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文  墨
黄  页
分类广告
购  物
欢迎光临白熊的博客的博客空间!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搜索>>  帮助  退出
 
白熊的博客  
一次从泳池中出来身上冒着热气水从身上淌下来同学戏称看像不像从水中上来只白熊?由此得名!  
我的名片
白熊的博客
来自: TX, USA
注册日期: 2012-12-08
访问总量: 107,57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我们的音乐会--- 2014年神州合唱
· 芝加哥马拉松
· 有感而发的反思
· 亲情中华丹弗行
· 关于文革的讨论
· ZT 每天如此这般5分钟 大降早死的
· Memorial Day 马拉松 -- 早晨五点
最新留言
· 安博
该留言为悄悄话
· 
该留言为悄悄话
· 引力
该留言为悄悄话
· 引力
该留言为悄悄话
· 寡言
该留言为悄悄话
· 寡言
该留言为悄悄话
友好链接
· 星光:星光点点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居正:居正的博客
· 水晶:水晶的博客
· 高翰文:高翰文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幼河:幼河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若慧:若慧的博客
· 阿唐:阿唐的博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分类目录
【评论 感谢】
 · 我们的音乐会--- 2014年神州合唱团
 · 有感而发的反思
 · 亲情中华丹弗行
 · 关于文革的讨论
 · 介绍美国的马拉松疯子俱乐部 Marat
 · 介绍美国的传奇100俱乐部
 · 评论:ZT 剧烈运动加速细胞分裂 催
 · 评论 :献给没活明白的糊涂人&
【转贴文章】
 · ZT 每天如此这般5分钟 大降早死的风
 · 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1),曾健君:
 · 从一幅插队知青画所想起的
 · 《苏联70年腐败史》
 · 对原联邦德国总理斯密特先生的访谈
 · 前中青报总编徐祝庆向六四受迫害的
 · 善待六四人物 戴晴获补办养老
 · 奥巴马总统提议在白宫树立毛泽东巨
 · 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毛主席的惊人评价
【锻炼生涯】
 · Memorial Day 马拉松 -- 早晨五点钟
 · 由复活节马拉松所想到的…
 · 和STEVE 一起跑马拉松
 · 疯狂的沙漠越野马拉松
 · 第五块马拉松奖牌
 · 2014年的第一个马拉松
 · 2014年的第一次长跑
 · New Years Double 马拉松
 · 什么是无奈,什么是无悔
 · 冬泳达拉斯
【心路历程】
 · 芝加哥马拉松
 · 回忆和寡言的交往 --- 生命的感悟
 · 从想法到现实
 · 我们的团长我们的团
 · 难忘的《以歌会友》华人音乐会 201
 · 歌声 榜样 与朋友
 · 梦想成真
 · 走近苏炜
 · 演出的话
 · 为何感恩?
【往事回忆】
 · 我们的团长我们的团 2--- 神州合唱
 · 读一个知青的悲剧有感
 · 看 !那颗傻卫星
 · 二十年前的梦想
 · 2013 华人之声音乐会 在福州大学
 · 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2)
 · 插队随想录
 · 插队生活与读《斯大林时代》
 · 插队那会的精神食粮
 · 肥水不流外人田
存档目录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网络日志列表 【转贴文章】
ZT 每天如此这般5分钟 大降早死的风险 2014-08-01 09:17:38


最新的一项关于运动与死亡的大范围研究显示,只要每天跑步短短五分钟,就能大大降低人们过早死亡的风险。这一发现意味着,即使是少量的高强度运动,益处可能也远远超出专家们的设想。

最近几年,适度运动,比如健步行走,一直是许多健身研究和多数锻炼建议所强调的重点。例如,美国政府2008年正式发布的运动指南中建议,人们应该每周至少四天,每天做约30分钟的适度运动。仿佛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补充,建议中还指出,每天用上述时长的一半,即约15分钟做剧烈运动,能带来同样的益处。

但该数据相对缺乏科学依据,因为几乎没有大规模的研究仔细追踪过,剧烈运动量达到多大,才能产生降低疾病风险和延长寿命的效果。至于要想产生同样的效果,剧烈运动量最小可以有多小,相关的研究就更少了。

