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若因不打疫苗需出局,早出局也好 2021-09-30 16:41:39

先放一段一个专门要搞调佛罗里达州长的广告,这个广告其实可以说明很多问题。

首先,我要再次argue一下这次疫苗行政政策的荒唐。

按理说,一个已经感染过Covid-19病毒的康复者(不管他是经治疗康复还是自然康复)应该有权通过检查身体抗体水平获得疫苗证件豁免,而且注射这种疫苗之前进行过敏测试和抗体水平测试给予豁免应该是完全符合科学的,但是在疫苗专政前这些权利都被剥夺了。不打疫苗就要离开你养家糊口的工作,这是为了保护你的身体安全?打了疫苗就有特权当病菌传播者不戴口罩(假设口罩有用),如果疫苗有效那就自己享受安全就是,若疫苗没啥特别用,这特权从何而来?

每天打开Yahoo News都是不打疫苗死前劝人珍惜机会不打疫苗死全家之类的新闻,疫苗软广告。CNN新闻42岁的commentator,一个看起来蛮强壮的黑人, Marc Lamont Hill,现在因为heart attack住院,而且肺部被Blood clots几乎堵塞,他是所谓的fully vaccinated的谴责不打疫苗者的骄傲疫苗人群之一,他的症状完全符合疫苗综合症。为什么不好好谈论这事情,为什么不建立一个疫苗后遗症保护法案让要求必须注射疫苗的接种后若有符合症状索赔政府或公司?

其实,这场强制执行疫苗醉翁之意不在防疫抗疫。从目前拜登政府的操作手段来看,我认为是一种革命队伍大清洗——他将军队,政府机关部门,学校,重要企业,医院,警察......等等部门凡是不合作的精神独立和信仰执着的都通过这个政策先进行清洗,这些人被迫离开,接下来进一步行动将有更大的自由。人民大会堂的全国代表大会为什么都一致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的任何行动?革命队伍中有异议者吗?

今天早上我加州的朋友就发信息告诉我圣地亚哥最大的学区已经强制学生都要注射疫苗才允许上学,她儿子在普林斯顿快毕业了目前靠宗教信仰豁免维持不打疫苗,但是最小的女儿还在初中,而加州学校疫苗令就这样步步紧逼,目前是最烂的学区先开始,但这只是个步骤而已,好学区也不会幸免,私立学校一样。

小孩感染病毒本身就几率小,重症几率更小,这种试验品疫苗凭什么要强制执行?但是学区教职工早就被下令统一注射疫苗了,这样这下一步绝大多数投票支持这个决策不是很自然吗?

这是一个非理性无逻辑盲从和权力滥用的社会,人类社会进入这么悲哀的阶段我是宁可被清理出局的。我的女儿到了这里,学校教育环境,老师的水平(初中老师,很多都是Dr.),各方面都远胜加州所谓的好学区,老师们对学生也重视。我不知道红州佛罗里达能坚持多久,如果将来也挺不住,那就只能出局了。

image.png

注:孩子的测试结果,学校拿来让我签名的信中的。留作纪念。

我女儿才入初中,学校看她突出,给她安排测试,成绩非常优秀,准备安排她进入特殊培养。只是在如今这样的社会,我真的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将来,我知道很多人会笑话和挖苦我这么想。

如果将来有一天佛罗里达州的学校也要求学生统一打疫苗是否服从?

我想,打不打疫苗是小事,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害怕疫苗后遗症,也不觉地这病毒多么可怕,但是,假如我屈从了这样盲目的社会政策,为了生存委曲求全,是否有意义?

最近,我读到一篇犹太学者的文章,他说他一直思考,假如今天美国进入纳粹统治,什么样的非犹太人会冒险搭救犹太人?他因此采访了大屠杀幸存者,专门研究二战期间隐藏保护犹太人的人群的社会学学者。最后他问了其中一位作者一个问题,他问,假如你们现在回到当初的波兰,在当时的情景中,一个医生,一名律师,一个艺术家,一位神父,你们会敲谁的门求保护?

