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2,133,24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P3实验室是研究SARS类冠状病毒之
· 愚人节看格致夫博遮目掩耳盗铃、
· 推荐:信息丰富的“疫情日记系列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何建明|首场出击-上海首场抗疫惊心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2017年武汉人口死亡率是往年的两三
 · 方方:我很担心活着的人,把死者为何
 · 武汉人是不是已经没有悲伤的权利了
 · 极左思潮是一种文化病毒?更是一种政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 不让摘桃,他们就把桃全毁了:一线医
 · 国民伤痛:领取榾咴以及购买墓哋的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5分钟出结果测试仪获批准/各地医护
 · 人们正在死去,川总却还想着钱和连
 · 3M宣布在美每月生产3500万个呼吸器
 · 看FDA局长如何不留情面 捍卫FDA专业
 · 说说布隆伯格的经济政策—全民经济
 · ZT 为什么我支持布隆伯格竞选美国总
 · 美国现在有外交政策吗?杀伊将理由是
 · "另类真相"时代解药—突
 · 撤军还是不撤?美军出尔反尔 或是进
 · 今日基督教社论:川普应该下台-大影
【人在北美】
 · 推荐:信息丰富的“疫情日记系列四
 · 【又一个败类?】将你大囤的口罩捐
 · 美国疫情:为何你必须马上行动!/深度
 · 川普一口误,数十万美国人挤爆13个国
 · 美肺疫新况/P4实验室病毒泄露中的吹
 · 亚裔在美国很难当领导吗?不见得
 · 才貌双全的24岁药学博士生荣戴美国
 · 周末一乐:为何发社论?| 川粉急得
 · 华裔美籍学者获释诠释了什么是真正
 · 蒙特利尔大屠杀30周年祭:不该忘却的
【人生旅途】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 猛然看到数十年前“素颜”的自己,
 · 一对海华的珠婚恋:千经百历化珠联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许小年演讲:欧美疫情一天不结束,中
 · ZT 疫情下的“撕裂”现象
 · 那些对国际疫情幸灾乐祸的人根本不
 · 中国不怕大灾大难,怕的是头脑发昏-
 · 给疫中中国媒体打0分/愤青外交千年
 · 中国的道德危机,远比病毒可怕。
 · 风向变得太快 来不及转过脸
 · 天朝终于知道踩刹车了?川习回归哥
 · 看粉红讲解:为何天朝急于拼命甩锅
 · 严惩反人类言行 清除骨子里的反人类
【海外人生】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一)年金
【教育学术】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 为何他仨荣获经济学诺奖?/穷人为何
 · 拿诺贝尔奖的老爷子果然Goodenough
 · 不出所料 法官判决哈佛录取没有歧视
 · 联邦调查局全社会抓捕间谍的做法被
 · 周末一笑:他们力证世界文明都起源于
 · BBC跟拍14个孩子56年,他们的人生如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P3实验室是研究SARS类冠状病毒之地
 · 愚人节看格致夫博遮目掩耳盗铃、自
 · 回驳格致夫博:请勿东扯西拉、转移
 · 就武毒所有泄毒可能话题 与格致夫博
 · 何为“刷屏”?为消除吉歌恶帖影响
 · 何为“刷屏”?—吉歌无理取闹极其
 · 万维网算得上是个反川网站吗?-与蒋
 · 从假扮高中生攻击方方的泼皮看吉歌
 · 方方活该挨骂!凡网发清网行动均属腾
 · 质疑“质疑幸灾乐祸者”的人品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德国总理3.18.20关于新冠疫情的全国
 · 什么是真实的伊朗?受袭美军无伤亡消
 · 纳粹死忠不觉罪恶百岁过世|普京又在
 · 川杀苏只为转移弹劾视线?乌客机坠毁
 · 美国仗着自己领导人渺小廉价欺负伟
 · 伊朗政权是恐怖主义的主要支持者?
 · 最新轰炸表明美国输掉了伊拉克战争
 · 杨安泽:与伊朗的战争并非美国人民所
 · 圣诞别唱——齐奥塞斯库毙亡30年祭
 · 越南以忘记历史的方式远离中国,这有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切诺悲歌:1986..-武疫会成为习的切诺吗?
   