因此,为了开展周一发表在《美国心脏病学会杂志》(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Cardiology)上的这项最新研究,研究人员采用了达拉斯的库珀诊所(Cooper Clinic)和库珀研究所(Cooper Institute)维护的规模庞大的数据库中的信息。这些研究人员来自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南卡罗来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以及路易斯安那州巴吞鲁日的潘宁顿生物医学研究中心(Pennington Biomedical Research Center)等机构。

几十年来,那里的研究人员一直在收集来到旗下诊所检查身体的人的健康信息。这数万名成年男女在完成大量医学和健康检查之后,填写了关于自己锻炼习惯的问卷,包括他们是否跑步,以及跑步的频率和速度。

研究人员从这个数据库中选择了55137名年龄在18到100岁的健康男性和女性的记录,他们到诊所检查的时间距今至少已有15年之久。在这个群体中,24%的人称自己跑步,不过他们惯常的跑步距离和速度大相径庭。

之后研究人员查看了这些成年人的死亡记录。在这中间15年左右的时间里,几乎有3500人死亡,许多人死于心脏病。

不过,跑步者患病的概率要远远低于不跑步的人。即使研究人员考虑了超重或吸烟的因素(跑步者中吸烟的并不多),跑步者的总体死亡风险也比不跑步的人低30%,而死于心脏病的风险比不跑步的人低45%。即使是超重且吸烟的跑步者,早逝的风险也低于不跑步的人,不论后者体重或吸烟习惯如何。

作为一个整体,跑步者的寿命比从不跑步的人要长三年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人们跑步的时间是长是短,带来的益处基本上是相同的。每周跑步150分钟甚至更长时间的人,或者跑步速度特别快的人(比如每英里六分钟甚至更快),比不跑步的人的寿命更长。不过,他们的寿命并没有比跑步时间最短的那些人长很多,比如那些每天只跑5到10分钟,跑一英里需要10分钟甚至更慢的人。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消息,”潘宁顿研究所的教授蒂莫西·丘奇(Timothy Church)说。丘奇是约翰·S·麦基尔亨利医学研究讲座教授(John S. McIlhenny Endowed Chair in Health Wisdom),也是该研究的作者之一。“我们谈论的不是马拉松训练,”他说,甚至都不是五公里(3.1英里)赛跑。“大多数人每天都可以跑上五分钟,”他说,“无论多忙,而它对于避免死亡却有惊人的益处。”

他说,这项研究没有直接探究跑步为何以及如何会影响过早死亡的风险,也没有直接探究跑步是否是唯一会带来这种好处的运动。但研究人员的确发现,总的来说,与参与散步等更缓和锻炼项目的人们相比,跑步者死亡的风险更低。

但“这并不一定是说跑步运动本身有什么神奇效果”,丘奇博士说。或许,运动强度才是益寿延年的关键所在,他接着说,“只不过,跑步刚好是多数人最容易进行的剧烈运动。”

丘奇说,当然,过去从未跑过步或者有健康问题的人,在展开跑步计划之前还是应该咨询医生。他接着说,而且,如果在努力跑了五分钟之后,你就是不喜欢跑步,那就换别的运动吧。跳绳,固定单车,或者任何其他累人的运动。五分钟的疲劳就有可能让你的寿命延长好几年。

作者GRETCHEN REYNOLDS2014年08月01日。纽约时报  翻译:王湛

评论(0) 引用 浏览(155)
发表评论
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1),曾健君:终生难忘的“大烟炮” 2013-03-16 18:41:12

这里转载一篇北京知青曾建君写的  终生难忘的大烟炮 。文中所述,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北大荒的冬天,严寒中落下的雪冻成象粉末一样的白面,被狂风卷起,纷纷扬扬,象烟炮冲天而起,搅得天地混沌,日月无光。在大烟炮天气里,知青的脸冻得象猪大油一样惨白的团块.,看到这里,使我想起,我们当年去山西插队,扒运煤的火车回北京,搞得一脸漆黑,同样是天寒地冻,同样是远离家乡,若不是响应.号召,到广阔天地去.,怎么会搞得这般光景?这一白一黑,让我感到震撼,要不是我们的名字都叫知青,怎么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今天,我们一起歌唱,感念人生,感念地,我们感念乡亲父老,情系青山,心连乡土。有过知青经历的网友,谈谈你的感受好吗?

