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思考为了未来  
未来人俱乐部  
我的名片
思考为了未来
 
注册日期: 2013-03-11
访问总量: 229,45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几:“礼”“仪”之辨
· 蜉蝣之暮:观阅兵,侃周礼
· 蜉蝣之暮:也谈巴门尼德的“三条
· 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 《未来社》第三期上线
· NG 时间扭曲(视频)
· 老几: 漫谈老子的道法自然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俱乐部公务】
 · 关于未来俱乐部的活动
 · 社员请登陆讨论内部事务
 · 未来社成员请进:内部事务讨论
 · 就未来人俱乐部迁址征求意见
 · 安博:"驴“案已结,未来人进
 · 就未来人俱乐部迁址征求意见
 · 蜉蝣之暮:关于未来社哲学议题二之
 · 未来社:安博的建议
 · 特此通知:兔子视频讲座纯属个人行
 · 鉴于最近俱乐部内部纷争...
【议题5 论道家治国】
 · 蜉蝣之暮:从旧“三民”主义走向现
【议题四:人本主义】
 · 人本主义初探:民族腾飞的关键
 · 润涛阎: 扬弃邪道公知, 唤醒公民意
 · 西方腾飞的原动力:人本主义 (pia)
【哲学与科学】
 · NG 时间扭曲(视频)
 · 老几:漫话混沌,科学,与算命仙 (
 · 老几:中国没有产生"科学"
【讨论室】
 · 致逝去的青春:怀念六四 (pia)
 · 当你有个好的理由的时候。。。
 · 哲学词汇
 · 未来俱乐部条例(讨论稿)
 · 关于未来人俱乐部的调查意见
【议题总汇】
 · 《未来社》第三期上线
 · 《未来社》电子期刊第二期
 · 《未来社》电子期刊创刊号发布
【百家争鸣】
 · 从巴门尼德的存在观点看鲁迅
 · 刘利民: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
 · 海哲:“小国寡民”思想的纠结
 · 廖廷弼:决定论:从因果决定论到一
 · 显一杂语:什么是哲学的内在经验
 · 老几:关于数字的逻辑问题
 · 蜉蝣之暮:中国社会道德和功利的失
 · 老几: 打破人类思维的框框
 · 老几:深刻源自简单:关于“存在”
 · 曹街京:海德格尔与老子思想 zt
【直播室】
 · 关于讲座提问的几个事项
 · 视频窗口
 · 直播频道对话窗口链接
【议题一:哲学死了吗?】
 · ZT:史语:哲学灵魂与她的敌人
 · (ZT)史语:哲学的灵魂与骗局
 · 蜉蝣之暮: 小议人人都懂的哲学
 · 安博:哲学是个 hOS
 · 老几: 哲学是个啥?
 · 慕容青草:哲学死了吗?
 · 安博:索菲亚和哲学
【议题三:哲学的名实之争】
 · 关楚婧:从《论自然》残篇看巴门尼
 · 老罗:巴门尼德
 · ZT: 再见驴十八:朴素的世界
 · 蜉蝣之暮:也谈中国有没有哲学:和
【哲学与经济学】
 · 林毅夫:搭上开往复兴的高铁
【议题二: 哲学之初: 善恶和伦理】
 · 老几:从宗教和哲学观点看坏人
 · ZT:慕容青草:坏孩子的先机和柔弱
 · 老风:有人这样说中国的哲学和宗教
 · 老几:小议武侠和网络打斗的道德哲
 · 蜉蝣之暮: 善恶之分,离道之始?
 · ZT:玄野:耶稣与孔子论行善
【东方哲学】
 · 老几:老子的“玄虚”是指什么?
 · pia:"顿悟"经典:《阿什塔夫梵歌》/
 · 老几: 老子乐听之语-希言自然
 · 老几:老子的小国寡民与大一统
 · 老几:老子的治国方略
 · 老几:不出戶,知天下
 · 《道德经》原文
 · 老几: "智慧出,有大伪"
 · 杨朱--中国古代人本主义的“右派”
 · 老几:老子无为而治的治国理念
【西方哲学】
 · 蜉蝣之暮:也谈巴门尼德的“三条道
 · 一切都不“是”,谁“在”?zt
 · 老罗:西方近代哲学产生的背景
 · 未来俱乐部:西哲理性传统系列讲座
 · 评“哲学词汇”
 · 哲学词汇
 · 两个抛砖引玉的讨论题
 · 康德超验主义简介提纲
【当西方遇到东方】
 · 无知无为:东西方文化的道德观之比
 · 蜉蝣之暮:西方人论中国之一:莱布
 · 跨越时空的对话: 海德格尔和老子
【宗教信仰】
 · 老呼:就宗教的理性和星辰兄商榷
 · 该隐杀亚伯
【中国传统文化(1)】
 · 老几:“礼”“仪”之辨
 · 蜉蝣之暮:观阅兵,侃周礼
 · 老几: 漫谈老子的道法自然
 · 显一:强调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意义
 · 《千字文》讲记(1.7)-剑号巨阙,珠
 · 《千字文》讲记(1.6)-云腾致雨,露
 · 《千字文》讲记(1.5)-闰余成岁,律
 · 《千字文》讲记(1.4)-寒来暑往,秋
 · 《千字文》讲记(1.3)-日月盈仄,辰
 · 《千字文》讲记(1.2)-天地玄黄,宇
【大众反馈】
 · pia:万维上的不守法
 · (ZT)欢乐颂:《哲学家国际足球对
 · 评“哲学词汇”
 · 哲学词汇
 · ZT: 万维望那儿一汪: 旁听有感
【过期文件】
 · deleted
 · deleted
 · deleted
存档目录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8/01/2014 - 08/31/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网络日志正文
ZT: 再见驴十八:朴素的世界 人话究竟有多靠不住(中
2013-05-05 06:36:49

