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湖小舟  
旧梦呢喃春夏去,平湖落雨荡秋涟。  
        https://blog.creaders.net/u/1210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网络日志
挥手在秋季 2020-08-12 11:55:07

挥手在秋季


万湖小舟


何时关闭自己在万维网上的网络日志自去年以来就在思考了。主要想用更多的时间去工作,去生活,去体验自己过去想做而没有时间做的事。不断更新在一家网站上自己的网络日志其实是很花精力的。


网络日志主要写给自己,也和亲朋好友们分享。在万维网这个平台我觉得已达到了这个目的,谢谢万维网。特别让我开心的是在万维网的"高山流水"和"诗词歌赋"论坛认识了不少才华横溢的朋友,向他/她们学习到了很多。也很珍惜和各位朋友在网上的相遇和相识。你们的歌声,你们的文章和诗词,你们的为人等等让小舟受益匪浅,留下了美好的回忆,记在心里了。


任何事情都有始,有终。等到我把过去的文章做完备份后,今后来万维网的时间可能就少了。让俺和朋友们挥手在这个秋季。


浏览(242) (2) 评论(0)
暂不接受评论
交通大学的西迁和历史 2020-04-25 19:34:57

交通大学的西迁和历史


万湖小舟


视频:习近平访问西交大

  

  同学传来的视频。视频中习近平谈到交大西迁的历史。61年过去了。西交大在大西北,在全国功勋卓著。当时西迁有一些争议,为此57年反右时有些师生还被划为右派。但多数仍然在教学第一线。78年后这些师生都陆续改正,委以重任。


  现在看大西北需要这么一所大学,培养了很多人才,为大西北和全国的的建设都功不可没。据报导西迁61年来,西安交大累计培养毕业生25万余人,其中40%以上在西部工作,成为各领域的中坚力量;培养出的33位院士中,有近一半在西部工作。交通大学这棵在上海生长了60年的大树,顺利扎根大西北,果硕花红,实现了周恩来总理当年“支援西北建设”“为建设社会主义服务”的殷切期望。


  交通大学是中国人创办的著名大学。在通称为交通大学前,19世纪末期中国人自己创办了三所和机械,通讯以及铁路交通有关的著名学校。它们是沪校,平校和唐校。


  沪校前身是南洋公学,是现在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和国立交通大学(位于台湾新竹)的祖宗;


  平校前身为铁路管理传习所,是北京交通大学的祖宗;


  唐校前身为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是西南交通大学(位于成都)的祖宗。


  二十世纪初三校合并通称交通大学。


  由沪校发展起来的交通大学成为综合性的理工科大学,包括机械,电机,热工,通讯,船舶等学科。著名校友有钱学森,王安,陈学俊等。


  50年代位于上海的交通大学基本全部西迁到西安,主要剩下造船系在上海。所以西安交通大学常常以交通大学的正宗传人自居。


  后来留在上海的交通大学凭借地理位置的优势,也恢复了迁校前的所有专业,并有创新和拓展。现在虽然两校正式的的名称分别是上海交通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但挂在校门口的校牌都是"交通大学"。这种正宗传人的心节还没有消除。


  从交大西迁后,西安交通大学一直到八十年代初全校的教职员工大部分是上海人。后来改革开放后,不少老教师调回了上海各个高校。现在西交大的教职员工,特别是2000年院系调整后把过去的西安医科大学和陕西财经学院并入西安交大后,都基本地方化了。


  台湾的国立交通大学70年代末由一些著名的老交大校友倡导复校。据说内战时期交通大学的学生在上海带头闹事,要自己开火车去南京请愿。蒋认为是中共职业学生所为,对交大学生极为不满。所以交大在台湾复校曾步履维艰。


  由平校发展起来的北京交通大学成为中国培养高级铁路管理,电信技术的重要基地。


  由唐校发展而来的西南交通大学成为中国土木工程、交通工程、矿冶工程的高等教育重要基地。著名校友有茅以升。


  当时钱学森到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留学,在交大学的同名课程的学分获麻省理工学院承认。


  茅以升到康奈尔大学留学,由于展现了交大极其优秀的基础教育,当时康奈尔大学决定凡是交通大学的留学生一律免试入学。


  王安到哈佛大学求学,虽然由于抗战等原因没有带上交大毕业证书和成绩单,但哈佛大学知道他是交大毕业的,决定破格录取。


  所以当时交通大学在世界上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


  现在中国五所交通大学,虽然各有各的祖宗,但都同期校庆,不分彼此。


  有遗漏和不当之处请交大校友补充和指正,多谢。


浏览(548) (4) 评论(10)
发表评论
永远的十中 2018-03-13 12:23:25

小舟按:读完这篇文章才知道重庆十中有那样好的人文和自然环境,有那样多的杰出校友,兴凤也不是书呆子,写作也是上乘的。兴凤和我曾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班的同桌。后来她获德国著名大学图宾根大学的博士学位,做过美国哈佛大学的博士后。现和先生一起运作着一家自己的生物制药公司。不管做学术还是在商场他们都宠辱不惊,好坏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这就是重庆十中校友的情怀。和朋友们分享。