【在灾难最深重的时候,切诺人被告知这是一场战争,他们必须赢。一个切诺人说:“他们说:‘我们必须打赢这场战争。’ 问题是:我们在和谁打仗?必须打赢谁?打赢原子?物理定律?宇宙?”】

——正如习共官媒也称武汉肺疫是一场战争


子皮 | 切诺悲歌: 1986 到 21986  zt

Original 子皮 被遗忘的王国 

欧洲第四大河叫第聂伯河。第聂伯河发源于俄罗斯、流经白俄罗斯、纵穿整个乌克兰,然后注入黑海。十九世纪乌克兰诗人谢普琴科在一首诗里这样写过第聂伯河:

带着敌人的血

第聂伯河一路流淌,

穿过乌克兰,注入

深蓝的大海

...然后我会离开

离开高耸的山岭和肥沃的原野

高飞。飞到

神的所在。


《第聂伯河日落》阿尔希普·库因芝 1905


第聂伯河有一条支流,叫做普里皮亚季河。普里皮亚季发源于乌克兰,流入白俄罗斯,然后又回到乌克兰, 最后流入第聂伯河。在普里皮亚季河从白俄罗斯流回乌克兰的地方,不远处有一个小镇,叫做普里皮亚季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普里皮亚季镇是一个年轻和生命旺盛的小镇。小镇有三万五千居民,平均年龄只有26岁。小镇遍布崭新的公寓大楼、商场、电影院、儿童游乐场。在苏联,普里皮亚季镇被评为“模范城镇”;在当地,人们称普里皮亚季镇是“天堂城”。

普里皮亚季镇的繁盛,是因为附近的Chernobyl(中文译为“切诺“)核电站。

切诺核电站是乌克兰的第一座核电站。也是当时苏联最大的核电站。核电站1972年开始建设,拟定总共建六个核反应堆。到1986年,已经有四个反应堆建成并投入发电,承担了乌克兰10%的电力供应。

核电站在当时被认为是做安全、最可靠的能源。同时,核电站也在冷战时期为苏联树立了“和平利用核能”的正面形象。

切诺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和建筑工人,大部分住在普里皮亚季镇。那时候,普里皮亚季镇的人口每年增加1500人,因为切诺核电站的第五座反应堆正在筹建中。

美丽普里皮亚季镇忙忙碌碌和生机勃勃地运行着。直到1986年4月26日凌晨。

1986年4月26日是星期日。当夜凌晨,切诺核电站第四座反应堆的技术人员在进行一场安全测试。测试的内容是看看在暂时停电的情况下,反应堆能否安全运行。

操作员开始测试,他逐渐关闭电源。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本来应该逐渐降低的电流突然降到接近零点。慌乱之中,操作员迅速提升电力,结果指针又突然摆向另一侧:反应堆中的电流超出正常工作电流的许多倍。

反应堆中功率急速增加,无法冷却。然后,不可控链式核反应开始了。

链式核反应相当于核弹爆炸。

核反应的能量迅速气化了所有的冷却水,水蒸气掀翻500吨的反应堆顶盖。

18年后,2004年,一位当时的夜班工人萨沙 · 尤先科回忆说:“厚厚的混凝土墙像橡胶一样软软地弯下来。黑暗中我听到嘶嘶的声音。我以为核战爆发了。“

萨沙看到两个同事当场被炸死。

核电站的屋顶被炸飞了。一瞬间萨沙看到了午夜的天空,满是星斗的夜空。核反应堆裸露在星空下,它发射着电离辐射,像一束巨大的蓝色激光,直指高远的夜空。“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的景像是多么美丽。” 很多年后萨沙说。