 

终生难忘的大烟炮

选自曾健君"北疆屯田散记"

 

中国北方的暴风雪,在内蒙叫"白毛风,在北大荒叫"大烟炮"

 

凡是冬天到过北大荒的人,都多少领略过"大烟炮'的淫威,从深秋到隆冬,气温降到零下三四十度,严寒中落下的雪冻成象粉末一样的白面,被狂风卷起,纷纷扬扬,象烟炮冲天而起,搅得天地混沌,日月无光。

 

这种风吹雪乍打到脸上,象小刀割,象锥子扎,随后皮肉很快就发白变硬,失去知觉,冻伤溃烂。到北大荒的第一个大年初一,我们几个女生去11队家属区给老职工拜年,半路上就碰上了"大烟炮"。我们满以为戴上毛茸茸的狗皮帽子,就可以抗御一切了,仍然迎着风前进。也就是二十分钟的功夫,我眼睁睁地看着同伴们的脸蛋上出现了象猪大油一样惨白的团块,我脸上疼得象猫咬,问她们,她们却麻木不仁。走到村口,敲开了第一家门,脚还没迈进门里,"拜年"两字还没出口,就被瞪起眼睛的男女主人一把给搡了出来,拖到干净雪地里,用雪团紧紧地扪上脸,可劲儿地揉搓,直揉到脸皮发烧,泪水横流,女主人又给每人脸上抹上了獾油,这才放我们进了门。她说,玄哪,要是没把脸揉软就进屋,一见热气,整个脸就会发黑烂掉,有人冻掉鼻子耳朵手指头,就是这么整的。

 

第二天,她们的脸都肿得象青紫色的烂茄子,黄水从汗毛孔里不断渗出,痛得泪水在眼框里打转,无缘享受节日的美餐。我是最幸运的一个,脸上只有拇指肚大的一块冻伤,吃喝不误,而且只要歪着带上一个口罩,出门就足以遮丑了。是眼镜救了我,因为怕被风刮掉,赶路时我一直用手套护着它。可是,"躲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大烟炮"在拜年那天没能在我脸上留下永不褪色的黑记,却趁了另一个机会,给我的身心打上了终身难忘的烙印。

 

评论(0) 引用 浏览(477)
发表评论
从一幅插队知青画所想起的 2013-02-14 17:03:13

看到 Ming Cheng的文章, “ 从一幅红卫兵画谈起”  。

http://blog.creaders.net/mingcheng99/user_blog_diary.php?did=139031

一时激起千层浪。的确,“ 文革,知青,和红卫兵,一直是我们这一代无法忘怀的过去。 也是中国历史上沉重和悲壮的一笔 。” 这里也有一幅王国宾的布面画,我的前夫。在此转载的目的是,不要忘记那段苦难和历史,希望能引起讨论。在《岁月甘泉》 大型知青组歌今年五月在休斯顿演出之际,纪念我们的知青年代。


下面的说明来自 “神州合唱团” , 《岁月甘泉》 网站https://sites.google.com/site/forzhiqingonly/home

 

王国斌的画“ 我的前夫 ”

 

这幅画值得边看边想。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王国斌布面油画《我的前夫》
 
知道这幅画不光是关于女知青的, 它准确地描述了中国大陆两千年来基本没有变化的多数被统治者与少数统治者之间的关系. 这个关系的本质就是掠夺与被掠夺,欺辱与被欺辱,在今天仍然如此
 但是更为恐怖的是, 这块土地上的绝大多数被掠夺者不但只会梦想有朝一日也成为掠夺者, [至少是等待着"多年媳妇熬成婆"之后也得到欺辱别人的机会], 而且会积极主动地维护这个制度.   "这是一个奴隶们自己主动维护奴隶主的社会", 而且永远贴着一个大大的红双喜给外人看. 08奥运、世博会、所有用民脂民膏搞的面子工程 ,就是那个喜字。
 
