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罗网中的独白  
生活在罗网之外的人想象不出罗网里能发出声音。现在就请你听“举步即罗网”的国度里万马齐喑中的独白。  
        https://blog.creaders.net/u/6305/ > 复制 > 收藏本页
网络日志正文
(转发)独家重磅爆料:拜登《在总统就职仪式上的讲话B稿》 2021-02-02 18:07:49


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副总统哈里斯,议长佩洛西、领袖舒默、领袖麦康奈尔,副总统彭斯,尊敬的来宾们,美国同胞们:


我感谢我的来自两党的前任今天来到这里。我发自心底的感谢他们。


卡特总统也知道。我昨晚与他通了话,他今天不能来到我们身边,但是我们向他毕生的奉献表达敬意。


我刚刚宣读了神圣的誓词,由乔治·华盛顿首先开始、所有那些爱国者都宣过的誓词。


每个在场与不在场的人都知道,今天的总统就职仪式是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形势下的一个前所未有的典礼。其中最特殊的一点是,有超过250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荷枪实弹在整个华盛顿保卫着第四十六任总统的就职。或者说,美国第四十六任总统是在超过25000名国民警卫队士兵荷枪实弹的保卫中就职的。


这使今天的气氛缺少了应有的欢快。


别说其他人,就是我本人,在将近五十年的华盛顿从政生涯里参加过数不清的总统就职仪式,这种情形也是第一次目睹。不幸的是,它的主角还是我本人。


美国《独立宣言》公开宣布:人们为了保障上帝赋予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等权利才建立起政府,政府的正当权力来自人民的同意;如果政府背弃了上面的目标,人民就有权力和义务推翻、废除和改变它。我们的建国先贤、我们的历史还反复告诉每一个公民:美国政府的权力是人民授予的,它存在的唯一根据、意义和目的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尊严和福祉;人民无需害怕政府,政府更没有理由恐惧人民。


可是今天,我们第一次打破了两百多年来一以贯之的这种价值观、原则和精神。


任何讳言和借口都是没有意义的:25000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明白无误地告诉全世界:我们恐惧人民。


不必强调说“我们担心的只是少数企图破坏今天就职仪式的暴力分子”,因为谁都知道,我们同样也将我们的民主党支持者们挡在远处——因为我们也不放心他们。请大家一直记住我的话:如果一个政府开始害怕一部分人民,它势必将恐惧全体人民。


不论责任、原因和过错在于谁、在于什么,我对此都深深感到痛心、不安和愧疚。


今天这个就职仪式的异乎寻常,也象征、意味着我们每个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将无法回避和忘却去年11月3日选举以来所发生的一切是非恩怨。


在这次史无前例的选举争端里,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没有胜利者,有的只是民主的失败、美国的损失。


我清楚,现在有一半的美国人仍然不相信我真正赢得了这次大选、不承认这次选举的真实与公正。此时在这里,我愿意在无所不知的上帝俯视下、以我的良知和人格发誓:我从未指示、暗示和怂恿任何人用任何方式以非法手段帮助我赢得这场选举。同样,我也不可能操纵选票——我能够控制的选票,只有我本人和我太太两个人的。


至于我的选举团队和千千万万民主党助选人员的行为,我不知道也无法掌控。


我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党为我安排着所有。这是我的选举,更是民主党的选举,我无法决定一切、控制一切、知晓一切。我现在所说全都出于至诚,每一个对华盛顿政治生活有经验、体会和了解的人都会感同身受。


在大量民众最怀疑的时候、在美国上下最纷扰的时刻、在两党选民最分歧的时候、在整个国家最撕裂的时刻,我曾经犹豫过:是否在争议激烈、充满嫌疑的几个州重新举行一次选举?以使胜负双方都能释然、使美国人民心安理得、使民族伤口不再扩大和恶化,让赢者理直气壮、让输者心服口服。


但是,这种事情我不由自主。我个人的意志之上还有党的利益,而党的利益是高于一切的。


也许有人认为我依然在推卸责任:做为当选者本人,如果当初我明确不懈的坚持己见,最终是没有人能阻挠重新选举进行的。


他们说的或许有道理。


我必须说:我有个人的私心,我怕复选自己万一失败。


我和踏入艰难坎坷的从政一途的所有人一样,始终渴望有一天能成为美国这个世界上最伟大国家的总统。梦想成为国家最高领导人不是叛逆、恶行和罪孽,而是光明正大的雄心和引人骄傲的抱负——这正是美国和一切专制极权国家之所以不同的伟大之处。