爆炸三分钟后火警响起。第一批消防员收到火警后立即出动,他们并不知道是反应堆爆炸。他们没有任何防放射保护。当时大火附近的的辐射照射强度为2万伦琴。而500伦琴1个小时的照射,就足以致人死命。第一批消防员与大火战斗了一个小时,开始头晕呕吐;这时增援消防队逐渐到来,他们才被被换下来。

第一批消防队指挥官普拉维克中尉受了巨量辐射,在两周后5月11日去世。普拉维克死的时候23岁。他的妻子是一位幼儿园教师,刚刚生下他们的第一个孩子。普拉维克在一个厚厚的锌制的棺材里下葬,因为他的身体充满的放射性物质。

其余第一批28名消防队员,只有有16人活到了事故二十周年。

到清晨六点半,所有外部的明火都被扑灭;然而四号反应堆内的火焰还在燃烧。

天亮之后,小镇普里皮亚季几乎一切如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早上人们匆匆忙忙地上班上学。下午放学后,孩子们到公园里玩耍;年轻的母亲推着婴儿车,满面笑容地和过路人打招呼。

当夜爆炸3个半小时后凌晨5点,苏联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被叫醒,告知切诺电站发生了火灾。但是莫斯科的核专家和苏联领导人最初得到的消息是:“反应堆发生火灾,但并没有爆炸“。10小时后,莫斯科成立特别委员会。20小时后,委员会成员到达现场。他们看到现场之后明白了:事情远比他们想像得严重。委员会开会,决定当地居民马上撤离。

27日上午,普里皮亚季镇居民接到紧急通知:他们必须全部撤离。每人有两个小时准备时间,只能携带有限物品,如证件和贵重物品;儿童允许带一件玩具;不需要带货币、冬衣。

很快,小镇来了1000辆大巴。军队也来了,监督强制所有人撤离。下午2点,事故36小时后,普里皮亚季镇3万5千居民全部撤离。

匆忙撤离人们并不知道他们要离开多久。很多人以为只有几天。当时可能很少有人想到,他们再也不会回到那个他们称为“家“的地方。



今天如果到普里皮亚季小镇,如果能够进到人们家里,可能还可以看到人们在撤离时留下的字条。有的字条只有几个字:“再见,家。“ 有的字条告诉他们想象的清理人员:”你可以拿走你喜欢的东西,但是不要把我们家弄乱。“

还有一个孩子稚拙的笔迹:”请不要打死朱卡,她是一个很乖的猫。“ —— 撤离时只有人能撤走,不能带宠物。

载着居民的大巴开走后,狗和猫和别的宠物被留在小镇上。几天后,小镇来了很多“清理人“ ——“清理人“是一个特殊的名词,即切诺事故后,苏联组织起来的大规模救灾善后队伍。几天没有见到人类的狗们非常开心,连跑带跳地到清理人面前欢迎他们。然后,清理人开枪,把这些狗一一打死了。然后清理人到各家各户,开枪打死能看到的所有宠物 —— 因为宠物身上有放射性物质,他们必须被打死,以防传播。

不是所有的狗都被打死了。有一些漏掉了。今天,在切诺核电站周围的30公里禁区内,生活着几百只当年幸存的狗的后代。

第三天,4月28日,也是普里皮亚季小镇疏散的第二天,政府开始疏散半径10公里内的居民。当天,苏共中央政治局召开全体会议讨论救灾。当晚,苏联电视台在新闻节目中向社会公布了切诺核事故的消息。苏联所有广播和电视台停止了一切娱乐节目,改为古典音乐,向事故死难者致哀。

第四天,4月29日,成立了苏联政治局应急行动小组,全权负责切诺救灾工作。同日,政府委员会决定离核电站30公里内的13.5万全部居民。直到今天,核电站半径30公里内为非居住区。只有戴防护有专业领队的人可以进入。

4月30日下午,在乌克兰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人们讨论是否取消次日的五一节活动。当时科学家的报告称基辅市的放射性水平仍然正常。于是会议决定五一节活动不取消,但从4个小时缩短到2个小时。第二天,在100公里外的基辅,人们到街上欢庆五一节,乌克兰第一书记谢尔比茨基带家人亲自参加了庆典。不幸的是5月1日风向转变,基辅地区实际上也遭到了污染。

