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earl的博格: 沙与花
  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到天堂
我的名片
pearl
 
注册日期: 2007-01-13
访问总量: 262,74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游遍青山】
 · 又是人间四月天(有图)
 · 重回故地北京游 -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
 · 我爱纽约
 · 得克萨斯的春天
【居家轶事】
 · 陌生人的善意
 · 说说老公和我怎么改变了对方的饮食
【闲谈杂论】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ig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再说朱令案 - 我们怎么真正帮助她?
 · 中国这次为什么得分 - 钓鱼岛事件之
 · 奥巴马的艰难道路-小谈创造工作机会
 · 看潮起潮落 - 招聘二三事
【往事如梦】
 · 临江古镇忆旧 - 涉过时光的洪流(多
 · 青春祭
 · 山行
 · 云在青山月在天 - 展望2010年
 · 舞会
 · 父亲
 · 故乡小语
【灵性人生】
 · 喝茶的境界
 · 我的“白粉墙”情结 (多图)
 · 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山又一山
 · 茫茫十年网络梦 - 感受文学
 ·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
 · 一个人在山顶上(六则)
 · 让肉体和灵魂一起憩息
 · 诗情画意
 · 传奇
 · 江南
【国谈家事】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 中国,你怎么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也谈男人的胸怀 - 比最近黄奕家事更
 · 中国南海的这两记耳光究竟打在谁的
 · 阻止SCA-5生效的短期最有效办法
 · 看看这份成绩单说明了什么?
 · 对孩子最重要的 - 藤校乎?或者其他
 · 彭丽媛,我为你倾倒
 · 你觉得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再谈海
 · 谈谈谷歌退出和中国的民主进程
【寒窗夜话】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为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断章(小说)(九)
 · 断章(小说)(八)
 · 断章(小说)(七)
 · 断章(小说)(六)
 · 断章(小说)(五)
 · 断章(小说)(四)
 · 断章(小说)(三)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4/01/2015 - 04/30/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04/01/2012 - 04/30/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1/01/2007 - 01/31/200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舞会
   (一)

以前是非常喜欢跳舞的人。这两年基本不跳了。学业,工作,家。和北京的朋
友讲电话,说起旧事,恍若隔世。

大学一年级时。生涩得象枚青果。一个周末,高班的一个男生,是我们的系团
支书,和他的女友来好心教我们跳舞。他被系里不少女生认为是位白马王子一样的
人。多半我对这样的人有点敬而远之。但他的舞跳得真好。教室里桌椅搬到一边去
了。深秋的阳光慢慢弋进来,还有一点微微的风。窗外一棵白杨,金色的,在窗边
摇出细碎的影子来。他们俩个就在音乐声中起舞了。是慢三步。一个回旋,一个转
身,充满默契。缠绵迷离的,又有一点无心。他女友穿了一条大裙摆的浅色裙子,
舞步之间,象一阵风。我看见她光洁的脚踝,还有她脸上难以抑制的点点的快乐光
影。

我默默地看着。心里升腾起奇特的感觉。不知道跳舞可以是这样的。我开始和
班里的一位男生练起来。他紧张得很,不停地踩我的脚,而且脸慢慢红了。我并不
介意。因为我也在踩他。两个人笨拙得象不会走路的孩子。最后,我走到白马王子
面前,说:“请带我一段吧。”很快我进入角色。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一个出色
的舞伴有多么重要。一个旋转,一个前行,一个后步,他的手都在巧妙地给着暗示。
浑然不觉之间,我已跟上他的步子,在曲子中从容起来。只记得这位好心的学长姓
杨。我已忘了他的名字。

后来很快进入了大学的舞会世界。和朋友们去北京几乎所有的大学校跳过舞。
清华和北大的男生舞跳得都欠佳。北外的稍好。但是一直都喜欢校园舞会的气氛,
也就从不苛求舞伴的技巧。当收音机里的音乐流淌出来,礼堂里的灯光明明灭灭。
有时场子里还挂着红色绿色的彩带,在迎着新年,圣诞,十一等等。这份艳俗却带
着浓厚的尘世的踏实和欢喜。 让人心安。 当一个羞怯的男生伸出手来,低声说:
“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都会忍不住会为这种生涩的感觉微微心颤。

