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徽人的博客  
随性随意随心偶得  
我的名片
徽人
 
注册日期: 2012-10-27
访问总量: 622,68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最新发布
· 建丰同志撒落在赣南的爱
· 看多伦多圣诞游行
· 从数学家张益唐的一段录像聊起
· 那些年遇见的女司机
· 看电视剧《邓小平》,闲聊那些事
· 那些年遇见的说中国话的老外
· 咖啡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小说】
 · 原创:分带鱼(小小说)
 · 原创:《爱情如是说》(七)
 · 原创:《青春如烟》(小小说)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三)
 · 原创:《周末舞会》(小小说)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二)
 · 原创小小说:《蓝调酒吧》(下)
 · 原创小小说:蓝调酒吧(上)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一)18+
 · 原创:走在多伦多(十)
【孩子成长】
 · F......
 · 大儿小学毕业
 · 望子成龙的思考
 · 藤校,藤奶,藤爸,藤娃
 · 望子成龙
 · 大儿今天有点烦
 · 小儿七岁
 · 大儿十岁
【生活琐事】
 · 看急诊
 · 你会给爱车的轮胎充气吗?
 · Handyman是这样炼成的:车子篇
 · 雨中惊魂
【家事】
 · Handyman 是这样炼成的
 · 房事,房市,拿什么来爱你
 · 中标,信用卡号码被盗
 · 一不小心,咱也投资个商铺
 · 割 草
 · 买车记
 · 一声叹息,我家的房事
【转贴】
 · 转贴:张爱玲《中国人的宗教》
【时事】
 · 也聊一下“比特币”
 · 在中国西部建一赌城如何
 · 夏俊峰案的连想
 · 小记吴仁宝(微博)
 · 尚德破产,施正荣未必就是那Loser
 · 小议毛新宇
 · 假如李家少爷在多伦多
 · 也 谈 中 医
 · 信任,现代中国人的奢侈品
 · 朝鲜,中国无言的痛
【老外系列】
 · 我的那些吃货老外同事
 · 朋友的故事,消防队员
 · 洋同事们的hobbies
 · 洋同事永葆青春的秘诀(成人内容)
 · 洋同事,老Tom的烦心事
 · 老外同事对孩子的性教育
【亲朋好友】
 · 打工妹,我曾经的同事(二)
 · 打工妹,我曾经的同事(一)
 · 看电视剧《男人帮》,聊那些事
 · 阿土,阿豪,我的土豪同学
 · 二B青年的欢乐(二):不是我
 · 不如禽兽,禽兽不如
 · 同学的前女朋友成了他嫂子
 · 圣诞了,一段年青趣事,开心一下
 · 语文老师
 · 重新选择,还会牵手吗?
【游记散文】
 · 走,Gaspe看海去!(三)
 · 走,Gaspe看海去!(二)
 · 走,Gaspe看海去!
 · Go!Go!Go!Go to Disiney World(2)
 · Go!Go!Go!Go to Disney World(1)
 · 坐着卡车去北京(二)
 · 那年的湖南行
 · 坐着卡车去北京(一)
 · 西行旧事(二)
 · 西行旧事(一)
【侃】
 · 那些年遇见的说中国话的老外
 · 闲侃那泡尿
 · 奶茶妹,《大丈夫》
 · 情人节闲侃
 · 闲聊李渔
 · 红袖添香和文人狎妓
 · 科大的女婿和复旦的亲家
 · 藿香正气丸
 · 山东女人,安徽男人
 · 站着撒尿的小男孩
【随笔】
 · 建丰同志撒落在赣南的爱
 · 看多伦多圣诞游行
 · 从数学家张益唐的一段录像聊起
 · 那些年遇见的女司机
 · 看电视剧《邓小平》,闲聊那些事
 · 咖啡
 · 写在世界杯的日子里
 · 岁月静好
 · 时间都去哪儿了?
 · 那年,南京的那点事
存档目录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西行旧事(二) 2013-05-07 10:13:20