 

 

转贴按语:近来,为了配合网友们对于哲学之名和哲学之实的讨论, 以及对概念和实在之关系的探讨,特开辟第三议题为“哲学的名实之争”。  十八博从西方语言学的角度对概念命题的“虚”提出了质疑; 无独有偶,中国春秋战国时代老子,孔子,墨子,公孙龙等关于“名”和“实”的争论引发了中国哲学史上一场大辩论,希望十八博得文章能够引起网友们对于概念(名)和实在“实” 更深刻的思索, 希望大家不吝赐稿。

                                      蜉蝣之暮

(议题三:哲学的名实之争)

 

 

上个月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去世。令一位名人感触良多,于是在博克上说:“不由让我想到曾在2006年与她及其先生一起共进午餐的往事。”这句话引起围观。因为撒切尔夫人的丈夫丹尼斯·撒切尔爵士在20036月就已经逝世了。熟人看了只是耸耸肩:又一个忽悠而已。要是上升到哲学,就会有一个大问题:此人已经不存在了,这位名人凭什么能这样说?

当然,经验事实告诉我们,撒切尔夫人(曾经)是有丈夫的。只是20036月一个新的经验事实产生,丹尼斯死了。对于所有还没有整合这个新事实的人,“在2006年与她及其先生一起共进午餐”是合情合礼还符合风俗习惯的事,在语法或表面逻辑上没有错误。同样,要是我们说“特雷莎修女的丈夫xxx”或“观世音菩萨的一双儿女”,对于一个依靠语言翻译机的火星人来说,也可能被当作是正常的一件事接受下来。玛格丽特的丈夫已经死了埋了,我们依然能在语言里和他共进午餐。因为死了的只是“对象”。这里给了我们线索:我们的语言其实是在谈论什么。

那“艾格尼斯(特雷莎修女)的丈夫”又是怎么回事?这其中牵涉到著名的“迈农悖论”。用罗素的话来说:“一个不存在的东西怎么能够成为命题的主词呢?”用我的话来说,就是:为什么我们能像真的一样言说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比如:

我说:我驴十八是一头真正的飞驴!

你马上就回应说:飞驴是不存在的!

且慢!到底是我在说“飞驴”还是你正在说?既然根本没有这东西,可你为什么还一张口就是“飞驴”?汉语中这种荒谬感觉还不是很强。西方语言,比如英语中的“is”有很强的存在暗示。(你我面对面说话一般不互相怀疑对方,但提到第三者就先得肯定存在再谈论)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突然引用英文很矫情,更何况这一句本身既俗又滥。我这里只是想请大家体会这一句无法翻译成汉语的原因。

可是我们究竟该怎么对付这些东西?著名的“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是把检验读者哲学的尺子。如果你读了觉得很美,显然你文学细胞发达;如果你读了心中“咯噔”一下,恭喜,你心里有哲学细胞。咯噔之后我们会问:

什么是不可道的?--- 不可道的是“常道”;

什么是不可名的?--- 不可名的是“常名”。

节操碎了一地。这下,不可道的我们也“道”了,不可名的我们也“名”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老实说,我看后来老子的粉丝,没人对“可道”之事下功夫的,一窝蜂去津津乐道那“不可道”的。是“画鬼最易画犬马难”吧?

