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newsong
  边走边唱,从今生到永恒
网络日志正文
浴血难守乌克兰,西方送上自毁弹 2022-02-28 19:42:10

乌克兰的将来十有八九是落入俄罗斯手中,让我们看看乌克兰的处境:image.png

这是我从internet上搜罗来的一张图,我想那篇文章可能被谁黑了,因为无法进去看。但是,通过Duckduckgo 我还是搞到一张图,我认为这张图可以说明俄罗斯占领乌克兰是迟早的事情。乌克兰的顽抗结果也许只是让自己多流点血,以及被占领后会经历残酷的镇压以便于稳定统治。我相信普金的意志和冷血手段,let's see,因为这只是我的一个预测而已。

经过认真研究阴谋论,我得出的一个结论是:阴谋论中每一层都不明白上一层真正的意图,因此都在自己那层完全投入,是他们那层的价值观以及因价值观衍生的各种行动的sincere believer。比如Freemason, 最底层其实在美国民间就是一个老头俱乐部,据说有不少无知的基督徒参与他们的最下层组织,甚至在一起查圣经。这是我因为经常浏览一个美国保守派网站无意中得知的,我很shock这些反全球化的美国保守派竟然不知道全球化的大佬们的Freemason背景。当然,如果知道——不对,更确切地说,如果相信这一切,美元就不可能在美国接受——关于美元上的图案的阴谋论大家可以了解一下,那是我多年前就知道的。我对美国的事情了解过不少,对基督教会的进行过更深入的研究,这一切加深了我的信仰,让我知道:耶稣基督,除他之外别无拯救,他是人进入神的国度的唯一之门。这些我不在本文深入谈。

关于乌克兰将来的命运,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不久前的美国染指各国的结局:

一,去年阿富汗撤军。

拜登总统的阿富汗撤军不但留给了接手的塔利班政权大笔金钱,而且留下了大批武器。谁是塔利班的好朋友,当然是我们伟大的中华复兴领袖习总。无论是给塔利班,还是给习总,CIA不会一点不明白结果是什么吧?问题是,不但CIA明白,拜总本人也清清楚楚。他在2008年竞选时拉选票会上曾经如此说:

"There's a lot at stake in how we end this war," Biden told Madison County Democrats in a campaign town hall in August 2007. "It makes a big difference to tell the American people the truth in what our options are to end this war."

Biden noted it would take a year to get American troops "physically out" of Iraq.

"If tomorrow, I'm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order goes out to end the war today, began to withdraw all American troops," Biden said. "It would take a year to get the American troops out. You hear me now? That's the truth. It will take a year to get them physically out."

"If you leave all the equipment behind, you might be able to do it in seven months," he added. "If you leave those billions of dollars in weapons behind, I promise, they're going to be used against your grandchild and mine someday."

1646097119664217.png

具体视频请点击这里观看:Biden 2007

是的,这些武器将来可以用来毁灭美国人,拜登总统完全清楚他的撤军方法是什么后果,他为何如此行?

二,再往前面看奥巴马手下的ISIS壮大。

当年我还不怎么关心世界政治,只知道被ISIS掳掠的阿富汗人民可怜,尤其是那些被强奸的妇女们。令人费解的是当时的主流媒体The Atalantic曾经发了一篇ISIS勇士采访新闻,从他们那里我了解到ISIS勇士们一点也不野蛮,他们甚至是是受西方教育的,人家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想实现理想社会,他们统治下有很严格的法律等等。就此,你可以知道为何奥巴马那么多年就是搞不定ISIS,有意思的是川普上台很快就搞定了他们,这不是很戏剧性吗?