他得到的回答是神父。

他说,另一本研究二战时保护犹太人的人群的性格特征的书指出,在战争前不从众独立思想的人更愿意牺牲自己保护犹太人,他们不随大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愿意牺牲生命隐藏犹太人。他说,目前疯狂的疫情管控操作让他联想到二战期间对犹太的排斥,使他很自然地联想到这么容易从众失去清醒理智的从众人群是可怕的。

我非常同意他的看法。

整个疫情操作,不在于疫苗副作用多大,在于手段和大众屈从和盲从,甚至崇拜权力的现象让人看到了一个失去独立思想和人格的人群为主流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是可怕的,因此我再次发声,提醒大家,这是一个可怕的社会,技术往AI上走,不要以为是更文明了,no,是在远离文明。

目前为止,非基督教信仰的外族新移民加快这个国家传统文明的失去,加州的学校宗教信仰疫苗豁免是台湾移民帮助立法除掉的,目前美国的新Surgeon General Dr. Vivek Murthy是个印度移民,他竟然宣布要对申请宗教信仰疫苗豁免的人群进行跟踪——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这种说法只有一个不信基督教的印度人或其他非基督教背景文化的人才能说出来,基督教文化背景即使做也不敢说的。

1633043960708241.png


很多华人把目光集中在中共身上,澳大利亚政府,这次疫情操作手段一点不亚于专制的中共,这样一个政府你能指望他们会痛恨专制的中共而不是取经?加拿大把一位反对疫情专制的牧师一下飞机就逮捕,这位因为知道前苏联的暴政的牧师只不过暴露他们手段的相似之处而已,目前为止所谓的说疫苗坏话有什么具体的法律标准衡量?

1633044494542337.png

我这篇文章不是和大众争论疫苗是否有效的,也不是提醒大众疫苗可能问题的,我早就说过,疫苗问题不是焦点,我是提醒大家,我们正在面对一个失去理性的社会,一个可怕的社会。

这样的社会,假如我需要早点出局,我准备就出局,没啥值得留恋的,即使我的女儿会失去某些机会,我认为不可惜,她可以回家读书种地与自然相处。多年前,也许我们会想移民美国这么多代的Amish过的生活有点太可惜,他们守着那样简单的落后的生活方式一直与繁华先进热闹的社会隔离着,如今,我看到他们的选择的智慧。

浏览(5068) (23) 评论(5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03 22:36:03

謝謝補充。希望人們可以明瞭這幾種權利跟一個人是否接種Covid疫苗的權利沒有可比性。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0-03 22:30:45

紐森領到的馬戲劇本跟庫默的很不同,他的作弊支持系統還沒徹查,他還可以繼續猖狂地配合NWO幾個月。不知是不是加州所有的郡都會配合他的計劃。華州眼看也要淪陷,但願學區還可以撐到寒假,否則學期中退學搬家麻煩多。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1-10-03 17:00:54

不是磕头下拜,而是只能服从。尽管我从来就不认为真理跟人多有什么必然联系。但过我可以理解所谓民主制度目前也只能够走到这个地方了。扪心自问,你能向世人证明,你坚决相信的那玩意绝对正确吗?恐怕你手上有的也就是个信念而已?所以问题在于,你和人多的那边都没有终极证明,这时候听谁的?应该听谁的?墙里边自然是都必须听我的,所以必要的时候需要机关枪招呼。说美国这套就完美无缺了,属于幼稚。不过起码你还有希望让多数民众有一天会认同你的观念?当然在这个之前,你只能等了,制度就是这么安排的,不太合理?你可以忽悠改,这个在这里一点不犯法。忽悠不成,你还可以抄家伙?当然这个我就有点不信了,美国这二百多年里可能只有先得了神经病的才能走到这一步,希望里边没有你?

回复 | 0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3 08:12:39

你叩头下拜的是“主流民意”?拜登过些时下令打十针,看那时“主流民意”还会怎样?你那时又要跟风了?