 可悲的是,这位画中的女人所代表的被掠夺者,也会隔三岔五地沾沾自喜,并暗自庆幸自己足够聪明,至少没有被坐牢、被劳改、被迫害。这个男人则基本代表了历代皇帝家族及其附庸阶层, 从朱元璋到洪秀全到毛泽东一直到今天庞大的从上到下的集体掠夺集团。
 这种掠夺与被掠夺的社会组织结构,在儒家正统的教化和黄老阴谋家的权术工具的作用下年复一年地代代相传。男人手中的结婚证,就是那个以暴力得来的江山证女人手中的毛选和胸前的像章,则代表着洗脑机器和奴役权威。
更为可悲的是,许多侥幸逃离了那个社会的海外华人,仍然喜欢与那个男人眉来眼去,并不想也不愿为画中的女人做点什么。虽然画家为此画取名我的前暗示着这一切已经结束,而事实上,这个噩梦并未结束。看看那些正在自焚的跳楼的上访的就清楚了。
 真正的问题在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在千年洗脑和千年屠宰的双重筛选下,在群体能力上已经是弱智低能,以至于到了二十一世纪还无法建立出一个现代文明社会。香港的法治社会,源于英国的输入。台湾社会的现代化,有荷兰人、日本人经营多年打下的基础,基督教精神的渗透,和国民党的痛定思痛与痛改前非。
评论(14) 引用 浏览(5388)
发表评论
《苏联70年腐败史》 2012-12-31 18:56:53

 

日前大陆门户网站腾讯历史频道登载文章《苏联70年腐败史》,文章表示,自1922到1991,苏联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整 整70年。这70年里,自列宁到戈尔巴乔夫,干部集团的腐败,始终如附骨之疽。苏联70年腐败史,对后世是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文章发表后不到20小时即 遭删除,网页点击显示“页面没有找到。但文章已被众多网站、论坛转载,引发热议,许多民众跟帖表示,对中国人来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

原文  

自1922到1991,苏联在人类历史上存在了整整70年。这70年里,自列宁到戈尔巴乔夫,干部集团的腐败,始终如附骨之疽。苏联70年腐败史,对后世是一个沉痛的历史教训。

列宁时代:防范干部特权,但特权已经泛滥

一般说来,政权初建,气象一新,必有一段励精图治,腐败现象会相对较轻。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早在列宁时代,苏联(俄)的腐败问题就已相当严重。

腐败状况很普遍:47.8%-71.2%的基层合作社管理人员参与盗用公款

1918-1920年间,因需集中力量反击外国武装干涉和镇压国内反革命武装势力,苏联(俄)实施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取消 货币和自由贸易,资源由国家统一收支;形势特殊,大规模的腐败无由而生。1921年“新经济政策”重新恢复商品货币关系,腐败的规模亦随之迅速扩张。据契 卡—国家政治保卫总局档案披露的绝密资料,1921年共判处贪污贿赂罪69641件,职务犯罪32177件;1922年共判处贪污贿赂32587件,职务 犯罪14887件。

其实,早在1920年俄共九大上,许多党代表就曾愤怒指责党内的严重腐败“无论对于谁都不是个秘密”,“中央和地方的‘共 产党员’允许自己那样的奢侈,他们的行为丝毫不比老牌的资产阶级逊色,工人和农民对他们敢怒不敢言。”这些腐败的种类主要包括:公车腐败、住房腐败、饮食 腐败、医疗腐败、贪污受贿、权钱交易、盗用公款。

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主席古比雪夫在1923年11月曾抨击“几乎每个托拉斯和每个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置办汽车,为个别人出 行,甚至办理个人的私事而使用”;1923年10月,俄共中央发布《关于同浪费作斗争》的通告信,列举了地方及部门负责人“带赛马四人出行、玩赛马”、 “负责人的住宅装修得过于奢华”、“去餐馆花费了过大的开支”、“玩赌博”等种种腐败行为;捷尔任斯基在1923年3月也愤怒地指责党内的医疗腐败已到了 忍无可忍的地步:“现在主要是哪些人充塞着咱们的疗养院?是哪些人优先得到床位?是苏维埃的太太们,打了引号的共产党员。她们中的一些人在疗养院一躲就是 半年,而工人们却虚弱多病”,“在官员中特别普遍的现象是去国外治病,去德国治病,甚至派自己的亲戚陪同。”至于贪污受贿、权钱交易、盗用公款,据 1925年11月30日苏共召开的一次针对合作社贪污公款问题的专门会议披露,农业合作社基层网中,其管理委员会成员的47.8%-71.2%,都参与了 窃取盗用公款,腐败的普遍性可见一斑。

工资上对干部的限制虽然很严格,但干部工资外腐败早已泛滥成灾

当然,最高当局也不是没有采取过防范腐败的措施。十月革命后,列宁就对领导干部的工资和待遇做了严格规定,要求一切公职人 员的薪金“不得超过熟练工人的平均工资”。列宁率先示范,其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工资是500旧卢布,而铁路员工的最高工资是510旧卢布。1919年制 定的35级工资表,党政领导人的工资大大低于工人的最高工资;1922年改行17级工资制,同时“鉴于党的领导干部的物质状况非常不能令人满意”,苏共决 定用党的经费来为15325位党的各级负责人改善工资待遇和物质保障;同时又规定领导干部的实际工资,不得超过17级工资的1.5倍。