  凌晨四点多,火车到达目的地。从中铺跳下来,落地的瞬间,感觉头晕了一下,明白了,这就是高山反应,这里已经海拔3100米。小心,提醒自己,这是单枪匹马地一次上高原。随着不多的人群走出站外,人们很快消散在夜色中。候车大厅的昏昏灯光映在几阶台阶上,候车广场的另一角上,有一路灯,路灯下依稀可见一些低矮的平房,除此外黑黢黢的一片。站在清冷偌大的广场上,孤零零就自己,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站在台阶上等着天亮。小伙子,住店不?一嘶哑浑浊的声音响起,不知什么时候,黑暗中走出一老者。不用了,大爷,等会天亮就走。小伙子是第一次来吧,这里要到九,十点钟才天亮,现在零下13度,到我那小旅馆去吧,有炉子,有热水,愿意躺就躺一会,不愿躺就坐在炉边,烤烤火喝点热水,就几块钱,我给你开发票。这零下十几度站四五个小时,滋味可不好受,想了想,便随老人朝那远处的路灯走去,钻进一低矮的平房。房中央挂着一昏暗的白炽灯,灯下是一火炉,炉边围着几只凳子,四周散放着些木床。老人从怀里掏出眼镜,笔,发票,吃力地趴在凳子上给我写发票,这应是我住过的最简陋的旅馆了。斜坐在一张床上,迷迷糊糊合上眼睛,感觉有点发低烧样的头疼,高山反应。将近十点,天光大亮,问明方向,出了小旅馆,挤上公共汽车去工作单位。这里,其实比内地的一些小镇都要简陋。

   介绍信,工作证,验明正身后搭乘班车,盘旋往上走,到达最后的目的地,海拔三千四百米,雪线三千七百米。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过后,是尘土,偶尔也会有迁徙的牧人们赶着羊群,从这里路过。天显得特别的低,似乎就在四周褐色的山丘之上。低垂的天空下,一些高一点的山丘,顶着白皑皑的雪盖。这些山丘相对高度大概也就二三百米,但绝对海拔应在四千米左右。大概是空气清晰度特别高,湍流比较低的缘故,不生寸草的山丘,就像在眼前,触手可及,所以当地有望山跑死马一说。当班车里离去后,四周归于寂静,加上食堂的工作人员,这方圆几十里内,也就我们几个人,再将上两只狗,一只猫。由于听不见任何声响,那两只狗也就失去发出汪汪的犬吠的原因。

   食堂吃饭时,大概因为是生人,先是那只小黑狗,把两只前爪放在我的左脚上,上上下下仔细地闻了一遍。又过来一只雄伟的黑黄相间的大狗,两只前爪在我的右脚上站了一回,重复小黑狗的动作,上下把我闻了一遍,明显感到狗的重量,后来才知道,那是一只藏獒。食堂的师傅,安慰我说,不用害怕,他们从来不要咬出差来此的同事。吃饭时,小黑狗就坐在边上盯着我,没有在意。一小会,小黑狗开始哼哼上,还是没有理会,终于,小黑狗爆发出来,汪汪地叫起来。食堂师傅说,那是要吃的,给了一块肉,果然里马安静下来,也友好起来,摇起了尾巴。后来一天,独自去工作间时,路过中央大厅,感觉有不同于人的脚步声快速逼近,警觉地猛然转过身,头发立马竖了起来,那条藏獒扑了过来,背靠墙,嘴里呵斥,假装要用脚踢它,奇怪地是,那藏獒原地蹦了几下,自己走了。藏獒自始自终没出半点声音,也不知是想发出攻击,还是想玩。后来据说,因为攻击嘶咬院子外偶尔路过的牧民,那条藏獒被判了极刑。

   工作倒是很顺利,但毕竟是高原,明显地感到氧气的不足,后来也琢磨出,走路不说话,说话不走路。由于有高原反应,晚上睡觉时,睡眠比较浅,容易醒。饭菜全是高压锅压出来的,口味谈不上。水,温开水,很是佩服那些长期工作在高原的人们。没去过高原,不会了解高原生活的辛苦。

   回去的前一天晚上,借宿在候车大厅楼上的车站旅馆。同事告诫说,这里是淘金地带,会有人打劫,晚上呆在房间不要开门。无眠的一夜,一直高度警惕,夜里明显地感到有人在撬门。四点多钟,当听到楼下候车大厅开始人生嘈杂时,逃也似的冲到楼下,还好,班车已经上了些人。坐在司机后面的第一排,后来多了一位老人同坐,闲聊中得知,老人从新疆阿尔泰过来,在此转车。终于车在在黑暗中,驶出了车站,窗外是黑黑的一片,山丘,戈壁,看的不真切。挂在西边,圆圆的高原月亮显得有些孤单和冷清。就这样的景色,也随着车窗上的霜雾的积起,模糊起来,直至车窗被完全覆盖。单调的马达声,微弱昏暗的灯光,车子的颠簸,一夜未眠,渐渐地梦游起来。有时能感觉到,车停下,车门打开,随着一股凉气,有人上车,惺忪朦胧之中,隐约地觉得都是一些挂着腰刀的少数民族同胞。

