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pearl的博格: 沙与花
  一粒沙中看到世界,一朵花中梦到天堂
我的名片
pearl
 
注册日期: 2007-01-13
访问总量: 262,95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游遍青山】
 · 又是人间四月天(有图)
 · 重回故地北京游 -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
 · 我爱纽约
 · 得克萨斯的春天
【居家轶事】
 · 陌生人的善意
 · 说说老公和我怎么改变了对方的饮食
【闲谈杂论】
 · 短片
 · 谈一谈奥斯卡提名电影《Hidden Fig
 · 给瑾子和思羽说两句
 · 再说朱令案 - 我们怎么真正帮助她?
 · 中国这次为什么得分 - 钓鱼岛事件之
 · 奥巴马的艰难道路-小谈创造工作机会
 · 看潮起潮落 - 招聘二三事
【往事如梦】
 · 临江古镇忆旧 - 涉过时光的洪流(多
 · 青春祭
 · 山行
 · 云在青山月在天 - 展望2010年
 · 舞会
 · 父亲
 · 故乡小语
【灵性人生】
 · 喝茶的境界
 · 我的“白粉墙”情结 (多图)
 · 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山又一山
 · 茫茫十年网络梦 - 感受文学
 ·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
 · 一个人在山顶上(六则)
 · 让肉体和灵魂一起憩息
 · 诗情画意
 · 传奇
 · 江南
【国谈家事】
 · 冷眼看大选 - 顺便和解大侠商榷
 · 中国,你怎么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 也谈男人的胸怀 - 比最近黄奕家事更
 · 中国南海的这两记耳光究竟打在谁的
 · 阻止SCA-5生效的短期最有效办法
 · 看看这份成绩单说明了什么?
 · 对孩子最重要的 - 藤校乎?或者其他
 · 彭丽媛,我为你倾倒
 · 你觉得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再谈海
 · 谈谈谷歌退出和中国的民主进程
【寒窗夜话】
 · 小说《断章》的缘起,一个以胡歌为
 · 断章(小说)结局篇 - 十二,十三,
 · 断章(小说)十,十一
 · 断章(小说)(九)
 · 断章(小说)(八)
 · 断章(小说)(七)
 · 断章(小说)(六)
 · 断章(小说)(五)
 · 断章(小说)(四)
 · 断章(小说)(三)
存档目录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4/01/2015 - 04/30/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1/01/2014 - 11/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11/01/2012 - 11/30/2012
04/01/2012 - 04/30/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1/01/2009 - 11/30/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1/01/2007 - 01/31/2007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海不归: 不是激流勇退的代名词
   

当 万维网开辟了海归与海不归的题目,我关注着大家的发言和讨论,本来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读者.可是由不得心绪万千. 我们这一代人,被时代的大浪冲到了这片沙滩,时至今日,何去何从,终于变成了一个大问题.更不用说,随着人近中年,那种远离故土, 日暮乡关的怅惘,更是久久不去.........

归,还是不归呢?

如所有发言者所言,这是一个极其个人化的选择. 是选择你的心呢,还是选择你的理智呢. 所谓西人所言, Follow your heart or follow your senses.

而我想说的只有两点.

一, 让我们面对现实 - 我们多数人实际上已经回不去了.

二, 如果是勇者,留守西方一样可以有所作为 (当然是如果你愿意奋争一把). 海不归者, 并不是急流勇退的代名词.

当 然,我说的回不去了,并不是那麽严格极端的无法回归.如果你真的归心似箭,实际上你几个月内就可以做到 - 辞去工作,卖掉房子,关闭若干帐户,你马上可以走.这是真正的follow your heart的情况. 但是我们都知道,我们大多数人,特别是拖家拉口的这批, 真正能跟随你的心的很少. 做为承上启下的中年人,我们的决定,绝大多数都是理性的,周密的判断,不仅仅是考虑到自身的前途,发展,还有家庭,子女,配偶的种种考虑.

为什么我们已经无法回去?

首先, 你比在中国当地已经稳扎稳打几十年的人材究竟有什么优势?

如果你在海外的几十年,只是做着普通的技术工作,比如电脑,普通的生化,药业 研究,或者会计,工程, 那麽你在技术上并没有什么优势. 前两年国内的千人计划, 我们多数人也是不合格的.我有朋友的朋友参加了这个计划,回去了. 他是什么情况呢? 他是博士学位,是做地质,石油开采研究的,在当时美国供职公司里,也是这项研究的技术领头人,即使已经工作多年,每年都会保证在一流地质杂志上发表两到三 篇论文. 他这样的人材,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极度需要原油和原材料的国家,当然是需要的.所以他海归了.我们都认为他是应该归的. 而我们很多人,为了生计,已经偏离了当初的就业方向,集中在编程,会计,还有普通的工程科里. 这样是没有多少优势的. 因为我们都知道, 中国现在需要的只有两种人: 一是各个行业里的顶尖技术人材, 二是高级管理人材. 而我们多数人,和这两者,都不沾边.