但问题在于:领导干部们很快就不靠工资生活了,在工资之外的其他方面,享受特殊待遇的领导干部们与群众之间的差距越来越 大。最典型者莫过于住房,1918年,列宁曾命令要求提供给“人民委员”的住宅,每个家庭成员不得超过1个房间,但讽刺的是,莫洛托夫同志却占有着整整一 层楼,当然,就房间数而言,莫洛托夫同志并没有越轨,只不过他们家的房间特别大,而家庭成员——女佣什么的又太多了。而普通群众呢,则绝大部份还两三代人 一起住在用床单和窗帘隔开的一小块“住房公社”里。

1921年腐败之风大盛后,当局也曾采取过补救措施,从中央到地方成立了一大批与贪污受贿作斗争的机关。但效果却并不怎么 样,因为按照苏维埃的法律文件,社会主义社会是不会产生犯罪和受贿的,这类罪行只会存在于旧的资本主义社会。所以,在整个反贪腐运动中,对犯罪者“运用阶 级方法的理论”相当普遍,大量的贪污犯,仅仅因为他们是无产阶级出身,而在审判时被免予惩处。官方的说法是,“在1923年底大量的受贿现象已经基本绝 迹”,但根据契卡—国家政治保卫总局档案披露的资料,职务犯罪和滥用公款的现象,其实是愈演愈烈。

斯大林时代:公然将干部的特权腐败制度化、合法化

评论(0) 引用 浏览(337)
发表评论
对原联邦德国总理斯密特先生的访谈 2012-12-19 12:45:03

对中国社会民主主义道路的最精辟的解说

向各界人们诚意推荐这篇对原联邦德国总理斯密特先生的访谈

    【王希哲按】这位原联邦德国总理,老社会民主党人斯密特先生的对中国问题的这篇访谈,真是太精辟了,太精辟了!中国必定要走既有社会主义,又有资本主义的社会民主主义道路。而要走这条道路,又在理论上能让人明白为什么要走,和怎样走这条道路,我至今没有看到一个中国人能比这位94岁德国人(德国政治家和学者)讲得更清楚,更明白,更能服人了。不是因为这位德国老人讲的无论在台湾民主中共的派别分化制约中国现应纠左还是纠右重庆模式反对国企全盘私有化和反对全盘土地私有化等一系列问题上,都与希哲一贯的主张惊人一致,才说他能服人,而是他确能服人。这记者本来明显是右翼立场而向斯密特不断挑战的,最后,也能诚心诚意地表示:您说服了我

    我是海外中国社会民主党的顾问,我推荐这篇老社会民主党人的谈话,请中国社会民主党党员们,一定要仔细去读!我是海外中国民主党的顾问,我推荐这篇西方老政治家的谈话,请中国民主党党员们,一定要仔细去读!我是中国人,我向海内外一切心系中国前途关切中国发展道路的中国人,诚意推荐这篇西方老学者的谈话,请一定要仔细去读!

对原联邦德国总理斯密特先生的访谈

独立记者 黄金散

2012215

    (赫尔穆特.斯密特 Helmut Schmidt先生,今年94岁高龄。19181223日-),德国社会民主党政治家,前西德社会民主党(SPD)主席(1967—1969年)、前西德国防部长(1967—1972年)、财经部长(1972年)、经济部长(1972—1974年)、前西德总理(1974—1982年)

访谈第一天

   记者:谈到中国的政治问题,西方人总不会跳脱六0四问题,但您比西方主流有更为理性客观的看法。
  斯密特:并不是说我认为当局没有责任,现在来看本来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记者:愿闻其详。
  斯密特:中国共产党在处理民众示威方面缺乏经验,部分原因是因为自毛时代始共产党主流意识是强调群众运动,并把它视为最高国家意志。实际上中国政府当时还开了专列运送学生入京。

