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0,828,54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从一个愚人节假新闻的跟帖看中国
· 当说谎成为个人最优策略,受害的
· 中国的暴发户心态和美国的传教士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
友好链接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羊人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怡然:怡然博客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秦川:秦川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汪翔:汪 翔
· 解滨:解滨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怀斯:怀斯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 中国人也有一首心灵自由之歌
 · 清明节关于亡魂的意识流
 · 白桦回忆中国军人与文人的另一类嘴
 · 猪年想不出跟猪有关的吉祥祝词
【识】
 · 当说谎成为个人最优策略,受害的是
 · 新生代“疫和团”是怎样炼成的?
 · 《世界是平的》作者:历史从新冠肺
 · 人类若因疫情更彼此猜忌,病毒就赢
 · 悲剧并非偶然,武汉只是平均水平的
 · 社会要知识分子干嘛?就用来添乱吗
 · 新冠病毒肺炎给全球化时代画上句号
 · 装睡的人叫不醒,真睡的人就能叫得
 · 我们因为什么对李文亮之死感到如此
 · 又到庚子年,我们还热衷于预测吗?
【史】
 · 在中国,暴力史有更深更长久的渊源
 · 怎样理解“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 中国历史上是统一还是分裂的时间长
 · 是“文明古国”,还是野蛮古国?
 · 这不是语言,也不是音乐,分明是哭
 · 杨继绳:决不能让后代子孙继续受骗
 · 背信弃义加残暴无情的“历史之最”
 · 究竟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下令对日不
 · 共和国第一场暴风骤雨:土改神话、
 ·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
【事】
 · 从一个愚人节假新闻的跟帖看中国民
 · “楼上漏水淹楼下”比喻是否哗众取
 ·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
 · 请读《2019年中国文化纪事》
 · 为什么盯着那场浩劫不放?非常罪犯
 · 中共对香港抗议者发起信息包围战
 ·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
 · 两位中国独立人士的不平则鸣
 · 金正恩进口顶级豪车幕后的九曲十八
 · 彭德怀从成都被押回北京的一段公案
【视】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行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 《人民的名义》续集——更多续集敬
【拾】
 · 中国的暴发户心态和美国的传教士情
 · 外交辞令该什么样?外交官应如何说
 · 我们面对一个更复杂的“丛林”
 · 中共口头声称平等,实际是不平等的
 · 中国人不学逻辑、“不信谣,不传谣
 · 有人之处就有忽悠,有忽悠就有反忽
 · 一个大国落到长不大的孩子手里多么
 · 这次和过去30年任何一次社会事件都
 · “神预言”:《花冠病毒》引言和第
 · 跟着感觉走的心理分析:虽不属实却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有这种干大事的体制,就必有干坏事的记录
   

  独裁专制是最坏的政体,它固然能一呼百应地干大事,但它更能集中力量干坏事,可以让千万个人头落地,可以让国民经济濒临崩溃。武汉冠状病毒之所以能“集中力量”大爆发,祸及全国、殃及全球,其中有没有这种干大事制度的原因?


  老高按:今天的中文网络被“李文亮病逝”刷屏。
  这位“吹哨者”,他差一点拯救中国,可最后,他却没能拯救自己。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巨大的悲哀堆积在心头,还有愤怒。千万人的泪水和怒火在瞬间传遍中文网络、社交媒体。
  诡异的是,过程中不断传出互相矛盾的信息:
  一会儿说他怀孕的妻子也正在抢救,生死难卜;
  马上又有人说:并不属实,他的妻子早就被送回娘家了;
  许多自媒体、公众号甚至正规媒体,纷纷报道了他于2月6日晚8点30分去世,但武汉中心医院2月7日00:38发布微博:“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我院眼科医生李文亮不幸感染,目前病危,正在全力抢救中。”
  但很快,又一个帖子出来澄清:人早过世了,说还在抢救,这是控制舆论的老手段——延宕情绪,直接公布死亡的话公众愤怒太大,要把愤怒转化成对奇迹的失望……
  真是“没有最卑鄙,只有更卑鄙”!
  正如一个帖子所写: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
  我在微信、推特上响应一些人的提议:将警方给李文亮的训诫书,刻在他的墓碑上。我还建议:瘟疫过后,要为这位“吹哨人”专开一个缅怀反思会,会上要宣读警方的训诫书,那是他得到的最崇高的荣誉!缅怀反思会上,还应该播放央视新闻报道《八名散播谣言者被查处》。
  前几天我看到有人在称赞几天建起武汉火神山医院,“中国速度”多么了不起。我马上回了一句话:更了不起的“中国速度”,是将新冠病毒几天就传遍世界。
  又看到有人在颂扬中国的体制面对新冠病毒危机如何能集中力量干大事,正想着要写点文字来批驳这类胡言乱语,看到旅美学者谭松先生已经写了一篇《专制政体,集中力量干大(坏)事?》,转载于下。这个道理,其实不知多少人,包括我讲了多少次了!


  专制政体,集中力量干大(坏)事?

