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沐的博客  
全部原創 轉載請注明作者  
网络日志正文
侨 领(中篇小说)十、突然,侨领哗变了 2021-11-23 18:07:37



  领(中篇小说)

万沐

(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十、突然,侨领哗变了


牛辉正在奥克市被冷落的时候,突然传来已经退休的父亲被市纪委调查的消息。牛辉知道,父亲在市旅游局局长的位子上没有被人少巴结过,家里在北京二环以内就有四、五套房子,四川老家也有几处房产。而且他知道,父亲和他一样,也好女人这一口,其中有一个女孩比他还小,为此没有少和他母亲吵过架。纪委如果真要查起来,恐怕事情不会小,纪委可是很会在这些小三身上动脑筋的。不过现在也顾不了家里那头了,只希望菩萨保佑自己平平安安就好了。听说方强总领事早已经从北京回来了,他便立即给方总打手机,但是总没有人接,又试着给总领事办公室打电话,好几次秘书都推说方总不在。他知道,这是方强在回避他。上次旗袍协会各路神仙都请到了,独独没有给他这个美华联合会会长一个邀请,当时,他已经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深知苏姗和方总领事关系密切,她的态度,可能就间接反映了方强从国内回来后的最新态度。现在看来,不仅肖继元想搞他,方总领事很有可能也准备抛弃他了。“唉”!

“唉”了一声,牛辉越想越感到可怕,一下六神无主了。于是,他便又跑去慈航寺的观音殿抽签,投了五元钱跪下去摇签。使劲摇了摇,看到抽出来的是第三签,他满怀希望地去签盒里找签条,结果却发现是个下下签,心里突然往下一沉。再仔细一看签词是:

“冲风冒雨去还归,役役劳身似燕儿。

衔得泥来成垒後,到头垒坏复成泥。”

签条上结语写的是:“此卦燕子衔坭之象,凡事劳心费力也!”牛辉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这些文字的意思还是看清楚了的。由于学佛,牛辉深知“因果报应”之理,他平常爱在国内的《学佛网》上看有关的文章。他虽然深知自己的种种罪孽,但心里又总是找借口,想自己是个好人,并拿着自己给社区做贡献,给哪些哪些地方捐了多少款来私下自我宽心。他明知邪淫非常损福报,但却有压抑不住的生理冲动,一直喜欢拈花惹草。迷上王艳后更是不管不顾,以至于最后闹得惊天动地,让全世界都知道了。现在王艳抛夫弃子,一个人带着她和自己的女儿去伊丽莎白岛上隐居,虽然自己也承担了一定的责任,但想起来毁人家庭,离人母子,有时还是深感罪孽深重,惭愧万分,但转过头,又不断为自己找理由开脱,心里说,某某领导人还不是这样,比我搞的女人多多了。不过,面临逆境,对着佛菩萨,他又反复想,肯定是自己的邪淫才导致了目前的人生困境。他本想请坐在一旁的慧明师太给自己再解解签,但一看到“下下”两个字,也就死了心,同时也怕耽搁久了,有其他人认出自己来。

其实,早在上次他在寺里拜佛烧香的事,就被一个叫刘玲的八婆女人看到了,只是牛辉没有意识到。刘玲早就认识牛辉,也不知是前世的什么孽缘,两次烧香都那么巧地被她碰上,刘玲早已在许多地方传他的故事了。

刘玲活灵活现地对人说,那个牛会长又找到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大学生,又要生孩子了。她说,自己亲眼看到牛辉带着大肚子的女大学生,在菩萨前烧香许愿,说生了男孩,给这个女娃送一幢豪宅。还说,自己看到了牛辉为小情人买的宝马车-----很快,牛辉又找了新情人,又要生孩子的消息在社区一群大妈们中间传开了,不过,已经焦头烂额的牛辉还没有注意到。