反观在国内这 批稳打稳扎的人群, 他们只比海外的这批少喝了几年的洋墨水, 却积累了极其丰富的当地就业经验和人际关系. 他们具有天时地利人和几项. 而普通的海龟,几项都没有了,基本上出师就不利. 而我们都知道,要在国内顺利地发展, 广泛,丰厚的人脉,是不能缺少的. 而我们已经离开这么久了, 原来的一点关系,也丢失了.当然,这些年,一直有朋友和我说,我还和国内的某某科长,局长有联系啊,还有老同学啊. 我往往都不得不给他们泼泼冷水 - 这种一年写几个电子邮件, 发个贺卡, 蜻蜓点水似的联系一下的关系根本不管用. 关系都是要精心经营的,而且要有具体的利害关系加以维系,才是真实的牢固的. 你回去探亲时别人和你说的那些漂亮的大包大揽的话,能靠住的,能兑现的不多.

我们当年出国, 不是基于爱国主义. 我们现在有海归的想法,也和爱国主义无关. 我们人类是利益的动物. 水往低处流, 人往高处走. 也如游牧民族一样,一直追逐着水源. 我们终极的人生追求,无非是追求更好的生活,为自己也为了自己的孩子.我们大多数人当然也明白, 我们回去没有什么优势, 那麽又何必回去冒那麽大的风险重新开始呢? 这也就是为什么讨论海归的人这么多,讨论这么热烈,真正付诸行动的这么少的主要原因.

我们无法回去的另一个主要原因, 是因为家庭. 我们无法只为自己活着. 如果你一个人海归了, 你的配偶怎末办? 很多人的配偶在这里也有非常好的工作, 也有很好的发展. 当然你可以自己归去, 让配偶和孩子留下, 但是我们都明白, 这种不正常的家庭生活无法长久,更为鹫占雀巢的情况打下基础. 如果你的配偶很支持你,同意辞去工作,和你海归,那麽你的孩子怎末办? 让他们和你一起海归,去进入国内高度运转的考试机器? 或者把孩子送去国际学校? 这都是对孩子不利的. 而如果你的孩子已经是十几岁的中学生,那麽你让他们和你回去,对他们而言,就象把植物连根拔起,让他们远离自己熟悉和喜欢的环境和朋友,做家长的,实在无 法忍心. 所以说,海归不是只相关个人,而是关系整个家庭,是很复杂的一个选择.

再有, 就是大家已经说得很多的一个了,就是文化的再冲击. 这个我也有所耳闻. 我们在海外的这些年,我们已经潜移默化地习惯了,而且喜欢这种做事有规章,法制也完善,较少猫腻的机制. 回去了就很难保证. 不要小看这一条. 我的一位朋友在银行做事. 这两年她被委派开展国内的业务, 基地还在美国,但经常去中国出差.她经历了很多办事不走规章的事情. 且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应酬,还要喝酒, 一年多下来, 她和我说, 她已经决定不常驻国内,因为不喜欢国内的企业文化. 她说她可以花很多的力气去适应, 但是她认为这种痛苦是不值得的. 而我们回去,一定要经历这种文化的再冲击. 你会怎么感受这个再适应的过程呢?

说了这么多, 实际上我们多数人都明白, 我们已经不可能轻易地回去, 或者根本就回不去了. 但是,这并不是我这篇文章唯一想讨论的地方. 我还有另一个观点想要说明, 那就是, 请放下怀才不遇的心情, 如果你是勇者, 你在异国他乡,一样能做出成绩.

这里实际上有一个很大的误区 - 仿佛留在西方就是急流勇退者, 无所作为者. 这是不公平的, 也是不准确的. 很多人海归, 就是因为想回去开创自己的事业,或者充当行业领头人. 而我想说的是, 如果你有勇气,而且愿意尝试, 愿意吃苦, 你在西方的土地上一样可以创出一片天空.

我身边就有不少现成的例子.

我当年商学院的一位同学, 浙江人, 清秀瘦小, 说话也轻言细语. 怎末看她都不是课本里描述的"Leader"的样子. 三个月前, 消息传来, 她被提升为现在供职的这家大公司的Director, 管理一个大部门, 底下有十来个经理和几十个Analysts.