当在快三步里旋转起来以后,整个礼堂会变成一个梦幻世界。灯,彩带,音乐,
明媚的笑脸,都变成一片迷离的背景,热烈,快乐,丰盛。只觉得青春象个诺大的
矿藏,我们有着无穷尽的岁月和幸福可以挥霍。快乐得近于不真实和悲哀。可那会,
总是尽情地笑着。当新年的钟声敲响的时刻,大家一起欢呼,冲到门外,伸手去触
摸雪花。朔风吹来,却不觉寒意。在乐曲接近尾声的最高潮,总觉得隔断了过去,
也不想未来,只在这个时刻,遂成永恒。

也去外边跳过舞。地质礼堂,水利电力部的礼堂,都去过。舞伴都成熟有礼。
把人带得象片风中的叶子。可是,总是留恋校园的舞会,那一份真切,那一点青春
的涩和脆弱。

共舞过的男孩子,多数都已记不清名字,也记不清被踩了多少次。现在想起,
变成暖热的回忆。想着青春,就是这样一点点走过来了。

(二)

出国是个分水岭。北部的那个小城冬天寒冷无比。学业,打工。生活忽然变得
及其真切。象一堵冰冷的铜墙压将过来。没有心思去跳舞。

但我所在那个学校在中西部是最大的学校了,中国同学少说也有五,六百。还
是有不少舞会的。我多数都没有去过。

情人节那一夜。中国同学会又办舞会了。我在打工的店里忙得脚不点地。一起
打工的一个叫小宝的女孩和老板说了,提前离开,赶去参加舞会。临走前,她好心
地跑来和我说:“今天早点走,还能赶上。”我犹豫,最后还决定留下来,因为学
费还不够,我的确舍不得这点钱。要知道,情人节这夜的客人奇多,小费也很好。

小宝走了。我留下来等客人离去。再结帐,吸地,关灯。门外是严酷的冬夜。
没有雪。可冷得刺骨。坐在车里,累得抬不起手来。可是,不知为何,我想去看看
这场情人节的舞会。我坐了一会,开到活动中心,远远地,听到喧闹的音乐声,象
是广东音乐“步步高”的调子。我走进去。

里边是一个光与热的所在。学校里所有的中国同学好象都来了。女孩子们盛妆
出席,明服丽人,在灯光下妩媚得耀眼。那一刻正放着蹦四的水兵舞曲,舞场里舞
成一个欢乐的池塘。看的人也很多,围在舞场边上。我站在人群后边安静地看着。

小宝看见了我,跑过来,“你还不去换衣服?”我仍然穿着打工的白衬衫,外
面穿着大衣。我却无法告诉她,我很难再有心情。而且,我的衬衫袖子上沾着西红
柿酱。那一刻,在激烈的音乐声中,疲惫忽然象海浪一样翻涌过来,还有沧桑。因
为热力,有人把礼堂的门打开了通风。可是我只觉得冷,一点点沁透衣衫。还有难
以言述的荒凉。
。。。。。。。

(三)舞会一场,一场,竟然也象是一个个驿站。记着人生的点滴悲欢。这舞会
里的曲子,就象是一个个熟捻的友人了。这么多曲子了,最喜欢的有两首:

THE LAST WALTZ

"I have the last waltz with you,two lonely people together...."

这支曲子,当年是怎样打动了我。

而另一首,“THE TENNESSEE WALTZ 也一样带着悲哀。

在小城里我参加过的一次舞会是在一个中国同学家办的。去了很多人。那将是
我离开小城的几天前的事了。

我没想到会看见他。一个曾想和我同行,而我无法为之的人。他和每一个女孩
子跳,但我知道他不会来请我。舞会即将结束,我将要离开。最后一支曲子了,竟
然是这支田纳西华尔兹。他站起来了。我忽然非常想和他跳一次舞。他非常果敢地
走过来,没有问我,拉住我的手,起舞。

I am dancing,with my darling,to the Tennessee Waltz......"

我们没有讲话。

我在心里默默向他说着再见。我们不会有电话,电子邮件,和信,也再不会见
面。这一刻,亦是永别。

乐曲这样甜蜜和忧伤。觉得心慢慢融化成一片水泽。这却是我不该和他跳的曲
子。

这是我和他跳的第一次舞,也是最后的一次。


(四)

岁月如水流过。舞会记载着历史。人生走到现在,其实,也已经不在意要有什
么曲子伴奏,要有怎样的舞场和灯光,是否要有观众。

只要有那个人,和你一起走到舞场中央,安静从容地起舞。天地间响彻你们的
乐声。

-写于1999年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