其实上次去慈航寺,牛辉确实带了一个女孩,不过那是他亲戚的女儿,正在奥克市留学。女孩头天来牛辉家,第二天要回学校,就搭了牛辉去西北边的顺车。只是牛辉进大殿烧香的时候,女孩在车里等他。恰巧,刘玲这天也去慈航寺烧香,正碰到了他们。平日穷极无聊的刘玲脑子一动,便马上给牛辉编了一个精彩的故事出来。有道是,人红是非多!放在牛辉身上,看来也合适,只不过它更多地还是因为黑。

再说这个刘玲五十多岁,身材高瘦,但却自我感觉良好,喜欢描眉画眼,一直涂着个大花脸,自命为中年美妞。她是个三流的歌唱演员,也是社区里著名的八婆。喜欢社交,已经结婚、离婚三次了。第三任老公和她因通奸而结婚,最后又因为实在受不了她整天的家长里短而离婚。现在刘玲一个人过着多谈恋爱不结婚的生活,于是,扯东家长、西家短的舌头便成了生活的主要内容。

牛辉脚步沉重地从观音殿里出来,想着“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这些日常口语,才觉得平常不检点,但当果报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是多么的可怕。同时又想到了小时候听过的一句话叫“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便更增添了一种恐怖感。想到自己父亲被查,自己莫非也必须跟上?

果不其然,十几天后,牛辉的灾祸降临了。

周薇、林会长、涂会长、苏姗等著名侨领突然向社会发出公开信,声讨牛辉在联合会里面财务不清,且生活作风败坏,乱搞女人,已经给海外爱国侨团的形象造成了重创,并被国际反华势力所利用,呼吁有关的社团管理部门审查牛辉的贪污行为。同时又指出,牛辉不仅搞了王艳一个女人,还有一个现在十八岁就怀孕的小情人。声明也呼吁大家积极提供证据,牛辉有没有在该女孩十六岁以前与其发生关系。并特别强调,如果有,那可是非常严重的强奸幼女罪。

该呼吁书在网上一出现,华人社区为之震动。因为这是侨领之间一次公开的内讧。以前尽管陈卫东有理财欺诈、牛辉本人也有通奸生孩子,还有媒体大佬玩三P等种种不堪的事,但这都是侨领个人形象的问题。而这次奥克市华社最大侨团的公开分裂,可是一个石破天惊的政治事件,标志着当地爱国阵营的决裂。于是乎,各大网站、报刊、电台、微信到处都在传送这个消息。不仅将牛辉的历史翻了个底朝天,就连他高中时候的恋人嫁给一个新西兰黑人老头的事都揭出来了。更指牛辉喜欢逛脱衣舞店,除过十八岁的女大学生,还包养了一个越南指甲店的女孩等等,周薇、林会长和许多侨领也都在许多场合积极传扬着牛辉的各种黄色笑话。

黑山这下也不甘寂寞了,为了报复牛辉一向对自己的轻慢,和几个无聊文人也在微信上写着下流的打油诗。

“不渡银河爱红楼,牛郎却作观园游

只知春日狂播种,忘记秋来把果收。”

诗歌讽刺牛辉搞越剧林黛玉的扮演者,只知种,不知收。

另外一首是改写李清照的《如梦令》:

“昨夜风疏雨骤,

黛玉满身蝌蚪。

且问簾外人,

知否,知否,

应是艳肥牛痩!”

王艳的前夫姓连,“簾外人”是“连外人”的谐音。意指她的前夫名为丈夫,实际却是个外人。

还有一首诗,其实是抄八十年代西北大学中文系学生蔡大成的一首诗,但大家都以为是黑山的创作,其中几句是这样写的:

深入,深入,再深入

舒服、舒服、真舒服

几首诗,将牛辉的绯闻演绎得夸张而又滑稽。当然了解内情的人,知道黑山和他的诗友们其实是在参与着一场社区的政变。其实,黑山也有自己的一些小心事,前几年,他曾找过牛辉,希望他赞助一下自己的诗歌活动,但是,牛辉却对他爱理不理,现在,黑山终于等来了一个报复的机会,于是就拉上自己的几个写诗的哥们、女友,和那些搞牛辉的侨领一唱一和了。不过,黑山却因此被社区给另外取了一个名字:黄山。