ISIS用的武器从哪里来?Newsweek有一篇报道,介绍ISIS的武器事实上来自美国,当然这是言论自由的美国的好处:

1646097961798254.png

三,谈谈利比亚。

希拉里在利比亚之事上的问题大家通过2016年大选都略有所知,我本人以前不关注政治,即使我通过看大选知道一些也没有细细了解哪些。但是,如今在我将这些政治事件连起来分析的时候,我决定查一下利比亚有没有美国资助的武器问题。我的预料完全准确,是的,从希拉里和奥巴马手中,利比亚获得了武器,尽管方式是隐蔽的。

1646098444923775.png

我先列举上面这些,以供大家参考,让你们知道我是如何看目前西方支援俄罗斯武器的结局的。既然我对政治是外行,素来也不是热衷政治之人,我只是喜欢观察和思考,并且在我的思考过程中调查,那么我对问题的观察也完全是不合乎懂政治之人的套路的。

不过,说实话,上面这些事情拿出来,非常有可能成为拥共人士的好料,估计他们会说中共说的对啊,美国在全世界都是干坏事——问题是,美国干坏事难道是中共干坏事的理由?再说,在美国,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是可以自由地查找这些证据,你中共国呢?有本事比一比,开放新闻自由,即使美国的虚伪,达到美国虚伪水平也行啊!请通知习总,让他与美国比一比,反正我们大国也早是世界最民主的国家了。

美国给阿富汗留银子和武器,给ISIS武器,给利比亚武器,这一切说明一个规律:就是美国送银子和武器给对手。那样,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很可能是这样一个结局:俄罗斯拿下乌克兰,顺便掳去西方各国自主乌克兰的银子和各样武器。目前西方资助了很多厉害武器啊!

– European Union –

For the first time in its history, the EU is financing the buying and delivery of arms after leaders agree to transport weapons worth 450 million euros to Kyiv.

Foreign policy chief Josep Borrell says some nations are sending the Ukrainians fighter jets.

– Canada –

Canada is sending lethal military weaponry and loaning Kyiv half a billion Canadian dollars ($392 million, 350,500 million euros) to help it defend itself.

– Germany –

Berlin has broken a longstanding taboo of not exporting arms to conflict zones in vowing to send Ukraine 1,000 anti-tank weapons, 500 “Stinger” surface-to-air missiles and nine howitzers.

It is also donating 14 armoured vehicles and 10,000 tonnes of fuel.

– Sweden –

Stockholm is also breaking its historic neutral stance to send 5,000 anti-tank rockets to Ukraine, as well as field rations and body armour. 

It is the first time Sweden has sent weapons to a country in armed conflict since Stalin invaded neighbouring Finland in 1939.

– France –

France, which has already sent help, is dispatching more military equipment, as well as fuel and humanitarian aid.

Paris says it has acted on earlier Ukrainian requests for defensive anti-aircraft and digital weapons.

– Britain –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says he is committed to “provide further UK support to Ukraine in the coming days”, without specifying what it might be.

– Belgium –

Belgium says it will supply Ukraine with 3,000 more automatic rifles and 200 anti-tank weapons, as well as 3,800 tons of fuel.

美国呢?

image.png


看见没有,西方各国都大量给乌克兰运送武器,媒体说了,即使有风险,美国继续送武器。万维博主们热情表达对乌克兰的欣赏和支持我是理解,毕竟我们都从中国出来,有家难归的感受是切肤之痛。乌克兰人民,靠你们自己了,全世界人民都给你们加油!

问题是,乌克兰人民能够挺住吗?我认为不是全世界人民的热血可以支撑的,战争就是战争,普金的进攻时经过长时间精心策划的,你看,南边Crimea早已经拿下了,你总不能说整个西方看不见今天吧?北边,白俄罗斯,普金的亲密战友。美国这么多年在乌克兰干了不少事情,总不会真的没有料到过今天吧?2004西方给乌克兰搞的Orange Revolution把人家的民选总统搞掉,如今上台的是索罗斯支持的演员,我不相信乌克兰全民都一心挺他,let's see。

假如普金顺利拿下乌克兰,美国等西方联盟经济制裁,能锁住这头北极熊吗?

