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畏齐的博客  
长铗思归梦已残,依稀明月旧江南。  
网络日志正文
《黄浦江》(长篇小说连载) (9) 2022-08-04 14:10:20

Watercolor Materials.jpg



第5章 薇园秋夜



这两个月,孝成赚了十多块银洋,老龙兴在田里辛苦一年,也未必能赚到这么多钱。回到望江村,孝成把城里的见闻讲给爸妈和邻居听,真像个见过世面的人了。

孝成孝如其名,把钱全交给了父亲。

望江村里一传十,十传百,都知道老罗家出了这么个争气的儿子,又有手艺,又能赚钱。于是便有人来提亲。

可是老龙兴却不急于让孝成娶媳妇,怕乡下媳妇误了孝成的前程,他想着怎样能让孝成再回浦西去,最好能扎下根来赚大钱。



蒋家大宅里每日依旧风光忙碌,宾贤顾着外面的生意,有空则自己读书写字,偶或也有几个知己过来,小酌清谈。家里的事,全由蒋太太做主。

蒋太太调派家中日常事务,多倚赖阿良,所以蒋家大宅的真正管事,其实是阿良,只是他事无大小每日都例行禀报蒋太太,而阿良所报,蒋太太也无不批准。

蒋太太也不闲着,镇日与城里一帮太太奶奶们搓麻将闲聊,于上海滩的风物人情,碎闻绯言,无所不知,晚上择其精要,向丈夫通报,这是宾贤生意信息的一个重要来源。


这天蒋太太听说刘家老爷安国明年五十大寿,想要学老太爷的样子,定做寿棺,立时想起小木匠孝成,便向刘家管账的二少奶奶蕙兰推荐了孝成,自然还添油加醋说了孝成许多好话。

蕙兰天资聪颖,嫁入刘家后非常贤惠能干。她虽未曾正规读过书,却能从刘家亦商亦学的三代人之间东拼西凑,萃取整理,竟然学得翰墨粗识,对算数之学尤其无师自通,在老太爷和老爷安国面前得到的重视,甚至超过建业建功建文三个孙子。

这几年蕙兰一直帮老太爷协理刘家的财务,在老太爷面前很说得上话。她去与老太爷一说,老太爷觉得既然是蒋家推荐,手艺品行自当无疑,当即应允了。

蒋太太得了准信,便让阿良安排到浦东请孝成。


阿良回到屋里跟侄女玉屏商议,准备亲自去望江村,可是又有点犹豫。他对玉屏说:“第一次过江是去请张木匠,碰巧见到小木匠,第二次是因为我熟门熟路,又是我许诺他蒋家会请他,这第三次还是我去,毕竟我也是大户人家的总管,我的面子也代表蒋家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亲自去请个小木匠,倒成了三顾茅庐啦,让他以为自己厉害得卧龙一般?”

玉屏笑了:“叔叔向来不在乎世俗礼教,倒也怕失了体面威风?蒋家佣人一大堆,你派谁去都可以啊。”

“这帮没用的东西,有哪个能把话讲清楚的?看来还是要我自己去,也怪我平日什么都亲自做,没有注意调教一两个靠得住的奴才。”

“一个浦东小木匠,有这么麻烦么?这样吧,我推荐一个好奴才给你?”

“你说谁?”

玉屏眨眨眼睛,神秘莫测:“这奴才啊,绝对靠得住!”



炎夏渐渐过了,近午的热气里终于夹带了丝丝凉风。

张家伯伯坐在门口乘凉,见孝贵一瘸一瘸地走过来。

张家伯伯招呼他:“孝贵啊,又跟谁打架了?过来张家伯伯帮你揉一揉,你这样回家,你爸可要心疼死了。”

“我阿爸才不心疼我呢,早晚说我没出息,前天还说让陌生人打死算了。”孝贵嘟着嘴。

“今天碰见陌生人了?”

“也不知哪里来的野,野种,人倒是瘦小的,出手那,那个狠。”孝贵边说边往身后看,他一激动,就有点结巴。

孝贵身后,远远地跟着一个男孩,看着有十五六岁样子,穿着的灰布褂子宽大得好像偷了他爹的衣服,头上戴着一顶西洋铜盆帽。

张家伯伯迎上去问:“小子,你浦西来的吧?”

“你怎么知道?”那男孩问,孝贵也奇怪地看着张家伯伯。

“这种铜盆帽,浦东人哪里见过?都是浦西人跟着洋人学来的。”张家伯伯得意地显露了自己也是见过世面的。

“不错,大爷,我是从浦西来的。大爷识货,这种帽子确实是洋人的,不过不叫铜盆帽,叫菲多拉帽。”那男孩说罢向张家伯伯行了个抱拳礼。

“阿哟,小子有学问还懂规矩啊,不过怎么一到浦东就敢打架欺负人?”张家伯伯话里带着质问的口气。

“大爷,小子不敢,小子冤枉啊,是他先打我的,我是被逼还手啊,他说不姓罗的进村要交买路钱,我说没钱,他就敢打人。”

“什么?孝贵?不姓罗要交钱给你?我也不姓罗啊!”张家伯伯转身对孝贵狠狠瞪眼。

“没,没有啊,张家伯伯,我是看他像行路不正的人才故意拦住他的,你看看他的衣服,像,像是偷来的。”孝贵一边辩解,一边一溜烟跑回自己家去了。


“大清早的,哇啦哇啦吵什么?”老龙兴听得说话声,走了出来。

“两位大爷,我从浦西来,是来找罗孝成小罗师傅的。”那男孩向两人抱了一圈拳。

浦西终于来人了!老龙兴心里一咯噔,忙抱拳回礼:“你问对人了,小罗师傅就是我儿子。”说着回头叫:“孝成,你出来,有人找你。”

孝成走出门来,那男孩笑嘻嘻地大声叫道:“小罗师傅好。”说完还鞠了一躬。

这一低头,那顶太大的铜盆帽差一点掉下来,他连忙一手扶住帽子。

孝成扑哧一声笑,急忙侧过头去,嘴里的早饭喷洒到房前的泥地上。

他转回头指着那男孩依旧忍俊不禁:“你怎么,哈哈,玉,哈哈,怎么成这样了?”

