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霞步思的博客
  圣经分享
网络日志正文
<伯38-39章> 2021-04-07 14:32:42

「伯38-39章」“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你要如勇士束腰;我问你,你可以指示我……。”约伯记第三十八至四十一章,是圣经中最长一段耶和华神自己的训谕,也是圣经中最为生动的诗辞,在约伯记这本古老的书卷中,包含近代科学发现最早又准确的论述。在约伯记第三八章中记载了,当以利户的话说完了,约伯的心也预备好了,神就“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这里耶和华在旋风中有特别意义,因约伯认为自己一切都是被风刮去的,他说:“惊恐临到我,驱逐我的尊荣如风,我的福禄如云过去。”(伯30:15)约伯也感到神“把我提在风中,使我驾风而行,又使我消灭在烈风中。”(伯30:22)现在神就在风中向约伯说话,就是要让约伯知道,他在风中受苦时,神仍在风暴中掌控。但神没有称赞约伯让撒但蒙羞,也没有安慰约伯为主受苦,而是像“旋风”一样提出了几十个问题,让约伯从祂创造的:大地、海洋、清晨、地下世界、光明与黑暗、雪雹、风暴、水循环、星空、气候、狮子和乌鸦的奥秘中体会神对他的“旨意”。约伯盼望能与神面对面说话(10:2),像王子一般进到神面前(31:37),神就鼓励他像男人一样“如勇士束腰”。神问了约伯这么多问题,不是要把约伯考得哑口无言,也不是为了嘲讽约伯的无知和卑微,更不是用自己的智慧和大能去压服约伯,而是鼓励他运用神所赐的智慧去思考这里面的奥秘。“我立大地根基的时候,你在哪里呢?你若有聪明,只管说吧!你若晓得就说,是谁定地的尺度?是谁把准绳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处?地的角石是谁安放的?那时,晨星一同歌唱;神的众子也都欢呼。”神让约伯思考大地的奥秘。“立大地根基”、“定地的尺度”、“把准绳拉在其上”,神提出这些问题,并不是要让约伯回答标准答案,而是要他思考标准答案之后的奥秘。“神的众子”,指“天使”,在起初创造的时候,晨星与天使一起赞美欢呼。“海水冲出,如出胎胞,那时谁将它关闭呢?是我用云彩当海的衣服,用幽暗当包裹它的布,为它定界限,又安门和闩,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神让约伯思考海洋的奥秘,神用接生婴孩来形容海的起源。约伯曾抱怨自己不该出生(3:10),但神却回应,连狂傲的海都是祂接生的。神问“那时谁将它关闭呢?”然后马上自问自答:“是我”,表明这问题是为了引导约伯思考,“狂傲的浪”就像人间的苦难一样可怕,但在神的创造中却是有用的,并且有“不可越过”的界限。

“你自生以来,曾命定晨光,使清晨的日光知道本位,叫这光普照地的四极,将恶人从其中驱逐出来吗?因这光,地面改变如泥上印印,万物出现如衣服一样。亮光不照恶人;强横的膀臂也必折断。”神是让约伯思考神清晨日光的奥秘。约伯曾抱怨“善恶无分,都是一样”(9:22),但神却回应祂并不是“善恶无分”的神,创造本身就显明了善恶,罪恶在光明中不能隐藏,也会叫光明“将恶人从其中驱逐出来”,揭露罪恶,让“亮光不照恶人”。“你曾进到海源,或在深渊的隐密处行走吗?死亡的门曾向你显露吗?死荫的门你曾见过吗?地的广大你能明透吗?你若全知道,只管说吧!”神让约伯思考地下世界的奥秘。约伯曾把阴间想象可以逃避苦难,获得安息地方(3:17-19),但神却回应:“死亡的门曾向你显露吗?死荫的门你曾见过吗?”为什么还敢把死亡想象得那么美好呢?“你若全知道,只管说吧!”约伯当然不可能知道地下世界的奥秘,但神要约伯思考的是:为什么神叫“光普照地的四极”,还要创造隐密的地下世界呢?虽然人认为“死亡”是不好的,但它却是神护理世界的工具。因此每一样受造之物,无论人是否明白其用途,在神的旨意中都有特殊的目的。“光明的居所从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于何处?你能带到本境,能看明其室之路吗?你总知道,因为你早已生在世上,你日子的数目也多。”神让约伯思考光明与黑暗的奥秘。约伯曾希望自己出生的“那日变为黑暗,亮光不照于其上”(3:4)。但神却回应,他并不知道“光明的居所从何而至?黑暗的本位在于何处?”约伯当然不可能通晓光明与黑暗的本质,那他又有什么资格用悖论去挑战神呢?“你曾进入雪库,或见过雹仓吗?这雪雹乃是我为降灾,并打仗和争战的日子所预备的。”神让约伯思考雪雹被造的目的:“这雪雹乃是我为降灾,并打仗和争战的日子所预备的”。人把雪雹看为灾害,但在神的手中却是争战的武器,人把苦难看为惩罚,但在神的手中却是制作的工具。“光亮从何路分开?东风从何路分散遍地?谁为雨水分道?谁为雷电开路?使雨降在无人之地、无人居住的旷野?使荒废凄凉之地得以丰足,青草得以发生?”神让约伯思考为什么神“使雨降在无人之地、无人居住的旷野”,因为神的护理还包括“荒废凄凉之地”,维持整个生态的平衡。