然而也不仅仅是这些。对我来说,除了上面和一切政治家相同的志向,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原因与状况:我生命难以分割的一部分、我挚爱的无可言表的儿子博,在他英年早逝的临终前弥留的最后一刻,凝视着我,用他微弱的一息尚存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对我说:“爸爸,请答应我:你一定要、一定要当上美国总统……”


我怕让他失望,怕完不成他的遗愿和嘱托。请你们理解,理解一个慈爱的父亲的心。


当然还有,我也怕万一复选失败后枉担了我并不知情的作弊责任,在美国历史和人民面前留下污点。


我承认,私心使我在关键时候软弱了。这种软弱,又使我在反对意见面前退缩、放弃,不再坚守原则。


但请原谅我,我只是一个凡人。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意识到,在万能、神圣的上帝面前,每一个人,无论他貌似多么强大,其实都是一个懦弱、渺小、可怜的罪人。


我希望2020年选举的深重教训给我们未来开启一个判例,或者促成一个新宪法修正案的诞生,这就是:一旦一个州的选举结果面临严重质疑和争议,能自动启动在更加严格监督下进行复选的程序。最高法院、国会、两党、各州必须放下私利,就此达成共识和一致。没有必要担心和顾虑利益攸关方及其支持者短时期内的反弹、骚动和过激行为,更勿需考虑人力、物力和经济成本——这种成本,要远远低于人民对选举的怀疑、对民主的失望、对正义的丧失信心,以及美国的分裂、社会的动乱和美国在全世界道德号召力消亡所造成的代价。


此时此刻,尘埃已经落定;痛定思痛,我们对民主有了更深沉、更全面的认识和体会。民主既珍贵又脆弱,美国历经两百年的制度伟大非凡但并非坚不可摧,尤其是在世界上我们的敌人正对我们虎视眈眈的时候。


里根总统说过:“自由距它的灭绝不过一代之遥。我们没有办法把自由通过血脉传给子孙,我们必须为它而战,保护它,将它交到后代手上,而我们的后代也必须做同样的事情。否则有一天,我们将在暮年告诉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曾经自由的美国是什么样子。”是的,自由得来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流血和牺牲,但失去它也许只要一瞬间。罗马共和国存在了将近五百年之后还是让位于独裁,别说只有两百多年的美国——自由不是历史的终结,历史还可能倒退。


此时此刻,在这个四年一度的美国人民重要的日子里,我要说的最紧迫和最关键的一点是:让我们着眼未来,团结与和解。


美国故事所倚仗的,不是我们当中的某一个人,不是我们当中的某一些人,而是我们所有的人。


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是美好的人民。几个世纪以来,经历风暴与纷争、和平与战争,我们已经走过了漫漫长路,但是还有长路漫漫要走。尤其是今天,我们必须带着速度和紧迫感前行。


在我们国家历史上,没有多少时候、多少人面临比今天更多的挑战和处于比今天更具严峻性和艰巨性的时代。


我们正在进入的可能是最为艰难、最为致命的疫情阶段。我们必须抛开政治分歧,凝聚成一个国家来面对这场大流行病。


今天,在这个1月的一天,我把整个心灵都投入到这一点:把美国凝聚在一起,团结我们的国家、和解我们的人民。有了团结与和解,我们就可以成就了不起的事情,我们就可以使美国永远成为世界良善的领导力量。


这是我们充满危机和挑战的历史性时刻。团结与和解是唯一的前行道路,我们必须作为一个团结的美利坚合众国来面对这一时刻。我们一起行动的时候,美国从来没有、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我向你们保证这一点:我将成为所有美国人的总统,所有的美国人。我向你们承诺:我会为支持过我和没支持过我的人同样努力地奋斗。


我想对支持过我们竞选的人说,你们寄予我们的信任令我心生谦卑。对不支持我们的人,我想说,在我们继续前行的路上,请听听我的想法,评测我和我的心。


我想最真诚、完全敞开心灵地对那些怀疑我、怀疑民主党、怀疑民主党拥护者的人们说:你们怀疑我们憎恨美国、仇视美国的制度和美国的历史,怀疑我们想要摧毁美国的民主、美国的价值观、美国的立国根基、美国的精神信仰、美国的基督教,怀疑我们想把美国变成我们敌人那样的国家;别的人我无法越俎代庖的解释,但对于我本人,你们多虑了。