-------------------------------------------------------------------------------

永远的十中


兴凤


  泰山之巅镌刻有杜工部之名篇《登岳》,其诗有曰:“ 造化钟神秀”,后人叹之为:神来之笔,而与之堪称相配,除去岱宗,便是我的母校——重庆十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我的母校十中依山傍水、人杰地灵。先表所依之山——建文峰,传说是建文帝山隐之处;相邻的仙女洞更具仙气,相传有一位美丽、善良的村姑,为躲避恶少欺凌,在此修成正果,普渡众生,系南泉著名景点,常年游人如织,不知有意无意,反正常有游人误闹教室,结果彼此相视一笑,这也许也是佛家所称的缘份呗!仙女洞也是师生们避暑、纳凉的好地方。再讲所傍之水——花溪河,两岸茂林修竹、山峦叠嶂,恬静的水面,绝似一条绿色的绸带,宛若少女般温柔地缠绕在身边;河东则星罗棋布地散落着蒋(介石)公府邸,孔(祥熙)园,林森(国民政府主席)的森林浴室(建国后曾改为南泉照像馆),以及民国最受欢迎的畅销书作家——张恨水故居;周恩来、叶剑英和王若飞,当年在花溪泛舟的珍贵照片,也永远定格在了重庆抗战博物馆的墙上。

  我是重庆十中75届(高二班)应届高中毕业生,自打初一至高中毕业,整整5个金色春秋,便是在十中校园中度过。在这儿歌舞,在这儿耕读,在这里快乐成长,也在这里放飞梦想。“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从懵懂无知到青春年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十中的山川景物早已融入了我的血液,并铸成了我今世为人的基本框架。记得我的一篇习文《油灯》,就发表在当期的十中校刊上;由我执笔,我们班自编自演的话剧《跑向延安》,展现我们生活的一角;而毕业前夕,我们全班站在全校1500多名师生的面前,齐声朗诵由我和同学琳创作的《毕业生之歌》,至今仍让我心情激荡。

  造化弄人,我初涉社会,时逢“上山下乡”,抱着反修防修的热忱投入广阔天地,希冀大有作为。然而在读了一背篓的来自琳母亲九龙坡区文化馆的实事资料后,大梦方觉醒。实实在在地领略了失去目标的彷徨。在那贫穷的小山村,扛着锄头,挑起粪桶,与社员一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即便这般辛苦劳作,所挣的工分,连自身也养活不了,就象折了翅的风筝,没有未来,没有希望,前途一片迷茫。然而,在十中养成的习惯使我仍能在出工前练练舞蹈基本功,晚上写写自说自话的小“诗”,在人生的低谷,在温饱尚且无着落的景况下,农场的知青们却也没有人对此鄙视笑话。

  桥到船头自然直。倚仗十中打下的文化功底,加上农村培养的吃苦耐劳, 1977年邓(小平)公复出,恢复高考,我得以考入四川医学院(后改为华西医科大学),毕业后又留校任教(系基础医学院药理系讲师),有幸成为继“文革”之后,我国自行培养的首批大学生、药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九十年代初去德国留学,获德国图宾根大学分子生物学和细胞生物学博士;1998年又进入美国哈佛大学工作学习深造。留美期间,曾从事多项前沿科学(治癌药物)的研究与开发;尔后又转赴加拿大工作,现定居在加拿大多伦多。

   三十年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我的人生之路,是从十中出发,到外地,再到国外,飘洋过海,辗转腾挪,先后在德国、美国学习、工作,旅居欧美数十年,经历求学的不易,找工作的艰难,曾与家人在法国香榭舍利徘徊,与朋友在维也纳听歌剧,看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探庞贝的废墟。经历人生高低起伏,无论走到哪里,我内心总有一种难以释怀的情感,那就是对故土、对十中,永远也无法割舍的爱和牵挂。

  时光荏苒,我弟弟几年前带我凭吊逝去的十中校园,放眼四望,山崖古树青藤依旧,校舍操场校园却已销声匿迹,瞬间体会了何谓沧海桑田,人是物非。悲凉之情浸骨入肺。后寻觅良久,终于找到了十中唯一留下的,干涸且已荒芜的游泳池,我呆愣无语,这座世上曾经最独特、最舒适的游泳池,水源是从仙女洞头流出的清泉,水温常年恒定在18°C,冬暖夏凉,曾带给十中一届又一届莘莘学子无穷的欢乐,也曾为国家、省和市游泳队输送过一拔又一拔的体育尖子,我的同桌—丽,就是在这个泳池游泳时,开始了她自己的运动生涯,且一直成绩不俗,她还送过我一枚她获得的奖牌呢,我也保留至今。

  这次回国恰逢高中同学聚会,进而有幸应邀参加第五届十中校友理事会的南山会务碰面。会见到不仅熟知的74,75,76, 77届校友,更有67届的惠川学长,68届的胡大惠副会长。还与原十中宣传队的学姐,依然美貌如花的潘、兰和咏等寒暄致意,新朋老友群聚一堂。真可谓: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这均源于十中的渊源,同根连气,倍感亲切,也一扫十中消逝而压抑良久的郁闷! 恰如毅校友所讲,十中的校址灰飞烟灭了,而培育出的人才却遍布海内外,十中育出的精,气,神,紫气腾腾,发扬光大,与天地同存!

是的,事物兴替,.冥冥之中似乎早有定数。吾观当今兴旺发达之中学,无一不是身处繁华,且师资、财力雄厚;反观吾辈之十中,偏于幽僻之偶,虽系耕读之良地,但此一时、彼一时,如何耐得住寂寞?奈何又受得了诱惑?

世界万事万物,終有生死之变,难得长盛不衰。诸如不朽的罗马,日不落的大不列颠,谁又躲得过历史的车轮碾压?谁又能盖得住她那曾经的辉煌?

十中,您那上百年的历史,培育的一代代人才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前赴后继,奋勇争先,苍天可鉴!

十中,永远的十中!我心中的圣地,她的灵魂驻扎在每位弟子的胸间!


浏览(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