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山里人的博客  
ńぇǎ  
我的名片
山里人
 
注册日期: 2014-04-24
访问总量: 459,6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自由的味道
· 黑 箱 假 说
· 从结构出发
· 周带鱼的文化底色是:无知的自信与
· 语言的功能
· 广义条件反射
· 不打自招,全球大外宣名单!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山里人之见】
 · 自由的味道
 · 黑 箱 假 说
 · 从结构出发
 · 周带鱼的文化底色是:无知的自信与媚
 · 语言的功能
 · 广义条件反射
 · 不打自招,全球大外宣名单!
 · 石正丽为何焦虑?
 · 疫后重建
 · 谭德赛,假如你良知尚存
存档目录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再论武汉病毒
   

2020 3 27

我称之为‘武汉病毒’,川普称之为‘中国病毒’,民间也很多人建议使用‘中共病毒’,甚至在白宫网站,We are People上发起了情愿签名: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lets-start-calling-novel-coronavirus-ccp-virus

如果按贪书记的命名:Convid-9,我不知道该如何读它,我非专业人士,更合理地按发源地称之:武汉病毒,但是我绝没有歧视任何人的意思,就如同:中东呼吸综合征一样,它只是一个易于理解的名称,至于名称背后的故事是我们一起完成的,你联想到了什么是因为你的感受,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

武汉病毒在去年底发现时,如果按照李文亮医生的警示,大约控制人数不会超过百人,不至于演化为一个全球事件,很遗憾,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了,也殉职了。

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福克斯新闻发表文章指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的传播是由于中共政府管理混乱、官员腐败和撒谎成性造成的。

------我赞同这样的观点。

的确,他们因一己之利贻害全球,我相信,当疫情平稳之后会被追责的,据美国副检察总长罗森(Jeffrey Rosen24日在给联邦执法机构与检察官的备忘录中表明,武汉病毒符合“生物制剂”的法定定义,适用美国对恐怖定义的相关法规。

那么,武汉病毒可以逃过被追索吗?那些冤死的亡灵会饶过他们吗?我们这些幸存者会放弃问责吗?假如,你不想成为‘下一个’,最好站出来,让肇事者付出代价,以警示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明确地告诉他们:为恶者必惩之!

‘武汉病毒’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病毒呢?我不是专业人士,难以回答,但是,我们可以看一下它的病例特征:腹泻,高烧,严重肺炎及病人的免疫力被全面摧毁。

关于它的治疗,消炎药是不可少的,除此之外还有:疟疾药,艾滋病药,及球蛋白。

武汉病毒它是在可漂浮的Sars冠状病毒上嫁接了艾滋病毒,也许,还有疟疾病毒,借助Sars冠状病毒通过空气传播艾滋病毒(及疟疾病毒?),要知道,我们对Sars冠状病毒及艾滋病毒至今没有有效的防治手段。

我们人类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恶,才需受如此之虐罚?

我虽非专业人士,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无法解读病毒,从根本上讲,宇宙中最根本的法则是条件反射,我们的所见,皆因条件反射而呈现。

病毒也不例外,任何一个病毒都是其约束环境的产物,如:Sars,果子狸(蝙蝠)+=Sars,艾滋病源于不洁的性行为、、、

那么,是什么样的环境催生了武汉病毒?有人跟果子狸性交了吗?我看不会,因为物理条件不允许,那么,这两种病毒是如何在同一个环境下结合的呢?

Sars之后,我们的实验室分离了它的病毒,并保留了下来,同样,艾滋病,们的实验室分离出来了它的病毒;就是说,这两种病毒,在实验室的环境下都客观存在了,只是需要一个魔鬼为它们举行一场婚礼,这个,在技术上并不复杂,大学生都可以完成,只是一个体力活,唯需要敢想,敢干!但,这已经远离了科学的初衷,治病救人,成了造病害人。

此举需要一个动力,它源于动机。

大约在1997年前后,我读过一本名为《超限战》的小册子,是放在洗手间里读的,感悟到,未来的进攻是全方位的,‘超限’,超过的是什么限制?空间、时间,甚至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也许,有人会不理解如何超越‘时间’,这个不难,就是撒谎与欺骗,从而超越历史与现在,直接到达其梦境: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奥威尔。

奥威尔这个老狐狸,并没有把话讲明白,实际上他是有意地没有讲明白: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因此,控制了现在就可以控制未来!