动酥专家,mRNA 疫苗的发明人 Malone 就警告 Covid 疫苗的风险,你只是无知而已。

你要打多少针新冠疫苗都可,但跟着“主流民意”强迫别人也打,就是土共极权洗脑的后遗症了。

回复 | 7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1-10-03 04:01:33

看来你还是没整明白你要对付的是谁?告诉你,你要对付的是美国社会的主流民意。而你的问题是,在掌控民意这个问题上,你跟对手差了可不是一点儿。为什么?因为可能主流的本来就倾向于那边?有希望改变这个形势吗?不妨看看你周围有医学背景的朋友们,有几个是坚决反对疫苗的?然后问问自己,他们能是全都在那里犯糊涂吗?全世界医药界的顶级精英们又有几个是持反对态度的?他们是全都被收买了,在那里搞阴谋吗?如果你真那么想,我还真没话了,以后只能躲你远点。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3 03:01:16

你不是愚钝,而是被土共洗脑,已成本能地见到“权威”就叩头,党说是啥就是啥。

只要美国政治体制还没被共产党化,拜登的强制打疫苗的政策并不见得会实现的,尤其是如果他还强制每年至少一针。

回复 | 5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0-03 00:08:19

https://rumble.com/vn8oud-leaked-dod-covid-files-with-thomas-renz-on-sat.-night-livestream.html

https://rumble.com/vn533h-we-got-them.-fact-check-this-attorney-thomas-renz-all-new-whistleblower-inf.html

美国的一位律师 Thomas Renz,非常棒的律师。 两个新数据材料,从美国Medicare reporting系统里爆出来的,前面一个还用美国国防部AI分析部门工具分析出的。疫苗系统杀死老人的证据。如果这个案子不能通过美国的法律系统而曝光,那么我只能说是God cruelty了。

回复 | 2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1-10-02 18:10:56

“这就是顺民与独立思维者的本质区别。"

恕我愚钝,这个叫区别?真看不出来。真干点什么那就称得起区别。现在这个在我看来也就是个嘴炮,而且是弄不出什么动静那种。也难怪,美国立国二百多年,人家还真想办法做到了,让多数民众通过制度架构来实现自己的诉求。这属于顺民哈?还真不是所有的统治者都办得到。在美国想等着看不玩这一套的会出现?估计没什么指望,有那么仨瓜俩枣的,从来就成不了气候。在美国的场子里,各种的奇谈怪论成不了气候的本质原因就在于说的头头是道没用,得不到主流民意的呼应就是白搭。这是因为民众让什么人给愚弄了,忽悠了?有那么容易?可就是到你这里还是玩不转?那真对不起,一边凉快去吧?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2 17:33:08

我今天才知道昨天纽森已经宣布全加州中小学生都得注射新冠疫苗,等FDA批准,FDA会不批准吗?当然不会。我在等着不打疫苗不能进入加州等一些州的行政令到来那天。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02 17:28:16

US legal system, 我认为作用多大难说,因为所谓的保守派法官并不是纯正的保守派立场,但是这个system本身我认为还是会保持下去继续发挥一定的维护正义的功能的。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16:59:35

你不知道怎么应对,别人知道。比如福奇,你把他当成美国医药安全守护者,那就还信武汉病毒是中国人吃蝙蝠得的。但很多人不把他的话当权威,发现了一大堆武汉病毒所研制病毒的资料,逼得一大堆得专家们不再敢替土共撒谎遮掩了。


这就是顺民与独立思维者的本质区别。

回复 | 4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1-10-02 16:38:27

“太多的专家玩政治了。撒谎,造假,遮掩,道德与智慧比常人还烂。”

看来你的问题在这里?很严重的指控,那么有什么办法吗?比如换换他们?没指望?也是哈,这群专家的领军人物福奇,从川普时代做到了拜登时代,始终屹立不倒?那换不了他们,你可能还真就改变不了目前的抗疫安排?因为他们才是制度安排下美国医药安全守护者。美国一直以来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怎么做,都是政府征求了他们的意见,然后做出的决定。当然你还可以选择抄家伙造反?这可就非同小可了,须知年初冲击国会那群,现在等着他们的,可能是严重的刑事指控。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2 15:08:34

@美國考駕照的學習手冊上通常會說driving is a privilege, not a right,

If you are driving on public roads which are funded by the public, surely this is privilege, and you need to follow the rules and are required to get a licence.


If you are driving on private roads, this is your right, and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and no licence needed for you and no number plate needed for the vehicles.


Owning a fire arm and using it does not require public infrastructure. Owning a fire arm and using it within your own property definitely is your right. However, carrying a fire arm in public places especially government buildings, could be debatable.


