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逸草  
逐梦追虹去 暮归听雨蛙  
我的名片
一草
 
注册日期: 2016-07-29
访问总量: 2,435,59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本博客原创文章版权属作者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最新发布
· 为何头号强国面对冠疫显得如此混
·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
· 学历有假的总统,可不止川普一人
· 哈佛MIT宣布起诉川普政府:凭什么
· 剧透:精神病学家玛丽.川普博士的
· 关于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留学生政策
· "美国华人之声"为何不
友好链接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一冰:一冰的博客
· 和谈:和谈的博客
· cunliren:cunliren的博客
· 南来客:南来客的博客
· 安雅云:安雅云的博客
· 天宝:天宝的博客
· 山城兄弟:山城兄弟
分类目录
【中华大地】
 · 北大趣闻:曾许人间第一流;被污染的
 · 中国的问题就是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
 · 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ZT
 · 中国如何走出官民皆贪的死路-至理名
 · 对香港道一声谢谢!-墙内有良知力量
 · 触目惊心:谁是苟晶第二次高考的冒名
 · 两冒名顶替上学问题处理通报/投案自
 · 超级无耻:苟晶的文痞老师赔偿方案
 · 高考顶包比抢劫偷窃更恶劣,仅次于害
 · 燕郊,30万人像蝼蚁爬向北京-读来心
【美国政治经济科学】
 · 为何头号强国面对冠疫显得如此混乱
 · 学历有假的总统,可不止川普一人
 · 剧透:精神病学家玛丽.川普博士的新
 · 美国华人社区的种族歧视意识需要警
 · 编程烤鸡样样都会,这美国黑人咋没财
 · 今天的共和党配不配称自己为林肯之
 · 当下的BLM抗议运动与当年文革是一回
 · 一加州华人资深教育专家对ACA5的肺
 · 选票比别人生命重要;第二波疫情?你
 · 中情部向川共和党献金游说窃取情报
【人在北美】
 ·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驳
 · 哈佛MIT宣布起诉川普政府:凭什么强
 · 关于美国国土安全部的留学生政策通
 · "美国华人之声"为何不惜
 · 美一私立高中华裔老师谈论华两代人
 · "黑人生命同等重要"运动
 · 值得了解:在美国的华“川粉”的前世
 · 这些歧视都是合理的,不是吗?-联系
 · 退休药剂师同乡对一线新冠医生笔记
 · 我在美国黑人学校教中文
【人生旅途】
 · 母亲的故事丨張大青:​冷战之
 · 记得当年读又见棕榈--悼念作家於梨
 · 迟到了四十年的汇报—寻找庄家玫老
 · 琼瑶最新文章【再寫《握三下,我愛
 · 关于死亡,这可能是篇颠覆你认知的文
 · 她俩是怎么当上毛时代娃娃兵的?
 · 人生百年唯此二十年为金,千万珍惜
 · 海华提前退休前的纠结(上)/附联合国
 · 海华提前退休的好处和美妙
 · 忆倾千万身家助学的赵家和老师(二
【上海味道】
 · 《我的前半生》你怎成了虹口宣传片
 · 在我们生长的街区寻觅光阴旧迹-淮海
 · 幻梦般的悠扬:父亲湮埋70年的《青
 · 留住心中上海的味道
 · 其实,上海人是作风剽悍的一个族群
 · 上海市民圣诞夜排队4小时只为进教堂
 · 记上海滩最后的老克勒 zt
 · 功德无量的奇迹:徐平羽在上海外事
【家史亲友】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下)(一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中)
 · 母亲百年冥诞日的思念和追忆(上)
 · 二姐上海买房记|港与北上广深高房价
 · 父亲去世二十年后父亲节的怀念-附如
 · 文革中父亲被关押四年多后回家
 · 逸草:父亲节里暖暖的回忆
 · “77”精神 受用一生zt
 · 。。
 · 周梅森 | 快马矫健 胜天半子
【中外关联】
 · 哈佛MIT宣布起诉川普政府:凭什么强
 · 《香港自治法》对中国及香港的重大
 · 中国的问题就是大约500个特权家庭的
 · 中国是如何欺骗香港的 ZT