  记者:为什么后来会发展成那样?
  斯密特:你们的治安片警在这个时候肯定无法控制局势。西方对待示威游行已经有了长达百年的经验,防爆警察、隔离带、无致命性武器等等,通常反映很迅速,执政当局知道如何首先对付人群中必然的激进者。
  记者:但是后来有了军队。
  斯密特:问题就在这,军人和警察对待冲击的反应是不一样的,事态由此会扩大。
  记者:所以邓小平后来建立了武装警察部队,但那也不至于会出现那么严重的后果。
  斯密特:具体事件的进展,我也不尽明了,大家都有不同看法,但我觉得学生也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因为当时谈判一直在进行。
  记者:那如何谈判破裂了呢?学生要价突破了底限,双方互不妥协?
  斯密特:是不成熟,因为政府已经一再答应了学生的请求,而学生一再临时修改底限,比如他们会担忧政府秋后算账。
  记者:这让谈判一方对另一方产生了不信任感。
  斯密特:是这样,谈判不能轻易透露自己的底牌,一旦透露而被对方全盘接受,就没有悔改的权力,否则你就是一个不合格的谈判对手。
  记者:深受教诲。我想用一个假设,如果当初学生或一些意见领袖执政了,你认为对中国是福是祸?
  斯密特:这当然很难判断,因为会有一系列连锁反应是无法预测的。这是博弈论上的超博弈或无限博弈,找到那个平衡点很困难。如果您的假设成立,那可能并不妙。
  记者:何以见得?
  斯密特:知识分子通常较有雄辩的能力,西方很多领袖都是律师出身,但他们执行的能力会很欠缺。施政需要更现实,有太多问题其务实的处理方法和一个思想家设定的价值和目标常常相违背,这需要经验,尤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庞大、复杂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
  记者:那从中国最近几十年的发展结果来看,您怎么评价。
  斯密特:没有人能说那不是个奇迹,仅凭一点,邓小平还是很了不起。
  记者:相比毛泽东呢?共产党官方的评价是37开,7是肯定。
  斯密特:我看不到,但是他对统一中国还是有功劳的,自从清帝退位,你们的国家一直处于整合期,而外患又添加了更大的麻烦。
  记者:您说的是日本,那您怎么看这个国家?
  斯密特:我觉得如果他们与你们走得更近,回归东亚对他们会更好,因为无论是他们的文字、思想、建筑和习俗都来自于中国。
  记者:可他们更倾向美国。
  斯密特:我在任国防部长期间,曾经同日本同僚就冲绳美军基地与他们有过交流。我告诉他这对你们不利,因为这反而会让你们更容易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他回答我可我们需要美国的保护,我反问:中国历史上哪个皇帝曾经主动攻击过你们?他说:你赢了,但美军基地还是建立了起来。
  记者:可能是他们对中国造成的伤害过重,所以反而感到后怕。
  斯密特:他们害怕承担责任,那是个自私的民族,这一点和德国不同。
  记者:那您怎么看中国古代的历史,就扩张和战争而言?
  斯密特:中国在历史上从来没有侵略过他国,西藏是个例外,应该说这是出于你们的自信。实际上你们一直把自己认为是世界的中心,而这个中心之外的地方都是蛮夷,所以取得中国的统治权对你们的皇帝来说就是拥有了天下,也就是世界,这提醒西方人重新审视中国的历史和中国人的历史观。
  记者:实际上,清朝的皇上曾要求德国的使臣下跪,另外还有给西方国家赐国王称号的企图。
  斯密特:(笑)近代国家概念,是西方文化中心论下的民族国家概念,不适用分析中国历史,这造成了当代国际关系上西方对中国这个国家概念认知上的冲突。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西藏是个例外的问题。
  斯密特:无论如何,西藏的神权制度是共产党解决的。至于统治合法性的问题,就历史证据来说,你们是有很多,但并不充分。但相比美国印第安、澳洲土著、俄罗斯西伯利亚等来说,又很充分。今后的合法性最终取决于西藏今后的发展。
  记者:那您的最终态度呢?
  斯密特:西藏今后无论如何也离不开中国。没有中国,他们也解决不了与中国穆斯林的问题。据说在中国西部青海湖旁穆斯林和藏民的冲突从来不断,由中国人(汉人,笔者注)作为监护人是必要的。另外,从长远来看西藏独立会让印度更坐卧不安。
  记者:这是否属亨廷顿所说的文明断裂带的范畴?
  斯密特:这是世界各地或多或少都存在的问题,德国的土耳其裔有400

评论(0) 引用 浏览(396)
发表评论
共有9条日志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1.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