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三春晖的博客  
往事悠悠 涛声依旧 ......  
        https://blog.creaders.net/u/3646/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爸爸,父亲节快乐! 2021-06-20 16:08:02


    多伦多的父亲节,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多少差别。走进商场里,没有见到类似圣诞节的张灯结彩,甚至没有针对父亲节的优惠促销活动,而且由于疫情的原因我们看到的只是尚不如往常的人来人往。难怪有人抱怨父亲节就跟没有节日一样平平常常。最有趣的是我刚来加拿大不久----那一天也是父亲节即将来临的时候,我开车在路上随手打开收音机,只听到一个老外忿忿不平的抱怨:父亲节跟母亲节没什么好比的,你看母亲节,女人们收到的又是鲜花,又是首饰,还有一盒盒精美的礼物,可我收到什么呢,去年就收到一个玻璃杯,上面贴着一片胶带纸,胶带纸上写着父亲节快乐,That's it老外到底是老外快人快语的,不像中国的男人,说话之前往往都要想好了再开口。但不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父亲节不在母亲节的那个档次上那是事实。说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其实,因为对孩子们的关爱,母亲总的来说是比父亲付出的更多的心血。男人和女人在人世间的分工是有区别的,母爱似海,让孩子们泡在蜜水里幸福成长,父爱如山,蕴含着高山仰止般的精神力量。

 

    父爱看起来不如母爱那样具体有形,但细细品味亦隽永甘甜。记得小时候,父亲时常带我们出去玩,想来父亲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爱玩的人,可能是我们姐弟仨陆续来到世上之后,父亲的玩心才不得不收敛。但随着我们日渐长大,他那就被压抑的玩心重又萌发,于是他就带着我们一起去玩。记忆中比较深刻的是大约在文革初期父亲有一天晚上带我们去福州南公园去看木偶戏,我依稀记得那天大家都围着一个有围栏的无水的池子边上,池底有一圈小铁轨,一列小火车在蓝色的灯光下在小铁轨上绕圈圈。我在那里看得入迷,因为那是我今生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火车这个东西。我们平时最常去的是东街口百货大楼,特别是夏天的傍晚我们都吃过晚饭之后,常常是母亲在家忙着做家务,父亲让我双腿跨在他的肩膀上,两个姐姐在身边一路蹦呀跳呀的从衣锦坊步行到东街口。当时的东街口百货大楼不如现在这么堂皇,当时的大楼挺朴气的,外墙是密密地嵌着的豆大的小石粒,大都是褐色的,其间夹杂着些许黑色和浅褐色的,很难想象那么多大小相近又都是基本上同一颜色的小石粒由人工筛选出来要费多少功夫。东街口百货大楼的一楼的地面最初是正六边形的雪白的马赛克铺成的,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似乎没有什么,但在四十年前算是很好的了。每一次去那里,我都几乎乐而忘归。穿着塑料鞋的我往往喜欢猛跑几步,然后并住双脚,象滑雪那样在马赛克地板上乐此不疲地滑,有时候摔得小手掌和小屁股发麻赖皮似的躺在地上,父亲就会过来俯身将我扶起。当时的东街口百货最吸引我的是一架10块钱的飞机,就放置在玩具柜的最显眼的地方。我常常趴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但还好没有吵着要父母买。当时的学徒工的月工资不过三四十元,可想而知10元钱在当时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已经不是一个小的开支了。现在的东街口百货大楼的靠八一七路那一侧与旧的大楼对接的十几层的新大楼是后来加盖的,原先那里有一家叫做夜间的店,里面卖的糕点非常好吃,记得有一天晚上母亲带着我在这家店关门的时候路过那里,母亲快速跑过去买了一块非常好吃的糕点给我吃。沿着八一七路再往南一点有一家新华书店,那是当时福州闻名遐尔的书店,我的大多数连环画小人书都是在里面买的。有一天,父亲买了一本《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小人书回来,我一口气看完,觉得余味未尽,还想看看书店里还有没有类似好看的书,于是我就从衣锦坊跑到那里,只见那里仍然排着不下100人的长龙,从书店里一直延伸到八一七路的人行道上,不知道父亲给我买这本小人书的时候,用了多少时间来排队。

