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香椿树的博客  
n/a  
我的名片
香椿树1
 
注册日期: 2012-04-18
访问总量: 2,731,99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普京曾经公开指责美国准备基因战
· 防止冠状病毒流行的最简单方法
· 尽显人性之恶:台湾商人故意传播
· 冠状病毒入侵思念温家宝
· 武汉病毒口罩涨价与战争潜力
· 战胜疫情之后,中国会得更好!
· 鸦片战争的本质是以军事手段解决
友好链接
· 索额图:索额图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辣手吾文:辣手吾文的博客
· 益友:益友
· 米笑:米笑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芦鹤:芦鹤
· 沁霈:沁霈的博客
· 水蛇:水蛇的博客
· 安文:安文的博客
分类目录
【数学文集】
 · 数学:关于北欧欧高福利
 · 建议经济学家们研究当年的解放区经
 · 新中国最伟大的成就是教育
 · 让机器人来当资本家
 · 科技进步在加强马克思主的结论
 · 数学: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有好有
 · 毛泽东认为社会主义的前景是悲观的
 · 追求公平不如追求科学技术进步
 · 给你讲讲共产党洗脑的效果
 · 为了战胜资本主义必须建立与资本主
【经济与社会】
 · 普京曾经公开指责美国准备基因战争
 · 防止冠状病毒流行的最简单方法
 · 尽显人性之恶:台湾商人故意传播病
 · 冠状病毒入侵思念温家宝
 · 武汉病毒口罩涨价与战争潜力
 · 战胜疫情之后,中国会得更好!
 · 鸦片战争的本质是以军事手段解决经
 · 冠状病毒入侵:封城背后的中国饱和
 · 中国刚刚意识到冠状病毒战争严峻性
 · 中国对冠状病毒的战争形势严峻
【社会腐败】
 · 东方雄
 · 震惊:美国律师才是华为中兴倒霉的
 ·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的文化复兴
 · 从马云与大师王林看权贵为啥迷信
 · 天津爆炸是制度造就的炸弹还是破坏
 · 私有化是天津8·12大爆炸的罪魁祸首
 · 老板黑心捞钱 “出事”却全民买单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为什么说天津爆炸是的体制问题
 · 坑爹事件:六百年前的“令计划案”
【杂谈民主】
 · 谁解香港楼市死结?林郑死定了!
 · Why美国总统这样评价毛泽东
 · 港式民主运动能不能向外扩散
 · 奥巴马与特朗普的路线斗争
 · 中国人的宗教和崇拜
 · 细说“把权力关进笼子”
 · 中国内乱的根本威胁来自官僚集团 (
 · 马克斯,列宁,毛泽东心中的社会主
 · 中国股市与希腊危机看中国真的很危
 · 反腐败不能急功近利
【军事历史】
 · 火鸡国开挂出兵利比亚背后的逻辑
 · 王明的新华日报不准刊登《论持久战
 · 徐向前说百丈关失败不是张国焘的错
 · 张国焘西征是因为毛泽东嫌陕北贫穷
 · 西路军覆灭怪毛泽东不够独裁
 · 虐待壮丁未必是蒋介石授意,但抓壮
 · 黄桥战役歼敌1.1万人 陈毅喜赋诗 粟
 · 谁该为南京大屠杀负责?
 · 四行仓库800壮士之死与蒋介石的丑陋
 · 从淞沪到南京:蒋介石政战略选择之
【军事策略】
 · 冠状病毒入侵思念温家宝
 · 复盘:伊朗对美报复行动中的电子战
 · 伊朗不再履行伊核协议,谁害怕?
 · 又一什叶派民兵高官遭暗杀, 和蒋介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悄然开始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叙利亚,将是埋葬美国霸权的坟场!
 · 软弱导致的艰难选择:叙利亚是否救
【时事评述】
 · 370万人感染,2000多人死亡 , 19名
 · 伊朗承认打下了乌克兰飞机, 然后呢
 · 乌克兰飞机一定是伊朗打下来的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台湾直升机坠毁与岛蛙之血书写赖账
 · 朝鲜韩国板门店会面! 多大的黑天鹅
 · 世界上最早的违章建筑:巴比伦通天
 · 南海岛礁上空的硝烟
 · 巴黎报社袭击会不会成为法国的911
 · 2015年世界皆大欢喜!
【历史反思】
 · 蒋公抗战前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
 · 暗杀伊朗名将这次玩砸了:白云先生
 · 伊朗将军之死与中国九一八事变
 · 神医Trump治好了中国四十年的痨病只
 · 侵略战争都是投资:阿富汗与蒋张出
 · 蒋介石投降卖国导致日本误判投资风
 ·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经济之战
 · 中国平均寿命增加是毛泽东阶跃还是
 · 蒋公的战略眼光:土共和日本鬼子谁
 · 蒋介石出卖东北的前罪之五:蛊惑张
存档目录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老黄牛:杨文医生遇害的偶然性与必然性                             在医疗市场化中,患者与医疗事业的矛盾关系、患者和医院的矛盾关系,进一步集中和累积到了患者与具体医生身上。这种矛盾具有集中性、尖锐性、易爆发性的特征。因为它已经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关系了。只要一点点火花,便可引爆这颗医患矛盾核弹!至于发生在谁的身上,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只要医疗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种矛盾总会时不时地以各种形式发生。杨文的遇害正是如此。