这 里是她的成长里程. 她毕业去了一家大公司, 从最普通的Analyst做起, 非常敬业, 非常勤奋, 平时努力地和同事,上级搞好关系. 这些年, 她很努力地追去着自己的发展, 吃过很多苦, 包括业务上的考验, 人际关系上的考验 (派系之争, 拉帮结派, 等等), 还有她和别人交流的考验 (她的工作要求她经常做大规模的演示, 底下经常坐着百十号人听. 为了讲好不出错,她经常要提前一两个星期就开始准备, 预演. 经过十来年的锻炼, 她现在已经可以不做准备就讲, 随时开讲. 我听过她的演示, 还有发言 - 口齿清晰流利, 作风稳健大方, 还很有幽默感. 想想她当年的羞怯紧张, 真是感慨万千, 为她骄傲). 她这些年来, 也经常有觉得有跨不过去的时候, 甚至有关起门来哭的瞬间, 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更有了退隐的想法. 支撑着她走过来的, 就是这种不服输的性格. 她和我说过, 美国人能做的, 我们也能做, 而且可以做得更好, 因为他们没有我们能吃苦 - 美国人能做管理层,我们也能做. 就是这种精神, 让她一次次地挑战着自己的极限, 从基层的分析师, 做到普通经理和现在的资深经理.

我们作为中国人, 语言的劣势肯定是存在的, 玻璃屋顶当然也是存在的, 但是如果经过努力, 这些劣势是可以改善, 甚至可以克服的.  说句不客气的话, 如果有上升的愿望, 但是又老拿这些说事, 就算回国,也不会有什么大名堂.  信念的力量是无穷的. 有志气的种子, 就算在沙漠里, 也能发芽生根.

当 然这里的艰苦是不言而喻的. 拿我自身的经历来说, 我2004年的时候, 在一家大型IT公司供职. 那年,我有了做管理的愿望, 和顶头上司谈的时候, 她说, 你考虑清楚了吗, 做管理层的责任可大, 你说不定弄不下来, 会哭着说受不了! 这么多年后了, 我都记得她的话, 她的这种轻蔑的态度. 当时我没说话, 心里却在流着眼泪. 我无法确切知道, 她到底是轻蔑于我是外国人, 还是是什么别的原因. 但是这已经不再重要.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震动. 因为她的这种态度,我离开了这家公司, 后来又换了几家公司, 象我的同学一样, 也吃了很多苦, 经历了很多的挫折, 所幸都慢慢地挺了过来. 不过, 不比我的同学, 因为能力的差异, 我并没有一个喜剧的大结局. 到现在为止, 我还没有达到当年给自己定的目标, 但是我确实取得了一些小进展 , 管理扩大着自己的团队. 这个过程虽然艰苦,我还是很愿意继续尝试.

海归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有朋友想开创自己的事业. 你在美国也可以尝试. 我身边的两个朋友,现在就在尝试. 他们在组建一个小的IT公司. 还有另外一个朋友的先生, 也在和合伙人组建一个大的Data Center. 两个月前, VC的资金也到位了. 当然, 他们的生意很可能会失败, 但是他们都是勇敢的尝试者, 我非常钦佩他们.

上边说了这么多, 把心中的想法倾诉出来, 此刻我觉得非常轻松. 心静如水.  人生, 终归, 是一个过程. 我们做了选择, 就不要后悔. 当年, 我们意气风发地来到了这片异国的土地, 从零开始, 组建了自己的生活. 现在, 我们需要勇敢地承担起当年决定的后果, 稳扎深根, 尝试不止, 一样可以有奋斗的, 没有遗憾的人生.

当 然, 在午夜梦回的瞬间, 不是不会有那种梦后楼台高锁, 酒醒帘幕低垂的怅惘, 更有那种乡关何寻的微喟. 但是, 这种感触, 只会被我们深深地埋在心底. 我永远深爱的,永远不可能忘却的是北京, 特别是北京西山那些风景, 象八大处, 樱桃沟那些山峦. 我当年无数次坐在山顶, 俯瞰山下巨大,喧嚣和躁动不止的北京城, 心中充满了挚爱.  这种温情, 不会也无法被任何其他的地方取代. 它一次一次在我的梦中重现, 虽然我知道, 在现实生活里我已经无法回去, 我现在已经在万水千山之外.


我们, 终究是一个时代的产物. 当我们的祖国足够强大富有, 她的儿女无须外游也会有美好丰富的人生的时候, 我们就无须再谈海归的话题, 也无须经历这种再选择的洗礼. 因为, 选择, 虽然是丰富的代名词, 它也经常是痛苦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