像最早来到这个新大陆的无数传统的美国人一样,也像以前很多美国总统、包括公认的美国历史上最伟大总统之一的里根一样,的祖上是爱尔兰裔天主教徒。他们很早就来到美国,后来祖祖辈辈始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从未有过一天离开。也许我和他们略有不同的是,我的父亲在爱尔兰之外,还有英国和法国血统。除了上帝和西方文明,我没有任何其他信仰和教育。我从三十岁进入参议院,之后再没离开,毕生在我们伟大制度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里为美国服务。我永远为自己是个美国人,为美国的历史和今天,为美国伟大的制度、精神和价值观,为能荣耀上帝而自豪和骄傲;我之前的生命和我的余生,都是和将为捍卫这一切而战斗。


想要达到团结与和解的目标,我们必须做到:一、自由和宽容;二、摒弃双重标准。


自由与宽容,本来就是美国的核心价值,护佑我们走到今天并成为世界上最伟大和最强大的国家。但是在如今政治极端主义、文化专制主义、意识形态霸凌与舆论压制、种族至上和身份政治以及国内恐怖主义抬头的美国,要重新恢复自由与宽容的传统并不容易;它需要我们每一个人,无论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不论你是白人还是少数族裔、不论你是原生美国人还是移民,也不论你是什么性别、什么宗教。


每一年,都有数以几十万计的各国最聪明的学生来到我们国家求学,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大学有着全世界第一流的条件设施、优秀的教学方法和手段、无以伦比的学术水准和研究成绩、各个领域非凡的教授,更是因为我们大学有着举世无双的兼容并包、理性平和、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这种科学精神,这种自由宽容的治学氛围,这种追求真理的无所畏惧,这种怀疑和不屈服于权威与潮流的独立人格,才是大学的本质、学者的风范。如果一种意识形态垄断了校园,一旦一种思想可以判定其他思想的对错善缪,要是一种学说能够决定别的学说和学者的生死存亡,那么大学精神将彻底消亡、知识的力量将不复存在、美国的心灵将荒芜沉寂、黑暗时代将再次降临。


建国两百年来,自由、真实的新闻一直是美国的第四权。曾几何时,美国是世界自由新闻之都,《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是一切新闻人向往的圣地。让我们由衷自豪的是,美国政府没有自己的媒体、美国政党没有自己的媒体。美国的媒体不依附、不听从任何权力、组织、势力、资本,而只遵循事实、真相和新闻主义原则,这也是我们一直以来批评一切专制国家欺骗宣传、奴化教育和钳制舆论的道义制高点。如果有一天,美国媒体成了一党一派的喉舌和传声筒、美国媒体有选择地决定发布那条事实真相、美国媒体有意识有目的地来封锁屏蔽某种消息、美国媒体没有任何不同声音整齐一律地批判打压某些人,那么我们在全世界的道义制高点就会永远失去,美国就将很快变得和那些欺骗宣传、奴化教育和钳制舆论的国家毫无二致。


在最需要、也最理解自由与宽容价值的美国思想界和文化界,近年来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思想专制、文化压制、舆论围剿、政治恐怖、意识形态霸凌比比皆是,钳制自由、摧残多元、打击异己举目俱在。如果任由以进步主义和政治正确的名义批判、声讨、抵制、封锁、举报、开除那些不同意见者,美国就将沦为它一直在与之战斗的那种国家。


美国的历史是令人惊叹的。在美国两百多年的前行历程中,有过曲折蹉跎、有过急流险滩、有过乌云雾霾;但是美国的的整个生命岁月,比绝大部分国家的成长过程都更简单、更人性、更清爽和更洁净。如果双头鹰和三顶皇冠仍然被今天的俄罗斯当作民族的象征,美国人就没有理由不为自己的历史自豪和骄傲。美国历史是今天美国的源泉、今天美国的基石,是美国精神、美国价值观形成的载体和记录,是美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否定、抹杀美国的历史,就是否定和抹杀美国的今天,就是否定和抹杀美国精神、美国价值观,就是否定和抹杀美国的全部。


我想告诉那些人类最优秀的美国科技公司和它们杰出的领导人们:自由的思想、宽容的氛围、激烈的争论与无所顾忌的表达,是创新不可或缺的条件和源泉。你们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正是取决、归功于这些美国的传统和精神。你们现在的地位,绝不该用来扼杀这些美国的传统和精神。同时请你们不要忘记,那种反其道而行之的制度是如何以“谣言”、“不良信息”、“有害思想”等等为理由、用野蛮的手段把你们封杀和排斥在他们国家之外的——这一切绝不应该在美国由你们再现。