【本文为作者老黄牛 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这几天,满屏都是医生杨文遇害的相关帖子和信息。有的谴责暴徒的凶残,有的抱怨患者家属的医闹,有的抱怨医生没有医德,有的是抱怨医疗制度的不合理……每一种抱怨看起来都有充分的理由,每一种理由都值得我们抱怨!

杨文不是医疗市场化的第一个受害者,也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受害者——这绝不是对医务工作者的诅咒,而是医疗市场化下医患关系矛盾运动规律的必然趋势。如果一定要说是诅咒,那就是医疗市场化种下的诅咒。

下一个将是谁?这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杨文之遇害,正是医疗市场化下偶然性与必然性的辩证统一!

1. 对医闹们的惩处缺乏必要的应有的力度,必然导致各种伤害医生事故频频发生

医院或医疗机构和其他单位、部门或公司一样,是一个严肃的正式的办公场所。包括医院在内的任何单位、机构、公司和部门等等,它们正常的业务开展是应当受法律保护的。也就是说,每一个单位的职工在各自岗位上正常开展业务都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决不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非法的干扰。否则,干扰者必须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或惩处。不仅如此,医院或医疗机构还是一个更具有特殊性的场所和部门。——当然,单从本行业来说,其他每一个机构、单位、公司或部门都具有特殊性。——这就是,医院的特殊性在于它是医治病人的场所,是把生命视为最高价值的地方。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很少看到,有人胆敢在党政部门、银行、各个企业等单位或部门公开干扰相关工作人员的正常工作,更不用说因业务关系而在相关单位公开殴打甚至伤害工作人员的了。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医院!

医院似乎是法外之地!患者、患者家属稍有不满意,轻则可以辱骂医生或医务工作者,重则可以殴打医生,再重则可以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斩杀医生。可是,事后呢?这些医闹们往往很少受到惩处,相反,他们通过医闹而获得了特殊的超过一般患者的更好的医疗服务和医疗资源。真是应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真理。此外,诸如有的患者不幸死在了医院,患者家属买几个花圈往医院一放,再纠集和雇佣一些社会闲杂人员参与医闹,巨额的赔偿金便可轻松到手了。对唯利是图、心术不正之徒而言,真是无本而万利,又何乐而不为呢?

而对于处于医患矛盾关系另一端的医生,却难以得到或很少得到有关部门有效而积极的保护,而更多的是指责,甚至可能因所谓的医患关系而造成的“医疗事故”而下岗、失业。即使真的存在医疗事故,难道所有的过错都是医生造成的吗?难道所有责任都要由医生来承担吗?对于每一个人来说,最大的事莫过于生死。在治疗过程中、在手术台上,死人也许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在现有的医学水平、医疗条件、医疗技术下,医疗风险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同意接受相关治疗,患者及患者家属自然应当承担相应的风险,而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医生的医德、医疗水平等。至于医院,按照法律规定,自然应当承担法人主体责任,而不是把责任完全推到职员身上,或者完全由职工个体承担责任或单独去面对医闹们。就像在海上货物运输中,船只随时有可能会遇到各种风险而导致货物沉入海底或受潮。如果这种损失不幸发生,难道就要船长一个承担全部损失吗?如果真是这样,以后谁还愿意承担运输活动?同样地,在各种客运中,各种运载工具在正常行驶途中也可能会因风险而导致乘客遇难,难道也要由驾驶员独自承担吗?医疗也是如此。