在看似平静的表面后,是岌岌可危的巨大险情,它威胁着整个国家、整个世界。

四号反应堆外的明火扑灭后,反应堆内的核裂变反应依然在进行。反应放出的能量使原本作为中子减速剂的石墨熊熊燃烧。

事故第二天4月27日清晨,苏军化学武装司令皮卡洛夫将军,率领核防护部队2600人和专用直升机和车辆,抵达事故现场。抢险的军用直升机直接飞进放射性烟尘,向四号反应堆倾倒灭火材料。10天后5月6日,在总共投下5000多吨灭火材料后,反应堆终于停止了链式核裂变。

反应堆的灭火,远远不是灾害的结束。因为这不是一般的爆炸和火灾,这是放射性反应堆的爆炸和火灾。在爆炸瞬间,就约有50吨核燃料化作烟尘进入大气层;同时另有70吨核燃料崩溅到反应堆周围。

四号反应堆链式反应停止后,最首要的任务是清理爆炸后四散的几十吨放射性碎屑。最初的计划是使用机器人清理,他们找到了60多台机器人,但是由于高辐射的影响,机器人的电子控制装置无法工作。机器人不工作,清除放射性物质的任务就落到人身上。军人们穿上用重型防护装备,去清除放射性极高的材料;他们一次只能工作40-90秒的时间,然后换上另一个人。

放射性物质清除工作只有10%是由机器人完成的,其余90%,是由5000名青壮年男人完成的。

12月,四号反应堆上竖起了一个大型混凝土 “石棺” ,永久地封闭了这个反应堆。当时,建造石棺的焊接工人每工作两个小时就要轮换,因为辐射强度太大。


四号反应堆上的“石棺”


同时,苏联水利部组织大批人员,修筑了130多条堤坝,保护1500平方公里范围内河流,避免放射性尘埃随雨水流入普里皮亚季河:如果放射性物质流入普里皮亚季河,然后就会流入第聂伯河,最后将流入黑海,威胁黑海沿岸的所有国家。

切诺的救灾、清理和善后工作至少大规模地进行了两年,大约有六十万人参加了这项工作。在苏联,人们把这些人称为“清理人”。

六十万清理人有陆战军人、飞行员、消防队员、科学家、工程师、矿工、建筑工人、司机…… 他们中多数是服从命令被派遣到灾区,但他们中也有不少志愿者。

清理人发现一个丢失的婴儿


这六十万清理人究竟受了多少伤害,有多人因之死去?有各种不同的数字,没有人知道确切的真实。一个比较被接受的数字是6万:有25,000名俄罗斯清理人死亡,有70,000人病残疾;乌克兰的数字大致相同;在白俄罗斯有10,000人死亡,有25,000名病残。所以总共60,000人死亡(占60万清理人的10%),还有165,000人病残。

这些死者中,有些是几年后因癌症而死;而受了重辐射的人,在几个星期内就会死去。

有一位妻子记得医生们不让她接近她垂危的丈夫。“他已经不再是您的丈夫,您挚爱的人;他是一个——可以致人死命的放射性物体。请您不要自杀。请您镇定一下。” 医生说。

一位母亲回忆说:“医生告诉我:‘他要死了。‘ 我听了这句话冲进洗手间。洗手间里满是母亲和妻子,她们都在那里哭,她们不能在病房哭。我哭完了擦干眼泪回到病房,面带笑容对我的孩子说:’你今天脸色很好。你肯定快好了。‘ 他摇摇头:’妈妈,带我回家。我要死了。这里每个人都死了。‘“

辐射不仅伤害了当时在场的人,很多时候还伤害了他们的后代。一位年轻的女子在事故不久后怀孕了。她的丈夫是卡车司机,在事故发生不久曾经向救灾现场运送灭火的沙子。医生劝告这位怀孕的女子她应该堕胎。但她不信不听医生的劝告。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丈夫想要一个男孩,她想要一个女孩。