我认为不会,恐怕西方运去的武器有一天会在普金手中成为毁灭西方的工具,这一天恐怕会迟早来到,但是,目前,世界应该还不会有大战,全球化的第一阶段布局应该会继续推进,但是他们应许的后面的日子真的是“2030,你没有一切,你很幸福”吗?我想大约五年之后我们会知道。2030年不能达到的事情,也许大佬们本来下的就是一盘更大的棋,2030只是给阴谋论爱好者和信徒们喂的料而已,当然所有的行动都是真实的,在世界经济论坛层面参与的恐怕百分之九十都是信徒。

通过研究阴谋论我发现一个问题:这些操纵和参与者越底层动机越明显,最底层就是人民群众层的,无论是BLM还是川粉,都是很真诚,面对现实问题的;但是越往上走,操作和参与越发隐秘,比如疫情中地方政府和专家们有选择地透露和引导疫情叙事,通过媒体操纵舆论,我相信在这层的参与者中大多数人是真诚的,the end justify the means,并不在乎合作说谎。再往上世界经济论坛那帮人,人家从持续发展人类未来角度考虑,又不缺一大帮热心真诚的参与疫情布局操纵政治的人,无论手段如何不符合常识,他们从更大的正义角度依然the end justify the means。但是,我相信还有更高一层的操作和参与者,他们布局的恐怕又是另一回事了,让我们看看欧洲的CERN中心的雕塑:

image.png

印度向CERN中心送了这个印度的神Shiva的雕塑,这个东西代表是什么样的神灵呢?这是一个与战争和毁灭连在一切的印度神,god of destruction! 印度是个奇妙的国家——西方人几乎都喜欢练瑜伽,在瑜伽开始占领美国每个角落的时候,我就知道美国快要完了,果然,他们先练瑜伽学会了放松快乐,紧接着他们就丧失了是非能力,这是必然的。印度这个东方文明出产过童女庙妓(曾经基督教在印度宣教专门收养和保护这些女童),曾经让丈夫死去的妇女焚烧陪葬,直到如今他们还把扔死人的河流的水当作圣水——但是西方发现了这个古国的神秘,毕竟秘术总是迷人的。

为什么要供奉god of destruction呢?为何印度会送欧洲这个呢?我相信我写到这里可以告一段落了,因为我感觉我基本上把很多事情联系到一起了。Let's see.


浏览(7021) (21) 评论(14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FreeHiker 回复 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2-03-08 14:30:33

<<< 乌克兰是可能有俄国人的第五纵队

爲何說“可能”?東烏克蘭的“叛軍”跟政府軍打了多年内戰了,公開邀請俄軍,Putin也走了流程還跟東部的新國家簽了合作條約。西烏克蘭倒是有“可能”,沒看到公開的。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3-08 12:15:30

@可最后还是输给了弗朗哥军队


博主可曾知道为何弗朗哥军队?

仅仅是因为第五纵队?


志愿军中有各路左翼文人。海明威是当年最出名的。然而,有一个后来比海明威更出名的,影响更大更深远的,就是动物农庄和1984的作者。从他对共和国的观察,就不难摆脱我党国对西班牙内战的宣传了。


乌克兰是可能有俄国人的第五纵队,乌克兰各届民选政府是贪腐,然而,不是井冈山红色苏区,不是民主柬埔寨,不是效仿苏联大清肃的西班牙共和国左翼政府。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2-03-05 20:31:08

一冰博提到的西班牙讓人想起海明威來了,他的死因至今還被陰謀論包裹著。還有三毛,不提也罷。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keeeleee 留言时间:2022-03-05 17:44:38

谢谢你的推荐。对圣经旧约里描述很多brutality,西方很多类似的书。尤其19世纪由于技术的进步,伴随考古的进展,更多的更古老的old text被发现,19世纪就对旧约的研究引起过很大的争议和轰动,那时的Bible scholars要比现在的厉害多了。对统治者的影响也大的多。比如一战时的英国,德国,俄罗斯,三个皇帝是cousins,三位都受自己喜欢的Bible scholars影响,打的不可开交。我分享过,西方文明人类三种认知,judeo christianity, 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 Western esotericism. 现在的Bible scholars基本上是enlightenment rationalism认知, 你推荐的这本书,我认为也属于这类。我认为rationalizing跟facts是要分开的。举个例子,女人是property 可以被买卖,一个rationalizing 是没有说男人不是property,不可以买卖。但是the truth is 都是slaves。我是从western esotericism认知看这个的。我认为,如果源头就有slave creation,就不需要rationalizing, perhaps it is what it is.