 · 逐句驳斥胡锡进为俄使馆辱华微博洗
 · 所谓美国“文革”和中国知识份子的
 · 所谓美国“文革”和中国知识份子的
 · 对香港道一声谢谢!-墙内有良知力量
 · 当下的BLM抗议运动与当年文革是一回
 · 中美乡下人的悲歌--首要防止教育割
【海外人生】
 · 悼念新冠疫中陨落的十位世界级学术
 · 中国的坏老人移民美国了,但是下场有
 · 专业行家揭露IUL骗局的根本问题所在
 · 从两案例看IUL及卖保人常用的欺骗招
 · 解读骗局IUL-难得一见的专业保险员
 · 揭露华人圈里横行的老鼠会新骗局IU
 · 第一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好友文)
 · 史铁生:她叫吴北玲(陕北知青的留美
 · 退休理财三步曲(三)长期护理保险
 · 周末消遣:后院的柿子红了
【教育学术】
 · 美国的教育只讲外因不讲内因吗?驳
 · 中美乡下人的悲歌--首要防止教育割
 · 耶鲁要被美文革改名?相信这个的网友
 · 前国安顾问:川普将连任置于国家安全
 · 律师解读ACA-5法案与对亚裔申请UC的
 · 突发:著名生物学家李晓江在美被判
 · 看搬弄一鱼多吃的嘴炮水军小卒喷污
 · 攻击蔡的嘴炮军小将不懂装懂又出洋
 · 六十五年来,他的祖国向他道歉了三
 · 留学所在整个班全是中国人是种什么
【育儿之道】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四) 高中夏令营
 · 十张图说出普通父母与智慧父母的巨
 · 写在孩儿高中毕业时-粉碎恶毒诽谤攻
 · 决定孩子成功的不是智商和情商,而是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三)高中选择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二)初中自推
 · 小牛娃大学申请回顾(一)少儿时的培
 · 逸草:写在那年名校提前录取后
 · 再聊美国大选与华人中的代沟
 · 把孩子培养成常青藤名校需要的人 (
【史实真相】
 · 晚年大多时间沉醉在整人污泥塘的耄
 · 彭小莲走了,她父亲彭柏山的经历有更
 · "因父之名":正义迟到的地方,还有父
 · 蒋经国:斯大林为何要割走外蒙
 · 风烛残年裹脚老人,流亡海外却无愧英
 · 中日俄持续三个世纪的混战战争真相
 ·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zt
 · 日本NHK电视台自揭战争罪责
 · 宜宾白毛女真相 比半夜鸡叫更离奇
 · ZT今天,我们要怀念一个人
【歌声回荡】
 · 节日听听简爱的音乐,怀念我们的青春
 · 录一首《月圆花好》及歌曲的来历
 · 周末一歌:我的《九儿》和歌词的一
 · 大学年代的歌:心中的玫瑰 — 逸草
 · 请教一下,《草原儿女爱公社》这首
 · 我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网络轶事】
 · 从评“黑川文章”看评者躁郁症患者
 · 部分打包反弹:什么样的人反共粉川
 · 打包反弹:粉川与亲共的一致性
 · 万维揭陋:奇葩仿效娼骂喷污逐臭造谣
 · 一对道貌岸然、内里肮脏无下限流氓
 · 从少儿向毛主席保证,看畜生网棍心智
 · 谁人堪当万维博客圈的劣币代表?
 · 网棍格致夫坚持造谣贬低P3实验室之
 · 所谓播谣者曝因受压道歉 格致夫何以
 · 表扬格致夫争当笑话大王娱乐网众的
【健身养生养老】
 · 如何面对老年、疾病与死亡-陈老师的
 · 每天摄盐不能超6克?柳月刀说了,净
 · 看上海顶级养老院的设施/费用和运作
 · 秋来秋去 好景美乐 心醉神怡
 · 为啥多病的长寿,没病的早死?zt
【乡土亲情】
 · 周末鸡汤:母亲的素质将决定孩子的
 · 老底子上海人怎么过中秋?zt (多图
【世界各地】
 · 南非被黑人搞垮了?明明这10项经济
 · 爱憎分明为弱者伸张正义的韩总统-文
 · 5.20柬埔寨仇恨日 耄共对柬民负重大
 · 在朝遇害美学生父母追查金家国外资
 · 朝鲜的真面目:民众对外根本一无所
 · 朝鲜消息:传金正恩的叔叔金平日可能
 · 新冠入侵原始丛林:85万亚马逊原住民
 · 朝鲜金韩松流亡政府成立始末 ZT
 · 评论:去年11月美向以色列提供冠毒爆
 · 谭书记的政治面目-曾受某马列主义联
【母校风华】
 · 上海交大打造日本战犯审判文献数据
 · 2016年为国出征里约奥运会的交大人
存档目录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逸草:2020年大选初选在即,把注意力从对疫情的关注上转移一些出来。

