难道我们希望国际上也这样对待我们,回到闭关锁国的日子?
  动不动就想着牺牲这个牺牲那个,这种思想要不得。我们说,这次把防疫放在第一位,是因为我们把同胞的生命放在第一位,那么,同胞的生命,应该包括所有人,包括深夜回家的人。
  好消息是,1月28日,公安部表示:“对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要立即报告党委、政府,依法稳妥处置,维护正常交通秩序。”听到没?公安部说,这样犯法了。我认为,视频中这些拦路的人,全部都应该送给警方,进行处分。
  防疫的根本,还是人。一个人,如果为了在病毒面前活下来,失去了人性,那么,活下来也没有什么价值,与禽兽无异。更不值的是,这次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率目前还在4%以内,我们还没有真正遇上自然界真正凶顽的病毒BOSS。
  我想,我听到的这些故事,并未大面积发生,但即便是少数也确实存在。以人为本,是上上下下的族群集体共识,不是一句空话。我很少动员大家转发,但今天我希望大家把这篇文章转发起来,以便,一起把善良传递下去。少一个人无家可归,就多积一份功德,我们社会也就多进步一点点。


  近期图文:

  控制舆论骗人害人,最后被骗受害者是自己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世纪战疫》  
  
历史学家和政治家不同的地方  
  
白桦忌辰一周年:这一只早叫的公鸡  
  
两封信的祸殃,一个人的毁灭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洗脑很容易——从一例个案来解读为什么  
  
法国有几位先贤被拦到了先贤祠之外  
  
群众心理是可怕的,运动力量也是可怕的  
  
“事实胜于雄辩”抵不过“雄辩胜于事实”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