回复 | 1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2-03-05 16:18:12

不知为何,我想起当年的西班牙内战了,也是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志愿军,可最后还是输给了弗朗哥军队。

回复 | 0
作者:keeeleee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5 14:04:10

推荐一本书:Is God a Moral Monster? https://www.amazon.com/God-Moral-Monster-Making-Testament/dp/0801072751

也许可以帮助解答基督信仰方面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11:43:30

我想,我是从你这个思维状态中走过的,每个人的旅程还是自己需要走的,即使你感受不到,不代表God不在guide你的路,哈哈,你不能以感性代替reality,从假设上我想你接受我提供的可能性。

好好休息,不早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10:53:29

我曾今多次表述,信仰基督和God是信仰soft power和moral。不是其它。地球人并不需要基督和God在其它方面的指导。问题是人类历史,远到出埃及记那个时候,太多的为了信仰的杀戮。我不能接受这样的叙事。那样就不能指责伊斯兰教的指导。而且God是almighty powerful,为什么还要用杀戮来体现呢?连诸葛亮还会借东风呢?God完全可以指示下面某个神仙,做个法,就行了啊。因此这当中肯定是gap的,肯定不是公开的叙事那样的。Moral是绝对的,不能指责别人伤害人,自己却是因为信仰而干同样的事,我事不能接受那样的moral指导的。这是一个层面,另一个层面,我完全可能会伤害别人,尽管我希望circumstance不在我的人生中出现,但是我不能确定。比如一个非常著名的命题,如果妈妈和爱人同时跌进水里,先救谁?还有植物人安乐死,谁给的权利做决定,等等。我对此研究很深入的。我如果碰到这样的事,似乎我总是要伤害人的,什么样的moral能指导我?某个神仙做个法多好?因此从这两个层面,我感到太难了,我不能claim,我信God,我肯定能做到。我做不到,我再高谈自己的claim,这不是我的风格和习惯。因此,I let myself be,I trust I will do the right thing when I face the situation, I hope I won't face it, but I can not claim God devine directing me to do human things,I believe that is shunning from self responsibity,an escape。 I don't judge others what to do, but I see so many excaping from self responsibilites in the naee of Go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10:29:07

你说的我没什么异议,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想将真相还原成真相不是offensive的事,基督教会的实际历史和现况有ugly的许多东西,也有世界上最美的一切,诚实面对,需要知道的是这一切发生,why?这是我过去思考的主要内容,也是我花了很多时间研究的对象,因为我不能稀里糊涂地做信徒,我既然信我是认真的,也许在他人看是浪费时间的研究,但是对于我来说非常值得。

如今我确信你目前不是基督徒其实挺好,我倒是喜欢你保留这种自由,let God be God, man be man,人总要心灵和行为一致。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9:48:02

“人不可能相信自己有认知deception, 因为人类除了解析就是感受,在此之外人类是没有其他途径走的,两者中间游荡,不伦不类,搅混水型而已。越出去,beyond all these,能这能力。人类啊。”

你这个描述,就是我说的to do with it。我自己经常认为自己是外星看地球的,但是我还是尊重人的faculty,感性,理性,逻辑。你似乎认为人的faculty还有其它成分,我不知道,比如特异功能,我不能否定,我也无法证明。我比较确定的是,我自己没有特异功能,而且我只是一个slave。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9:39:10

大多是illusion,少数是delusion。deception是delusion的一种极端形式。我们需要问的问题是God为什么会造人那样?因此我是倾向Sir Roger Penrose对God的认知,我认为对God的认知是within self的,不是为了what to do with it。too cheap and kind of insulting God。比如不伤害人,还要找出是God的指导才那样的,至少我是不接受这种对God的认知的。 在我看来至少地球人目前的faculty还只是感性,理性和逻辑。faculty的含义是an inherent mental or physical power. God的认知不是人的faculty,人不能do things with it。当然在moral层面,有不同的解读,这个我也是倾向认同的,但是据我对源头创造做的功课,远古和古代,加上过去几千年,太多以God的名义行使immoral行为的真实历史,因此,moral层面也是controversial的。我知道基督徒听了会不开心的,因此我也不多说,不深入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9:27:50