我想告诉全世界的人们,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也是全世界最开放、接纳了最多移民的国家。美国每年接受的移民数量,比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还要多的多。我们欢迎每一个追求安全、自由和幸福生活的人合法移民美国。毋庸讳言,像各个国家一样,美国也有一些人不喜欢移民,但即便是他们,也比其他国家最开放的人们有着更加宽容的心灵和态度去对待移民。我们不能接受:那些严厉杜绝移民的国家安然无恙、置身事外,而张开怀抱接纳了最多移民的美国却无止无休地被纠缠在有关移民的话题和指责中。我想对所有移民美国的人们说:我希望你们热爱美国,忘掉过去,就像你们曾经在星条旗下宣过的誓言一样。我还让你们知道:不要说你们爱的是将来更好的美国、你们移民美国是因为美国会变得更好——将来的美国可能更好、也可能不再好,除了朝鲜,没有一个国家能保证将来一定比现在好;你们今天移民美国,就应该意味着你们爱今天的美国、你们认为今天的美国好的足以值得你们去爱。


同时我还要说,一个政府保护自己的边境不被非法移民进入,和它保护自己的边境不被邻国敌人进犯没有不同。如果一个政府不能保护自己的边境不被非法移民进入、不能保护自己的边境不被邻国敌人进犯,它就不配被称作一个政府。


美国给了它所有成员自由、平等的权利,这种自由、平等权力的延续永存、生生不息有赖于一个宽容、彼此尊重、求同存异的土壤。我想呼吁全体美国人,不论何种种族,都互相尊重、理解:尊重对方同样的权力,也理解各自的差异。没有一个种族比别人低劣,也没有一个种族比其他特殊;所有种族必须一律平等,不允许有一个凌驾于其他人之上的种族。美国没有制度性、系统性、普遍性的种族歧视,在尊重、接纳、善待一切种族方面美国是世界上做得最好的国家——没有之一,甚至超过了那些种族的母国。美国生活着世界上最多的种族,多个种族聚集在一起,必定会比单一种族的国家产生更多的相关问题。美国从不以乌托邦的谎言来自欺欺人和相互欺骗,所以我特别要说明的是:种族问题永远不会解决的完美无缺——除非我们像许多国家一样干脆把美国变成单一种族的国家。我还想呼吁全体美国人,不要再推涨“身份政治”,更不要再通过炒作种族问题、制造种族对立、挑动种族矛盾、煽动种族仇恨来达到谋取政党和团体私利的目的。


我们尊重那些跨自然性别与非传统婚姻人们的选择自由,也应该以同样的宽容去对待那些反对跨自然性别、反对非传统婚姻人们的权利和呼声——这和我们尊重多元文化、保护多元传统、鼓励多元价值观是完整和统一的,要知道西方之外,在许多其他民族、道德、文明和信仰中,也同样视原生性别、异性婚姻为不可动摇的天理和人伦。如果说,既定和持续千年的未必永远正确,那么同样,新生的和革命的也不必然意味着进步和创造。


一百五十六年前南北战争结束后,林肯总统在第一时间宣布:战争结束了,美国人又重归一家,彼此还是兄弟姐妹。联邦政府没有追逃、没有审判、没有清洗、没有秋后算账、没有政治报复。南方联盟总统戴维斯、南方军总司令李很快就重回社会生活,活跃在各界。在近几十年里,许多国家在社会和政治动荡之后,都立即实行了团结与和解的政策。今天世界自由灯塔、民主圣地的美国,绝不应该比一百多年前的自己、比二十二十一世纪的别人做的更坏。因此我郑重建议:放弃对1月6日事件中所有人的政治性清算、追究和审判。