其实在老子为“不可道”所折腾的时候,苏格拉底也在烦恼。迈农悖论就是从苏格拉底和柏拉图那里来的。他们为否定的存在陈述而苦恼,因为他们相信既然能想到说出,就一定是有真存在为基础的。而我们在说在飞 驴是不存在的”的时候,到底是在说“飞驴”是错的呢、“飞驴”是假的呢、“飞驴”是没有意义的呢、还是根本不该谈论“飞驴”?(很不幸已经在谈论了)一言 既出,驷马难追。一个词(或概念)一旦已经被说出,再想抹去真的很难。任何时候我们要谈论不存在的东西时都是在某种程度上赋予它们一种意义,而去否定一样 不存在东西的都会陷入自相矛盾中。

苏格拉底无路可走,只好说:我曾在梦里听人说过,构成人和万物的最基本的元素是无理可解的,只能命名,不可能加以述说。(可 道非常道?)言下之意那些东西都可能是根源于不可言说的层面的?这个问题一直像噩梦一样缠绕着后来的(特别是本体论)哲学家们。被戏称为“柏拉图的胡 子”,纵使是“奥康姆的剃刀”也剃不动。迈农搞出一个“虚存”概念来对应“实存”;经院哲学家们推证这些“飞驴”都必须在上帝那里存在,否则上帝就不算是 全能的。

相 信神赋理念还是相信思想是客观世界的反映,有根本的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就是出了问题,宁愿去责怪现实不完整,不去怀疑我们思想的能力和局限。不愿意承认 我们整个思想体系是由语言构造出来的。而语言的构造能力从来没有被认真地分析过,直到语言哲学登场。我们的语言中充满了各种语词,名称,概念,其中很多都 是混乱,空洞,自相矛盾的。所以,罗素认为,需要通过逻辑分析,将那些没有实际指称对象的、无明确意义的去掉。从而使语言规范到可以承担有效的哲学思考。 为此,罗素贡献了描述语理论(Description Theory)。

描述语(Description) 通常中译为“摹状词”。不过我觉得摹状词现在使用中已经具有强烈的暗示是专指那些虚构出来的不存在物的名称。实际上罗素的描述语涵盖很广。他是从诸如“当 今法国国王”和“亚历山大的老师”等短语入手的。但像前面说过的那样,罗素认为专名实际上富有描述性,像上面分析的“老子”。不仅是人名,地名,比如“长 江”、黄河、洛阳、江阴、摩天岭、三岔口等等,无不在尺度、颜色、位置、远近等方面包含了描述信息。所以他认为专名都是些缩略或隐藏的(一个或一些)描述 语。他的描述语不限于词又涵盖大部分词(有虚有实)。

罗素的描述语理论是如何解决迈农悖论的呢?他通过改写句子形式。例如“飞驴是不存在的”这句,给出了一个“飞驴”的概念,暗示有相应实体存在。罗素把这句话改写成:

没有那么一个玩意儿:那玩意儿既是一头驴,又会飞。

就 这么简单!如果没有一个那玩意儿同时符合这两项,或者说这两个集合没有交集,就没有那玩意儿(飞驴)。用不着事先就把驴和会飞捏在一起制造混淆。用一个 “那玩意儿”,就去掉了所有的飞驴飞马,飞象飞兔子这些不必要存在的概念。用奥利姆的剃刀剃掉了多余的“实体”。罗素推出描述语理论的出发点是寻找“逻辑 专名”,目的是规范化语言。这两点他都做不到。不怪后来有人对这一理论不以为然。但他这里所做的逻辑分析,被誉为是一个“通过分析找出深层语法(也称逻辑 形式)从而消解表层语法(也称语法形式)造成的迷惑”的“哲学典范”。因为这种分析,让我们充分认识到了语言自身的构造能力。很多词和概念,是怎样被构造 出来的,有没有必要使用。不依赖这些词,我们能不能正常思考。认识到了语词和语言都不像我们想象或认为的那样依赖于现实世界。

事 情是可以这么简单的。我对四岁的小孙女说:给爷爷画个飞驴。她两分钟就完成了。驴头驴身子驴尾巴,在两肋添上一对翅膀,驴蹄旁边画一朵云。她创作的时候充 满快乐,没有哲学家们这么多麻烦苦恼和抓狂。而我们的语言,显然可以更轻松地创造出诸如飞驴这样的概念。我们的语言中到底存在有多少像飞驴这样没有实存 (或充分的感性材料)支持的概念,我们有还有多大的可能创造出多少此类名称概念,无可估量。只要是符合语法逻辑的,我们都能在语言中构造出来。维特根斯坦 说完“世界是事实的总和”马上又说“逻辑空间里的诸事实即是世界”。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逻辑空间大于“世界”,因为逻辑空间里不仅有事实,还包含了各种可 能性。我们的语言里,充满了不基于事实的“可能性概念”。