“雨有父吗?露水珠是谁生的呢?冰出于谁的胎?天上的霜是谁生的呢?诸水坚硬(或译:隐藏)如石头;深渊之面凝结成冰。”神要约伯思考的是:神为什么使“诸水坚硬如石头;深渊之面凝结成冰”,因为冰不会沈到水底,反而维持了水中的温度,这是神对水中生命的护理。“你能系住昴星的结吗?能解开参星的带吗?你能按时领出十二宫吗?能引导北斗和随它的众星(原文是子)吗?你知道天的定例吗?能使地归在天的权下吗?”神要约伯思考,神是喜爱秩序的神,祂设立“天的定例”、“使地归在天的权下”,但无论星星的运行有多复杂,“天的定例”都在神的管理之下。因此无论是地还是天,是福气还是苦难,都在神的护理之中,为着神所预定的目的。“你能向云彩扬起声来,使倾盆的雨遮盖你吗?你能发出闪电,叫它行去,使它对你说:我们在这里?谁将智慧放在怀中?谁将聪明赐于心内?谁能用智慧数算云彩呢?尘土聚集成团,土块紧紧结连;那时,谁能倾倒天上的瓶呢?”神要约伯思考:既然只有神才能“发出闪电,叫它行去”,为什么祂会“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1:16)呢?“母狮子在洞中蹲伏,少壮狮子在隐密处埋伏;你能为它们抓取食物,使它们饱足吗?乌鸦之雏因无食物飞来飞去,哀告神;那时,谁为它预备食物呢?”

神让约伯思考狮子和乌鸦的奥秘。狮子是最凶猛的动物,而乌鸦则是不洁净的动物,喜欢食腐肉。但神却为狮子和乌鸦“预备食物”,赐给狮子力量,赐给乌鸦智慧。而神说到这些宇宙和动物的奥秘,并不是让约伯认识大自然,因为神只提问不解释。神是要约伯重新思想苦难的“旨意”,神的创造是那么奥秘和复杂,有许多难以理解,但都是出于同一位创造者的作为。因此真正的智慧不是解释一切环境和际遇,而是在一切环境和际遇中顺服神。

“山岩间的野山羊几时生产,你知道吗?母鹿下犊之期,你能察定吗?它们怀胎的月数,你能数算吗?它们几时生产,你能晓得吗?它们屈身,将子生下,就除掉疼痛。这子渐渐肥壮,在荒野长大,去而不回……。”在约伯记第三十九章中,神让约伯思考野山羊和母鹿的生殖。野山羊和母鹿都远离人群,人们很难像观察家羊一样观察其妊娠期,但它们却能在无人照料的情况下轻松生产,幼崽也能在无人保护的情况下迅速学会自保,“在荒野长大,去而不回”。神既然赐给动物这种本能,为什么人的出生和成长会这样困难呢?为什么属灵的生命还需要经历种种苦难呢?