我猜,这就是‘永不动摇’的秘诀吧,奥威尔当然不敢说明白了!

《超限战》,超越一切限制,无需顾及军事、法律与道德,这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战争形式,也许,战争本身就无需负责,错了!任何一次战争都必须有人负责,如:纽伦堡审判,战争结束后,战争之前与过程中的哪些有违法律与道德的行为都将受到清算,现代社会尤其如此。

也许,《超限战》,可以超越一切限制,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人在做,天在看,我可说的是真的,精准打击,斩首,有如:苏莱曼尼!

我想,任何一个独裁者都会担心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苏莱曼尼。

精准打击,斩首,是自古以来战争的最高境界,最为高效地结束战争的手段,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在二战中,盟军有精准打击的手段,那么,二战的代价就会少很多。

回到武汉病毒,从201912起,武汉病毒已经传播到了世界上180多个国家与地区,所到之处恣意肆虐,学校停课,商业停止,社会活动受到极大的困扰,造成世界经济停摆,武汉病毒无差别地攻击我们每一个人,且,尚无药可仪,仿若世界遭遇了一次生化武器的攻击。

我相信,武汉病毒,一定会被追究的,我们也一定将搞清楚武汉病毒的来龙去脉,责任人一定会被追究,将被起诉,这是对人类的犯罪行为,他们将面临一个高昂的代价。

魔鬼为Sars与艾滋病毒举行了婚礼,两个恶魔的合体横扫了全球,我们的生活受到了干扰,截至到2020 3 22 全球感染人数已达322826人,死亡病例13831人,这是一笔血债:

http://www.rfi.fr/cn/%E5%9B%BD%E9%99%85/20200322-%E5%85%A8%E7%90%83%E7%96%AB%E6%83%85%E6%81%B6%E5%8C%96-%E7%A1%AE%E8%AF%8A%E8%B6%85%E8%BF%8732%E4%B8%87-%E6%AD%BB%E4%BA%A1%E7%A0%B41-3%E4%B8%87,目前,受感染与死亡人数仍在增加。

从技术角度讲,把艾滋病毒嫁接到Sars上确实是一个可行的设计,却很邪恶,超越了法律与道德的底线,背离了科学的目的:解决问题而非制造灾难,造福人类,而非加害于人。

这是为什么?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方可以设计如此的病毒!

这是信仰的不同,理想的冲突,价值观的撞击,两种不同的信仰,不同的价值观,在经济物质上的相互往来,但是,双方都怀着一颗杀死对方的心。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实行经济开放政策之后,西方社会开始逐渐地接受中国了,试图逐渐地、温和地等待中国中产阶级的兴起,逐渐地改变中国,甚至,在一段时间里已经忘记有中共这个下意识的对立者了;当1992年苏共解体之后,以中共为代表的社会主义阵营,中共首当其冲,西方各国也暗暗地期待着中共下台,中共也成了西方各国的潜在的、首要敌人。

2012年以来,西方各国逐渐开始对中国的中产阶级的兴起感到失望,中国的企业家们在酒席上与中共官员们吃吃喝喝,在自己的企业里建立党支部,设立政府的影子工会,稍有不从,企业就面临被吞并、解体的风险,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都已经沦落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成为中共官员怀里可爱的小猫。

中产阶级的兴起可以改变社会,西方社会对此失望至极,中国的企业家面临的是一个蛮横不讲理,罔顾法律的政府,他们,不得不如此,苟延残喘。

不过,物极必反,这个武汉病毒,打碎了所有的平衡,中国内部的,中国与世界各国的,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纵观世界历史,每次大流行之后,都会有政权殉葬。

这次,也不会例外,多行不义必自毙-----很遗憾,小学生不一定能理解这个道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