奇怪的是,面对这场风波,总领馆却没有出面制止。刘沐阳、周志齐、刘兰兰这些牛辉的马仔,也都躲到一边不出声了。牛辉给他在华文媒体的朋友打电话,请将自己的书面反驳声明登出来,但媒体都一个个回避。牛辉想到自己平日请这伙人吃吃喝喝,关键时候他们却做了白眼狼,感到非常伤心。反而是《镜报》的牛熙出于同为牛姓的考量,想办法通过买广告的形式,将牛辉的声明登到了《镜报》上,算是让牛辉有了一个比较正式的反驳渠道。当然,广告费肯定是花了不少的。

这一波对牛辉攻击的根源是来自哪里?牛辉根据各种迹象判断是来自方强。牛辉认为,自然是因为方强在各种压力下为了自保,要和自己来一个切割,才指示苏姗串通其他人来搞自己。其实,这完全是冤枉了方强。方强为自保,抛弃他就可以了,为何还要继续搞臭他,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看来牛辉也是因为这两年挫折感太强,已经变得杯弓蛇影了。

实际上,这个联名信背后的黑手是罗会长。罗会长眼看方强有惊无险已经稳固了宝座,尽管牛辉可能要被放弃,但自己却一无所获,气得在心里直骂娘。正好此时,他那已经去了政协做外事委员的老同学也在电话里抱怨,方强这次回国述职多日,见他退休去了政协,根本不把他这个前领导当一回事。罗会长一听,觉得机会来了,于是便决定利用自己老同学的不满干一票大的,对牛辉来个痛打落水狗,让他的主人方强也落个一身脏,好让老同学在政协会议上发声。他深知,老同学原来做过奥克市的总领事,又是前外长,如果对奥克市的侨务问题提出批评意见,是会受到各方面领导重视的。只有这样,才能扭转自己在奥克侨界被边缘化的局面。于是,便让周薇出头,串通联合会的其他几个人,从内部对牛辉发起攻击,苏姗尽管是方强的人,但是为了给自己争取联合会会长的位子,也就和周薇他们站到一起去了,她才不在乎这样做是否会伤到娘娘腔的方强。

苏姗于是和媒体协会的主席刘晓私下通了话,苏珊知道刘晓没有啥料,连个新闻报道都写不清楚,只会一味讨好上级。于是,就故意暗示搞牛辉是方强的主意。但刘晓不知却苏姗是假传圣旨,只觉得苏姗和方强总领事关系密切,办好此事正是讨好方总的难得机会,同时,说不定还可以进入苏姗那个高个子女的圈子便立即以媒体协会会长的名义给各媒体做工作,要求媒体不要发支持牛辉的消息和言论。媒体的小头目当然都是“你懂的”,因为如果谁懂不起,明年由刘晓代总领馆遴选的媒体回国参访学习团,肯定就没份参加了。

社区突然出现的“倒牛”风波,一下将刚刚从权力危机中转危为安,并沾沾自喜的方强打懵了。下午快下班前,他正在浏览当地的几份中文日报,侨务领事张德来到了他的办公室,神色显得很慌张,张德问:“方总你看到《美华网》的文章没有?”

“什么事?”方强放下《海岛日报》,疑惑地问道。

“美华联合会的几个分会长发表公开信谴责牛辉,说他贪污腐败。”张德急切地说。

“噢”,方强急切地打开《美华网》,粗粗一看,这完全就是一篇“讨牛檄文”,再一看下面的留言,已有一百多条跟帖,全是嘲笑、谩骂,连总领馆都卷了进去,而且有几个帖子还指名道姓提到了他本人。方强一看,脸很快就气青了,再看看张德,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方强看到他这副怂样,不由得心中火起,问他:“你是干什么吃的?出这么大的事情竟然是连一点察觉都没有?”