如果您在由公眾資助的公共道路上行駛,這當然是特權,您需要遵守規則並獲得執照。


如果您在私人道路上行駛,這是您的權利,您可以隨心所欲,無需駕照,車輛也無需車牌。


擁有槍支並使用它不需要公共基礎設施。 擁有槍支並在您自己的財產中使用它絕對是您的權利。 然而,在公共場所,尤其是政府大樓內攜帶槍支,可能存在爭議。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02 14:39:43

@关键技术基本都是军方先搞出来的。


应该是基础技术基本都是军方先搞出来的,或通过自己实验室,或者通过支助IBM 和波音之类。


Google 当初的搜索引擎还在车库时,我对其总结是 Collect Wisdoms of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所以我看好之。Google 两个创始人曾上门要卖技术给Yahoo, 可惜Yahoo 当时的CEO 是个老派的职业经理人,根本看不上。Yahoo 衰了,而Google 成为巨头,就如我预料的。


当初腾讯,我看好之,是因为其QQ有粘性且不会直接冲击我党的统治,当年中国大陆风险投资最喜欢投资ICP, 因为这在当时是美国投资的热点,我对风险投资人以讲政治的方式警告他们,尽管我的职位是技术顾问。当初腾讯因为穷困,大概在98年要以40万人民币卖给一个人,结果那人不顾我对腾讯的赞扬,没买。当时北京还有个PP, 但不如QQ 那样有运气吸金发展,很快冇了声气。 我与这些人相识于微时。什么腾讯成为中共权贵的白手套,都是之后的事情,这些权贵,根本冇眼光对科创企业雪中送炭,只会功利权谋,凑热闹,锦上添花然后割韭菜。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10:18:11

那么以后你病了,会找谁去寻求帮助?还听不听大夫的?如果还准备听大夫的。

----

好问题。如果是重要的病,还是看至少两个医生,最终还是要由自己决定。

现在 Merck 的药出来了,有职业道德的医生也不会再强制要求你打疫苗了。

回复 | 3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10:14:05

所以没有强制打流感疫苗这一事,无论小孩,还是成人。


Covid 疫苗的长期副作用,没有个十来年,谁也不敢肯定,若一打再打,就更不可预测。强制所有人都要打,尤其是还在发育中的小孩子,是极其冒险的政客做法。不要拿什么专家当借口,太多的专家玩政治了。撒谎,造假,遮掩,道德与智慧比常人还烂。


现在 Merck 的药物效果不错,强制打疫苗就更没必要了,否则就真是极权“暴政”了。美国人不是强国顺民,完全有理由反抗。


回复 | 4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奥维尔 留言时间:2021-10-02 09:23:14

各国过去似乎都只是在儿童施打的疫苗上有某种强制?而所谓强制,也就是孩子上学必须提供疫苗接种证明?问题是学龄儿童不上学在很多国家家长要负法律责任,所以让孩子接种疫苗就间接变成了某种对家长的强制了。至于流感疫苗以至于几乎所有用于成人的疫苗则都是自愿参加。似乎没听说有什么强制的,新冠疫苗除外?其实跟医学界的朋友谈起新冠疫苗的副作用问题,他们基本都认为是有些过度渲染了。比如阿斯利康的血栓问题,我的家庭医生就告诉我,数据显示,它的发生率,甚至没有高过口服避孕药的血栓发生率。我感觉有医学背景的朋友们现在普遍比较担心的,倒不是疫苗的短期副作用,这方面的数据尽管不太理想,但还可以接受。他们更担心的是疫苗对人体的长期影响,而这个问题,现在不可能有定论,因为时间不够,没人可以取得这个问题的比较完整的数据。因此这方面的风险是存在的。然后怎么办?现在全世界医学界的主流的观点是什么?解决方案又是什么?然后你的选择跟这个不一样?那我倒是想知道,那么以后你病了,会找谁去寻求帮助?还听不听大夫的?如果还准备听大夫的,那么就这次疫情而言,会有几个大夫是建议你不打疫苗的?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08:16:27

恰好遠方博已經從歷史角度解釋了複雜的human rights的來源,估計還是會有人被弄暈,哈哈。我也不是法律專業人士,就隨便說點門外漢抄來的。

美國考駕照的學習手冊上通常會說driving is a privilege, not a right,儘管這句話在專業人士眼中依然有爭議,但社會上選擇默認的多,而且確實有成熟的交通法律相匹配。爲了維持駕駛的【特權】,駕駛者必須遵守交通法規,沒異議。

至於是否接受疫苗就涉及到遠博提到無數次的my body my choice的【天賦人權】了。基於納粹邪惡的人體實驗,二戰後產生的紐倫堡法案雖説并沒有普遍成爲各國的成文法,但其指導意義被公認。 我也不用扯這些背景,就請教大家,有沒有哪些西方國家的法律允許政府【强制Covid疫苗】?