除了自由和宽容,达到团结与和解的另一个不可或缺的前提是摒弃双重标准。


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如果去年五、六月全美的遍地烽火能被堂而皇之提名诺贝尔和平奖,那么一月六日国会大厦被攻占就不该让人感到“震惊”、“愤怒”、“无耻” 和“作呕”;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当陆军部长和陆军参谋长在BLM运动最激烈的时候语重心长地嘱托“对军队各级军官来说,应该倾听民众的呼声,而不要等着他们来找你们”的同时,国会大厦内的五百多个民意代表们也应该秉承同样的谦卑和善意,聆听窗外如潮人海发出的怒吼,而不是简单声讨暴力分子的违法犯罪;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如果波特兰的暴徒攻占市政厅、摧毁警察局、殴伤执法人员、打砸抢烧汽车商场银行、推倒历史人物塑像被辩护为“没有公正就没有和平”,那就没有理由谴责国会大厦遭受的破坏、财产的损失——城市、州和私人财产的神圣性并不低于国会大厦和联邦财产;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当西雅图的无政府主义者占领市中心、宣布成立拒绝现有法制和“脱离美国”的自治区,并被视作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生动实验的时候,就没有资格定义一月六日华盛顿的行为是“叛国”、“叛乱”;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当安提法暴乱罪犯被同情、被宽恕、被假释、被轻罪、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就没有道理对一月六日的暴动实施追捕、举报、穷追猛打、“最严厉的惩罚”;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如果一方可以正大光明的公然烧毁美国国旗、高喊“美国去死吧”、誓言“摧毁美国的政治经济基础”而不受责罚,那另一方就有权利反对和抵制公认的“政治正确”和“进步主义”;摒弃双重标准意味着:不能在一月六号强调宪法、法制和秩序绝对不可以挑战,而在去年五六月却断言“法律和秩序”是一个反动的口号;摒弃双重标准还意味很多很多……



如今,一切已经尘埃落定,美国的利益至高无上。不论是多数党还是少数党——尤其是多数党——请不要再为了党派私利以双重标准去纵容、去原谅一些非法、暴力和极端激进的言行——因为它们对自己有利——,而同时对另一些同样的行为斩草除根、斩尽杀绝——因为它们对本身产生了威胁。


摒弃双重标准关乎着公平和正义,关乎着法律的统一、平等和不可分割,关乎着是和谐还是动乱。秉持双重标准的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法治国家、不再是一个平等自由的国家,意味着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的凌辱和压迫,意味着公平和正义的消亡,也意味着国无宁日。


作为从此刻开始就要就任的美国军队总司令,我必须特别重申一次:军队无党派和不介入政治,是美国立国价值观最重要的一块基石。在这里我要特别告诫和叮嘱所有伟大的美国军人们、各个军种的最高将领们,尤其是参联会主席米利将军:这次你们已经介入了政治,这次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我说的发自内心,不管是为了保证和维护我们宪法的原则和精神,还是关乎我自己个人的担忧——你们今天挺身支持我,明天就可能出面反对我:一旦形成惯例,将永无宁日、贻害无穷。


最近几周和几个月里,我们上了惨痛的一课。有真相,也有谎言,为了权力和利益而编造的谎言。但是,美国从不怕掩盖自己的缺点和不足,我们从不自我吹嘘、厚颜无耻。美国之所以引领世界、所向无敌的原因就在于此。


我们将恢复我们的同盟、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路人对我们的信心。我们不仅要以我们力量的榜样,还要以我们榜样的力量来领导世界。在和平、进步与安全方面,我们将是一个强大并值得信赖的伙伴。我相信我们能够。当我们做到这一点时,我们将书写美国历史下一个伟大篇章,美国的故事。


在我作为总统的第一项行动中,我想请你们和我一起默祷片刻,纪念过去一年里我们在大流行病中失去的所有人。40万美国同胞:母亲、父亲、儿子、女儿、朋友、邻居和同事——哦,不,双亲、孩子、手足、朋友、邻居和同事。


阿门 and 阿乌门。


我的美国同胞们,我以我开始时的神圣誓言来作为今天的结束。


在上帝和你们面前,我向你们保证:我将永远对你们坦白。我将捍卫宪法,我将捍卫我们的民主,我将保卫美国,我将倾尽全力为你们服务,考虑的不是权力而是机会、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是为了公众利益——这里我说的包括对我小儿子亨利传闻的一切;我也想让大家一起拭目以待:看看亨利最后的结局。


我们的美国要确保国内的自由,并永远成为世界的灯塔。这是我们对我们的祖先、对我们彼此以及对我们的后代所必须要做的。怀着这一目标和决心,我们着手处理我们时代的任务,以信仰为支撑、以信念为动力。我们彼此忠诚,全心全意爱着这个国家。


愿上帝保佑美国,愿上帝保护我们的军队。


谢谢你,美国。



(以上为政治幻想文章)

 


浏览(117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