我以前说过,林黛玉放在解剖刀下目不忍睹,放到电子显微镜下更是meaningless。哈哈,这就是认知一层层进入出现的问题,关键是人类这种认知方式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是人的感官delusion还是人的认知deception?起码现在的科技和心理学是往人的感官delusion方向引的,因此会出现元宇宙,mixed reality, 关于这些我实在有很多的想法,可惜我认为没有人可以在这个层次上与我再谈什么;人不可能相信自己有认知deception, 因为人类除了解析就是感受,在此之外人类是没有其他途径走的,两者中间游荡,不伦不类,搅混水型而已。越出去,beyond all these,能这能力。人类啊。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9:22:47

不全是,我平时很喜欢娱乐的。比如打游戏。我只是不再喜欢海鲜自助餐,我喜欢自己一个小锅混炖几种蔬菜,也很少吃肉。偶尔意大利法国餐,日本餐也喜欢。我自认为我对人的的Senses的理解和感受足够了,no need to get more。因此我一般不在乎人的feelings,包括自己的feelings。hype的东西不是我花时间挑战自己的intellectual的,我喜欢元器件,喜欢架构。有时当然也会自以为自己能搞出solutions。我的问题是不懂如何销售,因此我的solutions也只是孤芳自赏,自鸣得意而已。过去多年来,越是感到生活资源足够了,我越是选择把自己的能量和时间用到对源头和元器件的兴趣上。比如,我如果可以选择职业,我恐怕会是一个基础科学研究者,比如细胞,RNA,DNA之类。what,why,how。我以前说过,我基本上花至少50%的时间和精力在why上,what对我来说比较简单,how不是我的工作,因为我只是一个slave,一个不愿意是useful idiot的slave。我的生活习惯和风格,对任何重大事件,总是在why上周旋的。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9:11:07

事实上,我还是比喻,你是进入meta瓜那种,不过,作为人在生活中你还是喜欢品味瓜享受,这就是你。因为对你来说,思维享受也是一种享受,可能更重要,哈哈。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9:03:58

你的思维习惯是:撇开品味瓜的味道,直接进入维生素含量蛋白质组成和空间结构解析那种,哈哈。

回复 | 1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9:01:50

如今我知道:爱也是一种绝对的存在。

爱是人间之外的存在,并不在人世间,人世间受爱的infulence,就像风吹来的,整个麦田都波浪起伏一样,但是,风止息,麦浪也息;也像日光,照在世界,整个世界都传递热量,反射光芒,但是日落后一片黑暗。爱也是从上而来,不属于人间。

人间所表达的爱是一种描述爱的感受和体验,不是爱本身,就像你不能用被风吹的感受代替风一样。我指的是真正意义的爱,一种存在,也许用中文爱这个词讨论这一切毫无意义,因为我说过,在其他语言中,对爱是有各种具体描述的,agape, affection等等,不展开,总之,中国人的思考被裹住了,无法从思考的角度从哲学上空最终看到虚无谦卑在神的面前,只能通过神迹等生活具体需要进入,也许因为这个缘故,中华民族总是苦难不断,没办法,唯一的渠道是人生现实需要。

人类promote人类大爱,boast自己有真爱,totally ignorant,最后会终于self-deception。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9:00:58

这位教授给了我一个很重要的启发,关于determinism和randomness的关系,为此我还专门写了一篇paper,他给打了高分,还让我给同学们宣讲。determinism和randomness的关系,取决于维度。比如我看一张图片,rendering以后看到的是一个有意义的图像,一位美女,但是如果深入,进入到某一个维度,这个图片呈现的是一堆meaningless dots。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8:51:10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在美国大学里的一位教授,他讲课从来不准备,也没有什么讲稿,他每次一进教室,小的教室,差不多最多20个学术。他就让大家把桌子椅子重新排成一个圆圈,大家围着他,然后他就开始扯,学生问问题,他回答。结束时,他就说每人回去写个paper。问他写什么内容,他总是回答,你decide。这位教授最好的方面是每个人的grade不会差,你去不去,他也不在乎。我太喜欢这样的教授,经常下课拦住他胡扯几分钟。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8:44:49