医生被无原则地套上各种紧箍咒,有些部门面对医闹不是依法进行公正严明的制止和处理,而是花钱解决,不敢管、不愿管,息事宁人,遂使医闹时有发生。每一次对医闹的妥协,也许能使某个医院某个医生暂时躲过某一次具体的纠纷、矛盾和冲突,但是,就整个行业而言,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助长这些歪风邪气,把医生一步步地往医闹的火坑里推。我们的某一个医院或某一个医生有可能躲过了某次偶然医患事故、某次偶然劫难,却在必然性中孕育着新的更严重的偶然性。至于新的偶然事故发生在哪个倒霉的医生身上,那就只有听天由命了。杨文就是死在这种必然性中的偶然性规律上的医生。其他医生暗自庆幸吧!

2. 医疗市场化加重了患者及患者家属的负担,必然引发患者与医院的矛盾关系

医闹关系本身就是医疗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各个部门对医闹不敢打击,也是市场化的必然结果。对医闹者来说,当医闹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寻租”活动时,医闹便必然发生。至于是谁,具有偶然性。在本案中,医闹者是患者孙某氏的家属,受害者是医生杨文。在其他条件下,则可能是另外的其他人。但只有具备相关条件,必然性规律就会发生作用,令人防不胜防。就像在资本主义经济条件下,经济危机的发生令资本家们防不胜防甚至无法躲避一样。

在医疗市场化条件下,公共财政减少对医疗事业的经费投入,医院作为实体单位只能被迫按市场化规则运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医院要面对外部的市场化环境,一切要按市场经济规则运作。但当公共财政经费投入不足时,医院运转的其余经费从哪里来呢?只能从医院的经营收益中来弥补,也就是从患者的缴费治疗的收入中来弥补。由此衍生出一些医院对医生的考核可能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创收。当职工的绩效考核与其创收相挂钩时,医疗活动的异化便在所难免。这种情形不仅在医疗行业中会出现,其他行业不也是出现过吗?比如,前些年个别地方个别行业出现的“钓鱼执法”现象,不正是这种市场化考核的必然结果吗?因此,当市场化大行其道时,人们却要求某一个职业的从业者要淡泊名利、发扬风格,这种说教不是欺骗就是耍流氓。

医疗市场化的成本最终都要由患者来承担,就象其他行业的市场化的成本最终要由各自的消费者承担一样。例如,住房商品化、市场化的成本必然由购房者承担。不同在于,对于购房者而言,虽然房价很高,他们也愿意承受。这是因为房子已衍化为资本品,购买者幻想着在更高的价位上卖出而获利,而且在当前的经济形势往往都能实现。即使自己住着,看着房价在一节节地往上涨,也能获得一点虚空的心理安慰。就象阿Q一样自鸣得意地说:“看,俺小区的房价又涨了!”但是,患者及其家属花在医疗和治病上的钱却不是这样。我们每一人花在治病上的钱有可能一子儿都收不回来,弄不好甚至把命都搭上。有时甚至是明知救不了也要救。家庭因病而致贫的不在少数。前几天有报道说,一个家庭经济困难的患者为了减轻家庭负担而选择悄然自杀,听了多少有点苍凉。

其他行业的市场化,人们都乐于接受,甚至趋之若鹜,因为风险与机遇并存。例如,在证券市场上,投资客投资炒股亏了,很少有人敢去伤害证券公司的员工。实在承受不了亏损的,就只好选择自己去跳楼。但是,医疗市场化下的医疗费支出,对患者及其家属而言,无法用成本——收益法进行比较分析。对患者及其家属而言,在医疗市场化下,他们的医疗支出,在某程度上正是医院的营业收入。于是,本来是患者与公共医疗的关系,异化为患者与医院的关系,或者说在医疗市场化下,表现为患者与医院的直接关系。人们有时候也更在乎这种直接的现象关系,而不愿意甚至也不敢去想隐藏在现象背后的真实关系。正是市场化下这种表层的现象关系和直接的现实关系,必然加剧患者及其家属与医院的矛盾关系。至于医患矛盾在哪家医院爆发,如何爆发,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偶然性中蕴含着必然性。它由矛盾发展演化的具体情形决定。