怀胎十月孩子生下来了,如母亲所愿是个女孩。但是,她生下来就死了。母亲发现她小小的手上,少了两个手指头。母亲哭了:“我的女儿至少应该有十个手指头。”

苏联给清理人颁发的奖章的中心,是这样一个图案:阿尔法(α), 贝塔(β)和伽马(γ)射线,越过一滴深红的血。



这样的阿尔法, 贝塔和伽马射线的景象,在近一个世纪之前,一位叫做卢瑟福的英国科学家首先看到的。卢瑟福看到当阿尔法, 贝塔和伽马粒子穿过电场时,带正电的阿尔法射线和带负电的贝塔射线偏转向不同的两侧,而不带电的伽马光子直直穿过电场。这就是我们在奖章上看到的图像。

卢瑟福是第一个发现原子核的人。那时人类还不知道核能是什么。

三十多年后,1938年,德国科学家奥托 · 哈恩和弗里茨·施特拉斯曼共同发现了铀-235核裂变。“人类利用核能,还至少需要25年。“ 哈恩在论文中说。

哈恩估计错了。核裂变发现4年后1942年,美国物理学家费米在芝加哥大学建成了第一个自主链式核反应堆。在费米反应堆的基础上,美国成功地制造出原子弹。1945年,美国向日本的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杀死了大约23万人。这是人类应用核能的第一个例子。

1951年12月,在美国爱达荷州, 人类首次用核反应堆产生电能。

1954年6月,苏联建成世界上第一个核电站:奥布宁斯克核电站。

1956年,英格兰设菲尔德的卡德霍尔核电站开始运行。

1957年12月,美国的第一个核电站在宾夕法尼亚州码头市开始发电。

……

1986年4月,在核能被和平利用三十多年后,发生了切诺核事故。

发现原子核的卢瑟福死于1937年,他没有看到1945年人类利用核能制造的原子弹。他更没有看到1986年和平应用核能时一场事故带来的巨大灾难。他没有看到,他实验中看到的阿尔法, 贝塔和伽马射线,被描绘在一枚枚奖章上;而射线背后的深红的血滴,代表着六万个在痛苦中离去的生命。

死去的人沉默了。而活下来的人很多一直在各种病患中挣扎。当年的六十万“清理人“,付出了我们今天难以想象的代价。



不能否认,当年救灾的人中,有一些人并不是百分之百地因为命令,有一些甚至是真正的志愿者。他们为什么甘愿冒那样的生命危险?对于那些过来人,这并不是一个易于回答的问题。

有一些人是这样回答的:“那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是的,那些事总要有人去做。因为世界不能够负担得起,不做那些事的代价,

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发生在爆炸后几天。那时候四号反应堆的链式反应仍在继续,整个反应堆内剧烈燃烧。而整个反应堆的地下,是一个两万吨冷却水的小水库。

如果反应堆继续燃烧,可能烧穿到地下水库,反应堆中心滚烫的熔融物会流进水库,在一瞬间把所有冷却水汽化。然后,一瞬间汽化的两万吨水将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型炸弹,它将引起一连串的大爆炸:不但会彻底炸毁四号反应堆,还将炸毁当地其他三个反应堆。四个反应堆大爆炸的结果是:无穷多的放射性物质送入大气和水流,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

事后科学家们估计,如果那时大爆炸发生,那么后果将是:至少半个欧洲,在未来的几万年内人类无法居住。

阻止大爆炸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在隔板被烧穿之前,打开地下水库的排水阀门。用水泵把水抽干。

但是排水阀门在地下室内,而地下室在事故后已经被淹没。积水中充满了反射性物质。

5月2日,爆炸之后第六天,三个人——两名工程师和一名核电站工作人员——决定潜水入地下室,打开排水阀门。

三人中的一位后来回忆那次行动的情形:

“周围一片漆黑,我们在光束灯的照射下一路前行。来到水池边,我们三人跳下了水。光束灯在水下的,能照亮的地方极小,我们只能一边摸一边前行。我们找到了其中一个阀门!别兹帕洛夫用手使劲扳,终于打开了!别兹帕洛夫和我探出水面,游到另一个阀门上方附近。别兹帕洛夫猛吸一口气,再次潜入水下——不得不说的是,在这种环境下呼吸器根本不管用。别兹帕洛夫终于找到了第二个阀门!然后使劲弄开了它。几分钟后,我们听到了水流声,并且感觉水位在下降——水开始往外排了!“

阀门打开后,两万吨水至5月8日排净。不久后,和预计的一样,隔板被烧穿,熔融物流入地下。但因为水早已排空。所以没有发生水蒸气大爆炸。

潜水打开阀门的三位英雄是:班组长鲍里斯 ·巴拉诺夫,工程师和瓦列利 · 别兹帕洛夫,和奥列克西 · 阿纳年科。三位英雄并没有很快死于放射病。巴拉诺夫2005年死于心脏病,别兹帕洛夫和阿纳年科现在还活着,住在基辅。

这个故事在欧洲很少有人知道。今天的欧洲人不知道,在1986年,欧洲曾经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在当时,欧洲人也不知道他们正在面临什么样的危险。事实上,事发后苏联没有主动告诉欧洲。虽然核辐射很可能影响整个欧洲的安全。4月28日上午,在距切诺核电站1000公里处的瑞典福斯马克核电厂发出警报。核电厂马上向瑞典辐射安全局报告。辐射安全局仔细调查后,确定辐射起源于其他地方。当天,瑞典政府与苏联政府联系,询问苏联是否发生过核事故。苏联开始一口否认,直到瑞典政府暗示他们即将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正式上告,苏维埃政府才承认在切诺发生了事故。

在切诺核事故上,苏联对外对内的处理方式都引起了很多质疑和批评。人们疑惑和悲愤。在整个事件的巨大疼痛中,有一种叫做“信心“的东西渐渐坍塌。

斯韦特兰娜 ·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白俄罗斯记者兼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她的1997年出版的长篇纪实《切诺的记忆》中,记述了许多当事人口述的回忆。

《切诺的记忆》中有这样一段当地受害人的话:

“我们通常沉默。我们不大喊大叫,我们不抱怨。我们一如既往地耐心。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语言, 我们害怕谈论它,我们不知道如何表达。这不是普通的经历,这不是普通的问题。世界被一分为二:切诺人和其他人。你注意到了吗?这里没有人说他们是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或乌克兰人。我们都称自己为‘切诺人’。‘我们来自切诺‘。‘我是切诺人’。好像这是一个独立的人群, 一个新的民族。”

在灾难最深重的时候,切诺人被告知这是一场战争,他们必须赢。一个切诺人说:“他们说:‘我们必须打赢这场战争。’ 问题是:我们在和谁打仗?必须打赢谁?打赢原子?物理定律?宇宙?”

……



三年后,当切诺事件开始硝烟渐落时,发生了一件与苏联相关的、更广为人知的事情:柏林墙倒了。

两年后,1991年,苏维埃联盟解散。1991年12月25日,克里姆林宫上的铁锤镰刀旗缓缓降下,俄罗斯三色旗冉冉升起。这天早些时候,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而叶利钦成为刚刚独立的俄罗斯的最高首领。

全世界欣喜地看着这一场景。人类历史上有过很多帝国灭亡和权力更替,它们常常是惨烈的,它们的代价常常是无数无辜生命的消亡。而此时七十多年的、拥有最大核武器库的苏联帝国和平地落下帷幕,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类骄傲的奇迹。

但是故事远远没有结束。

今天,三十多年后,重读切诺灾难,也许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个悲惨的故事并不是一个大悲剧的最后一章,它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中的一小节。

今天上演的是普京的俄罗斯和川普的美国的故事,两地的主题都是愤怒的民族主义。当然,舞台上早已不是美苏两霸,谁也不能忽略世界最众多人口的第二经济、 也许很快会成为第一经济。