哲 学家们也被这类现象折磨得不轻,把许多“可能的世界”都抬出来了。意思是我们这个世界中虽然没有,但某个“可能的世界”里飞驴会成真。不知道现在那么多穿 越剧是不是受了这种启发。从某种意义上讲,语言本质决定了我们只能言说可能性而非现实事物。但语言哲学家这里说的“可能性”,只是逻辑上的可能,而不是事 质上的可能。在逻辑上有飞驴存在的空间。但在现实中,生物学家或物理学家可以轻易地否定这种可能。这个现实世界里我们把一种粗大笨重的动物称作驴,它们根 本不具能飞的身体结构。如果驴要飞,需要多大多轻多强壮的翅膀,可以估计出来。别说驴肉驴骨,现已知的任何生物材料都不可能长出并鼓动这样的翅膀。现实之 为现实,不取决于语言,也不是逻辑,只有事实能让诸多可能性坍塌为一个现实世界。

罗素的改写虽然巧妙,现实中没有人会像他那样,小心翼翼地用“那玩意儿”讲话。“玛格丽特的丈夫”和“艾格尼斯的丈夫”在语法上是一致的,所以在表面逻辑上两句话的身份地位相等。只在语言环境内做逻辑分析没有办法判断真假。而:

这是我的神在梦里启示的。

这是iPhone屏幕上显示的。

看上去语法形式一样,所以我们会倾向于在类似方式上去使用和理解其现实性。

由 于“事实”必然合乎逻辑,我们就会常常错觉成“合乎逻辑”就是“合乎事实”。忽略了语言在逻辑空间里构造出的许多超出事实的东西。如果说像“特雷莎修女的 丈夫”这样的陈述我们还可以通过新获得的事实:特雷莎修女一辈子没有结过婚来证伪;诸如“神的启示”之类,除了语言还是只有语言的材料,我们无法证伪。从 而形成“不可说”。《逻辑哲学论》最后一章只有一句话:“对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

 

 

 

texasredneck网友在文学城的博克,里面有正在写的《读维特根斯坦》系列。深入浅出,引人入胜。热烈推荐:http:///myblog/29808/

读维特根斯坦(摹状词)http:///myblog/29808/201211/23581.html

 

 



评论(6) 引用 浏览(40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寡言
留言时间:2013-05-03 12:38:47

“对不可说的东西我们必须保持沉默”, 好。






作者:再见驴十八
留言时间:2013-05-03 12:44:15

谢谢寡言。
别人说了我们能忍住不搭腔,更好。
别人要是拿那些事来批评我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还是不说?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3-05-03 16:23:23

十八兄好!

语 言的生成能力显然是人脑的功能,我想这是人脑信息加工能力的一个方面。人脑能对信息进行归纳,从中抽出规律,然后再把规律推广到所有的地方,反映在语言上 就是语法的生成说。以前没有其它的参照,现在的计算机为研究人脑提供了个好参照,计算机的图形处理,如从 Raw 到 JPG 的转换,节省了巨大的存储空间,但试想从 JPG 要转到 Raw 那有太多的可能(和虚假),一如你这里题目所说。







作者:再见驴十八
留言时间:2013-05-03 16:36:07

安博兄好。 哲学史上经常讲从维特根斯坦到图灵。但图灵很显然拐了弯进入到了 一个新领域。其实其中有很多东西可讲,只是我对计算机语言一窍不通,不敢乱说。






作者:史语
留言时间:2013-05-03 22:13:01

受教,期待继续。






作者:半截懒人
留言时间:2013-05-04 09:36:36

是虚存,就非虚存,是为虚存。







浏览(388) (0) 评论(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再见驴十八 留言时间:2013-05-07 11:50:42
谢谢几位点评。也衷心感谢几位老朋友把我的东西转过来。写了半天,就指望能多有几个人看。所以文章被转,老驴心中窃喜。
这里各位大侠的文章我基本都读。深深佩服各位功底扎实,思维敏捷。我觉得跟不上这种节奏。所以在自己的园子里作蜗牛爬。偶尔能对上一个热门话题,就过来掺和掺和。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3-05-06 06:08:53
十八博好文章!!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3-05-05 15:05:18
蜉蝣兄客气!谁在谁做主,正常运行,不用商量,何来私下之说。
我本来打算歇博一段,休整一下,看到你转这篇,又有了一点说话的兴趣。草就一篇,算是对你上篇和这篇的衔接。
外行强说宗教,没准让方家笑掉大牙。为了不影响这篇,放在老几院子了,请多指教。
回复 | 0
作者:蜉蝣之暮 留言时间:2013-05-05 13:44:41
老几兄好!看看你们都没在,就私下做主了, 望谅!
对这个名实的问题,宗教的角度应该更洒脱直白一些,暄野博那篇关于耶稣的名的文章,是否也可以转过来?
一直想聆听大乘佛教雄浑深厚之处,老几兄可否从写一篇让大家了解一下:)
回复 | 0
作者:老几 留言时间:2013-05-05 11:40:23
蜉蝣兄好题目。
金刚经里面有说:“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回复 | 0
共有5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