“我,我”,张德没话说了,方强本来就对他的侨务工作能力不看好,却没想到又出了这么大的漏子,上次《新世纪》攻击牛辉,固然不好对付。但《美华网》接着火上浇油,张德一点办法都拿不出,这分明就是无能和负不起责任了,方强在会议上,当时就严厉批评了张德的工作。

张德知道,自己工作上屡出纰漏,也是没啥话说了。令张德想不到的是,尽管平常和这些侨领交往也算深入,他们对总领馆也表现得服服帖帖,但没有想到,他们背后却敢这样无法无天,现在看来以前的服从都是装出来的。这伙侨领有的是难民,有的是假结婚移民,还有的是黑社会,这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货,真不能完全信任他们。这点在出国前的工作培训中,那些有经验的老外交官早就讲清楚了的,没想到自己平时却被这帮侨领装孙子的样子糊弄了,以至今天出这种事,这不是让海外反华势力看笑话吗?

此刻,方强考虑得更多的是如何给刚刚保自己过关的部领导交代。本来他重用牛辉,就造成了很不好的社会影响,海外反华媒体《新世纪》没有少拿牛辉和王艳的事情做文章。尽管牛辉政治上可靠,但毕竟公众形象太差了,他的绯闻给总领馆和自己的声誉都造成了重创。方强原来的计划是让牛辉悄悄落地,然后再物色自己心仪的侨领代替他,没想到社区却突然发生了这场政变。他知道,这场“倒牛”风波,明里是对着牛辉,暗里却针对的是自己。这也说明自己作为总领事,根本就没有掌控华人社区的侨领群体。

更让他生气的是,苏姗也参与其中了,这不是明明白白拆自己的台吗?

情急之下,他拿起电话,问苏珊怎么跟着几个人胡闹,没想到苏姗却笑了起来:“方总啊,牛辉不就是你的鸡肋吗?你可不要把我当成杨修斩了啊!”

方强原以为她要强辩,结果她倒坦诚,弄得自己不知如何往下说了。

只好“你”、“你”,“你这完全是胡来!”

换来的,又是苏姗一阵清脆的笑声。

苏姗的来头其实很大。她的外公是数得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她十几岁的时候就随父母移民到了香港。苏姗在奥克市拥有七、八家大型百货连锁店,在两岸三地的华人、华侨中都有深厚的人脉,而她的老公又是个资深的犹太人律师,在主流社会也有不小的影响。方强心里很清楚,有苏珊这样的人支持自己是幸运,如果她真在背后捣鬼,自己这个总领事当起来可就难了!尽管苏姗是在消费自己,但是,现在也就只能装傻了。想到这里,于是,方强便借坡下驴,开了句玩笑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最好做你的心肝!”苏姗的话似乎充满了挑逗,但在方强听来,这却是某种政治平衡的信号。毕竟这种世家女如此辣味的娇嗔,对于平民出身的他来说其实是一种抬举。

方强,苏南县城里一个小学校长的儿子,凭着自身干到总领事这个位子上,肯定是有着一些过人的机灵的。他知道,尽管苏姗他们的“倒牛檄文”给了自己一闷棍,但是如果自己凭借总领事的威风再对他们兴师问罪,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过了很久,方强才慢慢平静下来。凭直觉,他感到这封信后面一定有文章,而且很长,很长


(未完,请关注下节)


浏览(2465) (20)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一冰 回复 万沐 留言时间:2021-11-25 06:29:41

这段故事您也可以写写,不知姜春云的老婆怎样了。

回复 | 1
作者:万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1-11-25 04:41:44

据我观察,身边的人都患有权力病。

有另一个常委的“彭帅”,由于顺应了常委,拿着常委给的好处,但兵不甘心锦衣玉食的生活,四处嘚瑟,红火得很!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1-11-25 02:07:23

好像有这样一种现象:一个人红火的时间长了,暗中逐渐积累下很多不满,有时突然出现一个破口,众人就借此同时炮轰此人,像是要打倒他。

在乎侨领之职,看来不仅是虚名,还有不少实际利益。

有的国人似乎就喜欢当官,当领导,颐指气使别人,才有优越感。即使到了国外,有的人在教会也要当领导,组织大家去他家学习圣经,呵呵,不学毛选了,感觉意思都一样,结果各位被领导的教徒发现这个满口上帝的人是如何虐待七十多岁不懂英语的老母亲。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