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2,130,55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
· 何为“刷屏”?为消除吉歌恶帖影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心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2017年武汉人口死亡率是往年的两三
 · 方方:我很担心活着的人,把死者为何
 · 武汉人是不是已经没有悲伤的权利了
 · 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更是一种政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 不让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
 · 国民伤痛:领取榾咴以及购买墓哋的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5分钟出结果测试仪获批准/各地医护
 · 人们正在死去,川总却还想着钱和连
 · 3M宣布在美每月生产3500万个呼吸器
 · 看FDA局长如何不留情面 捍卫FDA专业
 · 说说布隆伯格的经济政策—全民经济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 今日基督教社论:川普应该下台-大影
【人在北美】
 · 【又一个败类?】将你大囤的口罩捐
 · 美国疫情:为何你必须马上行动!/深度
 · 川普一口误,数十万美国人挤爆13个国
 · 美肺疫新况/P4实验室病毒泄露中的吹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 华裔美籍学者获释诠释了什么是真正
 · 蒙特利尔大屠杀30周年祭:不该忘却的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中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 给疫中中国媒体打0分/愤青外交千年
 · 中国的道德危机,远比病毒可怕。
 · 风向变得太快 来不及转过脸
 · 天朝终于知道踩刹车了?川习回归哥
 · 看粉红讲解:为何天朝急于拼命甩锅
 · 严惩反人类言行 清除骨子里的反人类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移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博
 · 何为“刷屏”?为消除吉歌恶帖影响
 · 何为“刷屏”?—吉歌无理取闹极其
 · 万维网算得上是个反川网站吗?-与蒋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 方方活该挨骂!凡网发清网行动均属腾
 · 质疑“质疑幸灾乐祸者”的人品
 · 令两群友被封号的文:《揭穿千年谎
 · 嘴炮军费劲编造本博谎言娱众(续)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德国总理3.18.20关于新冠疫情的全国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 越南以忘记历史的方式远离中国,这有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53年前中国经历了比非典新冠更残酷的疫情
   

逸草:以前还真未知,文革浩劫中,竟曾有这么大一场祸及数百万民众、十几万人致死的罪孽。


不敢想象!53年前,中国挺过了比非典、新冠更残酷的疫情

Original 刘远举 中产财经生活 Today

作者介绍:


刘远举

FT中文网、大家、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澎湃等媒体专栏作家,多家智库研究员。关注时政、财经、互联网,作品见于中外媒体。深度的分析、冷静的理性、客观的态度、激荡的思想。


春节期间,我看到一段关于疫情的视频,非常震惊,历史不该被遗忘,我们要吸取教训。同时,我觉得,视频中的历史,也可以在当下,给大家带来一些信心。


这段视频,是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接受记者采访的一个视频。在这段视频中,曾光说,1967年,中国发生了一场300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的疫情。

先看视频,很短:

虽然曾光说得很平淡,但300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非常令人震惊。更令人诧异的是,就发生在50多年前,居然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我举个例子,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几乎人人都知道,其死亡人数是24万人,和这场瘟疫是一个量级的,而且,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也就是流脑,易感者主要是小孩子、青少年。不难想见,当年多少家庭痛失孩子,但是,它就这样,居然就这样,消失在中国人的记忆中,不是如今的新冠病毒肺炎,我还不知道1967年有如此大的疫情。

而且,这个巨大的数字,在今天也没引起任何反响,16万人仅仅是一个数字。我觉得它不该被遗忘,所以我去搜索了一番,史海钩沉,惊心动魄。


1896年发现流脑病毒后,中国曾经历过三次大暴发,分别是上世纪50年代、 1967年和1976年。曾光所说的就是1967年这一次。 

流脑也是飞沫传播,易感者是青少年,所以,更加残酷

1967年,53年前,其实并不是一个太久远的事。更远的历史事件,比如抗战、解放战争、二战、各种运动,网上史料很多。但我搜索了一下,关于这一次大的疫情,资料并不多。 

安徽日报2017年04月28日的一篇文章,有这样的内容:“以流脑为例,1967年我省报告病例有25万之多,约有一万多个孩子死于该病。而2016年,全省仅报告3例病例。 

不过,雁过留痕,历史还是有依稀的痕迹。痕迹在孔夫子旧书网。孔夫子旧书网中,那个年代关于流脑的书,1967年出版的比例很大。

另一个痕迹在一些地方的地方志中。如今读来,平静的文字与抽象的数字下面,还是感受到无数个家庭的绝望与悲伤。我摘录一些,大家可以看看。

 南京

在南京解放前有史料记载发病流行12次,民国3年(1914)、民国22年至民国36年(1933~1947)、民国34年(1945)至1949年,共发病232人。南京解放后,1967年,为流行高峰年,全市发病13837人,死亡303人,年发病率464.59/10万。