3. 医疗市场化,医生个体与患者个体的关系严重扭曲

如果患者及其家属能够认识到患者与医院的关系与矛盾,也许就不会出现伤害医生的各类事故,也许杨文等医生就不会被杀害。但是,我们知道,医院作为一个实体机构,它的医疗服务最终要由具体的不同专业和岗位的具体医生或医务工作者来提供。于是,患者与医院的关系,进一步具体化为患者与医生的关系。

关系就是矛盾。有关系就必然有矛盾。至于矛盾的尖锐程度如何,则取决于矛盾双方的地位和关系如何。

医生与患者的关系,原本是救治与被救治的关系。但是,在医疗市场化下,这种关系直接呈现在世人面前的,却是市场是如此吗?前不久暴露出来的西南地区某民营医院对患者实行集体医疗欺诈,从中牟利,也引起了化和货币化的关系。“缴费——治疗”、“治疗——缴费”。这种关系已经完全是市场化的消费关系和买卖关系了。就象普通商品市场上买卖关系一样,没有区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医生与 患者的关系在市场化下完全被扭曲,医疗活动的本质也发生了异化。这种情形不仅在公立医院中存在,在私立医院或民营医院中甚至可能更严重。几年前暴露出来的所谓某田系的民营医院的问题不正相关管理部门、执法部门的高度重视,并依法严肃作出了处理,维护了患者的利益。

但是,这些医疗市场化的关系,这些所谓的“医疗买卖关系”和“消费关系”,并不是由医生个体决定,也不是由他们造成的。他们也只是一个职工而已。如果撇开具体的专业分工上的区别,他们与其他行业的职工一样,都是市场化下的产物。然而,对于患者及其家属而言,他们是不需要去考虑这些问题的,大家只看表面现象和现实的关系。每个人都认为:老子缴费了!

因此,在医疗市场化中,患者与医疗事业的矛盾关系、患者和医院的矛盾关系,进一步集中和累积到了患者与具体医生身上。这种矛盾具有集中性、尖锐性、易爆发性的特征。因为它已经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矛盾关系了。只要一点点火花,便可引爆这颗医患矛盾核弹!至于发生在谁的身上,具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只要医疗市场化的关系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解决,这种矛盾总会时不时地以各种形式发生。杨文的遇害正是如此。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作出了新的战略部署,医疗关系、医患关系如何治理,如何提升医疗卫生事业的治理能力,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9年12月29日

————————————————————————

画蛇添足:

中国是以美国的制度作为蓝本进行各项改革的。 前几年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吹牛改革放权的成果汇报得意洋洋的吹嘘取消了十几项危险品储藏运输的审批程序,封存销毁了数十枚审批用的公章。 话音未落,天津大爆炸震撼了整个东半球。

医疗是私有资本权力代替公有行政权力的重灾区。 按某些网友逻辑, 改革出了问题就是因为改革不彻底, 拿美国医疗系统做比较, 号称警察协助医院收取病人的钱财就能避免医生被杀害。 也许可以吧, 能解决医生被杀的问题,解决不了百姓整体医疗健康水平下降的问题。 

资本主义就是癌症肿瘤, 任何一个器官癌变疯长都可以导致肌体死亡。 国家经济体系也是如此。 放任资本在医疗体系里疯长, 其结果就是百姓辛辛苦苦地工作,一生积蓄都交给医生, 把整个国家都变成医院的奴隶。 当然医生是辛勤的劳动者,不是杀人犯,真正的凶手是控制了医疗体系的资本。 从这个意义上说, 医生与患者都是资本的受害者。

房子是用来炒的还是用来住的?  医院是用来救人的还是用来赚钱的? 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

现在中国政府医疗保险数额成指属性增长, 可是面对莆田医院的资本操作, 再多医保投资也会被莆田医院的资本家骗走, 把没病的退休老头老太太接到医院里款待一番然后共同瓜分骗来的国家医保资金,这样的医院不但绝对盈利, 根本不需要高超的医学知识和设备, 并且医疗事故很少,死亡率极低,口碑极佳。


这篇文章说杨文医生被谋杀具有一定的必然性, 毛泽东时代中国人均寿命超过韩国不是偶然的, 改开之后中国人均寿命又被韩国超越也是必然的。讨论杨文医生有多敬业杀人恶魔有多凶残有必要, 但是分析悲剧的体制原因, 找回体制的自信至少同等重要。

杨医生被谋杀与人均寿命的毛泽东阶跃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