 

    童年时代的快乐是人生的一笔财富,如今回味小时候父母给予我们的快乐,心里不禁油然而生感激之情。当然人生是酸甜苦辣构成的,即使是快乐的童年少年时代,亦有不如意不开心的时候,而每当这样的时候,父亲的坚毅和克制都会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记。记得1975年的暑假,当时爸爸还在单位的厦门教学点工作。由于不少人的孩子正值学龄,暑假都在家里闲着无事,于是爸爸的单位就组织在厦门教学点教职员工的家属们一起去厦门玩。在前往厦门的路上,大伙儿大都很开心,但我们家却带着些忧虑。因为就在我们去厦门的前几天,四叔公不幸病逝了。父亲早年丧父,其后四叔公是当时祖辈中唯一在世的男性亲人。由于当时在外地工作也很难离开工作岗位,而且当时的通讯也不方便,所以,我们没有通知父亲,而是由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仨参加四叔公的葬礼。去厦门的路上妈妈还念叨着担心父亲听到四叔公仙逝的消息时会很伤感。虽然有些担心,但对于我这个孩子来说,还是盼着快点到达厦门与分别几个月的父亲相见。可是当时的福厦路路况很差,大部分路段都很颠簸,汽车只能在慢速中行进。我们傍晚从旗汛口出发,一直到第二天黎明时分才到达,虽只有一个晚上但在我的印记中仿佛很久很久,终于见到久违的父亲,一家人很开心很开心。爸爸把我们带到宿舍里,好一阵子的寒暄。最后母亲犹豫地轻声说四叔公去世了,父亲吃了一惊,嘴巴张着,我仰望着他,只见父亲喉结抖动了一阵子,眼眶里满是盈盈的泪水,但在女人和孩子们面前他还是强忍住没有让泪水流出。

 

            还有一次父亲的泪光也令我难忘。那是在我高考那年的夏天,不知是因为我读书过于刻苦还是因为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从省立医院门口繁杂的人群中穿过而被传染,在高考前的一个月体检的时候,查出得了肺炎,无法领到高考的准考证。真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得了一场错误的病。失望极了,我回家后把书桌上堆积如山的高考复习材料都推到地上。父亲没有责怪我,而是耐心的安慰我,嘱咐我要勇敢的面对现实,不要胆怯,如果没有上大学也有很多路可走。在父亲的教诲之下我渐渐冷静了,于是严格按照医嘱,专心养病,这样到了高考前一周,我又去省立医院复查,结果是肺部阴影缩小了很多,但还没完全康复。是让我去高考还是不能去高考,正是医生举棋不定的时候,那是影响我一生的命运的时刻,父亲拉着我对医生说我是认真学习的好孩子是重点中学的三好生,反正能说的好话全都说了,主任医生无疑被父亲的一席话感染了,在副主任医生还有疑虑的情况下签字同意让我去高考,我当场高兴得跳起来,我看了看父亲,他也高兴得热泪盈眶,还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转眼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只是人生无常,十几年前一次不经意的移民申请,改变了我后半生的人生旅程。十几年来,思亲想家成了生活中的家常便饭,好在这几年世界进入了互联网时代,现在每个周末都可以和父母视频闲聊,这样虽说在万里之遥,但可以视频见到双亲也算是难得的慰藉。昨天视频聊天的时候,望着父亲额头上被风刀霜剑刻下的皱纹,我很想对父亲说:爸爸,父亲节快乐!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大概是因为类似败军之将何以言勇,对于不孝之子而言,任何好听的话从其口中说出来都显得苍白无力而自觉得羞于启齿。于是我只好等到聊了半个小时之后从手机的屏幕里看见父亲告辞起身走出卧室。我像个做错事的小男孩用英语轻声偷偷地对着父亲驼着的背影说道:“DaddyHappy Father's Day


浏览(1996)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ida 留言时间:2021-06-22 12:01:41

真情流露,父爱无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