“谁放野驴出去自由?谁解开快驴的绳索?我使旷野作它的住处,使咸地当它的居所。它嗤笑城内的喧嚷,不听赶牲口的喝声。遍山是它的草场;它寻找各样青绿之物。”神让约伯思考野驴。“野驴”是在以色列旷野中生存的动物,神却说野驴比人更加自由、生存能力更强。但只有野驴的创造者才有权给“放野驴出去自由”、“解开快驴的绳索”,人若简单地把“不听赶牲口的喝声”当作愚蠢,才是真正愚蠢的“野驴”。“野牛岂肯服事你?岂肯住在你的槽旁?你岂能用套绳将野牛笼在犁沟之间?它岂肯随你耙山谷之地?岂可因它的力大就倚靠它?岂可把你的工交给它做吗?岂可信靠它把你的粮食运到家,又收聚你禾场上的谷吗?”神让约伯思考野牛。野牛非常凶猛,神赐给野牛巨大的力量,却没有让它们像家牛一样为人服务。这是创造者才有权决定哪些动物的力量可能被人所用。人若以为可以驱使一切力量,把神的恩典当作自己的智慧和能力,才是真正不顺服的“野牛”。“鸵鸟的翅膀欢然扇展,岂是显慈爱的翎毛和羽毛吗?因它把蛋留在地上,在尘土中使得温暖;却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它忍心待雏,似乎不是自己的;虽然徒受劳苦,也不为雏惧怕;因为神使它没有智慧,也未将悟性赐给它。它几时挺身展开翅膀,就嗤笑马和骑马的人。”神让约伯思考鸵鸟的悟性。鸵鸟“把蛋留在地上”,实际上是用沙堆的温暖孵卵。而鸵鸟似乎“想不到被脚踹碎,或被野兽践踏”,也“忍心待雏,似乎不是自己的;虽然徒受劳苦,也不为雏惧怕”,实际上鸵鸟在遭遇袭击时逃跑,可以把猛兽引开,而雏鸟可以平伏于地上隐蔽自己。创造主确实使鸵鸟看起来“没有智慧,也未将悟性赐给它”,但鸵鸟所领受的恩典却是够用的,奔跑的时速高达70公里,可以“嗤笑马和骑马的人”。人若用自己的肤浅认识来论断一切,忽视神的恩赐,才是真正没有智慧和悟性的“鸵鸟”。

“马的大力是你所赐的吗?它颈项上挓挲的鬃是你给它披上的吗?是你叫它跳跃像蝗虫吗?它喷气之威使人惊惶。它在谷中刨地,自喜其力;它出去迎接佩带兵器的人。它嗤笑可怕的事并不惊惶,也不因刀剑退回。箭袋和发亮的枪,并短枪在它身上铮铮有声。它发猛烈的怒气将地吞下;一听角声就不耐站立。角每发声,它说呵哈;它从远处闻着战气,又听见军长大发雷声和兵丁呐喊。”神让约伯思考马的力量和勇敢。马不但力大,而且不怕刀剑,一旦被激动,就能不顾一切地冲锋陷阵。神创造这样适合争战的动物,既可以被用于自卫,也可以被用作侵略。人若用自己的简单标准来判断创造主的善恶动机,才是真正想不顾一切脱离神约束的“马”。鹰雀飞翔,展开翅膀一直向南,岂是借你的智慧吗?大鹰上腾在高处搭窝,岂是听你的吩咐吗?它住在山岩,以山峰和坚固之所为家,从那里窥看食物,眼睛远远观望。它的雏也咂血;被杀的人在哪里,它也在那里。”神让约伯思考鹰的习性。“一直向南”,指鸟类的季节性迁徙。不管人的科学如何发达,也无法改变动物的生态规律,因为这是创造主赋予它们的本能。鹰以锐利的目光而著称,可以在高高的悬崖上搭窝,“从那里窥看食物,眼睛远远观望”,这是创造主单单赋予它们的能力。鹰也是专吃尸体的腐食动物,“它的雏也咂血;被杀的人在哪里,它也在那里”,令人厌恶。但神不但创造了鹰,还赋予它们敏锐的视力和翱翔的能力,用它们来清理腐尸,维持自然生态的平衡。人若傲慢地用自己的好恶来衡量鹰的用途,才是真正令人厌恶的“鹰雀”。神从宇宙一直问到动物,每一个问题,都会使约伯多一分谦卑、多一点敬畏。神没有给出任何答案,因为约伯所需要的并不是答案,而是结果,就是亲眼看见神(19:7)、更深地认识神。因此约伯不需要得着苦难的答案,而是要得着“主给他的结局”(雅5:11)。愿我们今天也不要用自己有限的智慧和狭隘的标准揣测苦难的原因,而是要凭信心接受神为我们一生所定的计划,也包括受苦的计划,更要在一切环境和际遇中顺服神!阿们!


浏览(54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