此文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川化的分析基本上到位,且部分适于美华中的川粉。虽说没多少新意,但不贬不损也不美化,比较符合实情。


林三土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ZT

2020年 2 月 

分佈式入口

我的论文,“Beaconism and the Trumpian Metamorphosis of Chinese Liberal Intellectuals”(《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最近被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 接收。刊物的排印版还没有出,我把预印本放在: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38736,大家可以免费下载阅读

为了方便不习惯阅读英文论文的朋友,我在这里总结一下论文的来龙去脉。

1)

经常混中文互联网的朋友想必都已经注意到,自从2015年特朗普宣布参选美国总统之后,中国的“公知圈”便出现了一股强烈的“川化(特朗普化)”潮流。这种“川化”至少有两类表现:

一类我称为“川粉化”——不少中国知识分子虽然未必认真同意特朗普的所有政策立场,但对特朗普本人的所谓能力视野胆识等等则顶礼膜拜,视之为深谋远虑且又手腕高超的一位不世出的政治家(https://matters.news/@linsantu/如何看待-特朗普看似疯癫实则极其聪明-或将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这种说法-zdpuApi3zBiWBAeNeQ4cA6h8CM9MQ32C4ZdugSuFUhuSoSVhv);
另一类我称为“川普化”——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或许心底鄙夷川普的某些言行举止,但相当支持他所代表的政策立场,或者至少乐于因为反对其反对者(经常被中国网民统称为“白左”)的立场而支持他的立场;
当然,还有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是“川粉化”与“川普化”兼而有之。

有趣的是,“川化”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是跨越中国知识分子内部的传统意识形态分野的,无论传统意义上的“自由派”还是“反自由派”,“川化”者都大有人在(当然,同样也有不少“反川”者,只不过这些“反川”的声音在中国知识分子圈内,明显落于下风)。

“反自由派”一方(尤其其中的国家主义者、文化复古主义者)的“川化”,相对来说容易解释一些;就算是“强烈抗议”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某些党国辩护士,多多少少还是觉得他那种抛开“人权高于主权”的“白左理念”、专注于交易式(transactional)商战对抗的外交模式,对党国来说更加亲切、更加可以理解,因此多少有些“棋逢敌手”、“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但是“自由派”一方的普遍“川化”,解释起来就要费点工夫;毕竟特朗普的诸多言论与政策,无不与一般所理解的自由主义理念(人权、宪政、法治、民主等等)格格不入。所以尽管“中国自由派公知普遍挺川”一事在国内互联网上是公开的秘密,但在国外却很少有人谈及——最好玩的是,2016年我曾应某美国媒体之邀讨论了中国的几类川粉,最后登出的报道却把其中讨论“中国自由派川粉”的部分完全截掉;据记者后来转告,原来是美国编辑们认为这一现象太过离奇、对美国读者来说太过不可思议和难以索解,为了避免过分烧脑起见干脆直接删去了事(见论文脚注1)。

2)

那么如何解释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一类比较“大事化小”的推测(我在文中称为“pure tactic” explanations)是,这些自由派并没有在真正意义上“川化”,而只是策略性地“挺川”——比如认为(或者说期待)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能够达成“倒逼中共改革”的效果,因此不必在意特朗普本人究竟是否关心中国人权、或者特朗普本身在美国内政方面是否一塌糊涂。

但这种推测并不符合事实,因为过去几年间中国诸多著名自由派知识分子对特朗普的赞美实在是太过由衷、涉及的维度也远远超过对其对华贸易战效应的期许。最常见的赞美,皆与特朗普“反政治正确”有关;其次还有一些涉及反移民、减税等等。所以中国自由派的“川化”绝不仅仅是策略性的,而是确确实实有一个“(内)化”的过程。

3)

还有一种可能的解释(我在文中称为“neoliberal affinity” explanation)是,自由派“川化”实际上反映的是过去几十年间全球各国“新自由主义同盟”内部保守主义与右翼民粹主义对自由至上主义的劫持与吞噬。

但这种推测其实并没有真正解释中国自由派内部变化的动力机制——与欧美等民主国家不同,中国缺乏右翼保守选民通过选票压力逼迫新自由主义同盟政客就范的制度机制(比如在美国,许多共和党政客私下对特朗普颇有怨言,但畏于党内“川粉”选民与初选挑战者的压力,因此在公开场合中只能声嘶力竭甘为特朗普辩护;参见http://dikaioslin.blogspot.com/2016/06/Trump-GOP-contemporary-American-right-wing-extremisms.html);缺少了选举压力这一环后,仅靠“同盟”内部力量对比的变化,并不足以说明这种变化如何作用于在公共论述场域中扮演独特角色的知识分子。事实上,即便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拥抱过去几十年里根/撒切尔式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这种拥抱本身也是需要(和他们后来的“川化”)一同被解释的现象。

4)

我自己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川化”现象的解释,一言以蔽之:“灯塔主义(beaconism)”。这种“灯塔主义情结”,更具体而言,又可以分成两个维度:

一是“政治灯塔主义”

——大体而言,即中国自由派出于对毛式极权主义的惨痛记忆、以及对习式再极权化的恐惧,而对西方(尤其是经济体量上唯一堪与中国抗衡的美国)政治产生一种殷切的投射,并且不由自主地将纷繁复杂的政治议题坍缩到自己有过切身体验的简化版“左/右”光谱上来理解。