順便説一下,萬維老高還專門發文探討惡法非法的話題,值得非法學專業人士讀一讀。


回复 | 1
作者:奥维尔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06:32:53

流感疫苗不是强制的吧?

不要只会当顺民。

回复 | 3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02 06:31:32

美国最高法院目前多数法官是羞羞答答倾向变性者的权利的。曾经支持过一个变性学生用厕所的case, 而不接受学校的上诉。核心问题是a collision will happen,那就是妇女堕胎权利和变性者权利代表的”我的body我做主“跟新冠疫苗是本质上是矛盾的。尤其是无法证明新冠的危害,靠媒体渲染fear,在法律法庭上是站不住脚的。这个会是一个很棒的看点,我担心他们会用各种马戏团游戏,比如像911恐怖那样的一流马戏来搞,但是需要时间做铺垫的。另外一个看点,我基本上能确信美国会出现枪击无辜的事件,美国人最后的抗争还是在拥枪权上,世界上其它国家没有这种soul和body都是属于自己的rights保护,这会是一个pivot,we will see。

回复 | 2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02 05:54:25

我认为澳洲表面上是配合美国,实际是配合大英体系模式,新西兰和加拿大更多是配合欧洲大陆体系。这两个体系都是要消灭美国本土soul和body都是属于自己的新模式。大英体系还是保持body属于国王比较多,不管soul属于谁。欧洲大陆体系也是body属于国王,但是还管soul,只有美国在北美开启了两百年,soul和body都是属于自己的实验,可惜,现在看来不能持久不下去了。

回复 | 2
作者:Siubuding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2 05:05:45

@美澳的關聯比大家想像的要緊密


我2000年移民澳洲陆地后参加政府支助的帮新移民学英文和揾工的学习班。我准备的演讲稿是讲澳洲的外交政策:澳洲的外交政策在二战之前,是英国的外交政策;二战之后,是美国的外交政策。


霍华德总理曾自豪地说,澳洲是美国警长的副官。


这是实情。不像加拿大和新西兰,时常与美帝扮疏远。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10-02 04:56:33

大少可能不了解。关键技术基本都是军方先搞出来的。Google只是后来的一个应用,TCP/IP才是互联网的基础和根本。TCP/IP的设计考虑是在战争的时候怎么才能保障分布式网络的局部有效性。不像以前的X.25其它点对点网络。不要小看DARPA,几乎所有的关键技术是DARPA的ideas和先搞出prototype,但是因为要支持secrecy模式,不公开而已。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02 04:56:31

@Let's see if the US legal system is totally corrupted or not。


这个对我来说是一流马戏。可惜我不在美国,对法律和高等法院也不怎了解。就靠你未来几年现场解说了。

之前我提过几次现在我不太看主流媒体新闻报道,就算看了不关心。高等法院的法律戏可能是唯一我真的关心。


另外,不知在 Sex 变 Gender 的过程中,高等法院曾有角色吗?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1-10-02 04:48:07

我不是说Google 现在不邪恶,不作恶,而且,当然,Google 的邪恶不是2019年才开始的,而是2005年左右就开始了。而是那位记者写的阴谋实在是俗套,很大可能是喷墨汁,而让大众反而不那么相信Google 现在是邪恶及其背后有邪恶势力。


我自己就是从事高科技的。我很清楚高科技的发展,特别是有创新性的,95%不是如我党国或CIA之类的官僚机构指导培育出来的。他们最聪明的做法就是按照我提到的说法来做,95%的创新是商业失败的,CIA 之类的官僚机构只需摘桃那5%成功的即可, 其实这也早是公开的秘密。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2 04:31:07