南京地方志,http://221.226.86.187:8080/webpic/njdfz/njsz8-12/9/html/09Noname080.html

 青岛

建国后,市传染病院每年收治流脑病人。1964年和1967年两次发生流脑流行,发病率分别为169.50/10万和390.17/10万,(青岛当时人口约140万,也就是说,大约5400人感染)病情凶险,重病以休克型为多。

——青岛市情网,http://qdsqs.qingdao.gov.cn/n15752132/n20546827/n26325895/n26326052/n26327658/151215005723564601.html

辽宁

1967年3月,辽宁地区出现流行性脑脊髓膜炎,是1949年以来的第二流行高峰。发病率高达177.97/10万,病死率为5.80%。

为控制该病流行,辽宁省成立了防病指挥部,各市县也相继成立防病指挥机构。1967年共发病51931人,死亡3013人。

——辽宁省地方志网站:辽宁大事记1949-2009
http://www.lnsdfz.gov.cn/lndsj/lndsj1949/201111/t20111115_748508.html



绍兴


1950年,绍兴地区发病(流行性脑脊髓膜炎),68例,死亡15例。1951年,发病220例,死亡率23例。1957年,部分乡村出现局部暴发流行,共发病1620例,死亡161例。

1966至1967年,由于人群大流动,本病在城乡各地暴发流行。1967年尤为严重,共发病29118例,死亡1040例。1969年,发病率显著下降。

——浙江绍兴市志, 第三十九卷医疗卫生, 第三章疫病防治,http://www.sx.gov.cn/col/col1462852/index.html

这些地方志中所说的“人群大流动”,一些资料中也有提到,比如,“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知识天地栏目就有这样的内容: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

1966~1967年在我国出现了空前的人群大流动,导致发生了全国性流脑大流行,发病率为403/10万,死亡16万多人。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http://www.chinacdc.cn/jkzt/crb/zl/lxxnjsmy/zstd/200506/t20050608_24497.html

人群大流动,空前大流动,到底怎么回事呢? 

海南文昌县志直接提到了文革:


海南文昌

1967年,发生流脑流行,全县21个公社(镇)和3个国营农场共发病643例,死亡57例,亡死率为8.86%。时值“文化大革命”,人群流动量大,发病面广,蔓延快,救治药物奇缺,死亡率较高。

——海南史志网,文昌县志 ,第二十三编卫生,第四章卫生防疫,http://www.hnszw.org.cn/data/news/2010/12/47939/


上海川沙的县志说得更清楚:


上海川沙

建国初期,“流脑”发病率高,疫情起伏大。“文革”初期,受大串联影响,引起暴发流行。1966年发病2015例,1967年上升至4916例,发病率868/10万。

——上海市川沙县志第二十八卷(五)https://www.xcslib.com/renwen_show.php?id=1001

这个记载,就直接指向了文革中的串联。串联并不遥远,亲历者现在六、七十岁。那么,人口大流动,红卫兵串联的规模在什么量级呢?

1966年,中央文革表态支持全国各地的学生到北京交流革命经验,也支持北京学生到各地去进行革命串联。9月5日的《通知》发表后,全国性的大串联活动迅速开展起来。当时串联师生乘坐交通工具和吃饭住宿全部免费,成为"文化大革命"很特殊的一道风景。

毛泽东先后8次接见红卫兵,共1100-1300万人,这个数据源于王令金著《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进程及其规律》中央编译出版社的书。

想象一下绿皮车厢中挤满了一车的红卫兵,大家都不知道流脑,也没防护,昏昏沉沉坐车,一起待上几十个小时。这就是曾光所说的,火星带到全国各地。

春运的规模在什么量级呢?2015年,春运有 37亿人次,当然,这是坐车算一次,坐火车又算一次,公交再算一次。至于武汉这次,出城的人数现在很清楚了,500万人。

不过,不必恐慌,直接对比流动人口规模并不科学,因为1967年的中国,不仅物质贫乏,缺医少药,人民防疫意识低下,更糟糕的是,防疫体系也是混乱的。由社科基金赞助的一项研究,揭示了当时的局面:

新中国成立后,曾暴发四次全国性的"流脑"流行,其中1966~1967年的"流脑"疫情是最严重的一次。


红卫兵"大串连"导致的全国人口大规模无序流动,对社会单位结构的"打倒"导致防疫体系的破坏,以及其带来的衣、食、住、行四方面问题,是这次"流脑"疫情暴发的直接诱因。