由于这种投射与想象,使得中国自由派难以接受西方“白左”们对当代欧美政治“辉格史叙事”的否定与系统性反思(比如https://matters.news/@linsantu/种族隔离阴霾下的罗斯福新政-被挟持的宪政转型及其后果-zdpuAr4nhqe9b3SqVUNmixftTVqJQsRDFzsWBvhbQKyAsSKVo)、对抗争性政治的重新采用(比如Black Lives Matter这样的大规模抗议)、对复杂政治议题重新探索平衡点的尝试(比如在言论自由问题上寻找“政治正确”的空间,参见:https://matters.news/@linsantu/林三土-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c讲坛-zdpuAuGsPLujerTDRxaaJiV7QYbqsLqGpzSYkHJvnK46xfGKp)。

中国自由派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偏好,同样也与这种投射有关——过往计划经济的恶果刻骨铭心,因此对任何监管或调节市场的做法均抱有深切怀疑。

所有这些投射,在过去几年国内政治气候恶化的背景下,也愈来愈形成对“白左”们“怒其不争”的忿恨,觉得希拉里奥巴马默克尔们太专注于“自我批评”、面对崛起的中国这一“邪恶政权”太过绥靖;所以当有特朗普这样一个看起来像是要“砸烂一切旧秩序”的混不吝横空出世时,对他的热爱便是发自内心、而不仅仅是策略式的“可资利用”了。

二是“文明灯塔主义”

——不仅仅是憧憬“西方政治”,而且是憧憬更广义的“西方(白人/基督教)文明”,并因此忧心忡忡于后者将(因为生育率差距而)逐渐“沦陷”于非白人移民/穆斯林难民/……等等之手。

就这点而言,“川化”的中国自由派们与不少醉心于“大国崛起”的反自由派知识分子形成有趣的对位——后者实际上秉持的是一种“文明正名(挽尊?)主义”【注】的叙事,即通过“大国崛起”、“中国模式”的对内成功与对外输出,来为清末以来的屈辱扳回一城,(重新)坐到“世界霸主”的宝座上。对于“大国崛起派”来说,“西方文明”是心目中的劲敌,第三世界(尤其“穆斯林文明”)则是被霸主统治的对象与拖后腿的破坏者,所以一面对“西方文明的衰败”有“惺惺相惜”之感,一面也通过这种心态来为国内镇压穆斯林少数民族来寻找借口。

【注】我在论文里用的英文是civilizational vindicativism,还没想好一个合适的中文词来翻译“vindicativism”——“正名主义”似有歧义,“挽尊主义”的精气神又不太对应;欢迎大家集思广益,给我提建议。

回溯历史的话,可以发现“文明灯塔主义”与“文明正名主义”同出一源,都和清末输入的“科学种族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潮密切相关;这种历史关联,也构成了当代“自由派川粉”与“反自由派川粉”同声共气的草蛇灰线。

5)

最后,有人可能会觉得,中国自由派的“川化”,根本上应该归咎于当代中国舆论场域的生态恶化——如果不是受了假新闻的蒙蔽,中国自由派就不会挺川。

诚然,这种生态恶化确实对“川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在论文最后一部分提到了这些因素(但是由于字数限制,无法详细展开),比如中国互联网舆论场的审查机制、微信公众号自媒体的兴起、以及在这种扭曲的舆论生态中昌盛的假新闻制造业与搬运业等等。

但这些因素本身,无法解释中国自由派何以在不良信息场域中,会倾向于选择相信右翼假新闻而非左翼假新闻、或者为何右翼假新闻比左翼假新闻在知识分子圈内更有市场——归根结底,要解释这一点,还是要回到知识分子本身既有的某些偏见、焦虑、意识形态框架上,也就是回到(自由派的)“政治灯塔主义”与“文明灯塔主义”(以及非自由派的“文明正名主义”)心理机制上。

6)

这篇论文我从2015年开始构思(并且在这几年间不断得到诸多朋友的反馈,参见致谢部分),然则尘务经心、加上自己的拖延,因此直到去年才完稿投出。而今被刊物接收时,正值国内疫情严峻,我却来介绍自己的论文、谈论中国自由派内部的问题,可能有人会觉得不以为然,认为此时理应合力对政府追责、而非引起内部纠纷自乱阵脚吧。

但是我相信两方面的努力可以并行不悖;并且恰恰是因为当权者令人失望乃至绝望,因此更要尽力避免反对者一方在道路选择上的自甘堕落,否则万一真的到了有机会变革的一天,我们只能从“坏”与“更坏”之间二选一,那就为时晚矣。如何令中国自由主义正本清源、从“川化”的趋势中迷途知返,实在是我们现在亟需思考与行动的议题。

【论文下载地址: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538736

【此外,你可能也会对我关于MeToo的论文(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463859)和关于同性婚姻的论文(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452156)感兴趣】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