老龙兴和张家伯伯看他们两个神色,明白了他们一定认识。

“孝成,这位是你在浦西的哥们?”老龙兴问。

“阿爸,不是哥们,是姐们,她是女的。”孝成眉飞色舞地嚷。

“女的?”老龙兴和张家伯伯瞪大了眼睛。

“女的?”不知何时孝贵又蹴回来了。

“对不起两位大爷,小罗师傅,小子姓柳名玉屏,我叔叔就是蒋府的管家柳阿良,他来过这里的。”那男孩脱下铜盆帽,露出一头盘起的长发。

“哦,柳先生,柳管家,见过见过,一身好功夫,原来你是他侄女,柳家人,果然也是一身好功夫,怪不得姑娘把个小子都……”老龙兴刹住嘴朝孝贵斜看了一眼。

“不好意思,浦西到这里有些路,我叔叔没空来,我一个人来他不放心,所以让我女扮男装,这身衣服就是叔叔的,所以宽大得像偷来的。”她向孝贵笑了笑,走上去说:“小兄弟,我出手重了,对不起,让你打还吧。”说着闭上眼睛做出任打的样子,全无女孩儿家的羞涩。

孝贵看看玉屏,也不敢动手,只说:“哎,嗨,没,没事,孝成是我兄弟,他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其实我也不,不怎么痛了。”

“好了好了,大老远到浦东来,不要老说打架的事了,进屋谈吧。”老龙兴料想玉屏会带来什么好消息,不让她再与孝贵他们纠缠闲话。


龙兴嫂在屋里把屋外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等玉屏进了屋,对她一身古怪打扮已经不以为奇。

孝成向母亲介绍这位是玉屏小姐,龙兴嫂马上送了一杯茶上来,请她坐在八仙桌边。

玉屏把蒋太太推荐孝成为刘家做寿棺的事一说,老龙兴夫妇都喜得合不拢嘴,一口声地称好。龙兴嫂还又夸奖玉屏能干,小小年纪能一人过江替叔叔办事。

玉屏嘴上客气,心里却想,叔叔当年闯江湖,比自己还小呢。



过了中秋,孝成就要启程。这一次,他已经有了去浦西的经验,不像第一次那样紧张了。

老龙兴送到门口,孝成看着父亲的驼背,不禁担忧:“阿爸,你又要一个人种地了,太累了。”

“不用你担心,田里的活我做惯了。”老龙兴说。

“可是太累了会生病的。”孝成还是放心不下。

“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我实在干不动,就让田地荒掉一部分,也可以租掉一些。”老龙兴脸上显得轻松。

“阿爸 …… ”

“乡下的事你不用管,在乡下混一口饭吃不难,”老龙兴双手抓起孝成的一只手,使劲握住说,“罗家的长远前程在浦西,你要记住。”

“嗯,我记住了。”孝成使劲点点头。

“假使有机会长留在浦西,一定要抓住机会。”

“是,我也记住了。”



蒋太太一边等孝成来,一边在牌桌上继续打听,又给他揽了几家活,都是做寿材的。

原本城隍庙一带有恒德和成大业两家寿材店,可是价格不菲,有一位戚太太特地到成大业察看了品质,又到蒋家看了孝成做的矮凳,结论认为小罗师傅的生活更好,价又公道。

这话在牌桌上一传,人人都知道蒋家推荐的小木匠能干。又经蒋太太夸孝成聪明,勤恳,乃周浦张木匠唯一传人,人又长得高大帅气,惹得一众太太小姐们个个引颈翘望,巴不得自己家里有人要做寿材。



自孝成离开蒋家后,玉娴在玉屏支持下继续放足。她已经不再穿专为缠足者保养脚型而设计的弓鞋,改穿了跟玉屏一样的平底鞋。

卷曲的脚趾开始舒展,两脚拇趾也渐渐变长。贴身的丫鬟已经无法瞒住,她开始还着意避开父母,渐渐地也躲不过了。

等宾贤夫妇最终发现,玉娴步履已然平稳,若不刻意做作,已经没有“莲步婆娑”之姿了。


宾贤把玉娴叫到书房,着实训斥了一顿。他对缠足一事原本心情复杂,但对玉娴竟然瞒住父母在这么大的事上自作主张先斩后奏,却是十分震怒。

玉娴被训得无处哭诉,觉得做女子真是冤屈,竟然动了出家的心。

蒋太太舍不得女儿,进来对宾闲劝阻了几句,转身对玉娴又是疼爱又是抚慰,言下之意,总还是想劝女儿把脚缠回去。

玉娴却说死也不要再缠足了。


IMG_1031.jpg

qrcode_www.amazon.com.png



浏览(1411) (1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