为抑制疫情,中央及地方党政机构紧急叫停红卫兵"大串连",并组织领导机构,积极开展防治工作,于1968年后逐步控制了"流脑"疫情。

——《1966~1967年全国性“流脑”的暴发与防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建国以来党处理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历史考察与经验研究”(项目号:2011BDJ018),
http://kns.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dbcode=CJFD&filename=ZLLY201702008

大串连使地方各级党政机构逐渐陷入瘫痪状态,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妨碍了正常的生产和交通运输。1966年11月1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又发出通知,决定从11月21日起到次年春暖季节,一律暂停来北京和到各地进行串连。并说毛泽东支持步行串连,先进行试点,取得经验,为来年徒步大串连作好准备。12月1日又发出补充通知,重申暂停乘坐交通工具进行串连,12月20日以前返回原地,12月21日起,不再实行免费。



1967年2月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再次发出通知,要求外出步行串连的应当回到本地本学校去,全国停止长途步行串连。同年3月19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停止全国大串连的通知》,取消原定的当年春暖后进行大串连的计划,4月20日,再次重申停止串联。在其后的一些运动中,也规定不准串连。大串连便成为一个特定时期的历史名词。 这一连串的通知不难推知,放出笼的学生游兴大发,不愿意回去。80后可以去问问父辈,他们免费旅游的青春。


串联与流脑的关系,其他文献中也能找到痕迹: 

1966年秋至1967年春适逢流脑爆发,大串联加剧了疫情的传播。而卫生部因“文化大革命”已无法开展正常工作。1967年3月7日,周恩来就此问题向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和李先念批示说:“最好建立一防治脑膜炎办公室,……马上开始工作。这些人要用全力以赴,不要再以其他工作干扰他们。”(《毛泽东、周恩来关于卫生防疫和医疗工作的文献选载》,《党的文献》2003年第5期。)

3月24日,周恩来召集卫生部党组成员开会,询问防疫情况,说抓流脑、抓防疫“这个工作是最紧急的,一天都不能迟缓”( 《周恩来年谱(1949-1976)》下卷,第140页)。在周恩来的关怀和指示下,各地采取相应防治措施,疫情严重的地区还成立了防治流脑的机构,1968年后各地疫情逐步下降。

——《周恩来领导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反细菌战》,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http://zhouenlai.people.cn/n1/2019/0111/c409117-30519275-6.html


两份文献对比,不难发现,1967年3月7日,周恩来就下过关于流脑的批示,3月19日北京又发布了停止串联的通知。不难推断,当年停止串联,特别是在1967年停止了原本的徒步串联,肯定有流脑疫情严重的原因。而且,这个顾虑,还影响到了后来的运动的模式。 



在这篇文章中,还有这样的记载:

1952年……4月5日,周恩来就北京防疫工作问题给毛泽东写信,建议在北京选择一个较易隔离的郊外建筑,一旦北京发生传染性的病症,即可立即宣布这所建筑为隔离病院。毛泽东对此表示同意,并请周恩来召集一次会议予以决定。


4月15日,周恩来在其关于两个月来反细菌战工作的总结报告中建议:“在有疫情的地区,应实行局部的小封锁。一家内有疫情封锁一家;村内数家有疫情,封锁一村;区内数村有疫情封锁一区;县内数区有疫情封锁一县。”

——《毛泽东、周恩来关于卫生防疫和医疗工作的文献选载》,《党的文献》2003年第5期。 


这些文献,大致勾勒出历史的面貌。1967年中国的流脑爆发,是非常严重的,当时中国有7.5亿人,300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而且易感者是青少年。相比之下,中国大陆地区SARS疫情,病例4698,死亡284,数量和比例都要少很多。 

这次大的流脑疫情之后,当年就开始使用乙脑疫苗,改革开放后,1984年起,全国开始大规模推广流脑疫苗,2008年纳入儿童计划免疫,发病人数从最高峰的304万例,降到2017年的低于2000例。如今这种流行性传染病已经不常见,不过,流脑病情凶险,易感者是儿童及青少年,家长们对其仍不能放松警惕! 

现在疫情紧张,但无论如何,比起上世纪60年代,科技、物质力量都更发达了;毋庸讳言,看到很多官员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现象,但无论如何,比起1967年整个防疫体系都被打乱了要好得多。中国人也终究能过这一关。

历史珍贵,不应该被遗忘,而令人感叹的是,如此大的一次疫情,却静悄悄的躺在历史中。现在很多年轻人觉得老人不愿意带口罩,或许当年他们就穿着绿军装,在封闭的车厢中和流脑病人共处几十个小时,浑浑噩噩与死神擦肩而过,毫不知情。



如果更多的人知道,是否在2003年,乃至今天就更有警惕之心呢?历史不该被忘记、被忽略,16万人,不应该被忘记。唯有此,我们才能更好的面对未来,不落入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的境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