驾车要系安全带,而且是强制性的,不系挨罚。凭什么?享有宪法权利的自然人,系不系安全带碍着谁了?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这事?而需要公权力强迫?各种疫苗从发明到今天,听说过有一种是没副作用的吗?可你孩子如果没有疫苗接种证明就上不了学,而且万一打出毛病,因为几乎所有疫苗生产商的供货合同里都有免责条款,出问题最多就是国家帮你治而已,不会有生产商或政府为此而吃官司?讲理吗?可惜这恐怕不是一个国家的规矩,它们都是法西斯吗?那你倒说说看有头有脸的国家里有谁不是法西斯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10-02 03:33:58

我认为认为我们不要被马戏团节目搞晕。我认为中国文化缺乏个人主权意识,因此关于疫苗的争论是无聊的。西方在启蒙以前,简单就是每个人的body属于国王,每个人的soul属于God。启蒙后,soul和body都是属于人自己。那样麻烦就来了,不听话的太多,划不来,不好管了。尤其是全球化,中国人和其它前现代文明地方的人,才不会管你soul啊,body啦,怎么办? 还是搞change soul和body ownership。干脆,soul和body都属于Power和政府,还会是一个世界政府。关于抵制covid疫苗,现在最需要不是讲什么道理而浪费时间,最关键的是欧美法律层面的那些案子,很多了,很多关于Covid的案子,媒体不会报道,需要几年时间。首先看这些案子的进展会不会得到媒体曝光,再看有没有进入上诉法庭,甚至最高法院。这是关于人的soul和body权利rights问题,如果几年后法律上也支持修改soul和body ownership的话,那么,这就验证,人类世界不再有正义。目前我已经是这么判断的了。再有就是禁枪,那是肯定会配合一起搞的。soul和body self主权ownership被改变成政府own人的soul和body,肯定是先拿走我的枪的。 目前还只是发动群众阶段,还没到全民铺开阶级斗争,打倒反动阶级的时候,主要就是法律还搞不定,毕竟美国宪法修正案那么多保护个人权利rights的条例。Let's see if the US legal system is totally corrupted or not。我认为已经corrupted了,几年前我称为快要进入后丛林阶段了,2020大选是个验证,there is no right or wrong, only who is more powerful。 I hope we would be able to see some lawyers and politicians who are still willing to fight for 个人主权,but I am pessimistic in this regard。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西边的雨 留言时间:2021-10-02 00:12:08

謝謝大幅減少問號!:)

戯怎麽演確實難猜,但政治上有句大俗話 -- timing is everything!美澳的關聯比大家想像的要緊密,近期潛水艇鬧劇算一個參考。從表面來看,澳洲上演的戲碼可以説是對美國民衆的一個警告,問美國人(無論左右)是否愿意像澳洲一樣被進一步共產馴化。澳洲(據説是雇傭的)警察連小孩都打,美國警察還不至於(我上月參加集會時有警察便衣跟我們站一起)。

至於疫苗,我想我需要多强調几遍,需要那麽多民衆上街抗議的不是疫苗本身,就像沒幾個人到大街上抗議流感疫苗,而是抗議政府【用納粹的手段强迫民衆接受疫苗】。Pick a side的意義就在於此,你要麽支持納粹要麽反對,沒有中間選項。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1 22:49:59

澳洲新南威尔士州长辞职,跟疫苗可以说完全无关,她是载在前男友的贪腐问题上了。有关贪腐的调查,我相信最后还是会还她清白,不过这将是若干年以后的事情了。说现在换一个州长就会改变澳洲的抗疫策略,纯属一厢情愿。因为规定雇员必须打疫苗的本来也是联邦政府。从这一点讲,澳洲的联邦政府在很多问题上,权力比美国政府还是要大一点,美国各州在很多问题上可以不理总统怎么说,澳洲的各州可能还走不了那么远。冷眼看过去,澳洲的疫苗施打进度,在供应问题基本解决之后,反超美国不是不可能,因为澳洲人对疫苗的抗拒程度肯定没有美国那么强烈。反抗会有,但成不了什么气候。可能澳洲人一来比较怕死,二来没那么容易激动?

回复 | 0
作者:西边的雨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1-10-01 22:19:53

累哈?请原谅,因为咱真的不是特别肯定能给朋友们提供正确的答案。

回复 | 1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