哈哈, well said。我以前举过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我以前工作中被要求参加大型研讨会和展会,代表公司上台演讲。起先是按照公司的要求,精心准备,做好胶片,然后上台演讲,而且也准时完成。后来我感到不耐烦了,也许是公司并没有给我额外的报酬的原因吧。我上台演讲,慢慢不按照公司的要求,自由散漫,好多次还海阔天空的扯,胶片不能准时讲完。结果公司boss找我谈,提出严厉的批评,我就说,那我以后就不讲了。写博客,我感觉我是完全自由的,完全可以自由散漫的,而且我也不是在寻求点赞。我早就说过多次,我只是有话要说,只是probing,看看人们的state of mind,almost a one way street。 就像某部电影里的一句台词,The pleasure is all mine。 我想这是一种“自私”,尽管我并不认为我的这种“自私”伤害什么人,但是我自己还是有意识的,因此我并不在乎别人的评价。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8:18:17

你本身和你的叙事风格展现的这种不consistant也许是你看不出来的,你当然是sober型的人,你喜欢flow也完全没错,两者都是你nature的人的素质,但是,你腾的云驾的雾也许是雾霭啊,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8:10:07

你认为我不是sober思考?哈哈。也许我是不sober,海阔天空,东拉西扯的确是我的风格。不过我自认为我的思考coherence是很强劲的,表现在systematic or logical connection and consistency,而且几乎从不jumpy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4 07:58:00

蛮有意思的。我想我们总算达到了最根本的认知不同。You are alone in this world, but with God, and you are sure of it。I am alone in this world, I am not sure God cares about me, my guess is most likely God does not care about me. 我想这是我和你的区别。人和人讨论问题,我认为不需要强调定义,因为强调定义很多时候是托辞,我从没遇到过因为定义理解不同,然后一方或者双方承认自己是理解错的。从来没有,我说了这不是谈生意和签合同,你看我,从来不会要求人先定义,很多只是逻辑和common sense,并不是专业用词。比如我们说美是self存在,thing in itself,不是人的感受。这个不需要定义,因为在我看来,当我遇到一个人聊人的感受的美,我就不会继续下去了。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7:46:39

我曾经说过多次,我从读《圣经》中体会到我必须用英语译本才能明白某些话的意思,因为中文语言表达太抒情,以至于我无法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也许译者自己理解,但是I can't get it,但是英文就不一样,无论是组词还是造句,都尽量让人能清晰地理解具体涵义。我学过一点点希伯来文,那更是讲究表达意思,希腊文是非常细的表达语言,这跟人群思维习惯很有关系。

天然人,我们都是东方文化中国根本,我不相信人能去掉,我说过我的去中国化是里头长撑开中国文化束缚,不是外面剥皮式,在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中成长的过程中我里头对人和事所有的认知都更新了,因此无所谓特意去不去什么,而是不再被束缚。

如果让我描述传统中国人,我认为华表代表中国也代表中华民族——这是一个被龙(中国人也称蛇为小龙)裹住缠着的人群,尽管上帝造人都赋予自由意志,但是中国人的自由意志被裹住了。这是灵界的力量,deception, manipulation,在心灵层面的,再从mind层面展现,最后在action方面表达。no love at all, control and be controlled, submit by low level的spirit。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7:32:27

人通常所论的美和善都是形容词性质的,就是人对美和善的感受,你可以说是human agency作用结果,但是绝对的美和善是否作为一种subject本身存在?我认为是存在的,就是God自己。

人和人讨论不定义概念内涵我才认为是弯弯绕呢,弯弯绕的老祖宗是中国的白马非马,如果你想与人交流当然是sober地讨论为好,如果你想找same mind,那就架在云中侃,老和尚布道,悟性达到同步,得,你参透了我的我们有缘——中国文化都是以缘为因,西方文化以分析为因,所以东方不能sober地思考,到了一个地步必然进入玄术。东方练金属其实应该是挺厉害的,我从老家带来的菜刀,这么多年了,我都能用,几乎不用怎么磨,就很锋利,是我很久以前的艺人特别制造的,但是那些人都已去世了,如今不再有这种工艺。为什么中国人的技术不能最后走向更高的层次,因为无法sober地思考,始于灵感终于感觉。