冷场了若干年的军备竞赛重新开始,只不过从两霸争雄变为三足鼎立。最新的热点之一是超高音速导弹 —— 超高音速导弹非常难以拦截,如果它配以今天的超大热核导弹,可以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瞬间化为齑粉。

除了超级大国,有更多的地方势力加入核竞赛。一个很可能即将入伙的地方势力是伊朗,川普当局单方撕毁多国签订的伊朗核协,几乎截断了伊朗温和派的放弃发展核武、加入和平阵营的出路。

不管切诺灾难多么惨烈,世界没有从中学到多少。

世界没有从中看到核能量的恐怖。其实世界从来一直拒绝承认核能量的恐怖。切诺事件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死人最多的和平核事故;但它不是死人最多的核灾难。1945年美国在日本广岛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杀死了大约23万人,远远高于切诺核事故。仅仅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的当天,就有大约八万人死去:他们在瞬时气化,烧焦、或者因为严重烧伤和剧烈辐射在几小时内无比痛苦地死去。

美国总统杜鲁门说,他从来没有因为投放两颗原子弹的决定而晚上睡不着觉。今天绝大多数美国人相信:美国投下两颗原子弹的举动是正确的。美国人确信它“拯救了更多的人的生命。”

无论核能发电、还是制造核武器、还是其他很多潜在着巨大危险的行动,都标签着高尚美好的目标。行动越危险,标签越高尚。

切诺灾难过去了三十四年,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我们今天不太有信心说:世界因此变得更好。比起三十四年前的1986,今天的世界是一个更危险的世界。很多人同意,世界今天面临的最大的危胁是核战和气候变化。二者之一足以毁掉人类文明甚至我们这个物种。最近,在核战和气候变化之外,我们也许应该加上第三大威胁:全球大瘟疫。

工业化、科技发展、信息化、和全球贸易把整个人类绑到了同一条船上。当一群人的发展的代价是另一群人的生存时,就是毁灭性灾难的开始。今天的世界没有你输我赢,只有共赢或同输:人类要么和平共存,要么一起毁灭。

今天切诺的周围,是一片4700平方公里的无人区。昔日一度繁华的小镇普里皮亚季,成了一片人烟绝迹的废墟。然而生命并没有就此消失,在重污染的土地上,树木在倔强地生长,把废城普里皮亚季变成一片郁郁葱葱的森林。


许多野生动物来到这片无人区;鸟儿在歌唱,当年没来得及杀死的家犬的后代在自在地游荡,棕熊和狐狸四处觅食,野马逍遥地啃着青草 —— 含高量放射性物质的青草。



由于放射性污染,这里的动物的平均寿命比别处短,而且常常发生残疾和基因突变。但是和地球上其他地方相比,切诺禁区几乎成了野生动物的天堂, 因为这里,他们可以躲过地球上所有生物最大的天敌—— 人类。

切诺目前还不适于人类居住。等到这里完全适于人类居住,据说还要等2万年,就是公元21986年。

21986年这里会是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如同早年的人类,无法想象我们今天的样子。在四千五百多年前,人类建立了宏伟的金字塔。那时建造金字塔的工人和奴隶很聪明,但他们恐怕想象不出四千年后的抗菌素、核电站和英特网。那么我们今天能想象出四千年后地球的样子吗?很难。再把四千年乘以五,我们能想象出两万年后地球的样子吗?更难。

但让我们还是想象一下。想象一下我们穿越时间,到21986年的普里皮亚季小镇看一看。

小镇上1986年建造的核电站大石棺依然伫立;而建造它的 “人类 “,已经不在了。大石棺周围古木参天,绿草葱茏;棕熊、猞猁、野马、还有家犬的后代在林间的草地上觅食、玩耍、做爱。

在林间一棵大树后,有一个年幼的两足动物,睁着大眼睛好奇地望着大石棺。她不是“人类“,她是人类的后代。她不知道大石棺是怎么来的,她不知道大石棺下藏着什么。



作者简介

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职业金融量化分析。近年开始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青年作家》、《文综》及其它丛书。曾获法拉盛海外华语诗歌节奖。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