   当醒来时,阳光已经溶化了车窗的霜雾。汽车的发动机在发出低沉的轰鸣声,汽车在盘旋上升,后来得知,汽车在翻越海拔四千米左右的日月山。不变的景色,低沉的轰鸣,又开始迷糊起来。突然感觉到车速越来越快,窗外的景色在快速的后闪,心里有点看是疑惑,还没有等想明白,汽车剧烈地颠簸几下,冲进一大坑里,停了下来。由于剧烈的惯性,我被重重地扔在驾驶员的椅子背上,还没有感觉疼痛,就打开了车窗,滚出了车外。站在石块上,定下心来发现,汽车一头扎在防坠落悬崖的缓冲沙土里,坑外面是深深的悬崖。想来汽车是盘山下来时,车闸过热失效,司机避免车毁人亡,让车冲进了这大坑。这是一条青新公路中的一段,前后几百里没有人烟,全车人合力把汽车推上马路。在这荒漠地带,没有任何选择,重新坐进汽车,继续剩下的旅途。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对乘坐汽车有着一种恐惧,尤其下坡,总觉得汽车要失控。一朝被蛇咬,差不多半年时间,乘汽车的心理才恢复正常。

   汽车到达西宁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还是住在兵站总部。安顿下来后,去了对面一个小饭馆,要了挺丰盛的一桌饭菜,替自己压惊。在经历一天的寒冷,饥饿,惊吓后,却发现什么也不想吃,仅仅喝了写一点汤,回到房间,开始盘算回程的安排。根据工作安排,西安需要短暂停留,还是先到西安,再作下一步的打算。从那次第一次上高原,差不多有二十年的时间,后来又去过几次,由于时间的安排,美丽的青海湖,海北的油菜花等,都有幸领略,但只有这第一次高原之旅一直没有忘怀,闲来无事,凑成这篇《西行旧事》,写给自己,也献给大家。

浏览(804) (0)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3-05-13 01:31:59
想起了那时那地的很多很多事。。。。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5-08 13:18:41
谢谢雨露滋润留言!
高原反应各人不一样,适应以后,后来还去过几次,基本没有反应,只是从事体力活动时要注意。香格里拉平均海拔3100左右,对大部分人都还行。氧气瓶还是要的,在二郎山口,4200米,我和同事没事,一位年轻的士兵却体力不支,需要吸氧。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5-08 13:11:46
谢谢秦川留言!
以前的青藏铁路,正如你所说,就是到格尔木,是士兵用身躯铺垫的。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5-08 13:02:01
谢谢汪汪留言,你兄嫂能在那里工作十年,佩服。有许多只有经历过,才会有体会。
回复 | 0
作者:徽人 留言时间:2013-05-08 13:01:28
谢谢汪汪留言,你兄嫂能在那里工作十年,佩服。有许多只有经历过,才会有体会。
回复 | 0
作者:雨露 留言时间:2013-05-08 07:33:06
好看! 写的扣人心弦。 微人经历很丰富啊。 汽车冲向大坑的那一段好惊险。
3000米以上就有高原反应啊? 上次去香格里拉, 好像是3600米, 我们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啊? 还带了不少氧气瓶, 结果一瓶也没有用。 事后抱怨导游忽悠。 下次很想去西藏。 唯一担心的是怕高原反应。
回复 | 0
作者:秦川 留言时间:2013-05-07 12:55:01
好看。高原中旷野里人生出的孤寂彷徨之感跃然纸上。

当年火车上,人告诉我高原修铁路的艰难,说从西宁到格尔木的火车,虽然只500里(公里?),可几乎每米都是一个解放军战士的命换来的。
遥望西部山脉,那望山跑死马的感觉,我也是记忆犹新。
回复 | 0
作者:望那儿一汪 留言时间:2013-05-07 11:32:52
谢谢分享您的亲身体验,我哥嫂在西藏呆了十年。不容易啊。
回复 | 0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