人和人之间能交流沟通固然愉快,但是我对此已经没有什么期待,我认为无人理解才是正常,有人理解倒是可能是一种self deception,God only know my heart,not even myself,所以我总是尽可能让别人理解我要表达的,让人清楚我在谈什么,并且尽量知道别人在谈什么,否则我浪费时间干什么呢?我又不需要这个世界任何人和我同类,I am alone in this world, but with God。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4 07:15:45

哈哈,我不再是那种care我同我不同的人,我认为我已经走过了自恋,这是神的作为。

人类不是向上寻求神,而是向自己里面挖掘神性,self deception属于human nature。Only God is right, God only is just,谁能承认呢?

New age其实就是往自己里头找神性,但是来自神的灵是humble and meek的,但是new age的spirits是让人自高自大的,人生来就是骄傲的,连最卑微的人的自卑里头都带着极大的骄傲,美国佬前些年动不动就“proud of""pride"等等,这是他们必然要走向be humbled by God的前奏,人类社会是有law的,就像自然界有law一样。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FreeHiker 留言时间:2022-03-04 01:55:08

还是强调一下哥德尔的不完备法则。1931年到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够推翻哥德尔的不完备法则,以后能不能推翻,不知道。如果不能推翻哥德尔的不完备法则,那么人类所有的努力和进步,都不能解决人的自圆其说的问题。这有两个方面的困难。1,人总是认为自己是真的,尽管大多数情况下是成立的,是可以证明的。但是还是不完备incomplete的,也就是,从逻辑上只要有一个例子是不能证明的,那么就没有办法解决人的自圆其说问题,更不用说人的自我hype。绝顶聪明的人就会设计一种机制来muddle through。比如这次的Covid,我认为就是没有办法证明其源头的,因为在那个过程中,那帮人,都是绝顶聪明的,每一步都是,最多是逻辑上成立,实际证据没有。比如我从逻辑上已经找到为什么会利用中国的武汉实验室和中国人,但是没有办法找到证据证明,我认为不管哪个组织搞调查,也不会找到证据的。2,绝大数人根本就没有能力理解,更谈不上经验和实践,useful idiots到处都是,因此还是muddle through,人自圆其说问题还是解决不了。

回复 | 0
作者:FreeHiker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3 20:32:11

看著你們的對話,我又感覺我們騎在旋轉的木馬上了。我現在的態度是我承認我不知道的太多,我就退遠一些旁觀,也許還能看出點什麽,太近了則無法停止頭腦中的戰爭,哈哈。

關於聖經,提醒得是,好在俺們州也要解禁口罩了,我可以再去教堂跟牧師、元老們討教。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3 20:28:10

哈哈,你这是有点弯弯绕。你应该明白我说的everything是很难的含义。nothing其实更难,只是人们不能意识,self deceiving. 这些不需要定义,定义无非是为了取得共识,两个或者多个like mind, i never care about共识。太多定义和共识后,还是那么多弯弯绕呢,太多了。这不是谈生意签合同,哈哈。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新歌 留言时间:2022-03-03 20:19:58

我对美的研究也不少。我认为绝大多数人感到喜欢的,就觉得美。这个可以理解,但是那不是我对美的理解。美是what it is, not what I think is. 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绕开think,因此,我干脆drop think, 物以稀为贵。

回复 | 0
作者:新歌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2-03-03 20:16:27

No one is good。

我可不相信我是good person,哈哈,也许和别人不同的是,我接受我不是good person,我一直说我只希望良心平安,因为我不能保证我不伤害他人——这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情,谁知道自己无意中一句话可能就伤害了他人呢?

你看,无论是美,还是善,我们都没先定义所以导致不在说一件事,今天不多说了,晚了。

回复 | 0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