  谭松,民主中国
 

  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武汉建了一座专门医院——火神山医院。这座建筑面积3万多平方米的医院在短短9天就建成交付使用,这引来一片惊赞声:我们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
  官媒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歌颂制度的好题材,民众们也更加相信我们的制度优势,更有不少专家学者,从理论上论证共产党领导下的美妙体制。比如,一位经济学教授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显著优势》一文中写道:“集中力量办大事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的突出特征,是我们战胜各种重大风险和挑战的不二法宝,是中华民族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历史性飞跃的强大动力,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这位博士生导师还举了不少“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实例,如:港珠澳大桥、三峡水利枢纽、高速公路网、南水北调等等(至于这些“大事”中有多少是祸国殃民姑且不论)。最后,这位教授兼副院长的专家强调说:“党的领导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根本政治保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始终把人民的利益作为自己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深得人民的拥护,为集中力量办大事奠定了深厚的群众基础。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制度优势的根本来源,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根本政治保证。”
  这些年,看多了官媒和专家们这类对“制度优势”的吹捧,听多了民众对这种吹捧的认同,我已经麻木不仁,从没想到要为此写点文字。
  可是,新型冠状病毒牵动了我的心,对火神山医院这一“集中力量办大事”典范的赞美让我实在难以麻木。而且,到美国后,也听到不少在民主制度下生活多年的华人(其中不乏知识文化人),与国内的官媒、民众、学者遥相呼应,声声赞扬“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独裁优势。他们还举出不少实例,如某某州一条公路十多年了都没修好;某某市一座建筑拖拖拉拉了建十年。如果是在中国——那位教授说,历史一再证明了这个制度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我忍不住想说:如果这个制度发挥他的“优势”,集中力量办了坏事呢?不知他是否研究或者关注过:历史一再证明,这个制度集中力量办了不少坏事。
  1950年底,中共一声令下,千千万万个工作组奔赴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农村,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两千年的土地制度被彻底改变,几百万地主乡绅人头落地……这个“集中力量”办的是什么事?
  1957年,“定于一尊”的毛泽东一声令下,几百万知识分子一夜间成为“坏人”,走上了22年劳改之路甚至不归之路。这种“大事”在什么制度下才能办成?
  1958年是一个“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精彩典范。
  这一年的8月17日至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开会(称“北戴河会议”)。在短短的十四天里,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集中力量办大事”,一口气推出了对国家和民众影响巨大、后果惨烈的37个决议!
  其中有:在社会主义中国,不存在人口问题,“人多是好事”的鼓励多生的决议;
  中有:不必按宪法办事,而按中共中央文件办事的指示(中国因此成了长期没有刑法和诉讼法的东方大国);
  其中有: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
  其中有:中共中央关于今冬明春在农村中普遍展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运动的指示;
  其中有:《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号召全党全民生产1070万吨钢而奋斗》的公报
  ……
  会议提出:大搞小高炉和土高炉炼铁;
  会议认为:1958年农业生产的大跃进,将使粮食作物总产量达到6000亿斤至7000亿斤,比1957年增产60-90%,;棉花将达到7000万担左右,比1957年增产一倍以上;
  会议估计:两年能超过英国——原先的口号是“15年赶上”;
  会议《决议》还说:“看来,共产主义在我国的实现,已经不是什么遥远将来的事情了。”
  ……
  十多天内集中力量推出的37个决议,以雷霆万钧之力在全国大地上立即推行,迅猛展开。以钢产量为例,中共决定:1958年钢的产量要在1957年的535万吨的基础上增加一倍,即达到1070万吨。
  这时,已经是1958年的下半年,距年底只有四个月了。这个时候来定出当年的指标本身就很荒唐,况且,如何能在短短几个月内让产量增加一倍?
  但是,我们有“制度优势”,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于是,一声令下,全民炼钢,亿万农民不得不放弃秋收(大量粮食因此烂在田地里),上山砍树,按中共指示架土高炉炼钢。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后果大家都知道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几千万冤死饿殍,层层叠叠祭献在“制度优势”的共产主义试验台上。
  1966年,“定于一尊”又一声令下,全国所有的学校停课(长达两年),参加他亲自发动的一场“大革命”。在短短几个月内,这场“革命”就把中华几千年的文物和古迹彻底毁灭。请问,古今中外,有那一个制度具有这种“优势”,可以瞬间集中力量办成这种“大事”?
  2017年,北京政府一声令下,驱赶“低端人口”。我们的制度又一次发挥它“巨大的优势”,集中力量,在短短十多天里,成功地把几十万百姓驱赶到冰天雪地里。试问,世界上还有哪一种制度具有这般“优势”?
  ……
  专制政体和“定于一尊”的确有一个民主政体所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不需要拖拖拉拉的民主商议和反反复复的科学论证,尤其不必瞻前顾后考虑选民的意愿。他想干任何事,一声令下,山呼海啸,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力量集中,效果惊人,极短时间内就可以办成“惊天动地的大(坏)事”。
  至于人们最引以为自豪的建设速度(如那位教授赞赏的高速公路网、三峡水利枢纽等),我想说的是,人们想过这种速度、这种力量是建立在什么之上的吗?民主制度敢强拆民房吗?敢强迫移民百万吗?敢不顾工人死活强令他们日夜劳作赶进度吗?
  在世界上现行的几种政体中,独裁专制是最坏的政体,它固然能一呼百应地干大事,但它更能集中力量干坏事。这种坏事,可以让千万个人头落地(如土改和文革),可以让国民经济濒临崩溃(如大跃进和文革)。
  最后,我想向那些借火神山医院大赞“制度优势”的媒体、专家、民众们问一声:武汉冠状病毒之所以能“集中力量”大爆发,祸及全国殃及全球,其中有没有制度的原因?如果有,是什么制度使然?优势制度还是王八制度?


  近期图文:

  疫情当前,别丢了人性的根本  
  
控制舆论骗人害人,最后被骗受害者是自己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一个人要守信,一个党更要守信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驴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品选  
  
对独裁者宁可高估,千万不要低估  
  
群众心理是可怕的,运动力量也是可怕的  
  
法国有几位先贤被拦到了先贤祠之外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